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下一章存稿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5918 2011-07-27 14:40:46

  大户人家总会给家眷们配些会武功的下人,这样才好保护她们外出行走间不被一般人所欺负。

“我们小姐岂是你这等狂徒碰得的?”阮儿大声的叱咤道,来到他们面前。那力道虽是女儿家使出,却是伤了那男子,那男子铁青着脸,一手扶着他的另一只差点脱臼的手臂,幸好他及时的收了手,才是没事,只略微有些疼。

不过他倒是夸张的大声叫起来,朝着后面附近的他那群朋友们叫着。

“你们快过来帮我收拾这几个娘们儿!爷的手臂被这个该死的丫头伤着了!还看什么热闹啊?”他一个堂堂的富家子弟却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伤了,这气怎么消得了?他身后的跟着的男子应是他的仆从,再看到少爷受伤后听到叫唤立马上前去与阮儿争斗!

四周一下聚拢了许多人,清绝她们被困在包围圈内无法动弹。传菜的小二瞧见事情不对头,立马飞奔着下楼去通知掌柜。待得掌柜迷蒙着老花眼上来时,已是一片狼藉,地上是踩碎的菜肴餐盘和砸烂的桌凳,阮儿是武功不错的,清绝之前也在练着,对付一两个人还勉强,而索儿却是趁着掌柜上来拉开了道路悄悄的跑下了楼,有眼尖的人看见,立马追了出去,索儿使劲的把在旁边看好戏的一个中年胖子推向了那人,借此顺利逃出,她可是打算回府去搬救兵的。

“各位贵人,各位贵人,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掌柜的心疼的看着他的财物就这样毁了,焦急的叫着。他使眼神让几个小二去上前把这几人分开。纠缠了好一会儿总算能停下来了。掌柜的不停用袖里的帕子擦着额头的汗,他算是看清是谁在参与了。他惹不起的唐家的小少爷,还有他周围那群富贵人家的狐朋狗友,他们爱闹事整个浣溪城都是知道的,待客最怕遇见他们,唉,看另一边是两位姑娘和以为妇人,估计这些小子起了色心。

他颤巍巍的上前,双手合拢向那群满脸愤恨的少年走去。

“不知各位公子对本店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进行指正,小人我也好知道公子们何故在此打斗?”话表面说得是和中的,但是那微拱起的上半身和手势却是在妥协。

那些公子哥一看掌柜这动作就不屑一顾,脸上尽是高傲的神情,清绝在对面看掌柜的那样子还有那些人的表情就知道,她们肯定要被欺负了。果然如此。掌柜的在对方那边停留了片刻就转过来到她们这边,脸色是苦愁的。

“不知几位姑娘为何要惹怒那几位公子,他们要求与你们吃酒,你们当时就该答应,也不会伤了唐少爷而惹得如今这个不好收拾的结果!”掌柜的浅薄,认为这几位女子今日是要受苦的。

清绝还未说话,阮儿却是开了腔,一脸的不以为然的鄙夷道。

“哼!唐少爷?惹怒了那有怎样?不过一个商人子弟也敢随便在浣溪城东招摇?”

“你这小姑娘,我是好心好意的提醒你啊!唐少爷说了,只要你们去向他赔礼道歉,他就饶了你们,为了你们也为了我好,你们就去吧!”掌柜的觉得这小姑娘估计不知这唐家的厉害所以才这样说,虽然单看衣着,这几位也是华丽的衣衫。但他只以为是小家碧玉类的。

“呵,那是怎么个赔礼法?他无端来招惹我们,却是让我们去认错,还有没有这个理啊?”清绝气得吼道,这掌柜的也是个势利眼,见她们女子好欺负。

“就是,告诉你,你知道我们是谁吗?”阮儿跟着附和道。

“我管你们是谁啊?快去认个错,我再说些好话,没准他们还会放过你们,要不然~~”掌柜的也开始生气,他可是努力的把大事化小啊,这几人还不领情?

“放过我们?那要看我家小姐愿不愿意放过他们!还真当我们好欺负啊?”阮儿脸红红的大叫着,那边的一群男子早等得不耐烦了,听到这句话,又是围了过来。

“阮儿,把玉印拿出来给他们看!”清绝蓦然想起了她们还有个身份证明呢,便冷静了下来。她就不信这些人在看到玉印后还敢放肆!

“小姐,我忘带了。”阮儿小声的嘀咕着,她之前那么说也一直没拿出来,要带的话她不等清绝说就会拿出来了。

清绝一听这话,顿时郁闷起来,要不是带着面具,里面那张愁苦的脸得多是哀怨让人见着。

“你们不要再拖了,看那些公子今日都不可能放过你们了唉!”掌柜摇头焦急的对她们说。以唐家少爷为首的男子一个个摩拳擦掌是打算把这几人捉住,然后再慢慢的干啥~~

阮儿也有些急了,看那些年轻男子一个个的色相,她连忙把自己的小姐护在身后,至于苏娘,则一直是站在她们后面的,那些男子的目的不是她,再看她是一病妇,都懒得去碰她。而苏娘身子弱,也跑不了多远,只好待在她们身边。不过够傻的是,这些人只要将这妇人捉住,威胁这俩姑娘不就很快完事了吗?他们却是不知。

“你们最好别乱来,知道我们是谁吗?这是我们苏家的表小姐,是云幽的郡主,你们要是敢乱来,后果也要承担得起!”阮儿仰起头环视众人说道。虽是没有玉印但一般人也不敢冒充啊!所以她还是有些信心的。清绝在身后差点吐血,阮儿啊!我一直都在等你说这句话啊!撑到了现在。

众人一听这话,呆愣了片刻,掌柜的脸色一下子白了,直瞅着那丫鬟后面带面具的女子。心里在想是真是假。其他人也是这样想的。那唐家少爷却是含着痞笑邪睇着清绝开了口。

“你说是苏家人就是苏家人了?玉印拿出来看看。”

这话是戳着点了,她们哪有带啊!阮儿吱吱唔唔的刚想回答,清绝在先开了口。

“我若没带玉印就不是苏家人了吗?方才我已着我的丫环回府去取,只等片刻,你们就会看到。”这话是在拖延时间,也是真话,那几位男子有些人慌了神,的确她们中有个美貌的女子跑了出去,看来她们的确是苏府人。

完了,惹怒了苏家小姐,他们怎么担待得起,自古商不与官斗,他们虽有亲戚为官,但这官怎能及苏家?他们脚下踩的都是苏家的属地。

“话虽这样说,万一你那丫环是去找些江湖人士回来好帮你们,我们不是受到了欺骗?不过在下,是偶然间见过清绝小姐的,不知你是不是呢?要说是,那就摘下面具,让我检验!”他其实是没见过苏家表小姐的,不过这城里是盛传着苏家来了个表小姐名清绝,长得是一个美若天仙,如花似玉,看面前的女子身段是曼妙多姿,就是没看到容貌。

“对对,摘下来让我们看看。”他身后的那群人又开始起哄了。清绝听闻,烦躁得很,她什么时候被那唐色狼见过的?出门的时候她要么着男装,要么带面纱,只有进城那天才有人见过,去那些官员家,身边也是女子偕同并无男子在场。四周围观着没离开的吃客,也争相着望向阮儿的身后,阮儿转过头来,觉得这也是个好方法。

“小姐,你就摘下给他们看看,这样他们就不敢放肆了。”阮儿想得简单,却是让清绝烦恼,她怕的是即便摘下来,若那些人不认账怎么办?但为今之计只能如此,此刻索儿应该已到达府里,她只需拖延时间就可。

清绝垂着的手抬起,慢慢移到面侧,细长的手指半扣着耳面,一拉发丝旁的绳扣,再用另一只左手轻轻的掀开了面具,右边的人是最先看到侧脸的,然后所有人都看到了全貌,全场无声,有人拿在手上的筷子都掉落在地,声音明显而又震惊。

清绝其实很想翻白眼,事实上她也这样做了,她看向阮儿和苏娘,声音只让她们听见。

“我是不是太容易招惹了?”

苏娘是无奈的笑笑,阮儿却是摇头否定,小姐长这么美,人人羡慕还来不及呢,哪叫招摇呢!

最先反应过来的倒是掌柜的,他是一点都不敢怀疑这还是假的了,上前在清绝面前行了平民的跪膝礼,众人终是跟着醒过来,伴随着一起下跪叫着叩见郡主。那群纨绔子弟跟着也是下跪了,自古商不与官斗,但是除了为首带头的那个唐家少爷,还有一人。

清绝望向那人,那人站在人群集中外,靠着窗子,有妖媚的樱花伸进枝桠,簇簇繁盛的开到了窗前,那人的手就这样抚着樱花,她被这样的场景花了下眼,在这样嘈杂不堪的酒肆饭庄里,还有这样的人孤身一个,坐在好风景的位置,自由自我的,这画面太柔和,就像她第一次,哦,不,应该是第二次见裴七夜的时候。

他也是那样,静静的,不声不响,像一幅山水画,而裴七夜是张扬的美,他的外表因有了那双可以参透他人的眼而变得极具侵略性,加上他不似外表的那般书生气,裴七夜就像是有着华丽包装的毒药。然在窗台的那人不是这样,全身是透明的新鲜气息,为什么不是这样呢?大概所经历的,所想追求的不一样吧!

那人也在看着清绝,淡淡的扬了嘴角,柔和得像暮夏的晚风,清绝心里却忍不住一惊一跳了起来,面上虽微红了脸但是装作镇定的点了下头回意。阮儿和苏娘也是好奇的瞧着那人,小女孩的脸更是红得厉害,她可是从来没遇见过世上有男子能长这么好看的,像个仙人一般,玉雕的脸庞,白衣长袍,因是在窗前,阳光充足,那光就衬托了这人越发的超脱。

众人低头跪拜间是没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而那唐家少爷却是怒了起来,他顺着清绝的眼光看向那人,一个太出众的男子,一个让所有男子都会形骸自秽的男子。而在这时刻,百姓已行好礼起身。那靠窗的人却是在这瞬间从袖口里扯出了青色的丝巾展开,拂面遮住了容颜。

难怪她们进楼来后,店里也没什么躁动,只是为何这样做呢?故意让她看见。像是找到了可以让清绝驻足与他的原因,唐家少爷是尖锐的开口说话,很是高人一等。

“你是哪般登徒浪子?见着清绝郡主也不下跪?”唐家少爷快速穿过人群,来到那人的桌前。那人不急着回答,却是阮儿先开了口。

“哼,那你是哪般登徒浪子,怎也不见你下跪啊?”阮儿花痴,现今是记起那唐家少爷却是站得很好呢!

“小丫鬟,在下可是皇商之家,不用行平民礼仪的。”唐家少爷有些得意的讲着,虽说自古官不屑与商,但他们是小商,而大商则不是,皇商极是商也算官,若从官讲,他的确是不需要行大的跪礼的,因为清绝只是郡主,若是公主或者夫人那么他自然就该行大礼。

“那你行了捐礼了吗?”阮儿气得叫到。

“这不,正要行呢!”唐家少爷在窗台旁的樱花枝上扯了一枝,捻了花瓣,来到清绝面前洒在了她的脚下。所谓捐礼既是对女眷的一种尊敬和希望,一般以撒花在鞋面居多,若不是时令季节,没有随时都有花,就是撒官人自己随身携带香囊里的香料。步步生花,这是对女子美好的赞美。

不过行完这动作到是让清绝与唐家少爷靠得很近,清绝心生厌恶,往后退了步,唐家少爷冷笑了声,回到了那男子的桌前。清绝又重新带上了面具,省得这些人一直盯着她的脸看。但素知是既然知道了庐山的真面目,你叫众人不继续打探是不可能的了。

“小子,你别以为长了副好皮囊就忘记了这尊卑之分。”唐家少爷在清绝那里吃了气,在这个让他不爽的男子身上便打算出出。而掌柜的看见郡主和唐少爷之间好像没有什么冲突了,当然那只是掌柜的和唐少爷的想法,就招呼着小二,哄散着四周的人该吃饭的吃,该结账的结,但是几乎大多数人都是没走的,他们还想继续看看。但是没聚在一起,只是回到了各自的位子,耳朵和眼睛却是时刻关注着。

那人仍旧不理会,甚至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面朝着清绝说了句。

“他请你喝过花酿吧!”走近那靠窗的桌子,听到这话知是对她说的,原先猜的的果然没错。阮儿则是继续犯花痴的望着那人。苏娘则是在原先的位置坐着,折腾了这许久,她的身子可是感到疲倦了。清绝点头。而站在她们旁边的唐家少爷见这两人都忽略他,那个气疯了,这郡主不能惹,那平民也不能惹吗!想想也不会是城中的大官子弟,因为那些人基本上他都见过。

他暗暗使了眼色给他的那群狐朋狗友们,那群人同样是这个心理,郡主惹不得,你小子我还惹不得吗!公子哥的下人们开始摩拳擦掌的围上来,清绝斜眼看着那唐少爷,语气僵硬的说道。

“你们要是动他,今儿个就别想我把先前的事罢休。”其实她也是在保护着那群人的性命,你想着裴七夜那是怎样的人?从来只有他杀人,没有被欺负的理,而这同样易被清绝用到他熟悉的人。何况这是他的亲人。对,裴七夜的亲人,一个跟裴七夜长得如此像的人,又说了那句话,不是亲人怎会偶然呢?

唐家少爷此时又被压迫着。不过他是不敢继续当着这郡主的面追究的,心里想着等会儿收拾,要不是这小子长得如此祸害,怎会引得这郡主的注意?他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好好收拾这小子的决心,妄想攀高枝么?那也要你攀得起!而他心里想的这些在不久的日子就验证在他自个儿身上了。当然这算是后话了。客官们静待后面更精彩。

回到当前。唐家少爷一伙是见待在这里只会更讨嫌弃,便下了楼去,赶巧的是索儿此时也是带了家丁护院过来准备救人,急急的奔到了楼上,发现周围哪有什么纨绔子弟的踪影了,而她们的小姐此刻还站在一个靠窗的位置面对着一个男子。苏娘看见她了,拉住她,回答了她的疑惑,索儿想着小姐还是挺镇静的。

“以后就不要喝花酿了吧!那酒对身体不好。”男子喝下杯中最后一杯酒站了起来,眉头紧锁了一下,还是牵起了清绝的手,在她的手里写着什么。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珠子希望能见着什么,阮儿靠得最近,便看见了那字,男子写罢自个儿又飘飘然的一身白衫走了去。留下了表情怪异的清绝和阮儿。

但虽同是表情怪异,清绝和阮儿所思考的却是不一样。这个风波看似平息了,却在另一处发生。

自然那唐少爷等在了酒楼下,见那白袍长袖的少年出了来,一群人跟着在他拐巷子的时候拦住了他。不由分说便急吼着一群人上前打骂,却是在未碰击少年衣衫时就有着黑色短衣的持刀男子出现,几个旋转脚踢就把这群人打趴在地,他们痛苦的呻吟着,那持刀男子还欲进一步的回击,那戴面纱的男子却是出声阻止了。

“留着吧!他还有用呢!”他长叹一声,掩住了自己将要吐出的血痰。快速的在前走开了。而那黑短衣的男子却是慢慢的跟着,眉头一直紧缩着,偶尔抬头看向他前面的男子。

这边清绝和阮儿索儿苏娘在回去的路上,自然因中午发生的事情,个个的心情除了清绝有些开心,其他都是无精打采的,索儿是觉得自己没有尽到职责,阮儿也是这样想,不过她更多的想的是那两个字,因为那代表着一种身份,权贵的身份。苏娘是累得慌,想着早早回去休息一下。

清绝开心是因为她自己终于接触到了裴七夜的亲近之人,因为在她看来,兄长自然是裴七夜的亲近之人,不过说实话,除了相貌相像和不说话时相同的恬静,其他方面,虽然她也没时间观察出方面,但明眼人一看就知两人的性格完全不一样。但这兄长其实更像弟,而他弟裴七夜更像兄长,不是长相而是心智。但这些也没什么好纠结的,毕竟人人而异。

可是为什么出现在江南,自她来了以后,他也来了,是为她而来,但从那日寺庙求签看出定然不是这样。而今日的偶遇他的兄长是巧合还是故意?难道见面就为了见个面认识一下,然后写下他的名字,只是为什么要写,而不直接说呢?最最重要令她不解的是,他写的是兄顾溱,到不知是全名是顾溱还是裴顾溱,为何有这样的疑问,因为这云幽有最响当当的家族北殿顾氏,而之前裴七夜的种种表现都让她觉得他不是一般的江湖子弟或者门派出身,他必定还有什么与朝廷挂钩的,要不然为什么他会问什么母妃什么的!

顾这个姓只有处于帝都皇权下的家族在使用,而这个男子看气度怎能不让她多猜想?只是若他是姓顾,那么裴七夜呢?为什么不姓顾?但最好但愿是她多想了,她能保证自己在苏桓离的羽翼下安全快乐的生活,而在权力中央的顾家,她可不能保证。

但是她不知的是裴这个姓是更让人讳莫如深的,就像此刻她顾着自个儿想却忽略了阮儿的心思,走之前阮儿也是看见了写的比划,她只简单的叮嘱了不要说出去。阮儿自是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