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码字中

帝王妃:青楼苏小七 13458276726 10362 2011-07-27 14:40:46

  “大家好!欢迎来到神格言测,缱绻专场!你现在即将看到的就是中场休息由大一外语系03班颜星落同学带来的舞蹈!——《我傲视》!有请校花登场咯!”一位身着玫瑰红敞衣的漂亮女主持清亮的说道。台下是不停躁动的声音。

舞台的围布在刚打好了镁光后缓缓的拉开,那原先明亮的黄色瞬间打低,一丝丝晕蓝从左至右慢慢的划开,像是遥远星空才有的神景,每一次划开都透着神秘。像是要上演一场华丽的表演而不只是,中场休息的余料!

是的,这场华丽的台景上将只站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我!——宭和大学的新一代校花,颜星落!哈哈!别急,在跳舞之前,先来一下自我介绍吧!

本人,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芳名都知道啦,不说啦!

年芳十七,听主持人对我的介绍就知道啦,我长得如花似玉,天然梨华,虽然还未到倾国倾城的份上,但好歹在这些世人面前,咱也是走哪也能引起局部爆发类的吧!

哦哦,再来讲讲我的家事,爸爸是一个开洗浴用品的企业家,胖乎乎的,揪脸手感特好,妈妈呢,以前是小学的语文教师,但是自从我诞生以后,就将她培育许多花朵的己任转为一心一意的浇灌我啦!妈妈很是温柔,有着甜甜的笑,加上一个乖乖的我,呵呵,多搭啊!可是,其实,我父母离异了,离婚时,我大概是十岁吧!

也许我太过早熟,也许是爸爸太忙,我跟妈妈在一起住,一点也不觉得分开有什么区别,爸爸给妈妈留了一笔很大的钱,是我的抚养费啦,平常有空,爸爸也会回来看我,其实我真的觉得挺好的,除了大年三十时在外婆家,看见小姨们都有爱人陪着时会伤感一下,平常都好啦,妈妈现在开了家影像店,而我有着大学生活,这些没什么不好,至少我心里不会长空闹闹的。

呵呵,再介绍一下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的发小,李景韵小朋友啦!她可真真是个天生的美人胚子,细细的眼眉,真应了那句话,眉似青山黛!眼似流波转,透着一股子文艺气质,文文静静的,说话软软的含着糯米似的,幸好她不在我的学校,而是在同城的青大,要不然,这校花的头衔就要转了!好了,介绍完毕,准备跳舞去了!~~

我刚坐在化妆后台,听到,季琴叫我,该上场了,胃口给观众吊足了,哼!要不是我们该死的神格社社长答应给我算一卦,鬼才愿意来当中场休息的余料呢!

早知当初就不要因为好奇这社,才不会加入呢!我加入这社时,这社里就三个人啊!说道这里,再介绍一下我们社长,方里!副社长,方杏!明显这就是两兄妹嘛!至于第三个人就是宣传部长,我!我最开始听这名字‘神格!’多有意韵啊!以为定是个不俗的社团,但,聪明的我上当了,大一都下啦,这社团才收了十人,气得我那个啊,本来以我的人气,全校男生都会来,可是那,该死的神秘兮兮的方里却只收十人!但是我一直不退社是有原因的,他真的是个会占卜的人!他曾经就因为给我占了一卦,让我死心塌地的待在这社里!至于是什么卦?以后,你们就会知道啦!现在,我要登场啦!华华丽丽哒~~~可是,在我见到方里时,他诡异地一笑,我突然整个身子一软!

“她本就该再存在异世界一世,你如此违背千年的灵力,这产生的后果你想到了吗?”一个稚嫩的声音轻轻传来,我想睁开眼看看是谁?却无力!

“只要我拿到了悭僢!这世界不就是原先那样?这世是最好的时机,百年中,麒璟的皇位我会让他坐稳!而我,只要她回来!”一个天籁般的男子声音骤然响起,语气里是肆意的傲然,我很想睁开眼看一看这个语气桀骜十足的男子!

但是,头怎么这么疼,让我再一次陷入了昏迷!

等我醒来时,一切都是震惊,经不住“啊!!!!”,叫出了声,还未待我恢复过来,只见我眼前一阵人影晃动,那些穿着古装打扮的女子一个个惊喜的表情,还把我吓了跳,我在哪啊?那些女子,其中有的奔出屋去;有的站着一个劲的傻笑。难道我在疯人院?我正暗自思考我咋在这个地方时,有一个穿着浅绿色齐脚的,白微粉袖口的女子激动的上前抓着我的肩膀,摇着大叫:“小姐,你终于醒了,青菀终于看到你醒了!”我打量了下眼前这个女子,一双弯弯的柳叶眉,眼睛是琥珀色的,闪着些泪花,脸有些微的黑,不过长得挺秀气和灵动,是个美女呢。不过这是怎么回事?我难道真的在疯人院?那我命多苦啊!

又观察了下我所处的房间,我躺在一张围有烟雨青香帐,以上等梨花木做基,用叶漆的古烘漆,配有做装饰的灵芝样琉璃,其纯色可看宝石的雕床上。至于房间,房间很舒适,典型的女子闺阁,床的右前方隔一圆凳,大约走几步,是一张圆木桌,红漆涂饰,后来姐姐才知道那是楠木,配以圆凳,而桌子的对面正是一扇窗户,琉璃作边,以薄布作主,而床的左前方则是一张书桌,上面摆着文房四宝,看起皆是珍贵物品,书桌旁也开有一扇窗,阳光正暖暖的照射在梳妆台上,哦,梳妆台和书桌同在一边,且梳妆台距离窗更近,所以阳光照射在台上,使得那些被漆了的首饰盒泛着耀眼的光,既华丽又有些女儿气息,眼睛越观察,心中越慌张,这一切所见的景象不可能会是在疯人院,看这些人的衣着打扮,就像电视里放的富家,她们都是古典装扮,我顿时心里咯噔一下,上帝啊!你不会让我穿了吧?虽说小女子喜欢没事幻想在异时空游历一把,看下美男,美女,拽下我在古代知道后事的能力,可想归想,姐姐也知道要真去,那打死姐姐也不干,男尊女卑的思想我们现代人哪受得了啊!所以在偶尔发愁郁闷时,才想想。但真的很不爽啊,我真的穿了?

我看像依旧在哭的青衣女子,那个梨花带雨啊!好像是叫青菀吧!“青菀,我怎么了?”我故作虚弱的样子问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魂穿,还是跟她家小姐长得一样?不过听声音像是一样的,最好原样,首先:姐姐本身长得就对得起观众,其次,我自己的脸,习惯。谁愿意一觉醒来,脸是陌生的?我反正不习惯。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青菀停止了抽泣,婉婉地答道:“小姐,你昏了三天了,现在才苏醒。”说完顿了顿,满含气愤地说:“都怪夫人,明知道你喜欢夏家的二公子,却故意给王爷说了和大公子的礼情,人人都知道大公子为人性情暴虐,王爷却同意了这门婚事,小姐,难怪你会想不开”说罢,又开始掉了眼泪,感情是这小姐要嫁个她不中意且有为人恶的男子哦,这也难怪,在这封建的古代,女子命运都身不由己啊!

我沉默着不语,青菀还以为我又在伤心,就散退了房间的丫鬟,静静地站在床边陪我,我心里估计着,这小姐的死党应该就是青菀,看她也很和气,且开始的话语是维护着我的,那那个夫人是谁?为何这般对我?难道我是庶出的?而我不能多想了,试探着问道:“青菀,我一向待你如何?”我仔细地看着她,观察她的表情,以确认她真的关心我。她垂着泪眼,沙哑地回答道:“小姐,你怎会这样问呢?相识的这六年,小姐从未打骂和责罚过青菀,还教青菀认字,小姐的情,青菀一直都是记着的,只盼着哪一天能报答呢!”她满含感激的说完,就差跪地上了,我也了然。跟了六年,时间久,且丫鬟忠心,嗯,我穿得也不是太乱,不过等等,突然想起,什么王爷要把我嫁给夏家?还有什么夫人捣的鬼?

心中一横,算了,就装失忆,啥也不知道就好了。

“青菀啊,我一直都当你是好姐妹啊,我失忆了也还记得些你的样子和你的名字~~”,没等我继续往下说,这丫头惊叫了一声,“小姐,你怎么失忆了?”,说完又含泪了,我忙打住:“青菀,别这样,你想让她人知道吗?不能告诉别人,我那么信任你。”听我说完,她唔着嘴巴,点了点头,我暗自摇头,她真是个小丫头啊!然后我继续说道:“这样不也很好么?至少我可以忘记那些不快乐的事,”说着显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接着说,“还有二公子,我注定跟他有缘无份啊!”顺便叹息了一声,青菀见状果然没有怀疑,还生表同情,我也暗自庆幸这丫头对这小姐足够忠心,便准备让她讲一下我所处的朝代和人文风情,看衣着估计也是宋朝吧!我正要问时。

门外响起丫鬟的通报,“奴婢拜见夫人!”,刚说完,只见从外进来一个身穿紫色大围蕤,配以黄暗的锦棋珠挂,下摆是随地的页褶,望向来人,是一个大约年龄在三四十岁左右的女人,长得很是美丽,却也有些病态,脸色过于苍白,嘴唇很红,想是打了胭脂的缘故,被一群丫鬟簇拥着朝我走过来,我还在欣赏着这位贵妇人的时候,青菀也行礼了,并悄悄用手扯了下我,我这才回过神来,又思忖着这人是谁啊?我还未开口,那贵妇已先开口了。

“星落,你可算醒了,让为娘的担心了好久!”,哦,感情这是我娘哦,不过看着她看向我的眼神,分明是讨厌和憎恶。这肯定就是害我的那个夫人了,一知道这,我就开始讨厌眼前这个虚伪的女人了。她见我不搭腔,以为我在生气,故作安慰我似的说道:“你还在怪娘是吗?娘哪知道你喜欢的事夏府二公子啊?娘在几次宴席上看见你和夏府的人有说有笑,而且看到大公子对你关注甚多,就以为你们~”,我打断她的话语,并微笑着说道:“娘,女儿的事希望女儿自己能做主!”你以为你是红娘啊?暗自翻着白眼,她显得有些生气的说:“为娘的自然要替你准备你的婚事!,况且嫁给夏吉锐,你以后会继续享福,他是长子,要继承家业,你嫁给他也是符合我们皇家的典范!”,“享福?哼!娘怎不知夏吉锐的为人,我过去怎会享福?”她越说却更加漏洞百出。她似乎没想到我会反驳她,就连青菀也以脸惊讶,我难道说错什么了吗?

“娘怎知他其实是这样的人呢?说到底娘也是为你好啊!”,她拿出了为人母的架势,我也不想跟她细究,以免被她发现些什么,只是故作软软地回答道:“孩儿知道!只是身体有些不适,故而显得有几分急躁,还望娘多加体谅!”,说完还顺势躺靠床柱,来显示自己的虚弱,心里就是希望她快点闪人啦!果然她见我不适,还体贴的吩咐丫鬟好生照顾,并说王爷明天就回来了,那时,我的心情会好很多,我却心里一个劲的翻白眼,同意把女儿嫁给那种人,并且在女儿自杀生病期间也未在身边,这样的爹,会是好爹吗?

她又交待了几句,就是让丫鬟好生照看我啊,出了闪失,狠狠责罚啦!态度严厉而又嚣张,对我和对丫鬟,简直判若两人啊!难道这就是贵人作派?但我却发现了共同点,那就是她看向我和看向丫鬟眼神都是一阵厌恶,我感觉看向我的更甚。丫鬟,她瞧不起地位;而我,似乎还有些怨恨!

不管是不是我自作多情,心里还是有些寒意,我处在王府啊!贵族间的斗争和牺牲绝对不可能不牵涉到我,而开始让我嫁给夏家大公子,似乎和他以后也会继承祖业的利益有关啊!不行不行,我可不想这样啊!

等她走后,丫鬟们起身拂礼,我也遣她们下去了,留下青菀,赌一把啦!如果直觉没错,我能信任她。“青菀,你已知我失忆了,但不能让其他人知道好吗?”,我紧张的说完,拉着她从床上下来了,坐在床边的小圆凳上。“小姐,我不会说的,你一直对我这么好,青菀怎会忘恩负义呢?”,她很是诚恳地回答道。这样就好。

“给我把现在的情况说一下吧!”并补充道:“所有我知道的”,“小姐,你现在好像变了似的,好理智啊!”,我故意将她理解为对我的赞美,“谢咯,我一直都是这么理智的,难道青菀没看见吗?哈哈!说吧!”,她也不是先前那样郁闷了,开始说了这郡主的情况。根本不知道这是哪。

现在我大概对我所处的地方有了个轮廓,但是让我郁闷的是,我穿越到了一个未知的大陆,这片疆域上有着三个国家,分别叫赭宿,育碧,鹫国,我所处的国家就是三国中最为强大的赭宿。赭宿位于东陆,交通运输发达,因此本国商业贸易繁荣,且农业因地势较多丘陵和平原,农业也一直是增长中,军事实力与其他两国相比,不相上下,但近年来由于有皇帝对外扩张的野心,故而,军备方面也提升了不少。而育碧则是高山和丘陵组成的国家,农业最为发达,且该国盛产月影树,茶文化最盛行,军事较鹫过和赭宿弱,而鹫国是草原和少数平原和高山组成,军事实力为最强,但该国由于近年内乱,削弱不少,以农业游牧为主,运输业也较为发达。我在感叹青菀对局势的了解,一点也不像丫鬟。她说是因为我一直教她的缘故。

赭宿最繁华的有四座,晴川,凤锦,暨舒,桃惢,晴川为都城,是政治和经济中心,而凤锦则邻接鹫国,为全国最大的经济中心,我所在的地方就是凤锦,是我的爹,颜然王爷的封地,颜然王爷是当今皇帝的兄长,受封于凤锦和米珠,有一妻三妾,膝下四子一女,我叫颜星落,为正妻所出,但我的亲娘并非是我先前已经见过的那位贵妇,据青菀所说,颜星落的母妃在生下颜星落后,身体就感染了寒症,终于在星落八岁时,薨!而现在的正妻则是由以前的二夫人晋升的,我心想,难怪哦!我的后妈叫朱殊仪,先于我娘诞下一子,名唤止矽,而我的那三位姨娘则各有一子,以身份排分别为:原珩,珋,蕖枳,止矽年长十九,原珩十九虚,珋十八,而我和蕖枳皆是十六,因我是正妻所生,又为独女,故最得然王爷喜爱,为掌上明珠。我却不以为然,若真是喜爱,怎会将我嫁与那样的人呢?

在我的倾听中,我郁闷了又一件事,那就是我照镜子看是否是我原样时,脸还是那张脸,但明显是比我在现代的脸,青春且又漂亮多了,什么青春痘啊!黑头啊!都没有,那皮肤啊!吹弹可破,白里透着粉,我看了都讶异,世上还真有这么漂亮的人啊!在我为之神魂颠倒时,青菀来了句赞叹,顿时让我烦恼起来,她说:“小姐当然美啦!小姐是赭宿第一美人呢!连以高贵和美貌著称的麒玉公主也不上啊!”,“什么?我是赭宿第一美人?”我真的不希望穿越成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人身上啊!因为众多的历史证据表明太过美貌的女子,一生多动荡,结局还大多悲惨。我可不想落那样的下场!

我醒来时是在早晨,依这里的规矩,除了女子的父母亲以外,姨娘以及我的哥哥们,要在午时家宴上才能和生病痊愈的女子见面,说是为了教化女子的美,但青菀说赭宿女子地位还是不低,除不能从军,十七岁以下不得嫁人外,基本上女子没过多的限制,且限制多为家庭父母规定。

终于要到中午了,由于我那王爷爹未回,而我又大病初愈,故我那后娘说在各自处用饭,我也省了麻烦。但青菀告诉我,饭后我的姨娘和哥哥要来看我,让我的神经绷了起来。距离吃饭时间还有会儿,闲来无聊,便叫青菀和另一个叫雨荷的丫头在我所属的林栖院转转,这王府说实话真大,我所住的地方都很大,何况整个王府啊!

我一边走一边欣赏着院子的风景,由光滑的青石板铺成,看似零乱实则有序的布局,让人赞叹不已,院子里种着许多的桃树,想才是早春时节,桃花还羞涩的开着。

便念出了口:“早春色多不输阳,却只喜欢晚斜彷。今春无红桃不开,半颊边露谁心怅?”,唉,我能回到现代吗?

“小姐,你不要太伤心了,还有青菀陪着你呢我并不只是沉醉于美景中,反而越看越觉不舒服,景色这一切都刺激着我身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迎接着一个陌生的命运,唉!

不经想起一首诗!”,青菀看着我发愁,以为我还在为所谓的失忆和未能嫁给夏家二公子而伤心,其实,我是想家人了,唉!只希望亲人们不要太过悲伤啊!我苦笑着对青菀说:“命啊!真是怪!”

散完步后,没一会儿,就开始用午餐,静静的坐在位置,就等丫鬟们一个个把美味佳肴端上来,当这些美食端上来时,我眼睛那个福啊!姐姐我从来就没看过那么漂亮的菜肴,那做得叫一个精致啊!就差口水流了,芙蓉水泡鸭,爆炒牛柳,木耳顿血燕,清蒸十锦苏肉,灰香鸡,熬小鲟鱼,干焖荠菜,等陆陆续续上了大约十几盘佳肴,吃得我那是一个风生水起啊!也将烦恼暂时抛在脑后了,最后打了接近一小时的饱嗝,没办法,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就不管什么礼仪啦!但我忘记了一点,我可以忽视我的失礼,但我周围那些丫头却正个个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我,那表情让我想从她们眼前彻底消失啊!

我歉疚的说道:“不好意思哈!因为我躺了这么多天,肚子就很空,所以就吃得很急很多。以后我会注意嗒!”她们这才收起了讶异的表情,收拾着我留下的残局。我看着她们收拾,一边在想,这样的生活难怪是人都想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但一边又在想,我怎能被这种只追求享受的低级思想所屈服呢?这是典型的享受主义,应立即加以遏制。我就这样无聊地等待着我的姨娘和哥哥们的到来。

大约午时过了一刻左右,我的姨娘终于来了,和她们一起来的还有她们的儿子,由于之前青菀把情况给我说了,所以我还能应对自如。姨娘都长得美,当然那也是废话,因为有钱人不可能娶丑妻嘛!由于根正,所以我的哥哥们,都是帅哥,我看着觉得很是养眼啊!

尤其是最先来的,止矽,我的后娘所生的儿子,也是家里的长子,未来爵位的继承人,那长得,要是搁现代,跟李俊基是一类的,完美型啊!浓黑的眉,细长的眼睛,高挺的鼻,比例匀称的嘴,以及一头飘逸的长发,以前我觉得男人留长发是很难看嗒,但是今日,我在看了我的这几位俊哥哥后,得出一个结论:发型是因人而异嗒!如果说长相决定人的第一感觉,那么哈哈,我觉得止矽很好!不会歪想,他是哥哥。

后来,我的三位姨娘跟我谈谈话啊,唠唠嗑啊,顺便赞美下自己的儿啊是多么多么的优秀啊!我一直都知道,当母亲的,特爱夸自个家的孩子,甭管自己的孩子其实质多差多恶劣,在母亲眼里,她儿子就是宝,所以妇女们在一起除了说闲话,还有最重要的就是赞美自己的儿子,而我的三个姨娘也是这样。和姨娘们聊了会儿天,哥哥们也对我很好,体贴的问候了我,并叫我想开些,当然,从表面看,我是觉得他们对我很好的。坐了会儿,她们也陆陆续续的走了。但是止矽留了下来!

“矽哥哥,还有什么事吗?”,我疑惑的问他,他正坐在靠书桌的位置,午后的阳光显得有些耀眼,他本就穿了一件淡黄的袍子,此刻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显得耀眼夺目,褐色的头发,整体让他散发出一种身处尘世外的感觉。他微笑地看着我,轻轻地回答:“嗯,星落,哥哥要去赤炎了,你想不想我给你带些好吃好玩的?”,什么?帅哥哥要走了?唉,又少了个养眼的。“那矽哥哥要去多久呢?能早点回来吗?”,我坐在圆桌旁,手无聊的环着手帕。“事情办得快,就能三月后回来了,若有意外则需四五个月吧!”,我想是不是我眼睛看错了,他在说话时,竟然在说那句“若有意外,则需四五个月”时,眼睛闪过一丝的悲楚,但又立即消失,出现了他继续的温柔,或许他一直在笑。“那星落就什么也不想要了,星落只希望矽哥哥早点回来,一路平安就好了!”,因为我想要什么,也不知道该要什么,还可以让她觉得我很懂事呢!哈哈!

他笑了笑,点头答应,起身准备离开,在门口时,却停下了脚步,背着我开口道:“星落,你不要怪爹了,他是不知情才会那样,我娘,是她的错,可你要怪就怪在我身上吧!”,他顿了顿,接着说,“婚事取消了,星落,但是爹不能让你嫁给夏瞻宇,所以你以后别做那样的傻事了,爱你的人会心疼!”,说完后,怕是听见我哭,急匆匆的向门外走去。转过庭廊,消失不见。我哪会哭嘛!不过,这哥哥还真好啊!

我心情那叫一个高兴啊!忍不住大笑起来,因为我开始想的是:如果非要嫁给夏吉锐,那我就准备逃跑了,现而今不用嫁了,多高兴啊!因为逃跑在外,风餐露宿,再加之我人生地不熟的,命运止不定多凄凉呢!如今我可以继续待在王府,等我以后对这些地方熟了,包包有些钱钱了,再跑也好啊!

她俩又惊讶的看着我,估计在想郡主自杀未遂后疯了。我忙敛起我的兴奋,故作释怀的说:“他注定不是我的良人,我何不学着放手啊!”。青菀和清荷理解地点了下头。

我打算去睡会儿午觉,我这人吧!有个习惯,就是可以熬通宵,第二天照样神清气爽,但问我若是中午不咪一会儿的话,我整个下午都是昏的,像久旱无雨灌溉的禾苗一样,焉了!所以我是要睡午觉滴。

醒来后,闲的无聊,我突然想到外面去看看,于是让清荷去和我的后娘通知了声,我。青菀,清荷,一行三人女扮男装就浩浩荡荡的向街上走去,你是不会是感到困惑啊?为何我这么轻松就能出府了,那后娘也没刁难我。其实是这里的风俗,女子除了初七以及末月那天,平常都可以出门,只要不耽误刺绣。再有就是马上就是寒食节了。

凤锦真的很繁华,直柳的十里长街,皆是青石板铺成,街道连着晴川,晴川两岸栽着垂杨柳,清风吹过,让人心神荡漾。而街上十分热闹,商店鳞次栉比,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有卖布的姑娘热情的招呼,有走街串巷的老人卖他精心编织的小草人,我们一路也是走走停停,在大榕树底下看玩杂耍的艺人,只见他赤脚走火炭,吐火球,顶尖剑等系列惊险刺激的活动,我们纷纷掏了赏钱,之间有许多姑娘总是在盯着我们,一会儿脸就红了,哈哈,看来我们还是美男子啊!

我们接着逛街,看了布庄,然后来到闹市区一家叫尚阁的胭脂店,店面很大,清荷说是风锦最好的胭脂铺之一,进门一看,果然很好,装潢有着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虽是胭脂铺,但并不整得很艳,清新淡雅。进门后有女子招待,她红着脸问:“几位公子,欢迎,请问想买点什么?是给年轻女子买还是给长辈买?”,我就说先看看吧!她便不打扰我们,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小~,哦,少爷,这件项链怎么样?”,清荷差点说漏了嘴,我忙用眼神示意她。清荷拿了一件黑色的珍珠项链,珠子圆润饱满,很是好看。我微笑点头。“清荷,你眼光不错哦!真漂亮!”,她见我也认同,也给青菀说了,青菀也觉得好看,她打算买下那串项链。我也选了一支发簪,是紫色的,蔷薇状,叶子泛着通透的绿,让我很是喜欢。而青菀则选择了一对耳环,是那种像垂链一样的小卷,乳白色,也很好看。我们于是走到柜台处准备结账,“公子,是十五两银子。”,一个年纪大约在三十岁左右,文人模样的掌柜朝清荷说道,“什么?这么贵?老板你敲诈吗?”,清荷吃惊的说,十五两银子,的确很贵,青菀的月钱是二十两,那么清荷的跟青菀也差不多,也就是说,一串珍珠项链就要花去清荷一个月的薪水,换我也觉得很贵,再说王府的月钱给得不低,虽说珠子好看,可也太贵了吧!“对不起,公子,这珠子可是在月海出产的,一向都是这个价!”,听完掌柜的话,清荷显然很沮丧,由于没钱,只能将东西放会原处,我看着她默默不语的走到我旁边,心情也高兴不起来了,于是我说:“清荷,你把项链放回去干什么?我帮你付钱就可以了。快拿回来!”,她惊讶的抬头看我,小心的问道:“公子,真的要给我买吗?”,我大笑点头,她高兴的跑向放珠子的地方,还说一下,她拿珠子的地方和我们在柜台是两个房间,且又有帘子遮着,我和青菀结好了账,等着清荷,为什么还没有来?我们都在这几分钟了,再说拿条链子一两分钟就可以搞定了,她在干什么?“我去看看!”,青菀也觉得等久了,“我们一起去吧!”,难道出事了?于是我走向了放项链的地方,果然,揎开帘子,就看到有三个人围住了清荷,一个女子正说着什么,我心想,好啊!还有找茬的了!咱可不能让清荷吃了亏。

由于清荷是面对着我的,因此就看到我来了,忙拨开挡着她的那名女子,朝我跑了过来,站定后气愤的对我说:“公子,她们要拿我的项链!”,我看向缠着清荷的前方几位人,她们也已转过身来打量着我,一女二男,女子披着长发,长着清秀的瓜子脸,弯叶眉,丹凤眼,樱桃嘴,一袭大红的云水纱,手上还拿了把剑,位于我右前方的男子属于古天乐那类型的,穿着黑衣,身材高大,长相自然不差,只不过眼神给人一种寒意,也拿了一把剑。我最后望向我左前方的男子,这一瞥竟然忘了收回视线,青色的软棉长衫,雾白色的底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戴了面纱,只露出了将发高梳脑后的光洁额头,和~,和紫色的眼睛,天呐!!!他的眸子竟然是紫色的,我打赌那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眼睛,而那个有着紫眸的男子此刻也正在望着我,不知为何想起一句话,我眼即我心,那深不可测的眼神里,似乎我要沉醉其中,千年凝望,千年如斯!

“公子!”青菀扯了扯我的衣袖,在提醒着我,哦,对面的女子缓缓走了过来,以一种高傲的姿态,“哦,我当为何那小厮硬要买呢?原来是主子命令啊!”是人都看得到她的傲气,切~!有什么好拽的。

我微笑开口道:“这链子本就是我们先看上的,钱也已付给掌柜,所以理应属于我们,小姐看上去也不像喜纠缠之人,何不放手呢?”,我开始就把钱付了,哈哈,这链子本就该归我们了。“付了钱又怎样?谁说是你先看到的?明明是我进来就拿到了,哪晓得,你们,后来居然想买,想都别想,这链子就是本小姐的!”,真讨厌啊。“可是,我们已付了钱,就该是我们的!”,我也有些气结!“掌柜的,过来!”,那女子,走到门帘那,叫了掌柜的过来了,我想的是掌柜肯定会帮我,也就淡然的看着掌柜过来了。

“我要这串链子!”你看口气多傲啊,以为自己是谁啊?“好好~~!”,那掌柜竟然对她点头哈腰?接着那掌柜又转过身来,对我说:“公子很抱歉,我打算将这链子卖给这位姑娘了,至于钱,我会双倍归还,还请公子见谅~”,“见谅?”我那个气啊!再看那个女子,得意的翘着下巴,都要够着天了!哼!当姑奶奶是那么好惹的吗?

青菀和清荷此时也是一脸愤怒,那个黑衣男子仿佛事不关己,而那个戴面纱的男子则一脸笑意的望着我,哼!

“青菀!”我转头对青菀一笑,她了解,朝掌柜喊道:“我同你去取钱!”,掌柜跟着青菀走向另一个房间,我和清荷在此等候,看向女子拽拽的脸,就叫你拽妹。

“现在知道我不是好惹的吧?”,那女子还在得瑟着。我懒得理。要知道,在凤锦,可就是我那王爷爹最大了,就算在整个赭宿,除了你是公主,我得礼让外,我应该没有什么年轻女子能压我。再者,我看那女子,口气不像,还拿着一把剑!哈哈!此时感觉当个郡主还划得来,至少没人欺负嘛!至少没人正大光明的欺负。不过想来,这女子来历也不小,不然那掌柜为何直接要给她链子呢?

不到几分钟,那两人就来到我面前了,青菀笑着朝我走来,我知道事情好了,而掌柜的,则战战兢兢的看向我,我微笑的说:“掌柜的,钱给了吗?”,“给,给,给了!”,拽妹依旧很拽,不过,当那掌柜恭恭敬敬的把珍珠链子双手奉到我面前,她顿时傻了眼。“哎呀!你怎么把链子给我呢?那位姑娘的。”,那拽妹忙说,“对啊!你傻啦?给他干什么?给我!”,她以为掌柜会把链子给她,“公,公,公子,小人,小人错了,还望公子收下这链子。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哈哈!清荷,拿着!”我将链子交给清荷,清荷终于笑了。“记着,下次再像今天一样,狗眼看人低的话,小心我砸了你的店啊!”他听后又是一阵点头,还边用袖子擦拭他的冷汗。我就讨厌那种狗眼看人低的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