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怀柔天下之凤后

欲擒故纵(四)

怀柔天下之凤后 1193828863 1229 2013-07-19 12:05:44

  晚上,小乔正在用膳公孙奕青便过来了“美人也不等朕过来一起用膳。”小乔对这个北齐皇帝本来就讨厌,“皇上又没说一起用膳,这些残羹剩菜哪入得了皇上的眼,鸢雪倒了吧。”公孙奕青轻笑“罢了,听闻美人一曲离人散弹的甚好,可否为朕抚上一曲。”边说边坐了下来,与小乔直视。小乔起身走至琴旁“若是小乔一人独奏此曲总是缺乏些,皇上可会吹箫?”“自然,荣幸之至。小安子把朕的玉箫拿来。”“那倒不必了,小乔这里就有,省的浪费时间。”拿出风越给她的玉箫递给公孙奕青,只见他细细抚摸玉箫“这玉箫玉质上品,成色均匀,难得的极品啊,不知姑娘从何处得来?”“长兄所赠,只望皇上不嫌弃。”说是兄长也不算说谎吧,毕竟心里把风月确实是当兄长的。本来是想把毒抹在萧上,可是听风越所说,公孙奕青的师傅毒术了得,想必公孙奕青自是得到他师父的真传,不可贸然行事,现在虽然已经引起公孙奕青的怀疑,但还是要慢慢来。

琴声起,箫声随,听着这箫声却远不如那日夜晚与风越筝萧合鸣的意境,离人散,讲究的是心境,纵使琴声多么细腻婉转,箫声多么绵延流长,二人却都少了那份心境。一曲毕,公孙奕青甚是高兴“这一曲真是酣畅淋漓,美人的琴声简直犹如天籁。”“皇上谬赞了。”公孙奕青见这女子不骄不躁,心性甚高,实在无法将她**细、细作联系到一起,刚才拿到玉箫并没有异常,自己仔细摸过什么都没有,是自己多疑了吧,可是若只是简单的女子又为何要易容呢?难道有不得已而的苦衷?小乔见公孙奕青不说话,倒了杯茶“皇上请用,”公孙奕青回过神来,静静的望着小乔“这离人散北齐只有一本孤本,你怎会有曲谱?”小乔握着茶杯,小酌了一口“家父爱乐成痴,有幸听过一曲离人散的演奏,花尽心血才钻研出来,可是耗尽心思身子也逐渐不好,就把这离人散交给了我,小乔不孝,只能在风月场所弹奏父亲的心血,只望父亲九泉之下不要怪我。“美人落泪把公孙奕青看的痴了,后悔自己问的这些,“美人如今能与朕一起弹奏,想必你父亲定然欣慰。”小乔听见这话,不禁暗笑还真把自己当颗菜了。这泪却如断了线的珍珠一发不可收拾,“皇上,家父知道定然欣慰,只是,皇上何日放我走?家父唯一的希望就是我能够寻到一位有情人。”听到这话,公孙奕青抓起小乔的下巴,越捏越紧“这么想离开?那就如你所言,等到朕厌烦吧。”说完离开了朝夕宫,一番话中明显的怒气,其实看见她眼泪时,自己有些慌了,但是她哭着说想离开,说要去寻一位良人,心里怒火中烧。

小乔见公孙奕青离开了,擦了眼泪却擦不掉。鸢雪给的药真是奇怪,吃了之后边流泪不止,刚才就是喝了一口那杯茶,这眼泪就跟决了堤似的,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鸢雪,”鸢雪从门外进来“姑娘,这药性还有一会就过去了,别担心。”“好,我知道了,交代你一件事。”“姑娘尽管吩咐。”“明日帮我打听好木槿尘木将军何时去公孙奕青的寝殿,”“姑娘这是何意?”鸢雪不解的望着小乔“木槿尘已经开始怀疑我了,咱们得做点什么了,其他的你就别问了,还有明天让所人都下去,不许有任何人在朝夕宫里。”“鸢雪明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