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解铃还须系铃人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3603 2011-11-27 17:07:43

  云中鹤他们显然已经回来了,此刻他们就在逍遥子的密室里,低着头不敢看逍遥子一眼。逍遥子现在就在看着青松的棺木,虽然他一早就收到消息,知道青松的死讯,并且知道是他的朋友木格子所为。但此刻他还是不禁悲痛不已。

云中鹤,青松他们七人是他亲自调教出来的,除了教会他们每人一套剑法外,平时待他们也像亲生儿子一样,甚至还打算将女儿配给他们其中之一。

逍遥子忍住眼中的泪,用颤抖的双手慢慢打开棺木,无论他的弟子变成怎样的一副腐尸,他也一定要看看!要不然,他的心会永远都不安。

棺木慢慢打开,他的泪已经控不住流了下来。谁知就在这时从棺材里忽然喷出一股黄烟,然后棺材里一把剑正好插进他的胸膛。本来站在旁边的云中鹤突然出手点向他的穴位。逍遥子立刻想伸手去当,但却发现自己根本无力举起他的手。

看着逍遥子跌坐在地上,云中鹤笑了,云中鹤旁边的几个华山弟子也笑了,甚至棺材里的人也笑了,他们笑得那么满足,那感觉就像一个猎人在欣赏自己捕获的猎物。

“你们。。。青松你。。。。”逍遥子似乎连说话都变得很无力。到此刻他当然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们?哈哈。。。”青松笑着道:“我当然没有死了,我死了谁可以在你毫无防备的时侯送你一剑?”

青松走出棺木,看着手中的剑,对逍遥子道:“你看见过这样的剑没有?是不是觉得很奇特?这样的剑宫主本来有两把的,另一把已经陪了你的朋友木混蛋了,这一把就用来陪你吧,反正现在棺材都为你准备好了。你这老顽固对人间的享乐也没兴趣,早点睡棺材又有什么关系呢?”

云中鹤笑道:“就是就是,不过你一时三刻还不能睡这么好的棺材,等你对众弟子宣布你闭关修炼,在你闭关期间由我作代掌门,然后你就可以寿终正寝了。在三个月后我会宣布你走火入魔身亡,然后我就理顺成章当掌门。”

云中鹤说得很轻松,逍遥子的死本就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你怎么知道木格子和我是朋友?”这本就是极少人知道的事。

青松神秘的笑了:“我偏偏就是知道了。”

逍遥子冷笑:“你们的计划虽然很周全,但你却低估了我!我就算死也不可能再做傻事,你有什么毒招就使我身上试试!”

“你当然不会怕死,但你就不为你女儿杨晴儿想想?师妹长得天下少有的水灵,是应该给多些人分享一下的。你说好不好?”云中鹤说得还是那样平静,就像在述说一件像吃饭一样平常的事。

逍遥子已经连冷笑也笑不出了,他知道眼前这些畜生没有什么做不出的,但他似乎不明白:“你怎么就知道她是我女儿?”

青松又神秘的笑了:“我们偏偏就是知道了。”

“说得好!计划得也好!”一个老头拍着掌走了进来“只是还有一点不够好。”这个老头当然是混蛋的木格子,木格子背后跟着的当然是杨晴儿。

众人一回头就看见一个老头走进门来,老头背后是他们的师妹杨晴儿,而本来守住门口的四个华山弟子还是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他们当然是被人点了穴道了。

青松和云中鹤当然知道来者不善,但看清后面没有再来人后,青松还是笑了,问道:“哦?还有哪一点不够好?”

这个老头笑道:“棺材不够,所以不够好。”

青松和云中鹤本来还想笑,但当看清这个老头笑时揉鼻梁的动作神韵,就再也笑不出了。非但笑不出,连脸色也青白得可怕,冷汗流得比逍遥子还厉害。但他们显然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

青松道:“木混蛋?你不是化成灰了吗?”

木格子轻轻揭开那张有几十条皱纹的面具,学着刚才青松的口吻道:“我当然不能化成灰,我化了灰谁来送君入瓮呢?”

云中鹤和青松一左一右的慢慢走向木格子,不再说话。因为他们要说的话已经说完,如果一定要他们再说,那也是些无聊滑稽的话。云中鹤和青松从来就不说无聊的话,因为他们不是那种无聊的人。他们手中此刻有剑,无论多么普通的剑到了他们手里,也没人敢说他们的剑滑稽。他们的剑法也不滑稽。

满屋子的剑光突然闪起,映照着屋子里每个人的脸,映照着屋里的每一样东西。没有见过这剑光的人,永远也想象不出这是多么的美丽多么壮观。只可惜,世上所有美丽壮观的东西都会消失得很快。

剑光已经消失,云中鹤和青松现在的脸色变得像死人一样的惨白可怕,他们慢慢转过身,看着逍遥子旁边的木格子,又看看倒在木格子旁边的华山弟子。

这本来就是一个计划,这些华山弟子本来就应该在他们攻向木格子时,控制逍遥子的,但此刻他们却像死人一样一动也不动,显然也是被人点了穴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伸手?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功夫?这个木混蛋到底还是不是人?

“好功夫。。。。”云中鹤还没有说完这句话,剑已经掉在了地上,而抓剑的手还紧紧的抓住剑柄。

“好快的身手,好快的乾坤大挪移”青松弯下腰,用左手去捡起自己掉在地上的手,突然道:“你到底是不是人?”

木格子没有说话,甚至觉得有点恶心。他讨厌这样血腥的场面,他是一个热爱和平喜欢自由的人,但为甚么这个世界总是要他面对这样的事情呢?为甚么呢?

逍遥子叹了口气,看着满大堂的华山弟子,看着被押跪在自己面前的云中鹤和青松等人,突然转过头看着木格子说:“你看起来很疲惫了,你应该好好的睡上一觉。”

木格子苦笑:“那你保重。”说完这句话他就走了出去,现在他实在是需要一张床,他实在是太累了。

他走得很慢,一个华山弟子静静的在西厢的一间房门前等着他,里面还有一桌酒菜,酒桌的旁边是一张很舒服的床,木格子慢慢走了进去,华山弟子就轻轻的把门关上。

这酒菜本来就是木格子最喜欢的,可木格子连看也没看一眼,刚刚倒在床上,一阵黑压压的睡意就向他扑面而来。

木格子又干呕起来,看着朦胧的杨起帆:“你怎么就不会吐呢?”杨起帆看着滚滚的海浪笑道:“因为我心中有着梦想,每当我想到对岸有一个背着小背包,跪在门前等着帮我换鞋的小猫在等着我,我就不会晕船。”这样的小猫无疑也是木格子的梦想,但此刻他实在太累了,累得他连眼都张不开。迷迷糊糊中他就听到杨起帆远远的叫道:“到了到了。”木格子就拖着疲惫无力的脚慢慢的走,果然就看见一个背着小背包跪在门前的小猫,但他无论多么努力,还是看不清这个小猫的模样。然后他就倒在了床上,这个小猫轻轻的在帮他脱掉鞋子,然后轻轻的给他盖上被子。静静坐在床边看着他。木格子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可他无论如何努力还是睁不开眼。只听见这个小猫叹了口气,轻轻道:“你真的太累了。”然后这个小猫就轻轻走了出去。听着小猫离去的脚步声,木格子不由得悲从心来,不甘心的流下了泪。

这无疑是木格子一个疲惫的梦。

天已亮,木格子慢慢睁开眼,看了看盖在身上的薄被子,侧过身看了看床边的鞋子,又摸了摸眼角,泪迹还在。这虽然是一个梦,却不是完完全全的梦。木格子唉的叹了口气,匆匆的在桌上留了一张纸,纸上只写着“保重”两个字。

他必须快快逃下山去,因为他发觉现在自己的心又难受又像有只小鹿在乱窜。这条上下华山的石阶,木格子不知走过多少次,但今天似乎才发觉这石阶路是多么高多么长。

他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山上,突然发现在风华亭有一个穿着百搭裙的女人在静静看着他,似乎还流着泪。

木格子吓了一跳,转身就逃,逃得像一只受惊的兔子。木格子虽然是一个混蛋,但他还是知道这样做是多么伤人的事。

多年后在一次喝醉酒的时候,木格子笑着问伍佰五:“你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孔雀露出羞丑的屁股么?”伍佰五摇摇头。

木格子接着道:“你如果要想看到孔雀的屁股,你只要把它带到水边,让它羡慕自己的美就行了。人其实也一样的道理。”

木格子还提起华山离别时的混蛋事,问那个胖子伍佰五:“我是不是很混蛋?”伍佰五叹道:“你本来就是一个混蛋,在感情上你更是一个大大的混蛋。”木格子也觉得自己很混蛋,只好用酒壶塞住口。

那个胖子伍佰五却似乎还在叹气:“那个云中鹤和青松如果知道自己败在这么一个混蛋手中,一定很不甘心。”

“他们不是不甘心,他们是不信。”木格子道:“如果他们也像一个大侠一样逐个跟我对打,恐怕我也无法在一瞬间将他们击败,并且赶到逍遥子旁边。”

伍佰五并不是笨蛋,但他现在实在想不明白木混蛋的话,更无法想象当时的场面,所以他只好问:“为什么?”

木格子想起那一晚的血腥情景突然觉得很恶心,甚至想吐,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淡淡道:“你也应该知道他们的剑法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当他们攻向我时,我也没有办法,只好突然钻进云中鹤的剑光里,然后立刻挪移到青松的剑光里。”

伍佰五听得都惊呆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速度?

木格子苦笑:“可能在那种剑光里,人的眼睛反应都会比较慢吧,他们彼此都看见我在对方的身边。他们当然都很怕我,他们当然都想杀了我,哪怕连自己伙伴也一起杀了也在所不辞。所以。。。”

伍佰五接过话道:“所以他们都攻向对方,并且把对方的手也削断了,而你早就到了逍遥子旁边了?”

事情本来就是这样,所以木格子再也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喝他的竹叶青。

伍佰五却像在看一个神灵般的看着他道:“你的速度到底有多快?”“也没太快,只是比他们快一点点而已”说完这句话,木格子就吐了,真的吐了。想起那种血腥,想起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他的心就萎缩,就想吐。

人,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可怕的呢?

人,为什么就不能相互尊敬好好过日子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