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何所安凉 4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2924 2011-07-27 14:40:46

  010最美的一场局

第二日,太阳依旧高照,好一段时间没有睡得这么安稳了,安凉却被嘉七吵醒了。

“姐,醒了!快醒醒!”嘉七摇晃着她的手臂,打扰了她的好梦。她一脚踹开,翻个身打算继续。

“你再不醒,我就把怗子哥的电话拨通了!”威胁的声音传来,安凉倒是乖了,气急败坏的睁开眼看着她的好妹妹,坐了起来,把枕头扔向了她。

“烦死了你,你看看现在才几点啊!”她耷拉着脑袋,慢悠悠的离了床,走到了洗手间,不一会儿里面传来洗漱的声音,嘉七接过枕头嚷着:

“都九点了,还早吗?冉冉姐早就去学校上课了,就你懒!”她走到窗前,拉开了厚厚的布帘,阳光一下就照射了进来,满是耀眼和明亮。

安凉倚在门口,口里还含着牙刷,模模糊糊的讲着:

“你看见了也不说声啊!我好歹也该送一下啊!”

“别矫情了,又不是送情人出远门,送什么啊,再说,明天不是周五吗,明下午她就过来了。”嘉七好笑的瞥了她眼。

“这倒也是哈!”安凉又转回进洗漱。

两人一阵折腾,出去玩儿的时间已然到了10点多,带好伞,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小雨。

“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天气,常常看宋词里讲江南的烟雨菲菲,在碧波里打旋儿,有微风刮过那些古镇的外墙。”嘉七漫步在青石板上,对着身后的安凉感叹道。

“美妙你个头啊!那是你常常看的宋词?”安凉忍不住讽刺道。她可是领教得住这个烟雨是怎样的细密,让衣绝无半点干透,而至于微风,除了北方的大风,江南的风其实也不算微,但是古镇的风景,她认同,很美,真的很美。

“你是窗外另外一片风景!”嘉七对于她老姐的讽刺轻轻的回击,顺着她的话语,她的眼神方向,安凉顺着也看向了窗外,霎时给了嘉七一个爆栗。窗外的风景是一片正要拆迁的老房子。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谁不忆江南?春天来看才好,这个季节太闷热了。”安凉感叹道。好歹她也在这里待了一年多了嘻嘻。

一直在古镇晃悠,嘉七不觉得累,还非要在晚上逛夜市,安凉无奈,见她心情这么好,也想算了,顺着她吧!一直到晚上却是也未下雨的,两人走在石板桥上,那街对面的红灯笼点着染了夜,丝丝的魅惑渗入看者,头顶是杨柳高大摆长的枝桠,和着晚风,竟让安凉觉得,人上辈子定是与某人有缘的吧!

“那好像是棵姻缘树,你去挂一联子许个愿。”嘉七说,转过来望着她,手里拿着一串糖花。

“宋嘉七,你玩笑别开过火了!”安凉眼中闪过丝悲伤,闷声开腔。她走过去,走过桥边的姻缘树,越过嘉七,走在前面,然后进了一家玉器店。身后的嘉七待在原地瘪了瘪嘴,自言自语道:

“人家还不是为你好!”她又转过去看了眼姻缘树,然后朝前走去,进了玉器店旁的旗袍订作点,她对那些玉器什么的不感兴趣。

玉器店很大,是很有名的一家分店,老字号了,安凉无心的逛着,翡翠的颜色太浓烈,她觉着不适合,她偏好那种和田玉,温润不会太凉性,所以她径直去看了青玉。

选中了一个镯子,弯进手腕,白色的手臂配着淡青的玉镯子,有着复古的宁静,安凉以前喜欢,但从未打算买过,小时候大人说过,学生时代还不适合戴,现在逛逛也是顶好的。她还是取了下来放在手里摩挲着,虽是喜欢,但只是多看看就可。

“这枚镯子有一个很美的典故~~”一个磁性的声音从旁响起,她吓得掉了镯子,只听清脆的声音传来,她差点哀嚎出声,怎么那么霉啊?

安凉郁闷的看向那个导致她失手的祸害,瞬间有些愣,那是一个高大修长的男子,嗯,她脑袋短了路,好吧,作为作者的我也短了路,我突然不知道怎么形容他了,谁啊?还能有谁啊?霍总呗~

他好笑的看着安凉,狭长的眼半眯着,微微低下头便遮住了她的全部身影。

半响安凉才呆愣的开口:“你长得真好看!”大大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霍天下,俨然一个花痴。完全忘了是这货害她打碎了玉镯子。

“呵呵,我知道,但是,你等会儿会不会遭殃,我就不知道了!”他直起身来的时候,半挪了身子,安凉瞬时又一吓,只见几个穿长衫的中年人一脸严肃的看着她。其中一个人开了口。

“小女孩,是你弄碎了这玉?”那个中年人上前弯腰捡起了碎块,连连摇头。

011下棋的操盘手双方都是他

“呃,这个,这个,不好意思哈!”安凉苦着一张脸道歉,然后像是想起来了,对呀,旁边的那个长得极是好看的男生呢!他才是罪魁祸首!她立马开口并指到:

“那个您听我说,也不是我故意弄成这样的,是我旁边这个男的突然到我的身后~咦,那个男的呢?”她惊叫出声,之前一直在旁边的那个男的怎么不见了,呜呜,她转过头去看那些店里的人,欲哭无泪啊~

“这个赔的话大概要花多少钱啊?”她小心翼翼的问道,看那材质,应该挺贵的,呜呜,她怎么那么霉啊,还有那个该死的男的,长得再好看也不能抹灭她对他的愤恨,下次千万不要让她遇着了!哼!

“一万三千九~”有店里的人到台前拿了鉴定证书,然后递给她,她伸手接过,用力的握着,心里把那个男的骂了千万遍~

“我没有那么多的现金,能刷卡吗?”她委屈得很。

“可以!这是打碎了的,你要不要包好呢?”应是店长,那人好心的说。

“包吧!反正都买了!”她无比郁闷的低着头跟着去了前台收银处,可千万别让我遇上你这小子!记着了,姐姐跟你没完!她暗暗的发誓道,一万三千九啊!她虽说要嫁给有钱人了,可不是还没嫁嘛!多昂贵的代价啊!就得一碎片!

“你也不要觉得难过,以財可以冲晦气,这玉断得干脆,还是可以后期镶个金接上的,只是价值自然没有现在的好了!观赏性也可以,留着作纪念也比扔了好!”店长边开发票边跟她讲,安凉苦瓜脸的听他讲,她当然不会扔了,她又不是败家子,富二代,千金小姐。不过,拿财冲晦气?这就是晦气!

拿着袋子出了门,就遇见了嘉七穿了新的一身,锦蓝色的旗袍得体大方,可是此时她可没心情去赞赏下。

“姐,看我的这一身怎么样啊?”嘉七没发觉她姐的表情冷硬,兴高采烈的很。这家的旗袍还不错,下次可以到这边来玩时再逛逛。

“好看得很!”安凉没好气的瞥了眼她,懒得理嘉七,径直往前走这,脚步踩得重重的,像在发气似的。

嘉七终于发觉了不对劲,她快步跟上了安凉,急急的问道:

“姐,怎么了?还生我气啊?我道歉嘛!好吧!”

“不是生你气,你看!”安凉伸出手,拉开袋子,掏出包装盒,打开盒子,递到嘉七的面前,嘉七感到疑惑。望向安凉。

“你猜我花了多少钱去买这个破碎的镯子?”安凉咬牙切齿的说。

“不是你干嘛买一个破碎的镯子啊?多少钱?”嘉七皱眉道。

“对啊!我遇见了一个很讨厌的男生!然后,我就买下了这个打碎前价值一万三千九的玉镯子!”她气急败坏的说着。要是现在那个男的出现在她面前,她就要毁了他!啊!啊!

“姐!为了一个男人,你真舍得奢侈!真舍得!”嘉七火上浇油道。

两姐妹有一搭没一搭的继续逛着,不过自然安凉没那心情了,便和嘉七回去了。

而那家玉器店内,在两人走后~·~

“少爷,那女孩儿不是您的朋友吧!那玉镯子~~”开始的店长恭敬的对着一个年轻人说,他很是疑惑,少爷诱使一个女孩儿掉了镯子,然后又要她赔,难道是与那女孩有过节?可是怎么可能,他又不会那么幼稚,关键还是,那玉镯子,可不止一万把块钱的价儿!那是往后再添位数的。

“你不觉得这很好玩儿吗?”霍天下缓缓的转过身来,笑得慵懒十足。

“呵呵!”店长只能干笑着不知答何话了,心下想,有钱人就是怪,何况还是这年纪轻轻就接手霍氏的霍天下。

“再说,她的确不是我的朋友,以后,是什么,呵呵,我也很好奇!”霍天下自个儿轻笑出声,然后转身施施然的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