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牵线的幸福

为爱分手之柏林医院(三)

牵线的幸福 胡一天飞 5963 2012-12-07 14:07:52

  笑飞前脚离去,后脚秦母就跟上去,伸手把门掩上了,转身看向爬在床边没有转身更没有抬头的月儿,振振有词的叨念着,

:“这叫甚的事,那束破花就够了吗,月儿,你说说”

:“是——是不像话,”月儿脸上尽是不知名的一种笑意,好酸好色的脸蛋呀……

:“这破花,放着也碍眼,不如扔了的好”说着秦母已经把那束百合的擎在手里,月儿转头瞧着秦母早已走向了门口,好伤心,好伤心,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说这事,便还是拿出手机……

:“喂,今你到底咋了,是不疯了”

:“呵呵,不好意思,月儿我很无奈”

:“你给我记着,不好意是解决不了问题,你的百合被秦姨给扔了,你知道吗,你个笨蛋,就说这么多你知道的,你也会做,挂了”笑飞好无奈,手机在耳朵跟肩膀间合上了月儿没想到郭笑飞没走,尽在柏林正门一旁的一个老梧桐树下,静静的站着,等待着……寻思着中的笑飞还是拨开手机,发出那条短信……

“我等你,就在门口,”杨月儿看了这条段短信,火气就不打一处来,回到:

“给我滚,给我滚,”滴啦短信像鸽子般飞走了“短信发送成功”月儿大步冲向窗口,隔着玻璃,却瞅见笑飞跟秦母早已纠缠在了一起……月儿马上从裤兜摸出那部手机,打了过去;

伴着刀郎那首等爱的玫瑰,笑飞委婉地笑了笑,

“伯母,笑飞接个电话”

:“去,去,你马上给我消失,滚”

笑飞往边上走了几步,接起了电话……

“你给我滚,今天如果,你敢捅出那事,我……马上给我滚,滚”

“如果你不下来,我就捅出那事,反正我不管”

“郭笑飞,你个混蛋,你等着,如果敢捅出那事,我有你好看的,”

“反正我不管,现在我好累的,为啥我的那点事情要让你来管了,我想见你,我不管”

“郭笑飞,你给我等着,等着,不滚是吧,是吧”电话就这样给挂了,笑飞无奈的在手上合上了电话,走到秦母身边;比哭还难看的笑了……

“伯母,不好意思,打电话时间长了点,”

秦母苍白的脸上,却是挤满了愤怒的血色,

“年轻人,伯母就想问你一句,你跟岚儿到底是啥关系”

笑飞苦涩的脸上布满了难耐的笑意……刚才的电话,月儿,月儿,心中憋闷良久,还是……

“伯母,算是——是男女朋友吧”

“好,好,今个伯母打你就不怨”说着抡起那束百合花,狠狠砸在笑飞的头上,

“滚,以后不要再来找我闺女…此等薄情寡义之人我老秦家不要…不要”月儿在窗口瞧着真的好急,心中骂道:“你他妈,就是个二百五,怎的办呀怎的办呀,杨月儿,杨月儿”月儿迟疑一会,看看躺在病床上的岚儿……还是冲出了病房……

郭笑飞傻傻的杵着,秦母不停地咒骂着,不管怎样,郭笑飞就是不走,月儿走到柏林门口见秦姨还在那边,况且地方也太过显摆了……于是没有露面,还是拿出手机,轻轻按下了……

笑飞瞧着秦母,微微一笑,

:“伯母,笑飞再接个电话”秦母瞧着笑飞这般,一脚踹向了笑飞的小腿……,

:“滚,滚”秦母好生的无奈,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没劲的转头走回了柏林医院……

笑飞一瘸一拐的走到了一段路,接起了电话……

:“喂,我知道你下来了,你在哪”

:“往后走十步,在右转,”笑飞照着月儿话,刚好走在了那颗梧桐树的后面,夕阳的余晖尽被梧桐所当,更不用说人了,笑飞傻傻中惊讶着,月儿呵呵一笑,瞬间就是闪着火花的一把掌,

:“郭笑飞,你个混蛋,”郭笑飞摸着热处处的脸颊,呵呵笑着

:“你来了,月儿”

:“有啥话,快说,你就是个混蛋,你怎就不知道避开,避开呢,活该你”

:“月儿,你知道吗,我真的好想你,我知道你也是一样的”说着那种爱咪咪的眼神就来了,没有谁能阻挡的一种行为,月儿缓缓倒退着,但是她的心好想好想……

:“你给我滚,小心我对你不客气,郭笑飞”郭笑飞,还是不住的前行着,月儿热热的脸颊啵啵咚咚奏响的心跳,明明知道彼此都很冲动,月儿心理明白:“不能,不能,郭笑飞的嘴唇还是吻在了月儿的额头上,月儿挣扎着内心,不能不能,杨月儿,杨月儿……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

:“不要,不要”还是一把掌过去了……瞬间结束了这种浓浓的气氛,月儿的心好痛,好不懂自己的手,为啥为啥……傻傻的眼神看着蓦然的郭笑飞尽是说着不能让人理解的话语,

:“疼吗,我不是有意的,马上给我滚,滚,她比我月儿更需要你,”

:“月儿,月儿”几声绵长的叫声也叫不住奔跑离去的月儿……

月儿很快就消失在了郭笑飞的视线里,郭笑飞摇着梧桐绿油油的滕曼,死灰般的心苦苦挣扎着抱怨着:“怎就不能像这梧桐叶般焕发生机呢,难道你真的不爱我了吗……郭笑飞你个畜生”

月儿傻傻的摸着鬓角的毛毛碎发,眼泪尽不知道为何似水般柔肠,摸摸嘴角不该有的东西,不知不觉中推开了520房门;

:“秦姨,您回来了”月儿的话好生坚硬,没有一点可以让人感觉到舒服的,在秦母眼里,这是累了,累了……

:“月儿,你去哪了,脸色怎这般不好,累了吧”

:“没有啦,只是…急了点…累到是不累,就是有点伤心”这话如同川江入海般痛散秦母心上……

:“闺女,别这样,岚儿会好的,会好的”说着秦母踉跄的站起身来,将身边的凳子,挪给了月儿,月儿摇头傻傻的什么都不想说,不想不想……嗡嗡嗡的头脑尽如战机般乱混混的……秦母伸手就间月儿拦在胸口,哎哎……

:“闺女,是秦姨不好看把你累的,拿着凳子先坐会,秦姨知道闺女累了累了……”月儿瞧着憔悴的秦母,那会,那般,不懂事,伸手拒绝了秦母递来的凳子,傻傻的瞳仁尽如宝珠浸泡清泉般通透迷人,嘟囔着小红唇一张一合甚是乖巧……

:“秦姨,月儿不累,您坐,”

哎哎:“好闺女,秦姨坐都坐了七八个小时了,坐都坐累了,闺女还是你歇会吧”月儿瞧着秦母凄苦的眼神中那抹不屈的神气,着实感到钦佩更感难过,哎哎……

:“秦姨,月儿真的不累,我看您现在也没心思在坐了,要不这样,您先回小妞一湾,告诉秦叔叔一声,我在这替您看会岚儿,你看好不,秦叔叔来了我便再走……”迟疑的眼神,述说秦母不好意的神情……

:“这----这,好吗闺女,是不太麻烦你了闺女”月儿瞧着秦母这般,道很是感觉见外……呵呵

:“没有啥的,岚儿是您的闺女不假,但也是我月儿的好姐姐,妹妹照顾姐姐有啥好不好的,”这话说的秦母甚感欣慰秦母也早想回去看看毕竟都一天了,但是眼神中还是有些放不下……哎哎

:“闺女,瞧秦姨这说啥胡话了,你们打小就情同姐妹,秦姨还有甚的不放心的,只是秦姨今不产担心岚儿,也担心你秦叔叔,秦姨还没想好怎么去跟你秦叔叔说”月儿瞧着秦母,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感心中叹道:“操持家务的女人真的好难,好难,同时也想到老杨口中的王姨,”哎哎……

:“秦姨,这个月儿不懂”

:“闺女,你还小,有些事纸是保不住火的,该说的还得说,谁叫我是岚儿的母亲,您秦叔叔是岚儿的父亲,这都是命”

:“哦……也对,不来……”月儿的心随着这句不知名的回答又一次揪揪的痛了起来:“岚儿,笑飞,自个”就像三颗旋转不休的筛子,最后点数到底的是多少是不是像秦母口中的纸包着烈焰,月儿好怕好怕,想着月儿再也站不住了,呵呵

:“秦姨,月儿累了,想坐会了”晃荡的手接过了秦母手中的凳子……

:“累了吧,折腾一天了,是该好好坐坐了”月儿傻傻的瞧着岚儿,秦母心中也是不怎的开心,

:“闺女岚儿会好的,秦姨相信你也得相信哦”将月儿顺手就拦在了怀里,嘀咕着;

:“闺女,你可要相信岚儿,相信呀,相信”月儿摸摸早已朦胧的眼角,微笑着伸手紧紧攀住了秦母的胳膊肘,呵呵傻傻的看着秦母备感憔悴的脸……

:“哦……月儿一直都很相信”说着月儿哭了,从秦姨的每一处瞳仁间都能感觉到那份连月儿都不懂的坚强与执念,月儿知道不能再说了再说的话自己还不知道会说出啥来,在情感这条有起点没有终点的路上,月儿真的好难过好难过……但是月儿明白的很这还不是说出一切的时候,哎哎……

:“秦姨,好了,好了,月儿真的相信,天就快黑了,秦叔叔怕是担心死了……”月儿伸手轻轻抹去秦母眼角的泪水,呵呵

:“秦姨好了,你去吧,去吧,岚儿我会照顾好的”

:“哎哎…”,月儿缓缓推开秦母,肯定的点点头,

:“去吧,去吧,秦姨,秦姨”

:“嗯,那岚儿就麻烦你了…闺女……”说着蹭着脚还是不放心的沿着秦岚的病床饶了一圈,强强的表情尽装点出傻傻的笑意……月儿的心怎么都平复不下了,傻傻的眼神一遍一遍的凝视着秦母不愿离开的身影,月儿觉得不能再磨蹭了,瞧着时间,去往小妞一湾的路白天就不慎的好走,更不应说晚上了,哎哎……

:“秦姨,你就放心把岚儿交给我吧,秦姨,秦姨,秦姨”秦母微微瞅着月儿将要掉泪的眼球,微微一笑,晃动着干裂的嘴唇:

:“闺女,那岚儿就……就交给你了……哎哎……哎”说着捂着嘴,哇哇的啼哭着跑出去了……

:“秦姨您,您路上小心”门噶噔如心般关上了,月儿摸摸着裤兜鼓鼓的手机,傻傻的坐了下来还是有些不踏实,拿出手机本想让小王在路上接一下秦姨,没有想到,拨号,机屏上显示着,老杨……嘟嘟的手机响了好久就是没有人接……哎心中不时想到老杨那个坏毛病,喝酒:“坏了,坏了,秦姨,秦姨”于是赶紧拨下那个不愿拨的号码……

:“你在哪了”

:“我……在哪,用你知道吗”

:“郭笑飞,你说啥,你给我再说一遍,我现在想见你”郭笑飞狠狠的合上手机,傻傻的笑着从路口站了起来,幸好笑飞没走多远,离柏林也就有几个路口,笑飞冒着穿梭的车辆奔跑着……月儿静静的抓着手机等着等着……月儿很害怕笑飞不来……摸摸额头,嘟囔道:“笑飞,贱人你可不能不来呀,月儿不是故意的”,狠狠的揪着自个的手指,哎哎……

:“快点,快点,死那了,快点,”月儿越想越是坐不住了,干脆就站起身来,开门走了出去……

笑飞大汗淋漓的朝着这般笑着……月儿没有克制自己的情绪一跃吻在了笑飞冰凉的嘴上,笑飞真的感觉好暖伸手很自然的就拦住了月儿的小腰,持续中,医院的穿行的人,都笑了,月儿傻傻的推开笑飞……

:“别这样好吗,你看”一群人笑着走开了……

:“月儿,没关系,让他们看呗,呵呵”月儿摸摸不适应的脸蛋,咬着嘴唇一把拉住笑飞的手;

:“走啦,真不害臊,快进去啦”

:“有啥嘛,我不怕”

:“二百五呀,你走啦,走啦”说着一把将笑飞啦进了520,月儿探出头,傻傻的笑着将门虚掩上,转头看着笑飞就是一通臭骂;

:“你混蛋,也不说说刚刚是何场合”

:“呵呵,你不是也没有分场合就扑过来了……”

:“你他妈,就是混蛋,你给我听好了,今个我打了你两巴掌,不想理亏,”

:“哦——哦,原来是这样哦,”说着揪住月儿的手,吧唧又挥在了自个的脸上,呵呵;

:“这下该怎么算,”挤着眼珠,溜溜瞪着杨月儿,

:“你混蛋,这个不算,秦姨一个人回小妞一湾了,我有些担心,你知道的,你给我滚吧”说着就将笑飞狠狠的推出去了,

:“月儿,月儿,你”

:“我不想再见你,你给我滚滚……”笑飞隔着门迟迟不走,月儿狠狠的按着门,深怕笑飞闯了进来……

:“你滚不滚,如果秦姨有点什么,你永远都甭想在见我了”

:“哎哎……我去我去……”声音终于没有了,月儿缓缓扒开,房,门,笑飞出奇的扑了过来,轻轻的吻在了月儿的额头上……月儿挥手瞬间又是一把掌,

:“混蛋,你给我滚,滚”带着无耻的呵呵笑着……

:“我滚,记着你又欠我一个吻”脸红的月儿,愤愤的瞪着笑飞;

:“你个混蛋,我月儿不欠你的,你给我滚”说着啪嚓门狠狠的关上了,月儿狠狠的顶着门,顺手就将门挂上了……蹬蹬几声……

:“你给我滚,滚”

:“你好,我是柏林医院的护士,这里有一个单子需要病人家属看一下”

:“哦,不好意思”说着很快的把门打开,呵呵笑着尽是那般的萎缩……

:“请进,”护士环顾一周,尽没有说话,诧异的问答;

:“你好,刚才那个老太太,去哪了,”

:“回家去了,你好,什么单子我可以看看嘛”

:“这————怕不行吧”瞧着护士小姐纠结的眼神,月儿感觉有些不好,这个单子还必须得瞧瞧,但又不能直接说要,只能这般说来;呵呵;

:“你好,是病人的钱不够了吗,我是病人的妹妹”说着便从口袋里摸出了几张人头,护士小姐傻傻的笑着;

:“不,住院的费用还够,那我先走了,等老太太回来,记着到前台找我一下”说着护士便要离去,月儿笑着扯住了护士的衣服,无奈的笑着,

:“您好,难道我是病人的妹妹都不能看看嘛,护士小姐求你了”护士呵呵笑着摇头,伸手拨开了月儿的手,婉转的,

:“你好,姑娘不要为难我好吗,像这样的单子必须是病人的父母或者是法定的合法配偶,不然谁都不能看这个单子,包括本院的院长都不行”

:“死脑筋,怎就跟牛一样,”

:嗯。姑娘说啥,还有啥需要吗”

呵呵:“不,没有了,没啦”

:“哦。病人有啥情况的记得通知我”月儿嘿嘿笑着,嘟囔着小嘴头,傻傻的想着:“幸好嗓门够小,不然甭说是要单子了,就连护士小姐好脸色都换不来,护士的话怎就这般让月来火了呢,本想好言相劝,看来还是搞不定了”

:“哦,我会的,”甜甜的笑向月儿,微微点头转身欲走……

:“护士小姐!,护士”转头再次笑笑,

;“还有事吗,”月儿不好意思的笑着……

:“我会通知我妈的,你走好”微微笑着……

:“哦,那我就先走了,记得通知你妈过来取单子哦”呵呵月儿尽没有说话,但是谁都可以想到月儿不是甚的省油的灯……月儿一瞟护士小姐手中单子,呵呵一笑,伸手就夺了过来……

:“你,姑娘,你真的不能看,真的快还给我好吗”月儿将单子晃悠在手里,呵呵躲闪着……

:“你好,看完给你哦”护士真的拿眼前这个看似文静实为鬼头的杨月儿给气坏了,大骂道:

:“你是还不还,要不我就叫院长过来了,”信誓旦旦的月儿怎会怕的此等计量。

:“你叫呀,去呀,去呀,反正单子在我手里……谁来了我都不怕……”

:“好,我这就去,你等着”眼见护士气呼呼的转身就要离开,杨月儿急了;一跳抓住后衣角……

:“别,我逗你了,好,好,给你我不看了”,狠狠的将单子甩给护士,

:“姑娘这是医院的规定,读这么多年书难道你不懂尊贵尊局吗,我们也是没办法”月儿真的发火了,吼道:

:“狗屁,什么叫尊贵尊局,那叫墨守成规,老驴子磨墨,一路摸黑……去去……马上给我滚蛋”气呼呼的护士小姐眼睛心着直冒火,

:“规矩就是规矩,懒得跟你这种人说话”说着这便要走……月儿再次吼道:

:“此单子我都看过了,如果弄出人命我就要给我姐姐讨个明白,去吧,去吧”护士诧异的转身;

:“你说啥,”瞅着月儿不带有丝毫幻幻的眼珠,小护士怕了,琢磨道:“难不成她真看过了,再瞅瞅不像是在开玩笑,迟疑着……

:“姑娘,既然你都知道了,交给你也无妨,只是我想说一声,像病人这般身体,恐怕腹中的胎儿会有影响”

:“啥,我姐有孩子了,谁的,谁的”眼神中浓浓的火药,铺天盖地的扫像刚才的护士小姐,

:“你给我在说一遍,我姐咋了,咋了”护士瞧着姑娘这般,深知刚才自己上当而今眼前这个姑娘这般,

:“你不是看过了吗,姑娘单子给你放桌上了,记得给你妈哦,你姐他……”说着将单子扔在桌上,转身就走……月儿傻傻的尽不知道该做些啥,是抱怨还是哭泣,是什么都不是:“为啥会是这样,你们都骗我,骗我”月儿狠狠的瞪着躺着的岚儿……吼道;

:“岚儿,你给月儿醒醒,你告诉月儿,你为啥要骗月儿,骗月儿”说着还是很气很气,大步走到床边,狠狠的抓着岚儿的胳膊肘,不停地晃荡着;

:“你给月儿醒醒,快点,快点,我杨月儿要弄个明白,你们居然有孩子,孩子……”岚儿依据还在睡着,毫无一点起色……月儿狠狠的对着岚儿,吼道:

:“你倒是醒来呀,说说呀,我都把笑飞让给你了,你为啥还不告诉我真话,岚儿,月儿恨你,恨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