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八刀断水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3709 2011-11-27 17:07:43

  杭州,千岛湖。

唐代诗圣李白曾经用“抽刀断水水更流”来形容水的惊人速度和流动性,如果一个人的刀法已经可以断水并且可以控制水的流动,这人的刀法到底有多快有多大的威力呢?

庄弱也不敢想象,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去想象,因为他现在已经惊呆了。他本来在看着对岸杭州城的阑珊灯火,突然他就发现对岸有一个人挥着刀走了过来,海水在他前面被斩开一条路,然后在他身后海水又合上。这个人走得并不太快,也不太慢。

庄弱当然知道这个人是谁,这个人当然就是他师傅八刀断水,他本来就是在等他的。只是他从来就没见过他的这位师傅施展过这绝技。现在他终于相信传言是真的了。八刀断水的称号显然就是这样得来的。

八刀断水的真名当然不会就是八刀断水,这只不过是江湖中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名,甚至连庄弱也不知道,所以就只有这样对他的称呼,况且这名字本来就很适合他。每个人都会有着自己的名字,就算叫阿猫阿狗也是一个名字。他当然不会叫做阿猫或阿狗,他的真名其实叫何苦。

何苦极少在江湖中露面,特别是近十年,他几乎都是在那个远离喧闹的孤岛上整天看着茫茫的大海。庄弱无疑是他的弟子,唯一的弟子,在这十年中,几乎都是靠他这个弟子每隔半年给他运去一些生活必需品。在最近一次回来时,得知自己弟子挂着自己的名号为非作歹,他当然很气愤,所以他不但解散八刀教,还废了庄弱的武功。

庄弱看着何苦走上岸,人就恭恭敬敬的跪着,连头也不敢抬起。何苦看着庄弱,冷冷道:“妥了?”

庄弱当然明白他的师父的话,他当然也知道他的师父说话一向都这么简短,所以他在汇报:“那个丁丁姑娘的叔父也已经按照你的意思放了。还有木大侠现在已经困在岛上等你,我还把那个丁丁姑娘留在他身边。”

“好,他是一个浪子。”何苦说话的声调不快,甚至还显得有点很生硬,也很吃力。这是不是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的原因?

庄弱低着头双手递上一把剑:“这把剑就是木大侠留在身边的剑,也就是木大侠用来自杀的剑,这种剑有两把,另一把在华山,造这剑的人是。。。”庄弱停了下来,诺诺的不敢说下去。

“说。”何苦似乎很不耐烦,他可以在海边坐上三天三夜,但他却不愿意听别人对他说话吞吞吐吐。他的话很简短,简短的只有一个字,但他相信自己无论说得多简短,也会有一种令人折服的神奇力量。

“是宫主,莲花宫主。”师父八刀断水的话庄弱不能不听:“其实整个陷害木大侠的计划,以及要在江湖中扩大势力的是莲花宫主,弟子也不过是她其中一个棋子而已。”

“你,棋子?”听到自己的弟子只不过是人家一个棋子,何苦显然很愤怒:“她,女人?”

庄弱当然害怕八刀断水的愤怒,但他显然更害怕甚至敬畏他口中说的宫主,所以他道:“弟子能成为她的其中一个棋子已经很荣幸了,因为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甚至她已经可以说是女神了。”

“她的目的。”何苦的愤怒已经变成冷笑,听到自己的得意弟子竟然为能一个女人的棋子而荣幸,他只能冷笑。

“她像师父你一样很少在江湖露面,但她不像你一样甘于寂寞,她想成为武林盟主,一统江湖。”

“她配?”何苦冷笑着转身离去:“你,好自为之。”

他的人已经远去,留下庄弱一个人在喃喃自语:“她配,宫主绝对配,因为她是上天派来一统江湖的女神。”

夜已深,月已残,繁星更亮更冷。

能让庄弱,青松,云中鹤等人甘当她棋子,这个莲花宫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八刀断水何苦不敢想,也没有去想,因为他现在只想去做一件事:上华山让逍遥子看看他的刀法及速度,让逍遥子评价一下是他快还是木格子快。他已经很久没在江湖走动了,他当然要对自己对手了解多一些。

从杭州到华山的路程非但不近,简直可以说非常遥远,但何苦却并不急,因为他知道木格子一定会在那个孤岛上等着他。茫茫的大海,无风也能起三尺浪,无论是谁被留在那里,没有一艘大船,他都休想离开。

这个道理木格子当然懂,现在他就静静的坐在海边的岩石上看着滚滚的海浪,看得那么入神,甚至连丁丁偷偷在他身上插满桃花也似乎不知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木格子是一个浪子,好管闲事的浪子,一个像他这样的人,想象力通常都会比较好的。可是无论他的想象力有多好,他也不知道原来江湖中还有一个莲花宫主计划着争夺武林盟主,无论他的想象力有多好,他也不知道他的对手八刀断水现在正在去华山的路上,更加想象不出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是怎样的样子。

百花庄园,黄老板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只热锅上的蚂蚁,看着赶来的朋友们,他急得来回不停的走动。派出去找木格子的人都陆陆续续的回来汇报,得到的结论是:没有人在这一个半月里见过那个木混蛋,甚至连他的消息也没听过。

这是不可能的,一个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呢?特别是像木混蛋这样的人,平时不出三五天就会有他的新混蛋事传起,这样的人怎么会消失得无声无息呢?

伍佰五道:“他最后出现是在凤络镇,他还交了一个朋友叫陈祥福,是一个酒店老板的儿子。然后他就消失在凤络镇码头附近。”

黄老板看着伍佰五道:“他会不会是出海了?他似乎一直都很向往那个琉球岛的女人。”

伍佰五用很肯定的语气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因为我还查过,最近都没有船出过海。不过。。。”

“不过什么?”

伍佰五想了想道:“不过我倒查出有一条船在那段时间失了踪。但我相信木混蛋绝对不可能坐在那条船上。”

“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那条船的主人是一个老鬼,那个老鬼现在还在凤络镇,那个老鬼说他是被人灌醉后睡了两天,醒后就发现船和他的侄女都失踪了。所以这应该是劫财劫色的案件,木混蛋虽然是混蛋,他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的。况且,要出海,一定要有足够经验的水手才能做到,而木混蛋根本就不懂掌船。”

伍佰五的话显然很有道理,黄老板只好沉默。颜色苦笑:“那么这个木混蛋为什么就消失了呢?难道他用我给他的面具化装躲着我们?”

黄老板摇了摇头,道:“这也不可能,这不是他的性格。他不是那种甘于寂寞的人。”既然都没有可能,那么现在这个木混蛋在哪里呢?没有人能回答得了。

看着窗外的桃花落了一地,黄老板的长长的叹了口气:“杨起帆这小子什么时候会从海外回来?”他毕竟还是记挂着许久不见的朋友杨起帆,是不是因为木混蛋的失踪使得他更担心自己的朋友?

伍佰五看着窗外已经凋零大半的桃花树,道:“现在已经是四月底了,应该快回来了吧,他这一次的航行计划是三个多月就能回来。”

“哦,那你送杨府一家回去,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

“没有,只不过我带回来了一个消息,可以让木混蛋伤心得要跳海的消息?”谁都知道木混蛋是一个浪子,久经磨难的混蛋浪子,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可以让那个木混蛋伤心的跳海的?

每个人都疑惑的看着胖子伍佰五,显然想不出有什么是可以让木混蛋伤心的跳海的事。但当他们听了胖子的话后,还真的担心木混蛋会去跳海。

“杨倩青要结婚了,在他们回去不到三天,她的父亲就给她订了婚,下个月二十八日就要完婚了。”

“你没有告诉他们木混蛋还没有死?”

“没有,我那时还不知道可以公开木混蛋的假死,况且,我也不知道他们会这么急。”

胖子说的无疑是实话,无论谁都无法想到杨倩青会这么快出嫁的。胖子的担心无疑也是真的,现在他们都希望木混蛋不要知道这个消息,因为他们真的担心木混蛋会去跳海。

木混蛋现在当然没有要跳海的意思,如果他现在想跳进海里的话,一定是因为海里有一条鱼钩也拉不起来的大鱼。但如果他现在知道杨倩青要结婚的消息,他会不会没有鱼也跳进海里?

浮漂在水里跳动,木格子还是静静的等着,丁丁却兴奋的叫了起来:“来了,又来了。”木格子连忙做个“嘘”的手势,低声道:“你整天在水上生活,不会不懂钓鱼吧?”

丁丁嘟起她的小嘴,道:“吓跑就吓跑啦,反正现在已经钓了这么多,快过来,又有几条烤熟了。”

木格子回头看了一眼烧烤架上的那几条鱼,被丁丁修理成钉子形状的鱼,笑道:“你整天让我吃这么多,你不怕我变成一个大胖子?”丁丁却笑了道:“你最好胖得像一头猪,肥肥胖胖的猪?”

“为什么?”

“因为你这个混蛋如果变成一头肥肥胖胖的猪,就不会再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了。”丁丁好像又在吃醋。木格子笑了:“世上除了你这个傻丫头会喜欢我这个混蛋,还有谁会这么笨?”

丁丁在叹息:“其实世上大多数的女孩子在情感上都很笨的,她们对英雄偶像的崇拜,有时候简直可以说是疯狂,她们根本就不在乎她们的偶像是不是混蛋,也根本没有想过她们的偶像会不会真的喜欢她们。她们那种疯狂,或许只有用飞蛾扑火来形容。”

丁丁说得很动情,甚至眼里已经有了泪花。她是在说那些女孩子,但自己何尝不是像她们一样?

丁丁惨然一笑,悠悠道:“是不是每个女孩子都要受伤后,才会变得更理性一点?才不会整天爱发白日梦?”

木格子沉默了,在心里反复问自己:我真的是这样一个伤人心的混蛋吗?风无语也无声,却摇落一树的桃花。

丁丁拧过头去看着远方的海浪,不让木混蛋看到自己的泪。有些泪是不能让人看见的,因为这些泪会很容易就出卖你的心里话。

木格子轻轻走过去,轻轻拥抱着她。无论自己以前是怎样的一个混蛋,他发誓以后都不要令这个眼前的人再为自己伤心。

丁丁突然转过身,也紧紧抱着他,凄然道:“我不要你有事,我不要你跟他比试,我们想办法修一只小船,离开这里,他可能还没这么快就来。。。”

木格子静静的看着海的尽头,淡淡道:“不用了,我们的船已经来了。”丁丁吃了一惊,回头就看到木格子所说的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