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怀柔天下之凤后

谁输了?

怀柔天下之凤后 1193828863 2279 2013-07-19 12:05:44

  晚宴结束,与兰芷和姑姑细说了此次北齐之行,对于受伤刺杀只字未提,毕竟她不想真正关心他的人担心,兰芷一如既往的伺候小乔沐浴,见到她肩上的剑伤立刻慌了“公主,这伤是怎么回事?”小乔轻描淡写“无碍,有些事总要付出代价的。”兰芷心疼的看着自家公主,“公主,你这样值得么?你为了帮皇上受了这样的伤。可是,他宠爱的是其他人,本来兰芷以为皇上是对公主有心的,可是如今万贵妃却有孕了,听说是一个月的身孕”说着说着眼泪一滴滴落下来,小乔轻轻帮兰芝擦拭,一个月那便是自己去了北齐之后的事了,可是自己有什么立场去质问“傻丫头,这不光是为了他,也是为了我自己啊,更何况,南宫墨轩是不喜欢我,我也跟你讲过,这不过是一场交易,在他看来,或许对我是有些特别,不过是因为彼此都有利用价值罢了,你倒是当真了,一切都是戏。”“公主,兰芷多希望你能放下那些苦,做个快乐的公主,你可知,兰芷有多心疼。”小乔浅笑“我不哭,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好了,一会就你啰嗦,还真的有点想鸢雪了,她就不像你一样唠叨。”兰芷知道小乔与她打趣“公主,你开始嫌弃兰芷了,兰芷可是真心实意为了公主,都怪皇上不让兰芷跟你去,公主的心都被别人占了。”两人相视一笑。

“娘娘,鸢雪姑娘来了。”宫人通报,“快让她进来”小乔此时穿戴整齐,兰芷准备帮小乔散发,鸢雪一身白衣从殿外进来,笑容明媚“主子,鸢雪来正式报到了。”小乔看着眼前女子,宠溺一笑“你啊外面夜深露重的,小心寒气伤了身子。还有啊,还记得我说的什么吗?”“不会的,身子已经好了记得啊,不许叫你主子,姐姐。”“这还差不多,证明把我放心里了。”鸢雪走到小乔身后“兰芷,让我来吧。”兰芷丝毫不恼,虽然公主不愿细说,但是此次去北齐定是鸢雪一路照顾,而且公主也把鸢雪当自己人,更何况多一个人真心对公主岂不更好,自然接受鸢雪了。“看来在梳妆上,鸢雪更得公主的心呢,那么兰芷只好在膳食方面多下功夫了,公主我去熬些清粥,今日晚宴油腻伤胃。”小乔浅笑,有友如此,夫复何求。鸢雪帮小乔把发饰逐个解下“姐姐,我听说贵妃怀孕了,你不生气么?”小乔笑容一凝,只是瞬间又笑了“我生什么气,后宫女子何其多,像你这样说,我不还得气死。”“不是啊,姐姐一点不在乎殿下么?鸢雪看得出来,殿下一点都不喜欢那个万贵妃”“鸢雪,有些事不是我在乎不在乎的,这些事也轮不到我来说。”鸢雪无奈,难道姐姐如此不在意是因为那个西漠国师?想到这个就不禁问出口“那姐姐,你在乎那个国师么?姐姐和他感情很好。”小乔被鸢雪问到了“在乎,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听到小乔的回答,鸢雪有了一丝暗喜,这样说殿下还有机会,其实殿下很在乎姐姐,要不然也不会派自己和媚丝去保护姐姐,有些事自己不方便说,还是要当事人自己了解到才行,帮小乔青丝散好,也不早了,“鸢雪,我有些倦了,你去照会兰芷不用熬粥了,我没有胃口。”鸢雪死活不相信姐姐就对殿下一点在乎都没有,现在不如让姐姐好好想想,毕竟今晚发生的事情太突然了,告了辞到偏殿膳房去寻兰芷去。

小乔起身踱步到窗前,其实一点倦意也没有,没来由的想自己一个人待着,入秋了,晚风有些微凉,扑面吹来,更是让小乔的思绪清晰了些,自己不该烦恼这些,帝王三宫六院本是常事,更何况,自己的归宿定然不会是在这宫里,听见一阵笛声从外传来,似清泉注入心脏,洗涤了整个身心,晚宴上的不安烦躁的情绪也被安抚下来,朝外走去,一个男子立于白玉栏杆旁,专心吹奏。“未央,这么晚怎会在此地?”不错,吹奏的男子正是漓王南宫未央。南宫未央放下玉笛,“多日不见皇嫂,自然是想皇嫂了。”调笑的语气,小乔微笑“到底是未央想着我啊,不过这大晚上的不会只是为了见我吧。”“什么都瞒不过皇嫂,今日,未央冒昧过来是和说些话。”“洗耳恭听。”二人行至桥上的亭子上就坐。“未央吹笛真好听,何人所授?”南宫未央有些不好意思“皇兄教的,可是只是略微懂些,不记皇兄万分之一。”小乔惊讶,认识他到现在也不知他也是风雅之人,看未央如此说,必然是极厉害的。“皇嫂,今日之事,以我对皇兄的了解,定是不可能的”“未央,其实我并不在意。”未央听小乔语气淡漠,“皇嫂,你可知皇兄一向不近女色,而且就算是真的要宠幸女子,那也不会是万家的女子,当初娶万家女是为了牵制万家,平衡朝中势力,皇兄怎会那样糊涂另万家女子有孕,那无疑把自己推向万劫不复之地啊。”听未央一番话,虽然不知道前半句,可是后半句句句在理,以南宫墨轩的手段确实是这样,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未央,你没必要和我解释的。”“当然有必要,因为你是我的皇嫂,是皇兄的妻子。”妻子,又是这个词,听到这个词总觉得有些可笑。“呵呵,只是名义罢了,在他心里只怕是只有那么一个女子。”未央听着小乔略微自嘲的话语“你说的是白姑娘吧,于皇兄来说应是过去了。”“那也与我没有关系,我与他是不能有感情牵扯的。”“难道就只有皇兄陷进了么?当收到传信,皇嫂与西漠国师在一起,皇兄因此整日烂醉,所以才被万家女乘机而入,当得知皇嫂被刺杀,扔下朝政与我,一人快马加鞭独自前往青城,难道在这场交易里,就只有皇兄动情了,昨日,得知你回来,立刻下令百官夹道,连北齐后续之事都未曾处理。”小乔听着未央有些急躁的话语,想起半个月前,南宫墨轩的出现,是真的么?他动情了?他喜欢我?

小乔回到内殿,未央的话不断呈现在脑海中,可是自己终究是不会待在这里的啊,他又怎么可能为了这样一份儿女私情放下帝业,那么自己的心呢?初到龙吟的一丝丝悸动,在青城的一点点暧昧,今日的不安烦躁,是喜欢吗?到底是谁输了?原来,在这场交易中,两个人都输了,因为不可能赢啊,他要的是霸业,自己要的是自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