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落雁寺的神秘来客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2125 2011-11-27 17:07:43

  祁连山连绵数千里,不管是春夏秋冬,她给人的感觉总是萧索,悲凉,甚至是死寂。这里除了野兽出没,几乎是人迹罕见。而柴达木山是祁连山脉中的其中一座险峻高山,据说柴达木山还有一个名字,叫落雁山。而落雁山名字的得来是因为山上有一座落雁寺。

落雁寺曾经也有过香火鼎盛的时候,但近十多年来,不知是因为山下的商道没落,还是香客们找到了更能寄托他们愿望的寺院。现在早已变得破败不堪,只剩下一老一少两个和尚在相依为命,守护他们那救世救难的观音菩萨。

此刻正是午饭的时候,少年和尚正在厨房很认真做一道“甜椒拌金针菇”,因为这是他师父最喜欢吃的,而且是每餐必备。“为什么师父你这么喜欢吃这道菜?”少年和尚看着旁边的老和尚,问了这个困扰他很久的问题。

老和尚慈善的看着他,笑道:“金针菇含有很丰富的营养,它可以改善失眠,还可以让记忆力不至于退化的那么快。而甜椒作为谱料,也不会太辣。”老和尚长长叹了口气,接着道:“师父越来越老了,已经不能再吃太辣太刺激的东西,而睡眠却越来越糟糕,甚至记忆力也在衰退了。”

少年和尚却嘟嚷道:“我都记不得有多少年没香客来过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衰退就衰退吧!”

老和尚当然明白徒弟的意思,年轻人总会比较喜欢热闹,也更向往外面繁华的世界。所以老和尚并没有训斥他,只是长长叹了口气,道:“或许没人来反倒是一件好事。”

少年和尚看着师傅离去的背影,疑惑道:“为什么呢师傅,寺院不是为香客们祈福的地方吗?”

老和尚没有停下脚步,也没回答徒弟的疑问,而是交代他道:“记得甜椒一定要切细成丝,拌起来才更入味,金针菇一定要烫久一点,才会熟透。做好了就端来我房间,外加两碗饭。至于你喜欢吃什么,你就自己做来吃吧。”

少年和尚拌着金针菇喃喃道:“甜椒拌金针菇,甜椒拌金针菇!这菜就真的这么好吃吗?”

“是的,甜椒拌金针菇很好吃,可惜你还漏掉一样东西。”

“可是这是按师父你说的来做的啊,怎么会漏掉。。。”少年和尚忽然觉得不对,因为他忽然发觉背后说话的,不是他师父的声音。等他会过头来,不禁吓了一跳,然后就呆住了。因为他发现站在门口的是一个女人,一个戴着有帘布斗笠的女人,一个虽然你看不见她面容,但你依然会觉得她是仙女下凡来的女人。

这个女人似乎早已习惯少年和尚这样的眼神,既不训斥也不理睬,她轻轻走向灶台,问:“有没有香菜?”

“啊?香菜?”少年和尚忽然醒过神来,慌张道:“有香菜,有香菜。。。。”少年和尚把香菜恭恭敬敬的递给她,就静静的看着她把香菜下锅煮汤,然后用这汤把那盘甜椒拌金针菇再拌一次。

这本就是很简单的拌凉菜动作,但在少年和尚看来却美极了,因为这女人每一个动作简直是在舞蹈,很优美的舞蹈。

“好了,做好了。”舞蹈的女人对还在入迷的少年和尚道:“你叫什么名字?”

“啊?我叫香菜!”少年和尚愕然道,但他忽然觉得自己说错口,连忙改口道:“不是不是,我不是叫香菜,我叫。。。。”

“好了好了。”女人打断他的话,道:“菜已经做好了,快端去吧,香菜小哥哥。”

少年和尚对于没能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她好像心有不甘,但还是“哦”了一声,就连忙把饭菜给师父端了过去。

据说后来武林中出现一个名字叫做香菜和尚的出家人,如果认识他的人不叫他香菜和尚,而是叫他落雁寺和尚的话,他一定会跟人拼命。他的拼命理由是:谁不叫我香菜和尚,谁就是破坏我心目中的舞蹈,我就跟谁拼命!这也是后话,咱也先不提。

话说老和尚才刚刚吃过一口甜椒拌金针菇,脸色就忽然变了,长长叹了口气,对着门外道:“你还是来了。”

小和尚不明白师父这话是什么意思,甚至也没看清那个舞蹈的女人是怎么进来的,因为他刚刚听到师父对门外说话,刚想拧头向门外看时,却发现那个舞蹈的女人已经站在他师父的面前。

“你以前一直都想自己做甜椒拌金针菇,因为你很怀念那一次吃这菜的味道,可是你又一直都做不出这种味道,因为你只知道表面的东西,你根本就不知道甜椒拌金针菇是需要用香菜汤来拌。”女人似乎在笑,道:“我的手艺和我娘一样,是不是?”

“是的,这是我第二次吃到这样味道的甜椒拌金针菇,第一次是二十五年前,在将军家里。那时你还没出世。。。。”

“那你现在当然已经知道我是谁了,你当然也知道我来的目的。”

“是的,我知道。”老和尚喃喃道:“自从三年前我知道你出现后,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找来的,我也一直在准备着,因为我是唯一知道将军在哪里的人。除此之外,我还知道,只要你找到我,我就一定会把将军供出来,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我常常对自己说,人生虽然时常都会犯一些错,但有些事是永远也不可以犯错的。要不然,只会有一种结果。无论你做多少好事,无论你念多少年经,最后绝对都会只有一种结果。”

这个女人没有再问这种结果是什么,因为她知道自己就算问也是白搭,因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无论这个人生前是将军的随从还是和尚,都是不会说话的。

“你应该知道,死并不是就可以守住秘密的,对于我来说,既然可以找到你,我就可以找到他。”

这是那个舞蹈的女人走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说完这句话,她的人就忽然消失了。剩下还在发呆的香菜和尚没反应过来,剩下破败不堪的落雁寺在等待落雁哀鸣,剩下萧索的祁连山依然还在承受着春夏秋冬的悲凉。

为什么师父会服毒自杀呢?那个舞蹈的女人到底是谁?香菜和尚不知道,他也永远不会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