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嫁祸千色庄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2112 2011-11-27 17:07:43

  莲花宫主现在的确还在千色庄,她现在正和颜色两兄弟坐在赏花亭喝茶,下午茶。

莲花宫主在问:“你们的朋友木混蛋,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为什么他要急着走?他是不是怕我吃了他啊?”

颜色笑道:“他就是这样一个混蛋,喜欢独个自在,宫主你就别放在心上。”

“我看他不是喜欢独个自在,他是喜欢独个惹麻烦,管别人的闲事,”颜变有点愤愤不平道:“惹得一身麻烦,最后还连累朋友。”

“二弟你千万不要这样说,做朋友的还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颜色叹息道:“只不过这次他没体会到宫主的一片苦心,实在可惜。”

莲花宫主似乎也觉得可惜,道:“的确很可惜,不过我还是很感谢千色庄对我的认同,以及给予这么多帮助。”

颜色笑了,道:“宫主客气了,这些都不过是举手之劳,况且这些事都是造福社稷,能为宫主做这些事,实在是我们的荣幸!”

“好!小女子以茶代酒敬两位庄主一杯!”莲花宫主笑盈盈的向颜色和颜变举杯道:“顺祝千色庄的生意蒸蒸日上!”

喝过茶后,颜色忽然又叹息道:“如果木混蛋能加入帮忙宫主的话就好了,这样的话宫主的行动无疑会更加顺利,毕竟他的影响力是江湖中公认的,不但可以拉动江湖人士,还可以更容易令朝廷接纳我们的建议。”

莲花宫主优雅的放下茶杯,嫣然一笑,道:“人各有志,又何必强求呢?况且我们只要努力做好要做的,我相信,皇天不负有心人。”

颜色点了点头,忽然像想起什么,道:“宫主你不会再去找他的麻烦了吧?还有黄老板他们。。。”

莲花宫主还没等颜色说完,就哈哈大笑:“颜大当家过虑了,我要做些什么你们不是都了解了吗?我们的目的不是杀人,而是改善社会弊端。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我又怎么会去惹自己朋友的朋友?”

颜色不说话了,说话的是颜变:“宫主所言极是,按照宫主的意思,我们已经完成附近几个州县的路标提示语,得到的反响都还是不错的,只是还是有些江湖人士不愿遵守,甚至还破坏路标语。”

颜变所说的路标语,当然就是“莲花宫主提醒你,保持马路畅通,请在你左边行走!”

对于宫主提出的在马路边设立这个路标语,颜变是由衷的佩服:“这个路标语实在太好了,规范了大家的行走,不但令马路畅通,也避免发生不必要的马路碰撞事件。”

莲花宫主道:“这只不过是第一步,如果可以的话,以后我们会建议官府加大力度对官道扩大,我们莲花宫会大力支持的。”

莲花宫主沉默了会又道:“不知现在官府方面有没有什么反应?”

“没有,”颜变微笑道:“暂时还没有接到官府方面的消息。但我们相信这么好的路标提示,官府也不至于反对。”

“那就好,”莲花宫主笑道:“我曾经听到过一个关于木大侠的喝酒传说,他真的可以喝三百八十二碗酒?”

“这个是真的!”说起木混蛋的酒量,颜变似乎很是感兴趣,笑道:“他这混蛋喝起酒来,简直是不要命!而且把他的那几个至交好朋友也感染了,全都变成酒鬼!”

莲花宫主呵呵笑道:“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喝酒,你不是他的至交好朋友?”

颜变挥挥手,苦笑道:“不算是,我们最多算是朋友,其实我是因为他和家兄是好友,才认识的。”

莲花宫主笑着对颜色道:“你们这样喝酒,是高兴的时候喝还是心烦的时候喝?”

颜色苦笑道:“都会喝,你看下面的花树,几乎每一棵花树都是我们用消化过的酒浇大的,所以这些花树都长得特别好,花也开得特别艳。”颜色的话,莲花宫主当然懂,她甚至能想象得出这些酒鬼曾经在花树下,既痛苦又痛快的狂吐表情。

就在她看着花树联想的时候,赏花亭的小道尽头,忽然闪出一个黑衣劲装的中年人,那中年人也不走过来,就站在那里静静候着。看到中年人的出现,莲花宫主连忙站起来抱拳道:“实在不好意思,看来我有事要处理一下,我就先失陪了。”

“宫主事忙,请便。”

莲花宫主莞尔一笑,转身就向黑衣人走去。

黑衣中年人静静等莲花宫主近身,才道:“正如宫主所料,木混蛋果然离开了百花庄,现正在赶去柳州参加杨府的婚礼。”

“很好,这个杨倩青果然是他最心挂的女人。”莲花宫主笑了:“你们就按计划行事,如果沿途设伏不成功,就等他在婚礼后,让他在醉梦中睡进棺材。总之我不希望再看到他回来,懂吗?”

“明白!”中年人看了一眼远处观花亭的颜色和颜变:“可是,他们。。。”

“这个与你无关,”莲花宫主训斥道:“你只要做好你要做的事就行了,懂吗!”

“是!属下这就去办。”

“等等,”莲花宫主叫停中年人,接着道:“从明天开始,我会离开千色庄,这里的一切不再与我们有任何关系,因为我们从来就没有来过这里,也从来不认识千色庄的任何人,更从没交代过千色庄帮忙立过路标语。”

“为什么呢?难道宫主不想让别人知道是你交代千色庄设立的路标语?”中年人不解道。

“你跟了我这么长时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笨了?”莲花宫主道:“我们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为什么还要背这个黑锅?我们又不是朝廷的衙门,设立这个路标语是犯法的。况且这是在扇朝廷不作为的嘴巴子,朝廷迟早会严查的,懂吗?”

“宫主所言极是,属下现在明白了。”

莲花宫主沉思了会,忽然露出一丝笑意,悠悠道:“要是衙门查起来的话,我们还要浪费口舌解释,你干脆去衙门报案,就说千色庄乱设立路标,侵害我们的形象。”

“好,属下这就去安排!”

看着中年人离去后,莲花宫主轻轻摘了一支开得正茂盛的带刺蔷薇,远远的向颜色和颜变招了招手,笑了,笑得那么灿烂那么美,笑得那么意味深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