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牵线的幸福

为爱分手之柏林医院(二)

牵线的幸福 胡一天飞 2627 2012-12-07 14:07:52

  爷俩叨咕着就到柏林医院了,说来也巧早不来晚不来,刚好用月儿自个的话来说那叫晦气,败兴,瞧着一束硕大的百合花,晃悠在郭晓飞的手里,刚刚踏进柏林正门……月儿隔着车窗没有多说什么话,只是感觉胸前好似一团火般热憷憷的,脸上稍有异样但还好不慎明显,老杨顺着月儿执着的眼神,也许老杨真的没有看到郭笑飞,只是感觉月儿有些不对…这般说道;

老杨:“闺女,医院确实不是甚的好地方呀,”老杨轻轻的一句不禁让月儿打了一个长长的寒战,月儿笑着点头

月儿:“嗯爸,是有那么一点,这地真的很盛人”呵呵随手抹向热处处的脸颊,呵呵瞧着老杨……老杨不禁有些奇怪,随手拍着月儿的肩膀随口关心道,

老杨:“闺女,今这可不对呀,闺女不行顺道给你在医院瞧瞧,爸刚好也在”月儿这下算是晃过神了,心里明白的很,老杨要是见了郭笑飞那还不拨了郭笑飞呀,向来就不怎的喜欢文文弱弱的小男人,郭笑飞稍有不慎,那不间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全抖了出来,当局长遇上负心男那个事呀就不好说了……月儿呵呵一笑;

月儿:“爸,没甚的事情,也许是小王开车不好,有点犯晕”老杨听了月儿这般说话瞧着月儿脸色不像刚才那般……也不好再多说啥,只是作为一个父亲还是多叨念那么几句;

老杨:“闺女,那就随你吧,你都这般大了”说着缓缓摆手招向刚走来的小王;

老杨:“开车,我们走”小王原本还想着这父女会一块进去瞅瞅那俩母女,没想到这般快,嘻嘻一笑“哎”转身挪步又走向车去……月儿的心早不在老杨这了,对于老杨临走说的那几句安抚的话全然没有听得进去,一心只在想着那束百合花,百合的寓意不说月儿也知道,但是那身西装分明是在挑,逗月儿传奇的思维,心中这般嘀咕着:“那是什么,百合代表友情的话,西装又代表什么,是严肃,这样的场面需要严肃吗,不肯定不是,只有一种解释,穿给兰儿看的,穿给秦姨看的”月儿越想越觉得凌乱毛躁了很多……大步走进柏林……匆忙之间啥都忘了,连查询病人注册单都忘了,胡乱的眼神,迷茫的瞎转悠着,显然此时的月儿,不是在寻找病房,而是在寻人,无意中月儿做了一个聪明人的举动,找到郭笑飞,不就找到他们母女了……零星的碎眼,瞬间停在了那个地方,520病房,西装下的他不慎有些彷徨,百合的花瓣看起来也有些快要凋零了……月儿还是在意,眼前这个男人的,摸摸鬓角凌乱的发丝,摸摸口袋的那块黑板的手机,幸好手机屏还算够大,不然月儿今真的要丢脸了……月儿借着医院微弱的灯光,反色光滑的手机屏,月儿的脸真的吓到自个了……“咿呀”不禁埋怨道:“怎会是这样,厕所厕所,快厕所在哪”冲冲捂着脸颊,哒哒就溜了……站在520病房门口的郭笑飞似乎有那么点感觉,总感觉刚才是那么个声音,瞟眼间,杨月儿早不见人影了……郭笑飞笑了心中怕是真的想月儿了,“哎”嘀咕道:“怎会是她,不会的,”月儿的脾气郭笑飞实在太了解了,说出的话从来就是钉子板上的钉子,一个是一个决然不会改口,只可惜是自个做错了……也许是刚才这番心里让郭笑飞有了勇气推开病房……咯吱……

笑飞:“伯母,岚儿还好吗”迷糊中的秦母,短短数十个小时,尽盼若两人…缓缓沿着床边爬了起来,坦然的笑向杵在门口的笑飞……

秦母:“笑飞呀,快找地坐,别站呀”笑飞真的不知道说啥好,眼前的秦母泪汪汪的,笑飞看着秦岚憔悴不醒的样子,话只好这般说了,

笑飞:“伯母,秦岚不怎的要紧吧,”说着便至床前,伸手将站在床边的秦母扶着坐下,秦母没有说话,只是无奈的看着笑飞,秦岚的病情也就不言而喻了,弄得笑飞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瞅瞅手里的百合,微微看向秦母;

笑飞:“伯母,医院的花瓶在哪,”说着慌神寻觅着,秦母瞧着笑飞这般不尽落泪,岚儿怎会有这样的男友,以前对笑飞的一些好感全然消失了……闺女都这般病重,开口不是探望岚儿,却要找啥花瓶,秦母的手狠狠地抓着白洁的床单,尽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该怎么开口,道也还是说了;

秦母:“笑飞,医院哪有啥花瓶,桌上到有个矿泉水瓶,你就插那吧”笑飞回神点头却不知道秦母早已对自个反感,厚颜的笑了笑,尴尬的这身西服尽成了秦母眼中浪荡的说辞;

秦母:“笑飞,今这西装挺漂亮的,岚儿醒来一定高兴”笑飞的手中的花刚插一半,秦母的话,不禁让笑飞迟疑了,但是笑飞却不是那般想的,本来这身西服就不是穿给秦岚的,虽说这花是送给秦岚的可惜秦岚还在昏睡着,秦母这般说话道也让笑飞挺开心得,不管是花还是西服,只要能够让秦岚开心,尽快好起来,又何必管是为谁准备的呢,笑飞这般想了,也就这般当做夸奖笑了笑……

笑飞:“是吗,伯母只要岚儿能够尽快醒来,我看他的时候就天天穿着西装”笑飞厚颜的笑脸尽是这般被秦母读解的:“真是厚颜的到了极点,现在的年青人,怎好坏不分呀,哎,”不尽起了让笑飞急早离开的念头,这般道来;

秦母:“笑飞,你们年青人,伯母真的弄不明白,秦岚暂时还醒不了,医生说了岚儿需要静养,这有伯母想来也就够了”秦母的话,好生让笑飞捉摸驻足间,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笑飞只好不做太多的深究,只是感觉有些扫兴罢了,也许一个母亲真的对自个的闺女达到一种关怀备至的境界,笑飞全当往好里去想……

笑飞:“伯母,我看你都扛了五六个小时了,要不这样你让笑飞留下照顾秦岚一会,您去隔壁找个床位休息休息……”笑飞的这番话,道也在秦母耳畔顺畅了那么一会,只是笑飞的一举一动都在秦母眼中想的那般做作,秦母还是没有答应笑飞的好意……

秦母:“笑飞,我看这个就不必了,怎么好意思麻烦你……伯母还扛得住”笑飞瞧着不带色的秦母丝毫猜不出是何用意,但是这话尽是这般的不合情理,笑飞心中免不了会有些疙瘩……只是还好多读了几年书,人便有些斯文了,脾气消了很多……微微难耐的一笑,遵循圣贤之道委婉应答:

笑飞:“伯母,那好吧,如果有事的话,我是……”月儿怎会是这样冒冒失失的就冲了进来,彼此擦肩而过的瞬间,在可以触摸的空间上看似了无一点痕迹,其实内心早已是电闪雷鸣,笑飞起初尴尬换成了现在的惶恐,刚才的话,还是就这样落幕了,月儿呵呵焦急的奔到床边,翘首询问道;

月儿:“伯母。岚儿的病情,怎的回事”站在一旁的笑飞简直就是空气,月儿连瞟都没有瞟一眼,更不用说正眼一看了……其实这些都是假象,谁说的那句话用到这还是蛮不错的,漠视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真现,其实月儿早就用余光扫了很多次了,只是眼前的笑飞不知道而已,尴尬闷头的笑飞,也只能说声道别的话了……

笑飞:“伯母,月儿,那笑飞就先走了,岚儿醒了记得通知我哦,‘月儿’”笑飞静静的看了月儿一眼,回神间微微笑向秦母,缓缓转身就走了……秦母瞅着那扇慢慢悠悠的将要合上门,不禁又想多了:“笑飞呀,笑飞呀,怎就这般没有责任,哎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