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卑微平凡的生活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3463 2011-11-27 17:07:43

  什么是自由?自由的意思就是你自己的一切都由你自己决定,当然,你的决定是要在法律和道德允许的范围内。木格子当然又恢复了自由,因为现在江湖中的每个人都知道华山密室的一战以及青松的阴谋,这一战自然又成为一个佳话,木格子的佳话。

江湖中的事本来就会传得特别快,所以现在江湖中传得最热的无疑是木格子这一战的佳话,以及八刀教的解散。没有人能想象木格子在密室一战的速度到底有多快,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八刀教会突然间的解散,虽然流传着许多揣测,但大多数的人并不太在乎,因为对江湖中人来说,有时候充满悬念的事更能令人兴奋。

木格子现在也很兴奋,他在大街上自由惬意的走着,走几步又往回退几步,甚至还对一个婆婆道:“婆婆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这样美,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坯子,一定有不少公子哥对你穷追不舍。”

那个阿婆呵呵笑了,露出只剩下四个门牙道:“人人都说你是木混蛋,其实是他们不了解你,至少我觉得你这句话说得很对,我年轻时的确是个美人,追求我的人还真的从街口排到那边的街尾。”

阿婆为了表示自己没有说谎,她甚至还用手在比划着街口到街尾的距离。

木格子笑得更欢,甚至还翻了几个跟斗。街上的人也跟着乐呵呵的笑了,笑得那么愉快。这就是木格子,这就是木混蛋。只要能带给别人高兴,翻几个跟头又有什么关系呢?

人活在世上,虽然有时还真的很受罪。但如果你能多点给予别人开心快乐,那么你一定会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人。其中的道理我就不用说了,因为就算我说了,说得很精彩,你不去做,那也是一番废话。

这个道理我们的木格子先生当然懂,所以就在木格子先生还打算再翻几个跟头时,街道已经有几个商家在大叫:“木大侠,请赏脸到本小店来喝几杯,我这里有上好的陈年竹叶青。我请客!”

“木大侠,我的珠宝店有几款新到的珠宝,请来免费选几件送给你的意中人。”

“木大侠,快过来让我给你量身做几套衣服,保准会让你的意中人看了对你更温柔。。。。。”

木格子笑呵呵走向酒家,对珠宝店和裁缝店的老板抱拳道:“我这个混蛋还没有意中人,等哪天有了意中人后,一定光顾你们。”

酒家的老板是个六十多岁的胖子,此刻已经乐得不可开交,满脸的肥肉一笑起来,眼睛只剩下一条缝。他在前面乐颠乐颠的艰难走着:“木大侠请跟我来,楼上有雅座。”

木格子看着眼前的酒家老板,突然想起胖子伍佰五,他以后会不会也像这老板一样,连走路也变得困难?想起伍佰五,他当然想起杨倩青,想起那个盛产棺木的柳州。

就在他想得入迷的时候,酒家的胖老板已经亲自把酒菜端了上来,还静静坐在旁边看着木格子喝酒夹菜,看到那么入迷,那么满足。

木格子吃着喝着却越来越觉得不自在,当他抬头看到胖老板的表情,不禁吓了一跳,叫道:“我又不是个头上插着花的小姑娘,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胖子老板醒过神来,也知道自己的失态,叹了口气道:“你吃饭的表情很像我的儿子,他跟你的年纪也差不多。”

木格子笑道:“那你怎么不去看你儿子吃饭,而来看我?”

胖子老板又在叹气:“老朽姓陈,来到这凰络镇上打拼,好不容易开了间酒家,生意虽然越来越好了,可是。。。他却走了。”

“为什么?”

“女人。。。他宁愿选择跟她离开我。。。。”胖子陈老板似乎有难言之语,甚至都不好意思看木格子。

木格子现在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男女间真正的爱情是不会因为外来的阻力而分开的。甚至父母也不能。虽然做父母的总不至于想阻碍儿女的幸福,他们也想儿女们好,但父辈总是以为我为你好,你就要听我的,或者我是你长辈,你就应该听我的。而年轻的一辈也总是那么血气方刚,我行我素,这样下去,又怎么不会越闹越僵,甚至一拍两散呢?

木格子叹了口气,道:“你是不是很想着他回来?如果他带着他的女人一起回来你也不在乎了?”

胖子陈老板沧桑的脸上充满悔意道:“当初我反对他们来往,本想让儿子找一个在生意上帮得上他忙的女人,你要知道,创业难,守业更难。可没想到我会连儿子也会失去。。。”

木格子不说话了。

胖子陈老板又哽咽道:“我希望木大侠能帮我把他叫回来?”

“你知道他在哪里?为什么你不去叫他们回来?”木格子问道。

“他就在隔壁的凤连镇。住在码头边,他现在宁愿做搬运工也不愿回来。”这个胖子陈老板已经心疼得想哭了。

“那么我去会有用?”

胖子陈老板肯定道:“一定有用,因为他这一辈子最佩服的人就是你。上次他听到你的死讯,他还喝醉了哭了一天!”听到这句话,木格子突然觉得很是感动,他决定要为眼前这胖老头走一趟。顺便看看这个为自己哭了一天又素不相识的男人。

所以木格子道:“你的儿子叫什么名字?”

“他叫陈祥福,吉祥的祥,幸福的福”

这是一个很普通很大众的名字,但这个名字也正是寄托父母对儿子的心愿。马车早就准备好了,这也很正常,因为如果你要请人帮忙,你就一定要提前做好某些准备的。如果这道理都不懂,胖子老头可能就不会是胖子了,也不可能开得了酒家。

到凤连镇码头的路程并不远,用了不到半个时辰木格子就赶到了,此刻正是中午,春天中午的太阳并不太热,所以码头的工人为了赶着装卸货物,全都没有休息。

木格子看着忙碌的装卸工人,突然觉得很感动,像这样辛苦卑微的码头工人,还会为自己这个浪子死活而哭泣,木格子突然觉得自己不配得到这么多荣耀及尊敬。反而自己面前的这些人才应该是最真实最应该受人尊敬的人。

木格子突然跳下去,跟着这些工人装卸货物。背了十几个来回后,木格子才发觉这艰辛比他想象中还要累。木格子是一个浪子,浪子都是些比较能吃苦的人,但当他帮忙装卸完货物后,他已经累得躺在阶梯边不想动了。而那些工人却神采飞扬的领着工钱准备回家。

一个五十多岁的工头走了过来,递给他一两银子道:“这是你背了五十袋的工钱,今天幸亏有兄弟你帮忙,要不然就赶不及出货了。”

木格子平时是个豪爽的人,花钱更是豪爽,却从来没想过如果要搬货物五十袋才一两银子。接过银子,木格子觉得这银子很沉重,站起来大声道:“谁是陈祥福?”

正要离去的码头工人回过头,却没有一个应声。

“他今天早上听说木大侠没有死,就请假了,说是要在家好好喝几杯庆祝。”五十多岁的工头满脸兴奋道:“其实我们也很高兴,无奈要急着出货。”

“他住在哪里?”

五十多岁的工头指着码头左边的一排低矮的小屋子:“第三间就是了。”

木格子看着这破旧的小屋子,在门口站了很久,实在想不出这个对自己哭泣的男人会是怎样的一个人。木格子甚至越想越觉得紧张,用手匆匆整理了一下有点凌乱的头发。他当然不想,也不忍心破坏自己在那个男人心目中的形象。

在确保自己不算很狼狈以后,木格子终于走上前去敲了敲门。木格子已经决定在门开后,自己就露出那代表自己身份的笑容。所以他一直在注视那块破旧的门板。

门一打开,木格子就看到一个女人,一个穿戴很端庄的却惊坏了的女人。这个女人在惊叫着:“夫君。。。夫君。。。。”

屋内传来几声东西落地的声音,然后木格子就看到一个高大的甚至有点胖的男人,一个惊呆的男人。

木格子被这两个人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只好问那个男人道:“你就是陈祥福?”

那个惊呆的男人醒过神来,激动道:“我是,我就是陈祥福。你是。。。。你是木大侠?”说到下半句时,陈祥福已经开始哽咽起来了,泪已不由自己的流了下来。这无疑是开心激动的泪。

看着泪流满面的陈祥福,木格子突然也变得很是激动,走过去扶着陈祥福的肩道:“我就是那个木混蛋,如果你不介意,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

陈祥福听到木格子的话,已经激动得全身发抖,转身紧紧抱着他的女人道:“秀妹,我终于见到木大侠了,我现在还是他的朋友,我是他的朋友,你听到了吗?”

女人轻轻抚摸着她男人的头,像一个母亲在安慰着自己的孩子:“听到了,听到了。”

木格子看着眼前这对夫妻,突然觉得很感动,此刻无论谁都可以看出他们那种真心相爱,并且至死不悔的人。

过了良久,平静下来的陈祥福转过身对木格子道:“既然我们朋友了,以后无论上刀山下火海,任凭木兄的一句话!”

木格子轻轻拍着陈祥福的肩膀道:“我只需要我的朋友以及我朋友的身边人快乐幸福就行了,所以我现在只要你们坐上那辆马车,回家去。等哪天我有时间,一定会再拜访你们。”

陈祥福似乎有所顾虑,看着自己的妻子,不说话了。

木格子笑道:“你应该想得到是谁让我来的,你也应该认得出你家的马车。所以,好好过好你的生活,好好待你的身边人,别辜负他们。”

这是一辆宽大的马车,足够坐下两个相爱的夫妻以及装下他们简陋的家什。

看着马车的离去,木格子深深的松了口气,也突然感到很充实。这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但木格子却感到很有意义,甚至比识破邪恶的阴谋还有意义。

“我们这个世界,为什么不能多些和睦恩爱少些争斗杀戮呢?是因为我们想享受更多?还是我们根本就不懂怎样享受生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