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怀柔天下之凤后

襄王有梦,神女无心

怀柔天下之凤后 1193828863 1886 2013-07-19 12:05:44

  一夜无梦,早晨刚醒,兰芷便告诉她,今晚准备送别宴,明日一早各国使臣起身回国,天灏帝请她晚上做好准备,出席宴会。“公主,今日宴会您打算穿什么,皇上命人送了很多衣物首饰。”小乔扫过那些衣服,皆是大红大紫,不禁想起那日那身红衣皆是为了吸引南宫墨轩的注意,却又想起那人说,还是白衣适合你,白衣如芙蕖。“帮我挑身白衣吧,”兰芷皱眉“公主,穿白衣合适吗?”“无妨”。既然公主都这样说了,她也无权阻止。小乔拿起一枝簪子,这不是那晚被南宫墨轩拿走的簪子么?怎么会在这。“兰芷这簪子怎么会在这?”兰芷看着簪子仔细回想着,“奴婢想起来了,是那天墨君陛下临走之前派人将这根簪子送来,说是公主无意落下的,后来因为迁居的事情给忘了,”小乔心想,这男人真好玩,明明是自己拿走的,偏说是人家掉下的。仔细打量这根簪子,那日只是随手拿了一支,却未好好看过,是一支白玉莲花簪,手拂过簪尾,有凹凸感,仔细一看,竟是一排小字:莲花似雪,雪似栖梧。小乔会心一笑,定是他刻的这男人不想竟如此有心,转而又想起他放在自己这里的木兰花雕,半月之期已过三日。“就用这根簪子吧”。“好,公主。”

“公主,木将军派人求见。”一宫婢在殿外禀报,“让他进来吧。”一高大之人进入殿内,“小人参见长公主殿下,木将军派小人前来约公主长廊一见。”那人说明来意“本宫知道了,稍后便去。”木槿尘?他找自己什么事,不管怎样也谢谢他赠曲之情。

长廊

小乔缓步进入长廊,一男子背她而立。“将军”见他沉入思绪便开口叫他,木槿尘转过身来,见是小乔,立刻行礼“参见公主,槿尘失礼,让公主见笑了。”小乔浅笑“将军,无妨。不知约本宫所谓何事?”木槿尘有点无措,不知该怎样开口。“槿尘听说,公主要嫁与龙吟,公主可愿?”“有何愿不愿,天意不可违。”更何况这是她自己争取的。“昨夜,槿尘听到公主弹奏的离人散,果真送对人了。不知公主可知这离人散的来故?”小乔摇头“我只知这是北齐的名曲,其他的还真不知。”木槿尘微微抬起头,似陷入回忆,慢慢的叙说“这首曲子人人只知它是名曲,却不知这是我生母所创,我的母亲原是北齐大户人家的女儿,琴棋书画,是当时红极一时的才女,当时父亲还只是一名小将,自见过母亲一面,便一见钟情,后来母亲被打动,后来不顾家人反对与父亲私奔,后来父亲征战沙场终于做到了护国大将军,当二人都以为风雨过去,可见彩虹之日。先皇却下旨,将唯一的幼妹明珠公主嫁给我的父亲,借此笼络父亲。当时我还特别小,却不知父亲和母亲爱得如此之苦。后来父亲答应了,毕竟哪怕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可是母亲如此孤傲的女子怎能接受这样的打击,一气之下,留下离人散,与父亲恩断义绝,带着我就走了。后来,许是父亲冒死抗旨,先皇无奈。母亲的身体在那之后越发不好,她将离人散的孤本送给了自己。还记得母亲说:尘儿,日后你若爱上一个女子,切记朝三暮四。你要知道每一个女子都希望有一个全心全意爱他的人,哪怕她再大方、再贤惠也舍不得自己的丈夫与人分享啊。尘儿,是娘太自私了,把你带走。娘的日子不多了,娘死后,你去你爹,告诉他我其实并不恨他,只是气天道不公。后来,我被爹接走了,当爹见到娘的尸体,便要拔剑自刎。我死死拦着,但是那抵挡得住他。我记得,我大喊了一声你要是死了,娘会恨你的。后来爹手上的剑掉了,死死的抱住我,哭了。后来,离人散被献给皇上,封为北齐第一名曲,以此来祭奠我娘亲。”小乔看着面前男子,他散发出另人窒息的悲伤。“那离人散便是你娘的遗物,你怎么可以送给我。”“公主,槿尘知道自己配不上公主,但是当初见公主之时,便认定了公主别是槿尘今生追逐之人。”小乔大惊,这也太狗血了吧。剪不断,理还乱,只能快刀斩乱麻了。“将军,离人散的故事,凤瑶甚是感动,这离人散我是不能收的。将军之情,凤瑶更是承受不起。”木槿尘一时着急,竟抓住小乔的双肩,“不,你受得起。槿尘自认可以让公主过上幸福安然的日子,公主不要拒绝,我可以立即去找天灏陛下,请他收回旨意。”小乔看此情况,想必是不能善了了,心一狠。双手甩下木槿尘打在自己肩上的手掌,“木将军,自重。好男儿,应当志在四方,而不是缠绵于儿女情长。凤瑶青睐之人必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他可以有儿女私情,但他一定要有资格与凤瑶并肩而立。”此时,小乔神采飞扬,自己就是喜欢这样的人吧。抬头只见木槿尘满脸苍白失色,双手紧握“公主的意思,槿尘明白了。公主,早晚有一天槿尘必会成为公主所说之人,有资格可以与公主并肩而立。在此之前,槿尘不会再打扰公主。不过,那离人散,请公主收好,送出之物岂有收回之理。”小乔刚想出声推脱,不想木槿尘像是知道她要推辞,不给他机会,转身便走。只留下小乔一人无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