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GYDEWB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4494 2011-07-27 14:40:46

  这话倒是大多数人的回答,要清绝也是这样,不确定,考官的喜好不同,有人偏豪放,有人爱婉约,你词写到了他的心坎,你就过,没有对不起,不是你的水平不好,而是你没有共鸣。

清绝是第二个就被点名了的,这样的比赛是不论门第。她缓缓的跟在带路的青仆身后,出了竹间路过其他几间,亦有跟随者出了来,是其他的考处,安置这些会场的是一家大的文馆,因这文馆靠着西水桥,便一直是举办会宴的地方。清绝待得仆从行礼后退了去,粗略打量了下眼前的小房间,因是原文馆里的收集砚台处,墨汁的味道一直都浓烈却地板是洗净的。

里面正对着有二人是中考官,一男一女,皆着清隽的衣衫,见清绝进来后,相互行了文人礼。

“郡主在桌上的铜钱扣子里执一枚,铜钱印上的南角在转动后停在了哪方,哪方的题意就是作词。”女考官谦逊的行礼说道。清绝点头示意明白。上前在浅铂口里单手转起钱币,心里想着这回是要贻笑大方了,字可是不能叫人代笔了。希望不要抽中个太难的,好叫她有空余的时间好好写字。

落定方向指向南方,有男考官从她定的方向对着的瓷瓶里取出一件纸张,来到清绝面前展开。清绝仔细认真的辨认着内容,以风入松为词牌名,内容涉及美人和酒肴,时令则自是当春。终章需显悲抑悲又纵悲。

清绝看罢题意,走到靠亮处的书桌前,心里真想骂脏话,什么叫显悲抑悲又纵悲?她是真想骂人的,唉,古人怎么那么爱矫情呢?屋里又有两个人,她心情自然是很紧张的,可是要是答不出来,可是很丢苏家人的脸的唉,当初就不该瞎掺和进来,现在后悔也是于事无补。

自己创作的能力是不行的,又只好厚着脸皮借用前人,想啊想啊想,她的智商是一般,幸着这记忆力是一直不错的,要不然她也不会那么年纪轻轻就成了研究生。想啊想啊想,嗯,终于被她想到了一首。这个原创者在很多不太了解诗词不敢兴趣的人眼里,还真不知道他。一首俞国宝的风入松。倒是可以承上这个立意。

想完整了句子,便拿起桌上早已磨好墨的沾好汁的毫笔,停顿了下,由于停顿的时间不短,这墨汁有几滴落了下来,清绝无奈,环顾四周连个备用的都没有,而且看这两个考官的意思也不打算给她换张,她无奈的只能继续往下写。

“一春长费买花钱,日日醉湖边。玉騣惯识江釵路(此处有修改,原为西湖路,因此地设置并无,便改为当地有的江釵路),骄嘶过,沽酒楼前。红杏香中萧鼓,绿杨阴里秋千。暖风十里丽人天,花压鬓云偏。画船载取春归去,余情付湖水湖烟。明日重扶残醉,来寻陌上花钿。”

写的是蝇头小楷,远看还不错,至少工整不错乱,不过近看估计也只能说一般般了,再加之那左中的几滴墨汁,看着不美观,清绝又埋头弯下去了,用毛笔细细的画了两朵杏花好映衬着,又用小指甲盖蘸着旁边放章印的朱砂盒里的朱砂泥,又在砚台里润了点黑色墨汁,点点的晕染上去,妖娆别致,倒是使她的小家子文字显得温情款款了许多。

而一直在旁观看的两位考官,皆是有些惊讶的看着,又望了望郡主,心里直直赞叹和惊奇,倒是原先看那字写得很是一般,没想到整片词下来倒是不拖沓,而那原先碍眼的墨汁此时也是起到一定的美化作用。

连那一直没话的男考官也是笑着说道:“郡主心思敏捷,倒是懂得扬长避短。”清绝听这话,呵呵的回笑了下。女考官也是连连夸赞,末了,还是提醒了句。

“只是郡主后晚的书法环节容易吃亏的。”其实暗下之意算是她过了这关。清绝听到这倒是假装含蓄的点头直说就是,心里想的却是她哪有那能耐撑到那环节?只是可惜了画却在最后一关唉。

安定下心出了来,回到原先的竹间,只有十香上前问着情况,其他人都是坐在原位,不过也是在竖着耳朵听的,清绝微笑着说还好。劝大家放宽心,没有多难,其实心里在腹诽,好难好吧!!

接下来就是等待,比赛终于在过了一个时辰后全部弄好,有女判官拿着纸张和木牌进来,念了几个名字,这是晋级的名字,清绝自然也在内,而那小牌子是发给她们明晚到场的凭证,当然前提是其中有两人能顺利晋级,而剩下的那一人可以把牌子留作纪念,那牌子是檀香木做成的,有安神的功效,算是主办方的一个安慰奖了,至于今晚最后一项的歌吟是在之前报名的地方,台子也早已搭好,面向的不仅是考官还有民众。

她们组晋级的自然也有十香,还留下了最后一个穿深绿衣服的女子,那女子相貌也不错,一头快垂地的长发相配,显得很是委婉。十香跟清绝走在一起往歌吟所在场地去,十香轻轻的说那是大才子方愈恪的孙女叫什么方呷沁,方愈恪是云幽有名的才子,可是从不出仕,深居简出,整个后人也是如此,只是在有什么文化节日时才能看到她们方家人的出现,不过一代不如一代了。

清绝微侧身去看身后不远处跟着的方呷沁,天色已全黑,大红的灯笼照得人忽暗忽明,没想到她的视线刚驻足,那女子就抬眸向她看来,她只好掩饰的一笑,那女子却是没有笑的,就这样看着清绝,清绝尴尬的转过视线。

到达场地后,有侍从站在她们的前方讲着比赛的规则,这个环节淘汰的人是最少,看起也是最简单,出题每年都没变,还是以情动人,只要你能打动中考官们的心,那么你晋级是很容易的。所以这个环节也是很多人都能提前准备的,清绝也是准备好的。

有爽朗的笑声响起,是在前台上的女判官大声的介绍着活动,手里还拿着纸张,说了些客套话后,低头念起了手里的参赛名额。

“在歌吟比赛完后,大家勿要快速离开,最受好评的八首词将会呈现,而一直在这边观赛的民众也是可以欣赏到男子组的八首词作。那现在就不要耽搁时间,留给才女们啦!”简短意赅的讲完话,引起了下面的人的欢腾声。清绝侧耳听着,觉得这女子和这些观众倒是在综艺节目里,而她们就是选秀的选手啊。依照事先随机抽中的小牌子,散着香味的木牌上写着数字。

一共十组人,六十人淘汰了一半,还剩三十人,又要淘汰十人,意味着明晚进行琴环节的只有二十人了,歌吟比赛还是小组赛制,意即三人中淘汰一人,面对的除了考官还有观众且所有的选手都在同一个舞台献艺就没有什么其他的了。但是这个时候倒是可以和文环敷烟她们碰面了。

她们组是竹,第四组,她是第一个上场,自然是有些紧张了。何况她的唱功没有专业训练过,的确只能以情动人了。

她与文环讲着话倒是不太紧张了,心里气自己,青楼她都敢唱,这里为什么不敢!不知不觉中就过了几组,文环在后面,她先唱。当女判官掀开帘子让她出去时,清绝镇定着自己的情绪,台子上的灯笼布置得错落有致,朦胧美,她带着面纱便是放松了下来。

找好角度站好,靠着朱红的柱子不是直接面对着台下,微仰着头看向那远方的星空,自己略带青涩的嗓音开始唱起: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如你默认生死枯等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浮图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容我再等历史转身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她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像是在叙述,显得那么荒凉。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缘分落地生根是我们听青春迎来笑声羡煞许多人那史册温柔不肯下笔都太狠烟花易冷人事易分而你在问我是否还认真”她唱着声音有些哽咽,她是个喜欢听歌的人,唱到动情处,会不由自己的想起自己,放不下,所以总是听悲伤的情歌。

“千年后累世情深还有谁在等而青史岂能不真史书浣花城(此处亦有修改,原为魏书洛阳城,浣花城是她们所在的浣溪城的小称)如你在跟前世过门跟着红尘跟随我浪迹一生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缘分落地生根是我们伽蓝寺听雨声盼永恒”她静静的站直了身子,转了过来,朝台下的众人行了礼,退向了台后。

而台下的声音一直是静默的,终于在清绝回到台后那些人才醒过神来,连绵的掌声响起,她选这歌就是突出不拘于简单的女儿情。意境深厚,一直在延伸,前世今生她都铺好,每个人心里都有个人,他/她来不来,她/他都在等,期盼一生得遇幸人。却是现实易作弄,人间多沧桑,没有完美无缺,内心倒是多斑驳。

文环和敷烟是看着清绝掩饰不住的惊讶,这回可不要再说是夫子教的了。哪家的夫子也不教唱歌的。她们在台旁看着清绝走到她们面前,没说话。倒是文环先开了口。

“乖乖,我真是看走眼啦。”

敷烟则是沉默的一笑,顺带的点下头表示认同,清绝缓和了这个奇怪的气氛,开玩笑的回答。

“我今天不是说了要努力嘛!你们还真当我玩儿的,不过,明晚我就可惨了,表姐你知道我的字的。”

文环也想到清绝的字体,跟着郁闷了下。

“各有所长嘛!清绝要是样样精通,我们可是要妒忌得很!”敷烟体贴的说道,自己也是从那歌声中回神了,她之前听歌脑海里想着明年早春时候,她多年驻守边关的表弟路遥淮要回来了,心情又便好了许多。

“我要是样样精通,早就不会这么谦虚了,只等着天天显摆给你们看。”清绝打趣道。几个人跟着笑了起来,那稍显怪异的氛围算是真正的和谐起来。

敷烟是已经参赛过了,她是第一组就上了场,选的词曲写得巧妙,唱功倒是一般般,不过她们组显然还有人唱功是完全不给力的,毋庸置疑,敷烟可以顺利晋级,而清绝参加完后看现场的反映,估计自己是稳过了,不过她没想到,岂止是稳过!她从那晚后就一战成名了。

这件事本来是闲的慌而随大众喜好而参加的一次活动,她没想到这会给她以后带来多大的隐患,因为她忘记自己曾经也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唱歌,那次许多人见了她的相貌,这次,没有,两个地方相距甚远,但人不是死物,会行走,会揣测。她因此而做了牢,身份一下从王妃变成了阶下囚,那人抛弃了她。

“说起来,总的算,你歌是我们中最会唱的,唱得稀奇古怪,不过很动人。”敷烟中肯的说。文环在旁大笑着附和。

“对对,你怎么那么多稀奇古怪的啊?”

“那是因为在江南这个地方,所以你们认为我唱得怪异,你们要是在我家那边,你们还稀奇古怪呢!”清绝辩驳道。

“得得,等姨夫卸任以后,他们肯定要回来的。你呀,以后都要住在这个地方了,一辈子哈哈!”文环明里说着因为清绝现在的父母在筠城做官所以一直未回归属地,但是老一代的基本上朝廷都在更换了,明后年的样子,估计她们要正式退任了,暗里又指向清绝和苏桓离的事情,她认为清绝后面定会嫁与苏桓离,那的确是会一辈子都住在这里的。

清绝配合的一笑,灯光或明或暗,藏住了她的一些表情,怎么可能一辈子住在这里呢?文环想的和她不一样,她要嫁人了,那人住在筠城,以后还是要回去的。回去,回去,哪里也不是她真正安心的地方。这里她虽早已当了家,可是这个家人太多,地方太大,她所有的依靠只有苏桓离,那未免还是让她小心翼翼。

她们在欢喜的说着话儿,时间快速的溜走,不一会儿就听见有人叫着文环的名字。该是文环那组上场了,她们鼓励加油,倒是一点也不担心。剩下敷烟和清绝两人在幕帘后面竖起耳朵努力的听着,文环去准备了,但不是第一个上场,清绝就和敷烟说着话。

“敷烟姐姐,听姐姐们说,等路将军回来后,你们就要去帝都成亲了是吗?”清绝好奇宝宝的问,果然话说完就见敷烟脸颊红起来。还未等敷烟答话,清绝就往下讲起。

“那敷烟姐姐对兰花公子也钦慕,可是叫我们在远方的路将军晓得后岂不大大吃醋啊?”清绝发现她自己有个特殊癖好,喜欢逗那种害羞型的女子,挖掘一下她们的小秘密什么的特好玩,当然那是在不太伤人的前提下进行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