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神秘的莲花宫主(二)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5093 2011-11-27 17:07:43

  江湖中人都知道,百花庄园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庄园,它大得简直就像一个小镇,里面不但住着许多归隐的达官贵人,还住着许多身怀绝技隐名埋姓的武林前辈。

但真正令百花庄园闻名的,并不是它的辽阔,而是它的安全。进入庄园的各个通道都布满关卡,不是住在里面的人,没有卡牌无论谁都休想进入或外出。

那么那个莲花宫主是怎样进来又离开的呢?没有人知道。就连黄老板也毫无头绪,宽敞的大厅,此刻已挤满了人,却静得只听到压抑的心跳声。

黄老板沉声道:“各位从祖父辈开始都是庄里的人,也是庄园的主人,在这百多年里,第一次出现这样荒唐的事!这是百花庄园的耻辱,也是你我的耻辱!”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敢说话。大厅里的几十个汉子都紧握拳头,脸色却像死人般难看。

黄老板看着一个穿着一身黑色劲装的中年人,大声道:“帆永!你确定昨天莲花宫主没有进出过庄园?!”

帆永走前一步,从布袋倒出七八只鸟来,每只鸟的身上都至少有三四枝箭,帆永一字一字道:“我们在追她到映月湖边就失去她的影踪,但我敢肯定她不是从通道或越墙而出,因为昨天各个进出庄园的通道都没有发现她出现过,从城墙十丈高空飞过的鸟雀有八只,都被自动装置和人力射了下来。”

“可是莲花宫主确确实实来过,你们又作何解释!”一个肥得走路都艰难的老头从厅门挤了进来,狂叫道:“难道她都是鬼魂不成?你们有没有能力保证这里的安全?”

百花庄园一向以安全著称,它的安全保障甚至已经堪比皇城,也正是因为它的安全,它的地产及管理费都是奇高的。这个胖老头的问题,无疑也是许多业主担心的问题,所以围在大厅外面的人更火燥。

有些事情在发生初期,如果你不能及时妥善处理,它造成的后果是毁灭性的。作为庄园的领头人,黄老板当然懂得这个道理,所以黄老板把围在厅门外的众业主也都请了进来,神色疑重道:“各位都是庄园多年的业主,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我在这里向各位深表抱歉。我相信各位也已经知道,莲花宫主昨天的出现,只不过是种示威,针对的并不是你们。”

黄老板略顿了会,又道:“况且昨天我已经与她交过手,我相信凭我们大家的力量,还是可以确保各位人身及财产的安全的。如果各位还相信我黄某人,就请各位放心住下去。如果各位想离开,我也一定会赔付你们这里的产业。”

话已至此,业主们已平和了不少,毕竟他们在这里一直都是很安全也很清静的。但仍有部分人决定搬走,不是他们不相信庄园的实力,只是听说这个莲花宫主实在是个惹不起的角色。

就在这时,一个大汉突然挤开人群,兴奋大叫道:“木大侠,木大侠回来了!”那个失踪三个多月的木大混蛋回来了?

众人一回头,就看见神色疑重的木格子大踏步走了进来。木格子一把握住黄老板的手,道:“你没事吧?”

黄老板微微笑了笑,对帆永他们作了个解散的手势。待众人都离开后,才道:“你个大混蛋!你这些天去哪。。。”黄老板没有说下去,他忽然呕吐起来。

血,鲜红的刺眼的血,映照得黄老板的脸更加苍白,他在呻吟:“百花庄园不能倒,它不能在我的手上毁掉。。。。”

老板娘在低泣,喂着黄老板吃药丹,低泣道:“他昨天和莲花宫主过招时就伤了真气,却要装着没事的样子。。。”

木格子道:“听说你们根本就不知她如何进来的,也不知她从哪里离开?”这样的事发生在百花庄园真是闻所未闻!

“是的,没人知道,我赶过去时她已经在观星楼等着我,”黄老板道:“这个莲花宫主的武功实在是奇高,她只不过轻轻挥了一下衣袖,便把我震开。等我追过去时,已经没了她的踪影,帆永他们本来在观星楼下守候,也没能他们把她留住。。。”

帆永接过话道:“事实上,我们根本就还没来得及看清她,只知道她大概消失的位置应该就在映月湖附近。”

木格子疑惑道:“庄园的各个把口都没有她的消息?”

黄老板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连影子也没见过。”

木格子紧握拳头,忽然道:“胖子伍佰五呢?他怎么不在!”

老板娘道:“他早些天又出去护镖,还没回来。”

木格子又道:“那么颜色呢?他总应该此刻在这里的,不会连他那边也出了什么事了吧?”木格子懂颜色的性格,他这个朋友甚少离开他的千色庄的。

吃过丹药,黄老板脸上似乎已没那么苍白,喘气道:“你放心,他没事,莲花宫主走后我也担心他,便叫人去通知他加倍小心。”

木格子不解,他懂得颜色这个朋友,如果连黄老板发生这样的事他都不来,那实在不是他的为人。

黄老板看着木格子疑惑的眼神,道:“这不怪他,因为他说他现在很忙,忙着做一件他人生中最大的圣事。”圣事?他会有什么“圣事”忙?颜色这小子到底怎么了?木格子想不明白,杨起帆也不明白。

黄老板看着他们疑惑的表情,微笑道:“你们怎么会一起回来的?还有,你们怎么不介绍一下你们的朋友呢?”

看到黄老板久违的笑容,木格子也开怀不少,便把这三个多月来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听到眼前的这个老头就是八刀断水,黄老板忽然肃然起敬道:“原来阁下就是威震大江南北的八刀断水老前辈,久仰久仰!”

何苦却在苦笑:“那只不过是虚名而已,让黄老板见笑了,你们还是叫我何苦,何必的何,痛苦的苦。”

这当然是何苦的谦虚话,放眼江湖,若连八刀断水都不过是个令人见笑的虚名,那么江湖中绝大多数的高手,恐怕连浮云都不配,只配回家抱孩子。

没想到何苦却一本正经道:“木大侠才是真正断水绝技的宗师,我苦练十年,他却在短短三个多月就练成了。”

黄老板笑道:“何老前辈你不必与他这样的混蛋较真,除非你也想做一个混蛋。”“哦?为什么?”何苦眉头皱起,他不解。

“混蛋的想法总是特别混蛋的,所以如果你要与一个混蛋比较,你就一定得把自己也变成一个混蛋。”黄老板笑着道:“我们这个木混蛋,还曾经把一棵大树砍倒,砍出几十个大大的木格子,然后又把这几十个木格子砍成几百个小木格子,他还不罢休,还要继续砍下去。”

说起木格子的混蛋事,老板娘已不再哭,她甚至还神秘的嫣然一笑,对何苦道:“你猜猜他最后砍出了多少个小木格子?”

何苦猜不出,只好摇头。

“九千八百六十一个!”老板娘笑道:“他整整用了三天三夜,砍出了九千八百六十一个!”“然后呢?”

“然后就没有了,他把这九千八百六十一个小格子扔出去一把火烧了。”

“他为什么要做那些木格子,又为什么要烧掉?”

老板娘看了看在傻笑的木格子,对何苦道:“是啊,当时我也是这样问他,谁知他竟然告诉我一个很混蛋的理由。”“什么理由?”

木格子当时的混蛋理由是这样的:“既然我的名字叫木格子,我当然要做一些木格子来看看!”

那时老板娘刚刚起床,连早餐还没吃,却忽然觉得肚子鼓鼓的。无论谁听到这样的混蛋理由,都难免会被气饱的。幸亏我们的老板娘很了解这个木混蛋,她并不想和混蛋斗嘴。

只有笨蛋才会和混蛋斗嘴,我们的老板娘是一个很聪慧的人,她当然不会是个笨蛋。所以当时我们的老板娘问木混蛋:“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继续做多些更小的木格子?为什么这么快就把它烧掉?”

没想到那个木混蛋竟然白了她一眼,样子就像看着一个世上最笨的笨蛋,悠悠道:“你真是笨得可以,为什么要做更多的小木格子?那有什么意义呢?真笨!”

听到这里,何苦已经笑弯了腰,甚至连泪水都笑了出来。笑了许久,他才对老板娘道:“你那时是不是被气得饱饱的,吃不下饭?”

老板娘没有回答,却狠狠瞪着在傻笑的木混蛋。

黄老板却笑道:“那时她何止吃不下饭,简直连水都喝不下。不过,我们现在最好快点吃饱喝足,好好睡上一觉。”

杨起帆笑道:“为什么?难道这个混蛋又要做些让我们吃不下饭的混蛋事?”

黄老板笑道:“他已经做了。”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实在不知道这个木混蛋什么时候又做了混蛋事。

黄老板问杨起帆:“你们在回来的时候,这个混蛋是不是让赶马车的老头将他回来的消息传开?”事实本就是这样,木格子将他失踪三个多月的事告诉黄老板,当然不会漏掉在马车听到的告诉他。但那又怎样呢?

“现在江湖乱成这样,大家知道他这个混蛋回来,还不来找他?”黄老板在叹息:“说不定连莲花宫主也会来找他!”

杨起帆道:“那个陷害他的女人还敢来找他?”

黄老板道:“她敢,因为她是莲花宫主,也因为她现在做事已不用像以前那样遮遮掩掩了。”

何苦道:“你说得有道理,那我们还不快点去?”

“去哪里?干什么?”

何苦番了番白眼,悠悠道:“一群笨蛋!当然是吃饭去啊。”

饭桌上摆满鸡鸭鱼肉,木格子就像一个饿鬼,他的吃相已经完全把黄老板他们震慑住了。可何苦的吃相却比他更凶!

老板娘看着何苦,忽然道:“你是不是连吃饭都要跟他比一比?”

“没有,这一餐可能是他三个多月来最美味的,却是我十多年来最美味的。”这是他的心里话,更是大大的老实话。

老板娘笑道:“那么你为什么要在孤岛呆这么长时间?”

“因为我是八刀断水,因为我是何苦。”

老板娘笑了:“你似乎开始厌倦那里的生活了,这样看来,你是不会再愿意回到那个孤岛去了。”

何苦笑道:“你其实并不像某人说的那么笨。”

“这个当然,笨的人怎么能在百花庄园呆得下去?”一个穿得五颜六色的男人笑呵呵的走进来,道:“这里只有混蛋的人,没有笨的人。”

在江湖上,千色庄虽然没有百花庄园那么有名气,颜色和颜变两兄弟也没有黄安黄老板那么有名气,但如果要比谁給人印象最深,那么,无疑会是颜变。一个比女人还会打扮的男人,给人的印象想不深刻都难。

黄老板看着眼前这个花俏的颜变,叹道:“唉,颜变你这小子在衣服上的研究看来又进步了不少,连我这个混蛋都快要被你迷住了。”

颜变用手将额前的乱发向后整了下,笑道:“这叫皇天不负有心人,像我这样肯下功夫的,想不进步都难啊。”说完这句话,颜变甚至还在叹息,就好像在感慨进步也是一种无奈。

黄老板在苦笑,拧过头去苦笑,然后他就看见被颜变的衣着打扮震慑住何苦,像只木鸡般动也不动的何苦,再然后他就看到何苦手中的饭碗掉在饭桌上,饭碗转了两圈就“呯”的一声掉在地上。

黄老板和木格子他们看着何苦的表情,忽然被吓了一跳,着着实实的被吓了一大跳。因为颜变似乎直到现在才发现何苦的存在,他在指着何苦的衣服惊叫道:“黄老板!黄老板!这个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天啊!他怎么可以穿成这样子!这个世上还有什么道理!还有什么意义价值!”

黄老板笑着打断他的话,道:“你不认识他,但我相信你一定知道他。”

“一定?”颜变疑惑的看了看何苦,道:“他是谁?”

黄老板道:“他就是八刀断水大侠,何前辈!”

八刀断水这个名字颜变当然听说过,但他实在想不到江湖中响当当的人物会穿得如此不堪入目。-----起码是他颜变觉得不堪入目。

颜变抱拳道:“抱歉何老前辈,实在是非常抱歉,小生并不是有意冒犯,只是你的衣服搭配实在太不应该这样,你总该听过人靠衣装,美靠千色庄吧?有时间你来千色庄,我给你好好包装一下。”

何苦似乎还没回过神来,愕然道:“美靠千色庄?”

“是的,美靠千色庄。”颜变走过去,拉起木格子道:“木混蛋,别吃了,快跟我走!”木格子皱眉,心里料定这新奇百出小子定是又要让他试衣服,却装出糊涂的样子,悠然道:“走?走去哪里?”

“当然是去千色庄!不过你放心,在这样的情况下拉你去,当然不会是去试我的衣服。”颜变似乎看懂木混蛋的心思,神秘道:“只要你跟我去,我敢肯定,你一定不会后悔!”

木格子这次真的糊涂了,他实在想不出颜变能有什么事,特意跑来拉他去千色庄,所以他也装出神秘的样子道:“我一定不会后悔,因为我不会给你让我觉得后悔的机会。”

“你的意思是不是在告诉我,你不会跟我回千色庄?”颜变把声音压得更低,道:“你确定?”

“你并不笨,”木格子依然神秘道:“我的意思本就是这样子。”

颜变忽然笑了,笑了好一会,才又把声音压低道:“如果我不笨,那么就说明你现在变得很笨了,笨得都不像原来的木混蛋了。”屋里的每一个人都疑惑看着颜变,他们当然都听得清楚颜变和木格子的谈话。因为颜变和木格子虽然是压低声音说话,但并不是怕其他人听到。但每一个人都不明白,颜变会忽然说木混蛋是一个很笨的人。

颜变没有说出木混蛋很笨的原因,他在问木混蛋:“你有没有见过我以前和你这样说话的?”木格子只有摇了摇头,他认识颜变这么多年,的确没见过颜变这样神秘说话。

颜变又道:“你总该知道,有一句老话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木混蛋点点头,他当然听过这句话,这句话不但是句老话,还是一句很有哲理的老话。

“一个人的性格能有所改变,实在不容易。能帮助别人改变性格,那么这个人就更了不起。”颜变在感叹,突然又道:“你如果不是变笨了,你如果还是原来那个既聪明又好奇的木混蛋,那你本应该很期待见见那个奇人的,现在那奇人就在千色庄。”

颜变说得没错,江湖中人都知道木混蛋的确是这样一个充满好奇的人,也正是因为他的好奇,很多麻烦都找上他。现在麻烦是不是又找上他了?木格子不知道,也不在乎,但他的确对颜变口中的奇人充满好奇,他当然要去看看这个奇人。当然他也正想看看颜色这小子在忙的是什么“圣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