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天上掉下个假女儿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4729 2011-11-27 17:07:43

  一个喜欢热闹且喜欢管闲事的人,如果被关在一个房间里半个多月,出去后第一件事会干些什么呢?答案当然是做他最喜欢的事。

木格子最喜欢的无疑是喝酒,因为他是一个浪子,浪子都是一些嗜酒的人,因为酒就是他们的命。所以木格子一走出悦来客栈,就很快找了一间连名称都没有的酒馆,叫了几瓶最喜欢喝的竹叶青,一口气就喝了大半瓶。

酒馆里的人本来并不太留意木格子的进来,因为木格子还是以老头的身份出现的,但当看见旁边这个老头一口气就喝了大半瓶酒,还是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木格子一向就并不是一个很高雅的人,如果你一定要他和一群高雅的人喝酒,你就算给他喝陈年竹叶青,他还是会觉得淡而无味。所以他喝酒时是从来就不需要杯子的。况且他已经半个多月没喝酒,肚子里的酒虫早就造反了。

坐在木格子右边桌子的那几个酒鬼,无疑也留意到旁边的这个老头喝酒的豪爽,一个显然有点喝高的酒鬼笑道:“老头,趁着老太婆不在家,偷偷跑出来喝酒的吧,小心你满身的酒气,回去后被老太婆拧耳朵啊。”

“就算是拧耳朵也是没办法的事,酒是我们这些酒鬼的命,况且拧耳朵是要不了命的。”木格子笑了,笑得那么坦然。他本就是个坦诚的人,况且这本就是他的心里话。不过,这次他笑时,并没有用手去揉鼻梁。因为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不但他的爱好被严禁限制,连这个动作也是被严禁的。

酒馆里的人听了木格子的话,不禁都笑开了怀。因为这本来也是他们这些酒鬼的心里话。木格子还咧着嘴在笑,真心的笑。他就是喜欢在这样的无拘束环境喝酒,他就是喜欢这样的热闹。在这样环境喝酒的人,不但喝酒豪爽,说话也豪爽,江湖中有什么新鲜事,这些人都会知道得特别快,并且也会毫不犹豫的拿来伴酒。

所以木格子很快就听到他想听到的消息。“听说华山弟子前天出城回华山了,带着青松的棺木从东门走的。”“哦,为什么这么迟才带着青松的尸体回去?”“据说是华山派有个规定,弟子如果在外面死了,在年三十至元宵期间都不能运回华山。”“名门正派的怎么也会有这样腐迂的规定,唉,这次的事件,我觉得木大侠死得有点不值。”“哦,为什么?一命赔一命,岂不是很应该的?”“木大侠平时的为人是怎样的大家都很清楚,他虽然很喜欢管闲事,但又有那一次是胡来的?”

木格子听到这些话,当然会感到很安慰也很感动,甚至眼眶都湿润了。但他没有插上话,只是低着头默默的喝他的酒。他听到华山的人已经回华山也不急,他当然知道青松就躲在棺木里,他当然应该到华山找出青松还他的清白。他不急也不是想再听听这些酒鬼对他的赞语,只是他知道,一群人带着一副棺木,是如何也走不太快的。所以他打算喝完这几瓶酒再走。

可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百搭裙的小姑娘从门外冲进来,拉着他手就往门外拖,口里还叫道:“爹,快回家,娘正在到处找你,被她知道你又喝酒,小心她又拧你的耳朵!”

木格子吓了一跳,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儿?酒馆里的人却笑开了怀:“老头,快跟女儿回家吧,要不然真的会被老太婆拧掉耳朵啦。”

这一次木格子也真是有口难言,可身边的小女孩还是不肯放手,甚至还偷偷的在笑。

木格子也笑了,笑得有点不怀好意:“小姑娘,你随便在酒馆拉个老头就认爹,你不怕我不但是个酒鬼,还是一个色鬼吗?”

没想到这个拉着他手的小姑娘笑道:“不怕,一点也不怕。”

木格子本就想吓吓她,好让她放手,却没想到这小姑娘连一点怕的意思也没有,所以不禁问:“为什么?”

这小姑娘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用右脚在地上一踩,街上的青砖上立刻留下一个脚印。然后这个小姑娘笑笑道:“你说我应不应该怕一个老酒鬼老色鬼?”

这无疑是上乘内功千斤坠,无论谁有这样的江湖绝技都应该不会怕一个老酒鬼老色鬼的。所以木格子道:“看来你确实不应该怕的,但你要我这个老头干什么?”

“做我爹啊,我不是叫过你爹了吗?”小姑娘笑道:“当然是暂时的爹。”

“哦?暂时是多久?”

“最多十天。”

“然后呢?”

小姑娘从怀里拿出一张五百两银票,笑道:“然后这银票就是你的了。有了这银票,我相信你下次就算喝醉酒,你那老太婆也不会再拧你的耳朵了。”

木格子一手就拿过银票,笑呵呵道:“那倒是真话,不过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这小老头都走不动了,你说咋办?”

“好办!”小姑娘指着街口的一辆马车道:“马车上有比酒馆里还要好十倍的竹叶青。”

听到有好酒,木格子毫不犹豫的就跟着她上了马车。况且木格子实在忍不住好奇想看看这个小姑娘想干嘛。马车上果然有上好的陈年竹叶青。所以木格子拿起就又喝了半瓶。

过了一下酒瘾,木格子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像姑娘这样好功夫,又有钱,我实在想不明白姑娘还认我这个假爹干嘛?”

小姑娘并没有回答他的疑问,只是从车窗看了看外面,见马车已出城门,拧过头去整了一下妆容。等她回过头看木格子时,木格子不禁又吓了一跳。因为这小姑娘的面容竟然变成另一张面。本来一张水灵灵的脸变成了一张老成的脸,甚至面颊边还多了一粒美人痣。

木格子看了许久,竟然也看不出什么破绽,不禁问:“到底哪一个是你的真面容?”

小姑娘嫣然一笑道:“刚刚是真的,现在是假的。”木格子吐了一口气道:“那还好,刚刚的漂亮多了。”

“果然是一个老色鬼。”小姑娘在心里骂道,脸竟然有点要红的样子。木格子叹道:“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东西,总是真真假假的呢?”他突然想起颜色的话,开始明白颜色的选择了。

小姑娘没有回答,木格子也不在乎,这本就是他自己的感叹,况且这个问题也不是那么容易说得清楚的。

但木格子立刻就明白为什么身边这个小姑娘要易容了,因为马车已经停下,外面有一声音道:“停车!马车里的是什么人?要到那里去?”

车窗帘被一只粗壮的手拉开,然后一个人头伸了进来:“你们要去哪里?有没有看见一个长得水灵水灵的二十来岁的小姑娘?”

木格子不说话,小姑娘却装着害怕样子紧紧抱着木格子的手道:“我们回华山梅花村,我娘病了,我和我爹要赶着赶着回去。怎么啦?”

“问这么多干嘛!走!”声音恶狠狠的:“通知兄弟们,一路严查,找到她杀无赦。”

马车又跑了起来,一路上遇到不少的拦截,都安全通过。

小姑娘这时才回答木格子刚才的疑问:“现在你知道为什么真的会变成假的了吗?”说完这句话,小姑娘眼中已经有了泪花。

“为什么他们要追杀你?”木格子叹了一口气。

“因为我是杨晴儿。”杨晴儿道:“因为我爹是逍遥子。”

木格子不禁动容道:“你爹就是华山派掌门逍遥子?逍遥子有一个女儿?”

“不错,每个人都知道逍遥子是华山派掌门,但没多少人知道逍遥子还有我这个女儿。”杨晴儿泪已经流了下来:“所以我要赶回去,因为我担心我爹会出事。”

木格子相信她的话,因为他不但与逍遥子有过一段交情,还是不错的朋友,但他从没听过逍遥子提过他有一个女儿。但木格子并不觉得奇怪,因为江湖中很多豪杰家人都是不为人所知的,就像江湖中没多少人知道木格子与逍遥子是朋友一样。

木格子叹了一口气,递给杨晴儿一条小手帕,然后叫停了马车。就在赶车的老头愕然的时候,木格子递给了他一张五百两的银票道:“这够不够买你的马车?”

赶车的老头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这当然够,买五十辆都足够。”木格子扬起马鞭,车跑得更是飞快。他当然要快点赶到华山去,因为他感觉到事情比他想象的要可怕得多!

车厢里的杨晴儿也当然知道事情更加可怕,所以她的剑突然刺向木格子的后背,她显然认为木格子也是追杀她的人。

这一着木格子当然会想得到,如果他连这样也没想到,那么他早就死了九百多次了。所以木格子的马鞭不知什么时候卷向背后的剑,杨晴儿的剑忽然就已到了他的手中。

杨晴儿显然没想到对方原来也是一个身藏不露的高手,刚想再出手,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被对方点了穴道,连动都无法动弹了。这时她就看见眼前的老头回头色咪咪的对她笑了笑。

杨晴儿现在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么严重的错误,她开始明白引狼入室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了。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吃,所以她现在看到马车已经停下,这个老头就钻了进车厢。此刻她除了流泪以及破口大骂这老头不得好死外,恐怕只好闭着眼任人宰割了。

杨晴儿听到那老头笑道:“还是你真的面容好看,水灵灵的,呵呵。”话音才落,杨晴儿就感到脸上一凉,假面皮已被揭开。

“这果然是个色鬼,为什么当时就看不出呢?”杨晴儿在心里暗骂,肠子都悔青了。

“你再不睁开眼,我就真的要解开你的衣服了。”色鬼在说话。

杨晴儿一急,睁开眼怒道:“你敢!”她当然知道这个老色鬼敢,只是一急,只能说出这两个字。

杨晴儿睁开眼,就看见这个老色鬼端在她前面,笑着把皱得有几十条纹的面皮揭开,露出一张俊脸,甚至这个老色鬼还用手指在鼻梁下揉了又揉。

杨晴儿惊道:“你到底是谁?你是木格子木混蛋?!”

木格子点头笑道:“看来江湖中认识笑时揉鼻梁的木格子还真不少,呵呵。”

“你不是死了吗?怎么你还。。。?”杨晴儿显然有点不敢相信,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木格子在年前已经死了。

木格子笑道:“如果我不死一次,谁能还我清白?现在看来不但我有麻烦,连我的老朋友也有麻烦了。”

“谁是你的老朋友?”

“他不是谁,他只是你的真爹,而我只是你的假爹,呵呵”木格子说完,就把原来的面具又贴上去,又去赶他的马车。

杨晴儿突然感觉身子一阵轻松,穴道不知什么时候又被解开。听到木格子的话,杨晴儿想起刚才自己称呼木格子为爹,还抱着他的手,脸突然变得红彤彤的,只好用木格子给她的手巾盖着脸。

没想到在赶车的木格子背后好像长着一双眼,悠悠道:“手巾是给你擦眼泪的,还有,你最好还是把面具重新戴上,一来可以减少一路上的麻烦,二来可以让人不容易发现你的脸红,呵呵。”

杨晴儿终于知道江湖中为什么那么多人叫木格子混蛋了,因为她现在就觉得他就是一个混蛋,大大的混蛋!明明知道人家脸红,为什么一定要说出来呢?为什么一定要说“二来”呢?但似乎这个大混蛋说得话又很有道理,让你无法拒绝的道理。所以她当然只好重新戴上面具,虽然有点不是很甘心。

木格子在前面哈哈大笑道:“你心里一定在骂我是一个大混蛋,一点都不顾你的感受,是吧?呵呵,没办法,这个缺点有时候我还真的改不了,我也很苦恼啊,常常做了好事,还要被人骂混蛋,大大的混蛋,唉,恐怕要改啦这性格。”

杨晴儿却突然笑道:“如果你改了的话,那怎么还是我们女孩子又爱又恨的混蛋木格子呢?”

杨晴儿又不笑了,甚至闭上了嘴。因为她发觉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脸立刻又变得更红,甚至隔着一层面具也是红丹丹的。不过,幸好前面的那个混蛋木格子在大笑着专心赶车,似乎并没有听清楚她的话。她在心里安慰自己。

其实,这个混蛋木格子当然听到清清楚楚,只是他装作听不到而已。木格子心想:其实,有时候自己也并不是真的很混蛋。

马车在飞奔,木格子似乎还觉得不够快,大声么喝着,但已经舍不得用鞭打马。他知道这速度已经到了极限,再打马就受不了了。但他心里真的很急,他知道他必须快点赶到华山去,要不然,他的老朋友恐怕就真的遭毒手了。

这是一条通往华山最近最宽敞的官道,他知道云中鹤他们一定也是走这一条官道。他必须超过云中鹤他们赶到华山,通知逍遥子,就算逍遥子不相信他,把他拿下,逍遥子也会有所准备。所以他就不停赶路,在驿站时只换马以及带点干粮又出发。

在实在支持不了时,才由杨晴儿赶一两个时辰,他进车厢休息会。只可惜在第三天黄昏赶到华山的山下大门时,还是看不见云中鹤的马车。木格子急得满身冷汗,带着杨晴儿一起冲上去。

这时侯杨晴儿当然已经恢复她的真面目,所以许多华山弟子都认识她,并没有阻拦,但见她和一个老头这么急赶上山,还是不由得呆呆的看着他们。

杨晴儿急了,拉住一个华山弟子问:“我爹呢?”

“你爹?谁是你爹?”华山弟子愕然。

“云中鹤师兄回来没有?”杨晴儿更急了。

“回来了,带着青松师兄的棺材回来了”华山弟子黯然道。

“多久了?”杨晴儿几乎用吼的声音。

“半个时辰前就回来了。”

华山弟子显然没见过师妹这样的表情,吓得呆看着杨晴儿和木格子消失在阶梯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