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怀柔天下之凤后

玲珑骰子安红豆

怀柔天下之凤后 1193828863 1458 2013-07-19 12:05:44

  “公主,您唱的歌可真好听,从来都没有听过,定时您自己写的,舞也美极了。”小乔浅笑,“这首歌不是我写的,是一位高人所教。”兰芷疑惑,高人?自己怎么不知道呢?“栖梧”,温和的声音从二人背后传来,小乔转身对兰芷说“你先回去吧,我还要等会儿。”兰芷懂了小乔的意思,二话不说便走了。“我有件东西给你,边走边说。”风越勾起嘴角。“你怎么出来了,皇叔没有问么?”“不胜酒力,出来散散心,陛下体恤,又怎会问。”。

小乔默默的走在他的身边,他身上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檀香,十分好闻。

“是你自己愿意的吧。”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小乔知他在讲赐婚之事“是的。”她能感觉到压抑的气氛,“昨夜你不见我,是想告诉我不可能。那今日这一舞又是什么?凤栖梧,你当真是把我风越当玩物么?”如此凌厉的话语深深穿过小乔的心房。

“不,不是的。”小乔双手紧握,神色苍白。风越抓住小乔的肩膀,迫使她面向自己。“那你看着我,告诉我是什么,得到你被赐婚时我还天真的想,你是不愿意的,若是你不愿,风越哪怕竭尽所有,也定不让你嫁给南宫墨轩,可是,昨日的曲子那样真实,打破了我所有的幻想,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

小乔看着此时的风越,心疼极了“我是有苦衷的,风越,若我说我根本不是凤栖梧你信么?”理智告诉她,她不能说出这个秘密,可是风越是她唯一想要亲近,对她来说,风月是很珍贵的朋友,更是她执着的牵挂“你这是什么意思?”

风越疑惑的看着小乔“说来话长,不管你怎么看我,哪怕就此远离我我也不怨。我叫穆小乔,根本不是凤栖梧,或者说我是凤栖梧但却是前世。”风越听到这番话说不惊讶是假,但却不曾像小乔说的害怕,毕竟他是西漠的国师,这等怪力乱神之说,这四国怕是只有他相信了,渐渐平静“我信,这番话在我面前说可以,莫要再像其他人说起了。”

小乔开心的抓着他,“我就知道,你是唯一信我的人。赐婚的事,我不便与你说。但你要相信,我只有竭尽全力帮助凤栖梧过好她的生活,才有机会堂堂正正的过穆小乔的日子。”风越释然一笑,“我信,小乔。若说嫁给南宫墨轩是凤栖梧的命定,那风越就是你穆小乔的归宿,不管你想怎样,我都助你。”

小乔深深看着眼前的男子,他愿意信她,愿意帮助她,自己何德何能啊,这样好的男子,说不感动都是假的。“谢谢,谢谢你能信我,谢谢你不怕我,谢谢你能理解,谢谢你愿帮我~~”还未说完,就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傻瓜,不要再跟我说谢谢。对了,我给你一样东西。”说完,两人分开,风越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锦囊,小乔刚想打开,“回去再开吧。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青鸾殿。”“好。”两人再无话语,彼此却十指相缠,此幕却正好被冯生手底下的一得力的助手小夏子看见,立刻慌慌张张的回去报告给冯生,公主意欲红杏出墙,这可是大事啊。

小乔回到殿内,方才怕引人耳目,早已让风越离去。兰芷在收拾小乔的衣物,“公主,赶紧把衣服换了,去参加宴会吧”。小乔想想看见凤浩然都累,便说“兰芷,你派人去和皇叔说,本宫累了,还请皇叔见谅。”兰芷无奈:“遵命,奴婢告退,”见兰芷出去了,便想起刚刚风越给她的锦囊,拿出来一看,很别致的锦囊散发着幽幽的檀香,和他身上的味道一样。小心打开是一个绯色骰子,飘下一张纸条: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他的字刚劲有力,墨彩淋漓,潇洒奔放,凌厉之至,一点不似他的温和,清雅。人家说,看一个人的字,便能看出他的性格。看来,他还有她很多不知道另一面。细细打量这骰子,煞是好看,小块象牙剖成两面,镂空了镶入一颗红豆,再将剖开的两面嵌上去,复成六面,骰点当然亦是凿空的,一掷出去,六面皆红。想起那句诗,心里甜蜜之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