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爷,您当真舍得下妾身

王府艺婢

王爷,您当真舍得下妾身 雪格歌 1456 2013-05-01 14:06:00

  她感觉自己沉重了,压抑了。从看见他,就知道他并非身世简单之人,如今明了他的身份,更觉得自己应该与他距离越远越好。她的出身是一个青~楼女子,若别人知道他跟一个青~楼女子有交际,会不会对他造成影响?毕竟他是她的赎身恩人,所以,她不想再去连累他什么。因此,她觉得自己更不应该待在他的府里,还是继续回客栈住吧,等还完了他的赎身之财,他们之间就不会再有瓜葛了。

这样的想法带给她的只是寂静和沉默,她不明白心头的那一点不忍是什么,是她的自尊?还是他的威名所注定的她不能与他正常的交际?还是她觉得辜负了他的一番好意?不知道,她想不明白,她也不想想明白,她现在唯一想的,就是离开这儿,离开他的府邸。

心泉已经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她挪下床来,穿上足履,虚弱地抬起脚移向房门,就在她伸手将要触到雕花木门之时,木门却从外面被推开,她缓缓抬起眼眸,刺眼的阳光下,正是一袭魅紫的九王爷。

“你醒了。”他轻弯起嘴角,星眸中光彩照人。

“我……九王爷,谢谢你。”她想,还是先平静地道谢吧。

听之,九王爷不语,绕过她纤细的身子,径直走向屋内,到雕窗旁的紫幽兰前驻步,静静观赏着,仿佛知道她有话要说。

“九王爷,对于您的慷慨赎身,我已不甚感激,如今又得你如此相助,便更无颜拖累九王爷,王爷请放心,您的十万两赎身之财,慕容婵定会如悉归还,还请王爷留待些时日。如此,慕容婵就先回客栈了。”

说完这一番话,孱弱的双颊更加苍白,却偏偏强拗着要显出一副能当大任的样子。提起脚尖,正欲跨出门外,九王爷此时才淡然开口:

“怎么,你打算拖着一副病骨去客栈打杂给我还那十万两吗?”语气中夹杂着浓浓的戏谑之意。

“是。”她听出了他口中的讽刺,却依旧不卑不亢,她明白骨气是什么意思。

“那我实话告诉你,你就是打三百年的杂,也还不上今世你欠我的债。”轩辕桀骜一脸的戏谑尽显,他倒要看看她会如何回话。

“九王爷,谢谢你的建议,我想我会去找月供更高的地方打杂。”虽然心中气不过他这样说,可仍然风度翩翩的回了这句话。

听闻慕容婵的答话,轩辕桀骜愣怔了半刻后又恢复了周身的邪气,“好,既然这样,我建议你还是回青~楼的好。别忘了,在天香楼里,可有人为你掷金一千两。”说完眉宇间露出了轻笑。

“你……”慕容婵恼得说不出话来,她转过身小步快速踱着,来到了轩辕桀骜面前,仰起头,稍被气恼激起红晕的小脸倔强得抬着,樱唇一张一合:

“那不是负了王爷的十万两了吗?”

“你若不想负我那十万两,就在我府中待着。”轩辕桀骜望向她,满是不在乎的说道:

“你不是擅长弹琴和歌吗,留在我府中,为我宴会之用。”

慕容婵微微吃惊,他居然说要留她在府中,不知为什么,望着他的眼忽然就躲闪了,低头嗫嚅着:

“我…我不要……”

“这样既可以偿还我的十万两,又可以保你温饱,还不用去青~楼了,岂不甚好。”丝毫未理会那句我不要的轩辕桀骜还一一叙来留在他府中的好处。

“不过,你若是不出色,我也说不定哪天会把你请出去,我九王府上不留闲人。”轻蔑的口气仿佛不给人留一丝机会。“过两日,我要宴请霍将军,你要尽快调养好身子,免得到那天让霍将军说我府上怎么请了个病怏怏的艺婢。”话音未落,就大步流星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室内一阵余香。

慕容婵就那么怔怔的站在原地,从头到尾,她好像从来没有点过头吧?他为什么就这么自信她会留在他府中?而且还是他府中一个小小的艺婢?这也太荒谬了,再怎么说她慕容婵也是天香楼的头牌,居然跑到这来做艺婢!哼,九王爷,你欺人太甚!

她转过身又快步想要踱出门去和他理论一番,可刚到门边又驻了脚步,眉眼一动,唇弯得可人。

九王爷,不信你不怕这府上的流言蜚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