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1-11-24上架
  • 16674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等待猎物的陷阱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3553 2011-11-27 17:07:43

  江南,杭州,腊月二十二。

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个诗人说过,江南冬天的早晨就像一个姗姗来迟的梦中情人,她似乎总是来得那么静,那么美,那么朦胧,朦胧得像一个梦。

木格子静静的看着窗外像梦中情人般朦胧的景色,才发现原来冬日的早上是这样的美这么静。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安逸过了,看着花园的白菊开得正艳,他甚至开始吟起唐朝诗人韦庄的《菩萨蛮》:“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

“好诗词,好意境。”一个人从菊花丛后面拍着手走了过来,来人竟然是杨府的大小姐杨倩青。木格子看着杨倩青拐过花园的小道走过来,笑道:“这本就是一首好诗词。”

杨倩青也伏在窗边,笑道:“但好诗词如果没有朋友一起分享,岂不是很扫兴?”杨倩青接着道:“现在已经是腊月二十二了,很快就要过年了。”

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你想留也留不住。木格子在心里感慨,看着身边的杨倩青,他突然想起两年前认识杨倩青的元宵夜。

那晚是他第一次来到杭州,那时他刚刚喝了几壶热酒走在回客栈的巷子,迎面走来两个女孩子,两个谈论烟花的女孩子。

“今晚的烟花真美真好看。”

“这不算什么,去年我爹带我去南京看烟花,那烟花,是狠美狠美的。”

“唉,你是杨倩青杨大小姐,当然有这样的机会,我只要年年都看到像今晚的烟花,我就心满意足了。”

木格子笑了,听到那个被称呼为杨倩青的女孩子天真的语气,他笑得甚至眼泪都差点流了出来。

没想到那个叫杨倩青的女孩子叉着腰瞪着眼看着他,道:“女孩子说话,臭男人笑什么笑,不许笑!”

木格子强忍着笑,道:“南京的烟花,有多狠有多美?”

“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谁也不是,我只不过是一个混蛋。”木格子在叹息,对于这个姑娘来说,他当然不是谁,他只不过是一个混蛋,陌生的混蛋。

“哼哼,如果你还姓木,那就妙极了。”

“为什么呢?”

“因为我听我爹说,江湖中有个很傻很傻的大混蛋,专门好管闲事打抱不平,这个混蛋就是姓木,你说如果你也姓木,岂不是也可以像他那样,叫做木大混蛋?”

“被人叫做木大混蛋有什么好的?”

“当然好,因为不知有多少女孩子都很喜欢他的。”

木格子吓了一跳,突然逃得像一只受惊的兔子:“我真的也姓木,也是一个混蛋,但我不是那个木大混蛋,但如果你想喝酒交个朋友,可以到福满楼客栈来找我这个木小混蛋。”

木格子当时只不过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后来杨倩青真的去找他喝酒,真的做了朋友。

木格子在叹息,这两年多来,自己一直没有告诉她自己就是那个木格子大混蛋,如果她知道了会有怎样的反应?木格子转过头看着杨倩青,他看得出杨倩青心事重重,杨倩青今天来找他一定有事。

但他却没想到杨倩青竟然问了个奇怪的问题:“我们是不是朋友?”

木格子鄂然了,杨倩青当然是他的朋友,甚至是他在杭州城里的唯一朋友。木格子是一个孤儿,是一个流浪四方的浪子,通常浪子的朋友都会很多。木格子也有很多朋友,但异性朋友并不是太多,而杨倩青恰恰就是这不多的异性朋友之一。所以木格子只好承认。

杨倩青道:“据我所知,在杭州城里你没有其他的朋友。所以你应该到一个朋友多些的地方去,和朋友喝酒吟诗,过一个热闹开心的除夕,岂不更好?”

这是一个朋友的想法,更是一个朋友的关心。

木格子却在摇头:“传言说八刀教最近在城里不断扩张势力,为非作歹,甚至逼你们家族的生意撤出杭州。我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的,你知道我不是那种人。”

世上本就有种人特别喜欢管闲事,木格子无疑就是这种人,这是江湖中人都知道的,况且如果这传言是真的话,那么这并不是完全的闲事,因为杨倩青是他的朋友。如果他连自己的朋友的事都不管,那他就不是木格子,混蛋的木格子。

木格子当然也听说过八刀教,八刀教就是最近令人闻风丧胆的新兴帮派,据说八刀教的可怕之处是总会给你八刀,致命的八刀。就算你一刀就被他们杀死了,他们还要补上七刀。据说这就是八刀教得名的来源之一。

据说八刀教的副教主是个不足三十岁中年人,名叫庄弱,自创了一套“钩月剑法”,一般的武林好手根本就无法近他身。而八刀教教主姓名不详,武功套路不详,只听说他的“八刀断水”功夫已经到了惊天泣地的境界,他如果要杀人,刀下从没活口,据说这也是八刀教的得名之一。

冬日的朝阳特别的艳红,像一个喝得满脸通红的醉鬼,更像一个痴迷的青年突然遇见自己的暗恋情人。

木格子又静静看着窗外的朝阳,甚至也有点痴迷。可是当木格子回过头看杨倩青时,却吓了一跳。

一把锋利的匕首横在杨倩青的脖子上,抓着匕首的是杨倩青的手,手在颤抖,颈上的皮已经割破了,血就慢慢的流了下来,声音也在颤抖:“你不走,我现在就死。。。”

冬日的朝阳不但艳红,而且总是升的很慢。

阳光照在身上,木格子不但感觉不到有丝毫的暖意,甚至还感到一阵阵寒意。是不是每个人在心痛时,都会有这样的感觉?

人生就是这么奇怪,很多东西都会在一霎间发生很大的改变。刚才木格子还在安逸的看着花园的景色吟诗,现在却在寒冷的风中骑着马疾奔,而他身后的窝已经在滚滚的烟火中。

木格子知道自己必须走,他懂得杨倩青,她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一栋房子,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是何其的重要。多少人忙碌一生,都是为了能拥有一栋属于自己的房子,因为有时候房子就表示着家,至少它也是组成家的一部分。

但木格子并不太在意,他在意的是人,在意的是他的朋友。所以木格子的朋友总是笑他是个混蛋,很傻很傻的大混蛋。

“他不但是个很傻很傻的混蛋,还是个喜欢管闲事的混蛋,自己都快三十岁的人了,从不懂为自己着想,连个真正的家还没有!”这是他的朋友对他的评价。

但或许就因为木格子是这样的大混蛋,所以他的每一个朋友,都会对他肃然起敬,对他佩服的大喝三百二十七碗酒。

腊月二十三,百花庄园,黄昏。

黄老板现在显然决定要喝个三百二十七碗酒。因为他现在面对着的正是个混蛋,很傻很傻的混蛋。

许多男人都喜欢喝酒,有些喜欢一个人独酌;有些人喜欢热闹,而且越多人越好。有些人喜欢在大排档或酒馆喝,有些人喜欢叫上三五好友到家里来喝。黄老板喜欢热闹,但他只喜欢在家喝,与生死相交的好友喝。

所以此刻围在酒台边的,有五个男人,五个生死相交的男人。

黄老板端起酒杯,看着憔悴的木格子,突然转向杨起帆,道:“你看这小子狼狈样,你猜猜这小子这一次又在玩些什么?”

杨起帆苦笑:“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酒虫,而且每次他玩的花样都是那么古灵精怪,我猜不出。”

伍佰五大笑:“这小子这次玩些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定是混蛋事。因为混蛋做的一定都是些混蛋事。”

颜色也呵呵笑道:“幸亏我们也都是些小混蛋,要不然,早就被这个大混蛋气疯了。”

混蛋这个称谓,其实是有骂人的意思的,但老朋友之间使用就会是一个温馨的称谓,就好像你和你的女友做某些事时,你的女友会说:“你真坏!”,这并不表示她真的说你坏,并不表示她不想和你做这些事。这个道理是每个男人都懂的,也应该懂得的。

所以木格子也笑了,笑得很轻松。

这就是朋友,朋友之间一起聊天喝酒,是不应该拘促的。如若你和某人在一起聊天喝酒,感到拘促的话,那么他一定不会是你的真正朋友。

老板娘这时刚好从厨房端了两盘下酒菜进来,笑道:“你们疯了,谁来吃我炒的拿手下酒好菜?”

椒爆猪心,酱汁肉,西湖醋鱼,油闷笋,的确都是下酒的好菜。酒是上等的竹叶青,朋友是生死相交的朋友,在这样的环境下,天底下还有哪个男人能不喝醉的?至少木格子不能,黄老板,杨起帆,伍佰五他们也不能。

当男人喝醉酒的时候,是最容易把自己的痛苦发泄出来。木格子已醉,烂醉。一个喝了三百二十七碗酒的人,还能不醉,那简直是活见了大头鬼了。

木格子当然不是大头鬼,现在他最多算是一个满地乱爬的可怜虫,一个满脸鼻涕满脸泪水的可怜虫。

“为什么要逼我离开,为什么你要这样对待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

每个人都知道酒能伤身,但又有多少人知道最伤人的是男女之间的感情?这个世界可能还会有些人不喜欢喝酒,但世上有谁没有被感情伤过呢?

黄老板虽然现在已经成家立室,但当年他也是个浪子,他当然知道一个浪子其实比任何人都希望能拥有一个家,一个温暖的家。所以他懂,懂得此刻木格子的痛苦。所以他也像一条可怜虫那样,爬到木格子身边,跟着流泪,默默的流泪。

各位看官可能会觉得这几个人都是些傻子,喜欢流泪的没用的傻子。但你们想想,在你的生活中,可曾经有朋友愿意陪你默默流泪?你又可曾陪过你的朋友默默流泪?如果没有,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生死相交的朋友。那你止不是比可怜虫更可怜?

或许我们大多数的人,整天都在为生活奔波劳命,根本就没有太多时间去考虑自己是否是可怜虫,更没有心情去考虑人世间的事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哪些人是君子哪些人是小人,因为那都是别人的事,我们最多在茶余饭后,把那些人或事当作一些无聊的谈资,而已。这是不是我们大多数人都过得平庸的原因之一?放眼古今中外,有几个成大事者不是心思慎密,胆大过人,意志坚定,甚至铤而走险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