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将计就计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4098 2011-11-27 17:07:43

  这个世界有一类人的消息总会传得特别快,木格子无疑是属于这一类。所以等太阳升起来时,几乎所有的杭州人都知道了木格子的死讯。甚至远在百花庄园的黄安黄老板也收到了消息。

黄老板神色疑重,看着刚刚到来的颜色,忽然向门外喝道:“快备马”。他显然要立刻赶到杭州城去,在天黑前赶到好友的死地去。

那个浪荡不羁的木格子真的死了吗?那个聪明绝顶武功深不可测的木格子真的死了吗?杨倩青显然不相信,她把木格子逼出杭州并不仅仅是因为受到八刀教的压力,她是真的希望他能离开这是非之地,到他的朋友中去,永远也别再回来,所以她在木格子离开后,就一把火将木格子的房子也烧了。

但此刻杨倩青想不相信都不行了,因为现在她就在看着木格子的尸体。尸体就放在木格子被烧毁的房子前,在一个巨大的帐篷里。

杨倩青突然转身,用充满泪水的眼看着坐在帐篷门边胖胖的男人,她显然不认识这个男人。

这个胖男人也在看着她,突然道:“你就是杨倩青?”

杨倩青麻木道:“你认识我?”

这个胖男人道:“本来不认识,但你的泪水让我想起这个混蛋在杭州还有一个朋友。一个让这个混蛋喜欢这个城市的异性朋友。”

这个胖男人说得很慢,像在述说朋友的真谛:“我相信你就是杨倩青,因为你的眼里有泪。不像刚刚华山派的来人的眼神。”

杨倩青道:“他们来过?”

“他们当然会来,他们要确定这个混蛋是不是真的死了。”这个胖男人黯然道:“只是我实在想不明白这个混蛋隐居在这里,为什么也会与华山弟子有冲突,为什么要选择自杀。他在临死前也没有说,只是说了几句话,其中有一句是要对你说的。”

“什么话?”

这个胖男人缓缓道:“他叫你不要太伤心,不管你是为什么要逼他走,他都不会怪你。”

这就是朋友,这就是木格子,很混蛋的木格子。

杨倩青再也说不出话,泪水又慢慢流了下来。她就端在帐篷门的另一边,静静的流泪。现在她脑子空空荡荡的,除了麻木的流泪,似乎世间的一切都不再与她有任何关系。甚至连旁边的那个胖男人说的话也像远在天边一样飘渺。

“我是这个混蛋的朋友,我叫伍佰五,不知这个混蛋在你面前是否有提起过我,所以你不用担心,这个混蛋的身后事我会办得妥妥当当的。”

杨倩青回头看了看这个胖男人,虽然她从没见过这个男人,但她知道伍佰五确实是木格子的朋友。江湖中人又有谁不知道伍佰五是木格子的至交好友?

“说起这个混蛋的朋友,千万不能漏掉我杨起帆。”杨倩青突然听到一个洪亮有力的声音,抬起头就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有一个男人站在帐篷前面。这个男人身后停着一辆马车,马车上放着一副棺材。

来的当然就是杨起帆,杨起帆的声音永远都这么洪亮,这是不是因为他经常跑船的原因?水手通常都是有着一副大嗓门的。

杨起帆显然看见杨倩青在看着马车上的棺材,像在叹息又像在解释,一边和伍佰五把棺材抬下来一边道:“本来这一趟是准备运一批上好的柳州棺木出海的,在路过杭州时,却突然听到这混蛋的死讯,所以就顺便带一副过来。”

据说柳州棺木,都是采用上好的香樟木或香柏木作为材料,特别是采用春芽木制造的棺木,可防潮不渗水,埋地百年而不朽。棺木雕刻工艺也相当精致,头尾两面都刻有龙凤及福鼠,栩栩如生。所以畅销海内外,是许多达官贵人的首选棺木。

杨起帆用手在棺木上轻轻敲了敲,棺木发出几声清脆的声音:“这是一副上好的春芽木棺木。”

对于一个浪子来说,自己死后能不能躺在这样一副好棺木里,或许根本就不会在乎,但一副好棺木却能给活着的人一点安慰。

伍佰五绕着棺木转了一圈,突然道:“这的确是一副好棺木,但这小子在死前交代过要把他火葬,并且希望在棺材里多放几瓶好酒。”

这里现在没有酒,木格子身边只有一把从他身上拔出来的剑,一把很奇特的剑。所以伍佰五只好去买,顺便送杨倩青回杨府,在送杨倩青到家门的时候,伍佰五道:“你不要想太多,好好休息会,免得今晚来送他走的时候神情憔悴,你应该知道他这个混蛋是最心疼女人憔悴的。”

杨倩青也没有说什么,甚至看见父亲杨鹤风也没有说话,就径直回到房里,蒙头大睡。她知道八刀教的人不会再来找他们麻烦了,因为在昨晚得知木格子的死讯后,庄弱甚至还表现出惋惜的样子:“本来还想着要好好领教这个令人头疼的浪子功夫,却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木格子会这样死了,所以,再见。”他们说完再见后,就真的走了,甚至连头也不回。

杨倩青在快要睡着的时候,门外传来杨鹤风的声音:“青儿,爹要出去办些事,你有什么事要办的话也快点办,我们过完春节后就搬走,回老家柳州。”

提起老家总是会让人感到温暖,但老家是个什么样子的呢?杨倩青不知道,因为她生在这里,长在这里,从没听父亲提过他们的老家在柳州。柳州是一个什么地方?听说离柳州不远有个山水很美很美的地方叫桂林。听说柳州最出名的是棺材,那些棺材都是雕龙刻凤的。杨倩青突然惊醒,因为她突然梦到木格子就躺在棺材里。

这虽然是杨倩青的一个梦,但木格子此刻真的就躺在棺材里,躺在一副上好的春芽木棺材里,棺材里面有酒,好几瓶酒。黄老板和颜色看着棺材里的木格子,不知是因为长途跋涉的还是因为悲伤,神情都憔悴的可怕。

棺材还是放在那个大帐篷的中间,只不过大帐篷周围又支起七八个四面通风的帐篷,这七八个帐篷里又放着几十张桌子和条凳。

杨倩青和家人赶到的时候,帐篷里已经坐了很多人,这些人除了有木格子的朋友外,当然也少不了很多慕名而来的好汉。这或许就是名人效应,或许这就是很多人想出名的原因。一个人出名后,虽然会增加不少的烦恼,但也会得到很多别人得不到的东西。

黄老板这时站在帐篷门前,大声道:“承蒙各位朋友及江湖好汉赏脸到来,在下黄安,是木格子的至交好友。”黄老板略是顿了一下,不知是等众人静下来,还是因为悲伤,接着又大声道:“我们不懂木大侠到底为何会与青松大侠结下恩怨,但现在已经是一命赔一命,我希望各位以后就不要再追究谁对谁错,希望他们以后在阴间路上碰见,是朋友而不是仇敌。来,喝一杯。”

江湖儿女都是有仇必报,有恩报恩,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所以这件事本就该就此结束的。

黄老板举杯,酒席上的人也举杯。黄老板喝完酒,作了个请便的手势,拿起瓶酒就返回帐篷,放下门帘。他当然是要在这时刻,多陪一下他的朋友。可当他放下门帘才一转身,就看见一个面色憔悴的老头在看着他,甚至这个老头还对他笑了笑。

本来站在这个老头旁边的颜色及伍佰五看见这个老头的笑,突然急了,冲上去一把拉下这个老头的手。颜色道:“你这个动作象极了那个死人木混蛋,这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

黄老板显然也觉得这个老头的笑以及他想揉鼻梁的动作像极木格子,疑惑的看了一眼棺材。棺材里还躺着个人,这个人当然就是木格子。那么这个神韵动作像极木格子的老头是谁呢?

颜色看着黄老板的满脸疑惑,笑呵呵的走到棺材边,拉起棺材里木格子的衣服。衣服下竟然空空的只有一些骨头。黄老板突然也呵呵笑了:“我就知道你这小子不会这么容易死,如果连你这小子都会想自杀,那么柳州棺木就根本来不及雕龙刻凤了。”

黄老板边说边走过去,伸手就要捏住这假老头的鼻子。伍佰五连忙走过去,按住黄老板的肩道:“这小子虽然没死,但他确实伤得不轻,我们还是快点结束这里的场面,找个地方让这小子养伤。反正他的鼻子还在他脸上,也不会跑。”

鼻子没有腿,当然不会跑。就算会跑,在黄老板面前它也跑不掉。所以黄老板放下手,轻轻拉起木格子的衣服,他看见的当然不会是骨头,但他看见一个深深的伤口。伤口当然已经敷上金疮药。

黄老板不禁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你一定发现了一些可疑的痕迹,要不然你也不必走这一步。就算再多两个云中鹤,我相信你还是有把握逃掉的。”

木格子缓缓坐下,把手里的那把奇特的剑抛给黄老板道:“你看看这把剑,会有什么感觉?”

黄老板接过剑,越看越入迷。这确实是一把奇特的剑,但仔细看看又不太像剑,因为普通的剑都会比它长许多,也柔软些,但你要说它是一把匕首,它又要比匕首长,它也没有匕首那么钢硬,况且这把奇特的剑几乎没有所谓的剑柄。剑通常都会配着剑鞘,为了不把剑尖及剑身磨损,通常剑身与剑柄间都会有一圈较大的剑格。但眼前这一把剑,几乎可以说没有剑格。

木格子接着道:“这样的一把剑如果快速的穿过人的身体,只要不是伤在要害上,还是不至于轻易要人性命的。”

黄老板显然同意木格子的说法,但他叹道:“但要做到这一点还是很不简单,这个人的出手不但要奇准,内功非得十分深厚才行。”

“不错,当时这把剑刺穿青松后,我抓住剑就有这种感觉,”木格子道:“如果这个人要杀青松,根本就用不着剑,凭着他这深厚的内功,哪怕是顺便摘片树叶,也可杀人。所以,我相信,现在青松一定还活着,一定被人带到某一处地方疗伤。”

“所以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

陷阱是精明的猎人设下的,陷阱无疑都是用来扑杀猎物的。木格子无疑就是这个陷阱要扑杀的猎物。所以木格子就必须死。

死其实并没有活着的人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死本就是人生的一个部分。但如若被人用计害死,如若被人用计害得你身败名裂地死去,那就不同了。正所谓人要脸,树要皮,特别是江湖儿女,名声往往比生命还要重要的。

此刻,夜已更深,酒已残。

黄老板神色疑重的走出帐篷,亲自拿起一张桌子放在一处空地上,众豪杰也神色黯然的把自己旁边的桌子堆放过去。只一会功夫,几十张桌子和条凳就堆得像一座小山。伍佰五和颜色静静的抬着棺木走向这小山,一个有点驼背的老头静静跟在棺材后面,神色憔悴。

所有的眼睛都随着棺木移动,谁也没留意棺材后面的这个驼背老头。这本就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有谁会放着看令人津津乐道的木格子最后一程,而去留意一个糟老头呢?

柴火很快就烧了起来,并且烧得越来越旺。酒不但可以喝,可以用来打发寂寞痛苦,酒也可以让火烧得更旺,不管是心里的欲火,还是柴火。上好的春芽木棺木虽然可以防水不渗漏,但在这熊熊的烈火中,似乎烧得更旺。

在这冥冥的世间里,本来就是一物治一物的。

人群中已有几个人忍不住在低声哭泣,杨倩青也哭了。木格子回过头,憔悴的脸上又多了一份苦楚,一份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苦楚。这就是人生,无论你现在活得多么的精彩快活,但总会有一些人一些事会让你不想提起,不愿去想。当你一旦不小心的想起,你可能会撕心裂肺的想死。

但人总该活着,活着不但是你的权利,而且也是你的义务。这个道理木格子当然懂,他也应该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