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牵线的幸福

为爱分手之小妞一湾(三)

牵线的幸福 胡一天飞 3567 2012-12-07 14:07:52

  月儿的心在奔跑的急流中渐渐冷却,轻轻檫过额头的汗珠,泯过嘴角的无奈,驻足在十字路口,弥漫中期待着救护车哇啦哇啦的声音,眺望着这条泥泞不堪的牛村小路,月儿卷起袖角扒拉着手腕上的钟表,瞄着,时间就这样嘎登嘎登一秒跑一秒匆匆而走,瞄着前方不见踪影的救护大巴,真是急死心脏闹坏脾肺,吐吐几口无奈的叹息,脱口的大叫,

月儿:“医护车都死哪了,快给月儿出来”月儿哗哗的汗液热滚滚的挤出了毛孔,脸上每一块均匀分布的有声五官嬉闹不休,眼睛额头间崛起一道道千年难越的鸿沟,脸蛋褶皱幻化煽情的小渠,嘴角顿乱的地壳呈现天塌地陷的深坑,牙根间受到阵阵的晃动,月儿再次低头瞅着时间,月儿无法在这样压抑自己焦灼的内心,吼道,

月儿:“操你大爷的,姐要投诉投诉”月儿沿着裤兜,狠狠的摸出了手机,迪吧迪吧,狠狠的戳向了那几个该死的机键,嘟嘟几声,月儿骂道,

月儿:“什么服务态度,要你们医院有啥用”电话那头的医护人员,诧异的问道

医院服务站:“您,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月儿握着手机的话筒,紧贴在嘴边大声吼道

月儿:“小妞一湾有人昏迷,120打了有接近十分钟了还不出现,人命光天的大事,赶紧的给我查清楚,五分钟之内在不到我就要报110,说你们谋杀”电话那头的医护人员,笑呵呵的道歉道,

医院服务站:“我帮您查一下好吗,是那辆救护车去的,我让他们尽可能的快点,您不要激动,我们会近快为您服务到位”月儿揪着手机狠狠甩在了地上,月儿撒腿沿着马路跑了上去,哇啦哇啦的声音终于出现在了月儿的耳畔,声音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响,月儿大步挡在路中间,车咯吱一声晃动站住了,司机隔着车窗,吼道,

司机:“不要命了”月儿狠狠的瞪着司机,大步越到车窗,抬手间手表搁在司机眼前,吼道,

月儿:“大哥,你看看都几点了,人命关天的大事,你们足足蹭了十五分钟”司机没有说些啥,也许真的明白在生命面前分秒必争的道理吧,微微一笑,摆手,

司机:“上车,快带我们去”月儿傻傻的笑了,檫过嘴角不该有的东西,踱步扒开车门,坐了上去,瞧着眼前这群风尘朴朴的医护人员,月儿真的很想笑笑自己,

月儿探头隔着桌椅,傻傻的笑向司机,道歉道,

月儿:“师傅,刚才的举动还请师傅不要挂心,”司机笑呵呵的转头一闪,

司机:“说那里话,我们每天都干这个,知道时间对于每个病人的价值,我们不会生气的,倒是丫头你,以后可不要拦路截车了,那挺危险的,”月儿摸着自己发憷的热额头,傻傻的笑着,

月儿:“嗯,师傅前面一拐就到了”司机一个飘逸的甩车,哗啦没有一点晃动就停在了小妞一湾,早就在门口首着的秦母抱着秦岚大步冲过了过来,几个医护人员没有多说话驾着秦岚就上车了,秦母匆匆上车,殷勤的看向院中的月儿,无奈的嘱咐道,

秦母:“月儿,小妞一湾,不能没有人,月儿帮秦姨照顾一下,”月儿含泪傻傻的笑着,郑重的吼道,

月儿:“秦姨,你放心我会把小妞一湾照顾好的”隔着车窗泪哗哗的秦母,微微点头,司机匆忙中离开了……月儿虚晃着身子走就了小妞一湾,疲惫依附在了沙发上,惆怅的心并不能让她疲惫的神经得到松弛,瞧着挂在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的晃动着,迷惘的眼神瞬间振奋,匆匆跑出小妞一湾,再次来到了十字路口,徘徊的不是刚才一瞬间的惊恐而是一部不可遗失的手机,月儿闪烁着期待的眼神

月儿:“不能丢,千万不能丢,你可以悄然的走出月儿的视线,但是六年的记忆不可以遗忘在月儿的记忆里”六年来杨月儿一直延续着一个不为人知的动作那就是用录音短信记录着她跟笑飞的每一个瞬间,月儿摸着嘴角,挤着小眼,蹭着脚尖扒拉着石子,终于心情一跃变的明朗,傻傻的笑了,

月儿:“你还在,还在”裸露的小路幸好没有杂草,那部手机就静静的被土虚掩着,月儿傻傻的笑着拾起了那部不堪重任的手机,六年了机键都磨的掉皮了,机屏都模糊不清了,沙哑的传声诉语都不在那样能够让人听懂,月儿轻轻吹过扶在机身的尘土,笑嘻嘻的握在手里,迟疑间的喜悦,瞬间幻化不展的愁云,叹息着,

月儿:“我该不该给他打个电话,岚儿的病”月儿蹭着脚尖磨磨唧唧的走着,好短的一段小路,月儿走了好久,月儿想着岚儿,想着秦姨,更想着岚儿做梦般的心思,傻傻的拿起了手机,滴滴几声,拨向了那个熟悉中带有苦涩的号码,嘟嘟几声,蓦然中竟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笑飞:“月儿,是你吗”迟疑中略带酸醋的心,挣扎的发火了,

月儿:“难道这号,还会是别人吗,我不想听废话,告诉你岚儿病了,进了柏林医院”那头的笑飞,焦急的问道,

笑飞:“你在哪,你也在柏林医院吗”月儿听到这话真是又甜又有几分的苦涩,吼道,

月儿:“你管我在那,我在,你是不是就不去看岚儿了”月儿的话让手机那头的笑飞苦笑中带有浓浓的火药,缓缓言道,

笑飞:“杨月儿,我告诉你,岚儿病了我一定会去”嘟嘟那头断线了,月儿瞄着手里的手机,狠狠的举起,又狠狠的放下了,月儿傻傻的笑着,

月儿:“就是贱,就是贱,干嘛这般做贱自个,”月儿摸着自个的手机嘟喃道

月儿:“不怕晴空万里,就怕黑云压顶,久违的太阳快些拨开云雾,还月儿晴空万里,”双手招向天空,嘻嘻一笑,笑容掩盖下的一片晴空,微微低头一闪手机时间,

月儿:“呀,十二点了,”闹心的事又一次激荡着杨月儿的心,眉宇间忽卷忽散的愁云再次席卷晴空,月儿怒道,

月儿:“做饭,做饭,该死的女***”哒哒冲向了小妞一湾,跨门卡的那一瞬间,月儿真的头大了,叫嚷道,

月儿:“天呀,秦姨呀秦姨”月儿缓缓拾起菜刀,冒着浓烟滚滚的厨房走去,消防工作,即将展开,硕大的瓷盆,吐吐的水龙头,抱着盛满水的瓷盆,啪叽就泼在了煎焦赤红的油锅上,腾腾的黑烟矫揉着蒸汽铺面袭来,月儿很幸运荣获消防一线的光荣战将,月儿眯眼中,伸手摸向自己的脸蛋,划出特种兵应有的基本素质,化妆潜伏,月儿无奈的燥了一扔瓷盆呱唧,一跃蹦出了厨房,咳咳数声,嘟喃道,

月儿:“做女人难,做厨房的女人更难,”月儿疲惫的向着沙发靠拢,无奈的叹息着,月儿:“杨月儿,呀杨月儿,奔走在海陆两栖的工作,真的好累”啪叽毫无章法的躺在了软绵绵的沙发上,仍由前方战火如何纷飞如何激烈月儿累了累了,眯眼间抛弃了所有的责任,呼呼落下了正午中的月亮,伴着一声长长的惊讶,秦父扔包大叫,

秦父:“呀,媳妇,岚儿”幻想中的电影抢劫也许就是秦父第一时间想到的情景菜刀在上扔着,瓷盆碎了,漫水水龙头,浓烟滚滚炊烟,迟迟没有妻子跟岚儿的回应,明智的秦父,冲向电话,滴滴巴巴,嘟嘟几声,求救道,

秦父:“喂是公安局吗,小妞一湾招抢劫,我的妻子女儿可能都被绑架了,快点”电话还没答复就断掉了,沮丧惊恐中的秦父苦苦寻觅着线索,一挺眼睛,微微看向躺在沙发上的月儿,悄声叫道,

秦父:“月儿,月儿”月儿揉揉睡眼猛然醒来,瞧着秦父鬼祟中带有惊色的眼神,大一声,呵呵一笑,

月儿:“秦叔叔,你回来了”秦父一把堵住月儿的嘴,悄声言道,

秦父:“月儿,你不要开口,家里是不是出事了”月儿惊讶的点头,月儿心想秦姨一定给秦叔叔大电话了,可是秦叔叔不直接去医院,而现在又这般猥琐像个潜逃犯一样,也许在月儿脑海瞬间跳出几个词汇,打击,神经,错乱,月儿缓缓拨开秦父堵在自己嘴边的手,无奈看向秦父,

月儿:“秦叔叔,没事的”秦父微微看向月儿,一摸月儿的小脑袋瓜子,悄声言道,

秦父:“月儿,你好勇敢,躺着不要动,叔叔在看看”缓缓敲步环顾着小妞一湾的每一个角落,月儿傻傻看着秦父鬼祟的背影,唉叹道,

月儿:“岚儿,为了你,我的好好照顾你爸爸,让他尽早接受这个事实”月儿的叹声不时传到的秦父的耳朵里,秦父缓缓回头,悄声言道,

秦父:“月儿,叔叔没事不用你照顾,赶紧躺下”月儿傻傻的尽不知道该如何帮助秦父,只好悄然的挪步,拿起了电话,滴滴叭叭,嘟嘟几声,悄声的说道,

月儿:“您好,小妞一湾,有人刺激过度,精神失常,麻烦你们快点,晚了我怕”电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张无情的手狠狠压掉了回神傻傻看向秦父神秘的眼神,道歉道,

月儿:“对不起秦叔叔,我”月儿以为自己又做错了迟迟不敢在往下说了,傻傻的楞笑着也许只有这样才会让自己抓狂的心稍稍平复下来,秦父傻傻的看着月儿,生气的悄声骂道

秦父:“月儿,叔叔不是让你躺着吗,怎么这般不听话,电话我早就打过了”月儿无奈的傻傻笑了秦父真的太严重了心中暗暗的发誓“为了岚儿,我一定要让秦叔叔康复”秦父瞧着一直傻笑的月儿,以为真的害怕了,也更加断定了自己的推断,一摸月儿热楚楚的脸颊,微微一笑,

秦父:“月儿,没事别怕,叔叔这是为你好,赶快躺着去”说着一把揪着月儿拎到了沙发上,严肃的瞪着月儿,狠狠指着眉心,悄声骂道,

秦父:“月儿,听叔叔话不要再乱跑了,叔叔上楼去看看”月儿瞧着秦父这般,真的心里好不是滋味,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秦岚不能提,秦母也不能提只能顺着秦父惆怅迷失的心迎合着,月儿热辣辣的哭了,秦父微微一笑伸手檫过月儿眼角的泪水,安慰道,

秦父:“月儿别怕,有叔叔在”说着转身悄然的上楼去了……月儿真不知道一个父亲尽这般惆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