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请叫我香菜和尚!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2127 2011-11-27 17:07:43

  五月二十七,早晨,有雾。

木格子把外套搭在肩上,看着周围一片朦胧,却连个人影也看不见,他不禁皱了皱眉,对柳之州道:“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怎么觉得越走越荒凉?”

柳之州呵呵笑道:“你小子昨晚还赞我熟路的,怎么又怀疑起来了?走吧,前面不远就是尚武酒楼。”

“尚武酒楼?难道这个酒楼的老板是很个迷恋武学的人?”

“是的,他的确是,如果你愿意在他酒楼的武台上露上一手你个人的绝技,你在他酒楼的吃喝住全都是免费的。”

木格子笑道:“这个老板一定是钱多得没地方花,他这样做,也不怕亏得倾家荡产?”

柳之州笑着摇头道:“错了,错了,你这次完全错了。”

木格子不解道:“错了,错在哪里?”柳之州道:“你当然错了,因为他不但不会亏得倾家荡产,而且还还赚得盘满钵满的。”

“哦?为什么呢?”

“因为他这样做,不但吸引很多武林人士的投宿,还吸引许多想学武艺的人前去观看,而且他酒楼的消费是奇高的,你说他能不赚得盘满钵满吗?你说你是不是错了?”

柳之州说得没错,尚武酒楼的确有这样的规定,并且这个规定的确让酒楼的老板赚得盘满钵满,赚得整天都乐颠乐颠的。

这个酒楼的老板叫金满堂,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但若从他的外表看,他最多看起来像个五十出头的人。他常常对人说:“笑一笑,十年少,这么划算,我为什么不多笑笑呢?我又不是笨蛋。”

金老板当然不是笨蛋,笨蛋的人哪会像他这样有福气?笨蛋的人,哪会想得出这么妙的法子?

金老板显然对自己能想得出这个生财法子感到很满意,他笑盈盈的看着满大厅都座无虚席,走上厅中的武台,抱拳笑道:“各位好汉各位贵宾,想必大家都知道我这个小酒楼的规矩了,那么,现在有没有哪位愿意上台表演一下绝技的?”

台下熙熙攘攘的却没有人站出来,都在等着看谁又愿意上台。

金老板等了一会,见没人出来,就哈哈笑道:“如果各位还没想好,那么我们就先欣赏一个舞蹈如何?”金老板果然是个精明的生意人,这样的情景他当然早就想到过,他当然早就懂得在这样的情景下,最好是安排些舞蹈来助兴。只要客人高兴了,说不定会多点几样菜,多喝几壶酒。

台下那些本来想来看武艺的人,起初见没有人上台已有些失望,但听到有表演舞蹈,还是开怀了些,甚至还有几个公子哥拍掌大叫道:“好,先来一个舞蹈来助助兴!”

金老板笑道:“好,下面是歌舞曲,曲名是杜甫的《佳人》,希望可以给各位助助兴!”

金老板说完,就抱了抱拳退下,而几个像蝴蝶般轻盈的女子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向台下轻轻的鞠了下躬,就随着乐声吟唱声偏偏起舞。

“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自云良家女,零落依草木。。。。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歌声美,舞更幽美。

舞还没结束,台下早就叫好声一片,酒也喝得更快。

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大叫道:“不好!简直是糟透了,糟透了,这算什么舞蹈!”

这么美的舞蹈,竟然还有人喝倒彩?众人不禁向这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少年和尚满脸不满的站了起来,还在叫道:“这算是什么舞蹈?这简直是狗屁不如!”

一个公子模样的中年人显然对这个和尚感到不满,嘲笑道:“我还以为是谁这么不懂情趣,原来是个和尚,难怪难怪!”

金老板眼见场面的冲突一触即发,连忙走过去,笑呵呵对那个少年和尚道:“这位小师傅,你先请坐,不知小师傅法号如何称呼。”

少年和尚见老板笑脸相迎,也不好怒目相对,道:“法号就不敢担当,你叫我香菜和尚就是了。”原来这个少年和尚就是那个落雁寺的和尚,他在那个神秘的每个动作都像跳舞的女人离开后,就草草埋了师傅下山了。

金老板笑道:“原来是香菜大师,这个歌舞搅了你的雅兴,这酒菜钱就免了,算是赔罪。”

香菜和尚见老板这样说,坐下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事情本来就要这样过去了,可坐在另一座的一个公子哥却大笑起来:“什么香菜和尚,我认得你,前些年我曾经去过落雁寺,你就是那个落雁寺的小和尚!”

刚刚坐下的香菜和尚脸色已经涨红了,“拍”的一声推开桌子,站起来大声道:“请叫我香菜和尚。”

“香菜和尚?我还是番茄公子呢,哈哈。。。”

那个自嘲番茄公子的中年人本来在大笑,却忽然传出一声惨呼,等众人反应过来,已经发现他已经被香菜和尚按在地上,拳头就像雨点般落在他头上。

香菜和尚边打边怒叫道:“我叫香菜和尚,记得了吗?我叫香菜和尚。。。。”

众人都吓了一跳,连忙把香菜和尚拉开,按在桌子上。

那个番茄公子已经被打得头破血流,惊恐道:“这个落雁寺和尚疯了,这个落雁寺和尚疯了。。。。”

香菜和尚在挣扎,怒目盯着他道:“是香菜和尚!”

看着香菜和尚的愤怒,番茄公子已经像一只惊弓之鸟,连忙改口道:“这个香菜和尚疯了,香菜和尚。。。疯了!疯了!”

金老板面对这样的场面,简直是哭笑不得,连忙拿些银子让人带番茄公子去疗伤,然后生气道:“香菜师父,你这是干嘛啊你,你何必这样冲动!”

没想到香菜和尚却忽然哭了起来:“我叫香菜和尚,你们为什么不叫我香菜和尚,你们为什么要破坏我心目中舞蹈的印象?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么残忍?为什么?为什么。。。。”

哭声是如此伤心欲绝,就好像一个原来以为过得很幸福的人,却忽然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骗局,所有的幸福都是假像一样。

众人虽然不知道这个自称香菜和尚的少年为什么这样在意自己的称谓,但见他哭得如此痛苦,也不禁黯然,不知不觉都放开他,让他端在地上,哭泣,哭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