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怀柔天下之凤后

借酒消愁愁更愁

怀柔天下之凤后 1193828863 1679 2013-07-19 12:05:44

  那个小太监小夏子把他看见公主与国师拉拉扯扯的事告诉了冯生。意外的,冯生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凤浩然,而那个太监小夏子再也没有出现过了,他就那样平静的消失在众人的眼中,却没有任何人提起他,毕竟这样的深宫中死人是最不足为奇的。

大家猜猜,冯生作为凤浩然的贴身太监,得知这样的事却没有告诉凤浩然,猜猜他到底是什么人。

翌日

小乔作为长公主随在天灏帝左右,目送两国迎娶人马归去。凤栖梧的妹妹,她不曾去深入了解,见过几次,不过都是娇生惯养的金枝玉叶罢了。记忆里,凤栖梧与这两个妹妹是极好的,二妹南宫公主凤昭熙性情温婉,小家碧玉。三妹雾澈公主凤昭影活泼开朗,明媚动人。只是,前世穆小乔举目无亲,更不说兄弟姐妹,孤身一人,亲情的概念也谈了,正因如此,才会格外依赖白婉秋和戴逸峰,只有他们两个人给穆小乔带来了温暖,她独自一人来这异世,以为自己能够坚强,可以无牵无挂,直到遇见他风越,才知自己是多么渴望温暖。看向他在马上渐行渐远的身躯,不由自主的挥了挥手,他竟像有感应的回过头,对她说了两个字:等我。风很大,人很多,声很小,但她偏偏读懂了他的口型,等你,我会的。

龙吟国内上书房

南宫墨轩一人对着烛光沉思,攥紧手中的信纸,上面写着:凤瑶长公主与西漠国师相约,二人十指交握月下散步。不错,冯生是他安排在凤浩然身边的细作,他本是南宫墨轩的隐卫,因善于隐藏,为人圆滑,被南宫墨轩重用。四国之内,细作、探子不计其数,他让冯生盯住凤浩然将他的一举一动报告给自己,另外,此次凤舞之行,他还派给冯生另外一项任务,就是保护凤栖梧。哈哈~~~好一个凤栖梧,到底是看错你了,究竟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心里那一丝丝不明因素被掐灭。还真是失败啊,这一生信了两个女人,秋儿,你在哪里?你可真是个狠心的女人啊。等了你三年,找了你三年,你竟消失得那样彻底。“来人啊,人呢,都给朕滚过来,”一众奴才立刻进去房中,声音颤抖“陛下,陛下有何吩咐。”“给朕拿酒,要最烈的。”那小太监连忙看向大总管,总管不是告诉过自己陛下不是滴酒不沾么“还在等什么,没听懂朕的话么,还是你不要脑袋了。”那小太监一听,“奴才遵命”。连滚带爬的下去,其实,南宫墨轩确实滴酒不沾,只是那是在三年前之后。总管太监李德顺看见南宫墨轩这番摸样,知道陛下定是又在为那女子烦心了,要不要请漓王爷来劝劝,刚想下去,就被唤住“李德顺,是不是总管当久了,连朕都要管,今日你若是去找漓王试试”,“奴才不敢,奴才不敢,奴才只不过是要替陛下去催催那小德子,怎么拿个酒这么慢。”“哼”,南宫墨轩不再看他,李德顺此时冷汗涔涔,平日陛下对他们素来温和,今日不知怎又想到了那位姑娘,哎,陛下也苦啊,为情所伤。今日,李德顺只猜对了一半,南宫墨轩是为了两个女人动怒啊。不就,那小德子就命御膳房搬来了一坛坛的酒,总管瞪着小德子:你这是要喝死陛下啊。南宫墨轩想一人静静,把所有奴才都赶了出去。李德顺拎着小德子的耳朵“你这小子,做事如此糊涂,陛下让你拿酒,你竟然拿了这么多,你是不是要弑君啊?”小德子一听,立刻跪下拉着李德顺的裤子:“师傅,小德子不是故意的。我这不是怕陛下动怒吗?师傅,求求您了,弑君这么大的罪名,奴才可承受不起啊,奴才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幼弟幼妹啊,奴才可不能死啊,啊啊啊啊~~”说着,眼泪鼻涕一大把,都蹭到李德顺的裤子上了,李德顺嫌弃的一扯裤子,“行了行了,别嚎了,也不嫌丢人”。在生死面前,谁又能不卑不亢呢?“去御膳房,着人准备醒酒茶,记着,要盯着,一遍一遍的热着,别断了。指不定陛下哪会醉倒了呢,快去。这是办不好,我就真摘了你的脑袋。”小德子立马起来“唉,奴才这就去。”屁颠屁颠的走了,李德顺摇了摇头,转向只有南宫墨轩一个人的房间,微微一声叹息。他知道,陛下这下又一场大醉啊,可是他不懂,陛下三年了都不曾如此,姑娘三年都没有出现了,今日不知怎就动了怒。他不敢和陛下说,指不定姑娘再也不会回来了呢,可是,这话他就算敢说,他又何其忍心呐。

南宫墨轩一口一口的灌着意识里的秋儿和凤栖梧交替着出现,他拼命的想赶走她们,可是越多的是秋儿的明媚笑声还有凤栖梧的妩媚身姿。~啊~~~他快要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