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码字中二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13195 2011-07-27 14:40:46

  于是我走向了放项链的地方,果然,揎开帘子,就看到有三个人围住了清荷,一个女子正说着什么,我心想,好啊!还有找茬的了!咱可不能让清荷吃了亏。

由于清荷是面对着我的,因此就看到我来了,忙拨开挡着她的那名女子,朝我跑了过来,站定后气愤的对我说:“公子,她们要拿我的项链!”,我看向缠着清荷的前方几位人,她们也已转过身来打量着我,一女二男,女子披着长发,长着清秀的瓜子脸,弯叶眉,丹凤眼,樱桃嘴,一袭大红的云水纱,手上还拿了把剑,位于我右前方的男子属于古天乐那类型的,穿着黑衣,身材高大,长相自然不差,只不过眼神给人一种寒意,也拿了一把剑。我最后望向我左前方的男子,这一瞥竟然忘了收回视线,青色的软棉长衫,雾白色的底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戴了面纱,只露出了将发高梳脑后的光洁额头,和~,和紫色的眼睛,天呐!!!他的眸子竟然是紫色的,我打赌那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眼睛,而那个有着紫眸的男子此刻也正在望着我,不知为何想起一句话,我眼即我心,那深不可测的眼神里,似乎我要沉醉其中,千年凝望,千年如斯!

“公子!”青菀扯了扯我的衣袖,在提醒着我,哦,对面的女子缓缓走了过来,以一种高傲的姿态,“哦,我当为何那小厮硬要买呢?原来是主子命令啊!”是人都看得到她的傲气,切~!有什么好拽的。

我微笑开口道:“这链子本就是我们先看上的,钱也已付给掌柜,所以理应属于我们,小姐看上去也不像喜纠缠之人,何不放手呢?”,我开始就把钱付了,哈哈,这链子本就该归我们了。“付了钱又怎样?谁说是你先看到的?明明是我进来就拿到了,哪晓得,你们,后来居然想买,想都别想,这链子就是本小姐的!”,真讨厌啊。“可是,我们已付了钱,就该是我们的!”,我也有些气结!“掌柜的,过来!”,那女子,走到门帘那,叫了掌柜的过来了,我想的是掌柜肯定会帮我,也就淡然的看着掌柜过来了。

“我要这串链子!”你看口气多傲啊,以为自己是谁啊?“好好~~!”,那掌柜竟然对她点头哈腰?接着那掌柜又转过身来,对我说:“公子很抱歉,我打算将这链子卖给这位姑娘了,至于钱,我会双倍归还,还请公子见谅~”,“见谅?”我那个气啊!再看那个女子,得意的翘着下巴,都要够着天了!哼!当姑奶奶是那么好惹的吗?

青菀和清荷此时也是一脸愤怒,那个黑衣男子仿佛事不关己,而那个戴面纱的男子则一脸笑意的望着我,哼!

“青菀!”我转头对青菀一笑,她了解,朝掌柜喊道:“我同你去取钱!”,掌柜跟着青菀走向另一个房间,我和清荷在此等候,看向女子拽拽的脸,就叫你拽妹。

“现在知道我不是好惹的吧?”,那女子还在得瑟着。我懒得理。要知道,在凤锦,可就是我那王爷爹最大了,就算在整个赭宿,除了你是公主,我得礼让外,我应该没有什么年轻女子能压我。再者,我看那女子,口气不像,还拿着一把剑!哈哈!此时感觉当个郡主还划得来,至少没人欺负嘛!至少没人正大光明的欺负。不过想来,这女子来历也不小,不然那掌柜为何直接要给她链子呢?

不到几分钟,那两人就来到我面前了,青菀笑着朝我走来,我知道事情好了,而掌柜的,则战战兢兢的看向我,我微笑的说:“掌柜的,钱给了吗?”,“给,给,给了!”,拽妹依旧很拽,不过,当那掌柜恭恭敬敬的把珍珠链子双手奉到我面前,她顿时傻了眼。“哎呀!你怎么把链子给我呢?那位姑娘的。”,那拽妹忙说,“对啊!你傻啦?给他干什么?给我!”,她以为掌柜会把链子给她,“公,公,公子,小人,小人错了,还望公子收下这链子。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哈哈!清荷,拿着!”我将链子交给清荷,清荷终于笑了。“记着,下次再像今天一样,狗眼看人低的话,小心我于是,我们就这样趾高气扬的准备从她们身边无比潇洒的走过去,然戏剧再次转变。

“慢着!!”,一个天籁般的声音从我们背后响起,我背对着翻了下白眼,这伙人想干嘛?我不耐烦的转过身,问道:“想干嘛?”,回答我的是那个戴了面纱的男子,男子笑语:“公子暂留,在下觉得与公子有缘,希望能有幸结识!”,他的话说的一点也不诚恳,我却竟然真的点了头,后来我在想,要是我走了呢?随即又傻笑,他终会与我碰上,即使这天下再大!很久的以后,我都在回想我们的遇见,命中注定开始的美好,却最后成了劫!

我想肯定是他太神秘了,所以我才会好奇心重,于是,我们一行成了六人,那个拽妹的嘴撅得老高了,若是除了她的高傲,其实她很可爱。但不知道为何,潜意识里我很讨厌她。就这样,我们走在大街上,“敢问兄台姓甚名谁?”,“我叫颜落,你呢?”我微笑地看向紫眸的男子,“纳兰千殷!”,他总在笑,那如紫罗兰般耀眼的眸子,总让我心跳加速。

“哦,那这两位是?”,我转向拽妹和另一个一直都沉默着的黑衣男子,女子很傲的回答:“任微语!”,“丘显!”,说完就无话了。这是我的两个书童,青和荷!”,任微语,名字挺好听的,不过话就未必了,你听。

“颜落?敢情是皇家姓啊!怪不得掌柜把珍珠链子给了你!哼!”,那话就像是我利用身份去强抢似的。

哦,我真不该叫颜姓,原来赭宿国皇室是颜姓哦。如今话已出,也不能收,只能强着回答,正在我不知怎么开口时,见青菀和清荷两人皆讶异的盯着紫眸男子,突然像醒悟过来似的,齐刷刷的跪行一礼,“奴才参见千殷大人!”把我当场给愣了一下,千殷大人?这怎么回事?我疑惑的看着她俩行完礼,而纳兰千殷像是一点也不惊讶似的,微点头。

再看那个任微语,还特得意,撒娇的对纳兰千殷说:“千殷哥哥,语儿带你去问情楼喝茶好不好?”,哼!这个任微语还真是啊!

“好啊!落儿也跟我们去吧!”,落儿?我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我跟他才不过认识一会儿,没这么熟吧?而且,我现在是男子哪!像叫他多熟的人一样。

“算了,我还有事,就不打扰公子和姑娘的雅兴了,告辞了!”,我忙准备与他们远些好,正打算走时,手却被抓住了,骨节分明,冷冷的,但手指修长且有力,问我为啥知道有力,那神秘的纳兰千殷正用力的拽着我的手,我不由得怒目相瞪,“公子!!”,青菀和清荷不知所措的看着我俩,“请问千殷兄,还有何事啊?”,“颜止矽有话托我转告你!”

止矽哥哥?他认识?转眼一想,青菀她们叫他千殷大人,那就是说,纳兰千殷是当官的,而且他还认识止矽,“哦,那好吧!我们就去喝茶聊聊!”,该死的,我说答应了,他还盯着我,一个劲的笑,手也不放,而周围的人皆惊讶的看着我俩,“你把我的手捏痛了!”他闻言才放开,不过还在笑。

而任微语定是喜欢这纳兰千殷的,气愤的看着我,就差嘴里喷火了。而黑衣男子依旧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走在去茶楼的路上,“你长得真像女人啊!难道就是女人?”,任微语讥讽的说,我在心里说,姐姐本来就是,你这小妹妹眼睛不好而已。

我也不甘示弱,“在下是实实在在的男子,姑娘不信吗?不过,”,我故意停顿了一下,“你可以验一下!”说罢。任微语的脸刷的红了,哈哈!小样,姐姐是二十一世纪的人,还怕你这小姑娘,再说了,古代女子哪能随便碰男子。

所以吃亏的只能是她自己。她无语的别过脸去。“微语,颜落是不是女子?我帮你检验就是了。”说完,我脸也跟着红了,但见他没进一步行动,心才放松,不过他像看穿了我什么似的,一副深不可测的笑,让我被看得发毛。我定了定心神,不去回答。

他应该知道我是女儿身了。

“请问千殷兄,止矽有何话要带给在下?”在问情茶楼坐定后,我问道。他斜坐在我对面,神情悠闲,手中拿着茶杯幽幽的看着我,开口:“呵呵,你那么急干什么?我不会不说的!先坐着,听闻这是你最喜欢的茶楼了,怎的不一样?”,我心莫名的一慌,他的出现从一开始就让我慌了神,我假装镇定的坐下,面朝着他。他一定知道我是谁!我们也认识?要不然为何能这么准确的说止矽带话给我?可是青菀过了一会儿才认出他来,止矽才走没好久,有什么话要单独带给我呢?

“微语,你去隔壁房间喝茶,我与颜落说完话就来。”那语气像是在哄小妹妹样,不过,我心里咋还有些酸呢?暗自摇摇头,肯定是我胡思乱想多了。谁信一见钟情?

“千殷哥哥,我要在这里陪着你,万一这颜落想害你呢,我可以保护你啊!”,任微语继续她的撒娇。不过纳兰千殷不为所动,用眼神示意了下黑衣的丘显,只见丘显朝任微语走了过去,用手在她肩部点了下,她就晕了过去。

哇!我那叫一个惊叹,天呐!!这世界真的有点穴的功夫啊!我无比崇拜的看着丘显扛起任微语向外走去的背影,太神奇了。我要是会得多好啊!

扯远了。我回过神来,见纳兰千殷又弯着好看的眼笑着看我,抬头向我身后站着的清荷和青菀说:“你们也出去吧!我跟星落郡主有话说!”,呃,该死的,他果然知道我的身份。

还有啊!我那么忠心的两个丫鬟,就没征求过我的意思,直接行了礼出去了,什么嘛!我是你们的主子啊!砸了你的店啊!”他听后又是一阵点头,还边用袖子擦拭他的冷汗。我就讨厌那种狗眼看人低的人了。

等到风景都看透,或许你会陪我看水长流,在延绵无数的青山中,该是谁把酒言欢笑谈?又是谁在凡尘中久久不能忘怀?但终于知道再刻苦铭心的厮守也留不住,留年!

我就这样眼睁睁地的看着她俩从我眼前消失在门口,郁闷啊!

“你想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吧?”,我看向对面坐着的他,他左手拿着一杯茶,右手轻托着下颌,动作看起那么让人觉得优雅,继续一脸笑着看我,不过我可不认为他属于止矽那类爱笑的,他的笑感觉就有目的似的。洋溢着自信和掌控着一切的感觉!所以我觉得他的笑很欠揍!

“忽然见到你,忘了!”,他从容的说完。我气结,难道她们以前就见过?可又不对啊!青菀也是在他说完名字后才行礼。“我们以前认识?”我禁不住问了。“不知道呢!落儿!”这算什么回答?不过在我听见他喊我落儿时,心底却突然涌起了些什么,想抓住,却徒劳无力!抬头看他,紫色的眸子如紫罗兰般闪烁,缱绻风华!只好故意别过脸去。

“好,那我哥有什么话带给我?”,我也不去探究你倒底认不认识我,反正我不认识你。“别急,你还没品过这里的茶呢?这是问情楼最好的雨前醉!”,我再次气结,这人的思维不是正常人所有的,只好拿起面前的杯子,一口而尽,重重的放下杯子,大声说道:“现在可以了吧?”,他却呵呵的笑着,微点头。脸朝向了窗外,此时已接近黄昏,阳光正懒洋洋的在窗格漫步,一如他懒懒的语气。

“落儿,你来自哪里呢?”他依旧不说有关止矽的事,却冒出了这一句。我吓了一大跳,故作从容的说:“废话!我跟止矽都来自凤锦瑟!”你白痴啊?当然这句话,我是心里想的。他说这话什么意思?

“落儿,你知道我说的意思!”,“我不知道!”他到底是谁?怎会这样问我?心情变得紧张起来。

“你不是颜然的星落郡主!”结尾是肯定句,我顿时讶异的抬头看向他,看不清。“你想干什么?”心中一片慌乱。“落儿,别害怕!我不会害你!”,不知为什么?他说完后,我觉得很轻松,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相信。“那你为何知道?”,“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

“落儿,你知道你不是颜然的女儿,那么,~~~,那么以后,就不要去管赭宿的事,这天下迟早要易主了,我不想你有什么纠结!”他在说这天下要易主时明显是高兴的表情,“你什么意思?”天下易主?“没什么意思!”他的话一字千金吗?

“落儿,颜止矽让我好好照顾你,这就是他的话!呵呵!”什么?就这句话?“不可能!你先把前面的问题回答了,你到底是谁?”

“落儿,你终究是忘了!”,叹息的声音,像是蕴藏着无尽的伤。我也觉得很疼,怎么办?

“现在是纳兰千殷,赭宿的宰相,未来嘛!”他故意笑着停顿了下,将之前的叹息尽藏,“未来是落儿的夫啊!”说的那么不正经。“去死吧!谁是你老婆?”,他感到奇怪,“老婆?”,呃!不理算了。啊!!!

“你!!你是什么??赭宿的宰相?”天啊!我现在才回过神来。他,竟然是赭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震惊!!

他笑着看我惊讶中,天啊!我认识了宰相啦!不过,这宰相也太年轻了吧!勉强恢复过来,“你多大啦?”,“按人类年龄分,十八!”,噢。上帝啊!又让我震惊了,十八岁就当宰相了。也太强悍了吧?我此时嘴巴可以塞一个鸡蛋了。“什么叫按人的年龄分哦?难道你不是人哦?”,他无语中。“唉!你真是惜字如金呐!”,他只是笑着不回答。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他话其实一点儿也不少,当然那是以后的话了。

我穿过来的现在是早春时节,刚三月左右。

“你就这样成天带着面纱晃来晃去?”我是真的想看看,面纱下是一张怎样的脸,当然我不会让自己遐想过度,因为毕竟小说才写带面纱的女子长得很漂亮,现实可不是那样,万一他那张脸上布满了疙瘩啦,流着脓啊!呃,想想挺恐怖的。不过又一想,按理说他上半部分长得那是一个完美,下半部分应该不会太差吧!乱想完毕。

“被人注意太多不好。”说着又笑盈盈的,“不过,你想看也可以!”,说完还大方的将上身前倾,弯着眼看向我,我脸刷的就红了,定力不够啊!忙摆手说,“算了,你万一要我负责呢?再说就是一张脸嘛!也没什么好看的!”,他似乎特有兴致,“哦,你猜猜,我的脸跟你的相比较而言,谁的脸跟美呢?”,我顿时彻底无语,“你人妖呀?一个大男人比谁好看!”,“落儿,是你想看的!”,他还显得特无辜,我的那个郁闷啊!这样的人十八岁就当了宰相,难道他真的长得很美?被皇帝征为男宠?一想到这,我不由得笑出了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脑袋在乱想着什么!”,他瞪了我一下。你以为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

“那你说,我在想什么?”,“在想我年纪轻轻怎么就权势遮天?”呃!他很聪明。“就是啊!你怎么当上的?”我也有着强烈的好奇心。

“想当就当了!”看吧!这纳兰千殷还特自负。“回然王府后给你娘带一句话,说‘晴川有水不换溪,连台会照钶瑶期’,她自懂其中含义。”,。我疑惑的看向他,难道他跟朱殊仪有什么关系?他又笑了一下,用右手食指揉了下额头,特无奈地说:“你脑子到底装的什么?”,我装的当然是细胞了,不过你这古人肯定不知道!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其实,他很少笑!

“那你跟我娘什么关系?”说实话,我觉得问出来就像个怨妇在吃醋似的。想想也觉得问也是白问,我跟他可不熟啊!人家肯定不会告诉我。

“没什么!以后再告诉你!”,他的确没说,不过那意思,好像会跟我再见面,心情突然开心起来。

“哦,那我就走了!”站起身准备离开,“你不愿意跟我待在一起?”,他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情绪化,“不是,你看,我们才认识!”,我不知为何有些慌乱。他仿佛像被我的话刺激了般。一下子变得冷淡了,“对啊!你一直都不了解我!”,他也站起,完全面向了窗外,窗外的热闹已不似先前那番,黄昏已至,该离开的人终将离开!

“那我走了!话,我会帮你带到的。那么再见!”我走到门口同他道别,他却像没听见似的,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他是赭宿的宰相,那么他跟止矽是什么关系?朋友吗?啊!!!

我走到楼下看见青菀和清荷正在楼下坐着等我,见我出来了,朝我走了过来,我却突然想起了,止矽带话给我肯定不是让纳兰千殷好好照顾我,那么是什么,我忘了问啊!”,忙转身朝楼上奔去。

而身后,青菀和清荷则讶异的看着她们的主子再次向楼上跑去。等我跑到楼上时,那房间里却不见了他的踪影,真怪啊!我只好悻悻的下了楼,他在我后面的,怎么离开的?难道是我走错房间了?也不对啊!任微语在隔壁,我去了,却也未看见任微语,丘显和他。他们就这样消失了,啊!!!那他们肯定有好高深的武功啊!我已忘记之前的事,脑子里尽想着他们变幻莫测的轻功。

“少爷!你看着路!”青菀看我若有所思的样子,“哦!”,幸亏青菀提醒啊!“少爷!清荷谢谢你!”,清荷满含感激的说,我轻轻摇头,“呵呵!清荷要以身相许,我才干呢!”,哈哈!清荷的脸瞬间就成了红苹果。青菀也跟着笑出声来。

我们就这样慢摇摇的往回走。

“纳兰千殷是我朝的宰相?”,答案是肯定的。算白问。

“我跟他以前见过面吗?”,她俩皆摇头。

“那给我讲讲他的事吧!”既然我跟他未见面,他为何一眼就认出女扮男装的我呢?这些问题真让人头疼啊!

“千殷大人,是赭宿有史以来最聪明,能力最强,为人做事最神秘且最年轻的宰相!”,“没有啦?”我咋光感觉是清荷对他的赞美?“细致点!”,“哦!”清荷调皮的一笑。

“千殷大人十五入朝,十六拜相。十七入武行,又拜威武将,收东辽地,将升正一品,十八岁归朝,再复任右相!”,清荷依旧用崇拜的语气在讲述。

“不仅是文武全才,而且被皇上所器重,据明间传,他是皇上的私生子,不然为何他那么大的权力,当今圣上却不害怕?也不加以削减?”,我们就这样边走边听着清荷讲。

“而且,他上朝从来就不行跪礼呢!多神气啊!皇帝还准呢!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啊!”,“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我好奇的盯着她。

“他的容貌啊!”清荷停下来对我说道。“容貌?”

“对啊!他从来都是带着一张面纱,没有人看见过他的样子,据说,就连皇上也未见过呢?他一双紫眸就已迷倒了赭宿万千少女呢!而且传说他长着一张惊为天人的脸,因为曾经有个官家小姐不小心看到了他的脸,回家后就执意要嫁给他呢!千殷大人又不喜欢她,当然不会答应了,那个女子就疯啦!成天念着千殷大人的名字。这事被传开后,我们赭宿第一美男子的称号就由麒璟三皇子而变成千殷大人了!再说从那以后就再也没人见过他的真实样子了!”天啊!这是一个多么辉煌的人生啊!才开始呢,十八岁啊!我那时候不是正在郁闷的教室里埋头苦读,就是在被窝里憨憨大睡啊!套用名人的一句话,同样是人,咋做人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那他来自哪里呢?”万一他也是跟我一样,穿越呢!不然古代人哪有那么聪明啊!

“不知道!就连江湖最厉害的情报处-何时阁也查不出呢!”他真的就是个迷?不对,清荷说了什么?

“何时阁?”我奇怪的看向清荷!她是王府的丫鬟,真么连江湖也知道?“呃!我~我也是听人说的!”她明显的露出了慌张的神色,努力掩饰着。而一旁一直未说话的青菀却仿佛没听到我俩的谈话,埋着头独自在想些什么?她在想什么呢?而清荷为何要撒谎?

也许是我多想了,但总觉得清荷这丫头虽小,却并不一般!

我们就这样各怀心事的走回了王府,而我回到家以后,便准备了换服,去往我的后娘那儿,去干嘛?还不是那个纳兰千殷让我给她带句话。

“什么意思呢?”我让青菀陪同我前往,一路上在思考着那句话。他跟王府的妃子有什么关系呢?就在我不断遐想中,已来到了朱殊仪所住的游畅园。一个青菀叫她‘敏儿’的姑娘进主卧汇报。我们在外稍等了会儿。游畅园可比我那院子大多了,一路走来都看见开得妖艳的海棠,品种丰富极了。有西府海棠,四季海棠,弯叶海棠,紫媚海棠等~

我想我这后娘还会享受啊!海棠花的确好看,但是,唯一的一点既是它的优点也是它的缺点,太过妖艳。不过,我感到很是奇怪,现在是三月,海棠怎么开了,我问向一旁的青菀,她却不以为然的说,那是育碧盛产,夏季所开,但春季只要光照好,也会开的,而且,我这后娘啊,专门请育碧国的花匠来打理的,到夏季时又能开一季。我在听她讲述的时候,心中一个不尽的赞叹啊!这技术还真先进啊!

“郡主,夫人说可以进去了!”那个叫敏儿的长得还是不错,水灵灵的,不过动作显得很谦卑。“嗯!”我点头,和青菀进了房。走进一看。呵!

这房间也比我的房间大多了,果然说后娘坏啊!当然我不是说所有的后娘都坏哈!整体感觉就一个字啊!‘奢侈!’哦!这是两个字哈!

正坐主位,穿着一身暗红色收腰锦袍的夫人就是我那娘,是不是古代人都喜欢在摆架子时拿一个茶杯,不看来人,自顾自的喝着茶,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样子?我在电视里看了N回,在这里又有幸的看到了。我那后娘正在这样做。我心里却想:“小样儿!”

“女儿给娘拂礼!”轻挽纱裙的下摆,弯脚行一礼。

“嗯!女儿才好,就不要行礼了!”她微点头,依旧把杯子拿在手里。心里那个白眼翻啊!你等我行了才叫我别行了!假好心!“谢谢娘的关心,女儿现在已好多了,女儿此刻前来还打扰了娘静安,不过由于是有人叫我给娘带句话,才违礼了!”我坐在一张小的绣墩上,上面的刺绣绣得真好啊!

“哦!什么人让你给我带话?”不知为何?她的眉毛挑了几下。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

“是我们赭宿的宰相纳兰千殷让我带给你的话!”我故意未说完话,想看看她的神情,果然,她拿着茶杯的左手明显的抖了抖。不过她又很快的掩饰了过去。

“什么话?”她使了眼色让周围的丫鬟都出了去,包括青菀。

“晴川有水不换溪,连台会找铬瑶期!就是这句话!”她的脸色已经彻底苍白,茶杯里的水还洒出了不少,我很奇怪,为何这句话让她那么恐惧?

“他到底想干嘛?”她突然失声大哭了出来,朝我吼道。我只能摇头。我咋知道呢?

“娘,你怎么了?”作为女儿,我也得上前安慰下吧!她哭着坐到了地上,依旧这么带点怨恨的看着我,我想,我又怎么了?好心的要安慰她,莫名其妙的恨我,我上辈子欠你钱没还啊!

“星落!我答应了,你告诉他,我会照做的!我会照做的,只要人好好的!”她这时眼神又夹杂些了乞求!真搞不明白她说的什么啊?

“娘,你是让我告诉纳兰千殷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她现在就像精神病院的一样,情绪不稳定。她像是受了什么打击样不停的点头。头发上的金色发钗垂下的泪滴状珠子散发着暗淡的褐色光,一如她!

“娘,你没事吧?话我一定给你带到!”我又小心的扶起她,扯下自己的绣帕准备给她擦拭一下泪水,她并没有排斥!

“好了,迩芮进来!”她迅速把自己整理好,有恢复了之前那副高傲的样子。我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给她行礼告退。出门斜眼看见,她好像正附耳与那个叫迩芮的丫鬟说些什么!

这来的一天就充满了怪异,我的后娘很怕纳兰千殷吗?还是说她有什么把柄在纳兰千殷手里?而她答应了纳兰千殷什么?

我再一次的郁闷!这么多的问题困惑着我,只保佑着这些事里没有我的纠葛啊!也许是我多想了,但总觉得清荷这丫头虽小,却并不一般!

我们就这样各怀心事的走回了王府,而我回到家以后,便准备了换服,去往我的后娘那儿,去干嘛?还不是那个纳兰千殷让我给她带句话。

“什么意思呢?”我让青菀陪同我前往,一路上在思考着那句话。他跟王府的妃子有什么关系呢?就在我不断遐想中,已来到了朱殊仪所住的游畅园。一个青菀叫她‘敏儿’的姑娘进主卧汇报。我们在外稍等了会儿。游畅园可比我那院子大多了,一路走来都看见开得妖艳的海棠,品种丰富极了。有西府海棠,四季海棠,弯叶海棠,紫媚海棠等~

我想我这后娘还会享受啊!海棠花的确好看,但是,唯一的一点既是它的优点也是它的缺点,太过妖艳。不过,我感到很是奇怪,现在是三月,海棠怎么开了,我问向一旁的青菀,她却不以为然的说,那是育碧盛产,夏季所开,但春季只要光照好,也会开的,而且,我这后娘啊,专门请育碧国的花匠来打理的,到夏季时又能开一季。我在听她讲述的时候,心中一个不尽的赞叹啊!这技术还真先进啊!

“郡主,夫人说可以进去了!”那个叫敏儿的长得还是不错,水灵灵的,不过动作显得很谦卑。“嗯!”我点头,和青菀进了房。走进一看。呵!

这房间也比我的房间大多了,果然说后娘坏啊!当然我不是说所有的后娘都坏哈!整体感觉就一个字啊!‘奢侈!’哦!这是两个字哈!

正坐主位,穿着一身暗红色收腰锦袍的夫人就是我那娘,是不是古代人都喜欢在摆架子时拿一个茶杯,不看来人,自顾自的喝着茶,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样子?我在电视里看了N回,在这里又有幸的看到了。我那后娘正在这样做。我心里却想:“小样儿!”

“女儿给娘拂礼!”轻挽纱裙的下摆,弯脚行一礼。

“嗯!女儿才好,就不要行礼了!”她微点头,依旧把杯子拿在手里。心里那个白眼翻啊!你等我行了才叫我别行了!假好心!“谢谢娘的关心,女儿现在已好多了,女儿此刻前来还打扰了娘静安,不过由于是有人叫我给娘带句话,才违礼了!”我坐在一张小的绣墩上,上面的刺绣绣得真好啊!

“哦!什么人让你给我带话?”不知为何?她的眉毛挑了几下。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

“是我们赭宿的宰相纳兰千殷让我带给你的话!”我故意未说完话,想看看她的神情,果然,她拿着茶杯的左手明显的抖了抖。不过她又很快的掩饰了过去。

“什么话?”她使了眼色让周围的丫鬟都出了去,包括青菀。

“晴川有水不换溪,连台会找铬瑶期!就是这句话!”她的脸色已经彻底苍白,茶杯里的水还洒出了不少,我很奇怪,为何这句话让她那么恐惧?

“他到底想干嘛?”她突然失声大哭了出来,朝我吼道。我只能摇头。我咋知道呢?

“娘,你怎么了?”作为女儿,我也得上前安慰下吧!她哭着坐到了地上,依旧这么带点怨恨的看着我,我想,我又怎么了?好心的要安慰她,莫名其妙的恨我,我上辈子欠你钱没还啊!

“星落!我答应了,你告诉他,我会照做的!我会照做的,只要人好好的!”她这时眼神又夹杂些了乞求!真搞不明白她说的什么啊?

“娘,你是让我告诉纳兰千殷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她现在就像精神病院的一样,情绪不稳定。她像是受了什么打击样不停的点头。头发上的金色发钗垂下的泪滴状珠子散发着暗淡的褐色光,一如她!

“娘,你没事吧?话我一定给你带到!”我又小心的扶起她,扯下自己的绣帕准备给她擦拭一下泪水,她并没有排斥!

“好了,迩芮进来!”她迅速把自己整理好,有恢复了之前那副高傲的样子。我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给她行礼告退。出门斜眼看见,她好像正附耳与那个叫迩芮的丫鬟说些什么!

这来的一天就充满了怪异,我的后娘很怕纳兰千殷吗?还是说她有什么把柄在纳兰千殷手里?而她答应了纳兰千殷什么?

我再一次的郁闷!这么多的问题困惑着我,只保佑着这些事里没有我的纠葛啊也许是我多想了,但总觉得清荷这丫头虽小,却并不一般!

我们就这样各怀心事的走回了王府,而我回到家以后,便准备了换服,去往我的后娘那儿,去干嘛?还不是那个纳兰千殷让我给她带句话。

“什么意思呢?”我让青菀陪同我前往,一路上在思考着那句话。他跟王府的妃子有什么关系呢?就在我不断遐想中,已来到了朱殊仪所住的游畅园。一个青菀叫她‘敏儿’的姑娘进主卧汇报。我们在外稍等了会儿。游畅园可比我那院子大多了,一路走来都看见开得妖艳的海棠,品种丰富极了。有西府海棠,四季海棠,弯叶海棠,紫媚海棠等~

我想我这后娘还会享受啊!海棠花的确好看,但是,唯一的一点既是它的优点也是它的缺点,太过妖艳。不过,我感到很是奇怪,现在是三月,海棠怎么开了,我问向一旁的青菀,她却不以为然的说,那是育碧盛产,夏季所开,但春季只要光照好,也会开的,而且,我这后娘啊,专门请育碧国的花匠来打理的,到夏季时又能开一季。我在听她讲述的时候,心中一个不尽的赞叹啊!这技术还真先进啊!

“郡主,夫人说可以进去了!”那个叫敏儿的长得还是不错,水灵灵的,不过动作显得很谦卑。“嗯!”我点头,和青菀进了房。走进一看。呵!

这房间也比我的房间大多了,果然说后娘坏啊!当然我不是说所有的后娘都坏哈!整体感觉就一个字啊!‘奢侈!’哦!这是两个字哈!

正坐主位,穿着一身暗红色收腰锦袍的夫人就是我那娘,是不是古代人都喜欢在摆架子时拿一个茶杯,不看来人,自顾自的喝着茶,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样子?我在电视里看了N回,在这里又有幸的看到了。我那后娘正在这样做。我心里却想:“小样儿!”

“女儿给娘拂礼!”轻挽纱裙的下摆,弯脚行一礼。

“嗯!女儿才好,就不要行礼了!”她微点头,依旧把杯子拿在手里。心里那个白眼翻啊!你等我行了才叫我别行了!假好心!“谢谢娘的关心,女儿现在已好多了,女儿此刻前来还打扰了娘静安,不过由于是有人叫我给娘带句话,才违礼了!”我坐在一张小的绣墩上,上面的刺绣绣得真好啊!

“哦!什么人让你给我带话?”不知为何?她的眉毛挑了几下。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

“是我们赭宿的宰相纳兰千殷让我带给你的话!”我故意未说完话,想看看她的神情,果然,她拿着茶杯的左手明显的抖了抖。不过她又很快的掩饰了过去。

“什么话?”她使了眼色让周围的丫鬟都出了去,包括青菀。

“晴川有水不换溪,连台会找铬瑶期!就是这句话!”她的脸色已经彻底苍白,茶杯里的水还洒出了不少,我很奇怪,为何这句话让她那么恐惧?

“他到底想干嘛?”她突然失声大哭了出来,朝我吼道。我只能摇头。我咋知道呢?

“娘,你怎么了?”作为女儿,我也得上前安慰下吧!她哭着坐到了地上,依旧这么带点怨恨的看着我,我想,我又怎么了?好心的要安慰她,莫名其妙的恨我,我上辈子欠你钱没还啊!

“星落!我答应了,你告诉他,我会照做的!我会照做的,只要人好好的!”她这时眼神又夹杂些了乞求!真搞不明白她说的什么啊?

“娘,你是让我告诉纳兰千殷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她现在就像精神病院的一样,情绪不稳定。她像是受了什么打击样不停的点头。头发上的金色发钗垂下的泪滴状珠子散发着暗淡的褐色光,一如她!

“娘,你没事吧?话我一定给你带到!”我又小心的扶起她,扯下自己的绣帕准备给她擦拭一下泪水,她并没有排斥!

“好了,迩芮进来!”她迅速把自己整理好,有恢复了之前那副高傲的样子。我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给她行礼告退。出门斜眼看见,她好像正附耳与那个叫迩芮的丫鬟说些什么!

这来的一天就充满了怪异,我的后娘很怕纳兰千殷吗?还是说她有什么把柄在纳兰千殷手里?而她答应了纳兰千殷什么?

我再一次的郁闷!这么多的问题困惑着我,只保佑着这些事里没有我的纠葛啊!

也许是我多想了,但总觉得清荷这丫头虽小,却并不一般!

我们就这样各怀心事的走回了王府,而我回到家以后,便准备了换服,去往我的后娘那儿,去干嘛?还不是那个纳兰千殷让我给她带句话。

“什么意思呢?”我让青菀陪同我前往,一路上在思考着那句话。他跟王府的妃子有什么关系呢?就在我不断遐想中,已来到了朱殊仪所住的游畅园。一个青菀叫她‘敏儿’的姑娘进主卧汇报。我们在外稍等了会儿。游畅园可比我那院子大多了,一路走来都看见开得妖艳的海棠,品种丰富极了。有西府海棠,四季海棠,弯叶海棠,紫媚海棠等~

我想我这后娘还会享受啊!海棠花的确好看,但是,唯一的一点既是它的优点也是它的缺点,太过妖艳。不过,我感到很是奇怪,现在是三月,海棠怎么开了,我问向一旁的青菀,她却不以为然的说,那是育碧盛产,夏季所开,但春季只要光照好,也会开的,而且,我这后娘啊,专门请育碧国的花匠来打理的,到夏季时又能开一季。我在听她讲述的时候,心中一个不尽的赞叹啊!这技术还真先进啊!

“郡主,夫人说可以进去了!”那个叫敏儿的长得还是不错,水灵灵的,不过动作显得很谦卑。“嗯!”我点头,和青菀进了房。走进一看。呵!

这房间也比我的房间大多了,果然说后娘坏啊!当然我不是说所有的后娘都坏哈!整体感觉就一个字啊!‘奢侈!’哦!这是两个字哈!

正坐主位,穿着一身暗红色收腰锦袍的夫人就是我那娘,是不是古代人都喜欢在摆架子时拿一个茶杯,不看来人,自顾自的喝着茶,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样子?我在电视里看了N回,在这里又有幸的看到了。我那后娘正在这样做。我心里却想:“小样儿!”

“女儿给娘拂礼!”轻挽纱裙的下摆,弯脚行一礼。

“嗯!女儿才好,就不要行礼了!”她微点头,依旧把杯子拿在手里。心里那个白眼翻啊!你等我行了才叫我别行了!假好心!“谢谢娘的关心,女儿现在已好多了,女儿此刻前来还打扰了娘静安,不过由于是有人叫我给娘带句话,才违礼了!”我坐在一张小的绣墩上,上面的刺绣绣得真好啊!

“哦!什么人让你给我带话?”不知为何?她的眉毛挑了几下。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

“是我们赭宿的宰相纳兰千殷让我带给你的话!”我故意未说完话,想看看她的神情,果然,她拿着茶杯的左手明显的抖了抖。不过她又很快的掩饰了过去。

“什么话?”她使了眼色让周围的丫鬟都出了去,包括青菀。

“晴川有水不换溪,连台会找铬瑶期!就是这句话!”她的脸色已经彻底苍白,茶杯里的水还洒出了不少,我很奇怪,为何这句话让她那么恐惧?

“他到底想干嘛?”她突然失声大哭了出来,朝我吼道。我只能摇头。我咋知道呢?

“娘,你怎么了?”作为女儿,我也得上前安慰下吧!她哭着坐到了地上,依旧这么带点怨恨的看着我,我想,我又怎么了?好心的要安慰她,莫名其妙的恨我,我上辈子欠你钱没还啊!

“星落!我答应了,你告诉他,我会照做的!我会照做的,只要人好好的!”她这时眼神又夹杂些了乞求!真搞不明白她说的什么啊?

“娘,你是让我告诉纳兰千殷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她现在就像精神病院的一样,情绪不稳定。她像是受了什么打击样不停的点头。头发上的金色发钗垂下的泪滴状珠子散发着暗淡的褐色光,一如她!

“娘,你没事吧?话我一定给你带到!”我又小心的扶起她,扯下自己的绣帕准备给她擦拭一下泪水,她并没有排斥!

“好了,迩芮进来!”她迅速把自己整理好,有恢复了之前那副高傲的样子。我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给她行礼告退。出门斜眼看见,她好像正附耳与那个叫迩芮的丫鬟说些什么!

这来的一天就充满了怪异,我的后娘很怕纳兰千殷吗?还是说她有什么把柄在纳兰千殷手里?而她答应了纳兰千殷什么?

我再一次的郁闷!这么多的问题困惑着我,只保佑着这些事里没有我的纠葛啊!!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