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华山论战--虞美人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2236 2011-11-27 17:07:43

  五月二十八,黄昏,华山

天慢慢的暗了,现在早已过了约定大会的时间,华山绝顶的校武场已经开始燃起火把和灯,武场内外依然人头汹涌,来自各教各派的各色人物此刻依然不愿散去。他们不愿离去,当然不是为了欣赏华山的夜景。他们还在等人,等一个本该早就来却迟迟不出现的人。这个人当然就是莲花宫主。

这些人来这里,当然是为了参加武林大会,讨论莲花宫主做武林盟主一事,但他们并不都是来拥护宫主的。所以偌大的教武场被一分为二,一边是支持拥护宫主,而另一边是反对宫主。

拥护的一方以武当派和昆仑派以及逍遥派为主,而反对的一方以少林派和崆洞派以及衡山派为主,而华山作为主办方,立场本该保持中立的,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华山派在偏向莲花宫主。因为华山派的掌门逍遥子一直在为莲花宫主不出现说好话。

逍遥子一直努力劝着双方保持冷静,笑道:“各位不要心急,可能宫主她被其他急事给耽搁了,今天她赶不来,要不大家今晚先住下,明天她应该就会赶来的。”

对于逍遥子的说法,崆洞派掌门赤朱子显然不敢苟同,他站起来愤怒道:“我看她都把我们当猴子耍了,有什么急事能比今天的武林大会重要!”

衡山派的掌门胡烈风也冷笑道:“我看她不是有急事耽搁,她是没胆子出现,她也应该知道老子的烈火掌可不单单可以烤番薯。”他的话立时引来一阵附和欢笑,也引来指责和不满。

逍遥派的掌门任自在“嗖”一声跳了出来,指着胡烈风冷笑道:“笑话!天大的笑话!就凭你们几个搅屎棍,能做得了什么,宫主会怕你们,吃老子一掌!”

任自在说动手就动手,忽然就是一招寒冰掌打向胡烈风,而胡烈风似乎早就猜到,冷哼一声,他的烈火掌正好不偏不倚的迎接上去。众人都知道寒冰掌和烈火掌的霸道,但从没想过这两种掌法会有一天碰上。更没想到这两种掌法的宗师会这样对接上。

无物不冰结的寒冰掌与无物不焚化的烈火掌,对接上会有什么情况发生呢?烈火一直在焚烧,寒冰一直在冻结,冰与火之间一直在“吱吱”作响,也分不出到底是火在焚化着冰,还是冰在冻结着火。

众人只觉得一阵阵忽冷忽热的掌风扑面而来,一会是让人闷热得无法呼吸,一会是让人寒冷得窒息。在场的都是武林中少有的好手,他们的人生不知经过了多少风浪,但处在这冰火两重天的煎熬压抑里,却都难免纷纷仓皇的射了出去,方觉得一身轻松。

火掌依然在燃烧,但胡烈风额上的汗却开始冻结;冰掌还在冻结,可任自在脸上的汗却流得比雨水还快。每个人都知道他们两个现在都在拼命,身不由己的拼命。每个人都知道他们难免两败俱伤,却都无可奈何,不知如何施救。

逍遥子急得团团转,看着少林的方丈至德和武当的掌门积善,道:“两位,请先放下成见,快想办法救救他们,再迟就来不及了。”

积善大师道:“现在只有叫他们同时停手,但恐怕也不行,先不说他们愿不愿意相信对方,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就做不到同时停手!”

至德方丈道:“我们也可以在他们背后施加内力,但这也只是能延长他们的时间,并不能解决问题,最后还会连累给他们施加内力的人。”

“那么怎么办才好?他们可不能出事!”逍遥子愁得几乎要疯掉了,华山作为这次武林大会的主办方,如果胡烈风和任自在他们在华山出事,华山当然推脱不了责任。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发现有六个女子从天而降,落在胡烈风和任自在周围,一个青衣貌美的女子站在一旁抱着琵琶弹唱起来,另外五个黄衣貌美女子在轻飘飘起舞。

青衣女子在不急不慢的弹唱着李煜的《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而那五个黄衣女子,则悠悠然的在胡烈风和任自在周围旋转起舞,还不时的撒发着一种粉红的花瓣。只见这些花瓣在落地瞬间,有的烧成灰烬,有的像冰花一样碎成颗粒,这些灰烬和颗粒在掌风中很快又流走得无影无踪。

对于这一突变,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惊呆了,他们就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几个女子,就像看见传说中的仙女在撒花,撒救世救难福泽万世的仙花。

曲已唱完,胡烈风和任自在跌坐在地,看样子只剩下半条命了。现在那冰火两重天的煎熬已不复存在,众人却觉得在内心深处开始隐隐作痛,由失落后悔结成的愁绪在隐痛。

人群中已有人无免怨嗟,泪流满面。亦有人在对抱着琵琶静静站在场中的青衣女子大叫:“宫主,你一定就是宫主!”

“不,她不是宫主,她是小翠!”

“小翠?”众人随着声音望过去,就看见一个穿得比小姑娘还要花俏的男人。这个男人当然就是我们的颜变先生。人群中立刻有人认出颜变,问道:“颜公子,如果她不是传说中的宫主,她怎么能有这么深厚的功力以歌舞化解这场灾难?”

“颜公子,她不是宫主,她们谁是宫主?”

颜变也不在理会众人的疑问,笑盈盈的对青衣女子道:“小翠姑娘,宫主怎么不来?你们走后不久,我就赶来了,作为朋友我当然要支持你们的。”他的笑容是那么惬意,那感觉就像在表示他要比在场的豪杰都要尊贵,因为他认识莲花宫主,因为他认识莲花宫的人。

这可惜那个青衣女子用陌生的眼神看着他,淡淡道:“这位公子,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是叫小翠。”

颜变愕住了,脸色一会青一会白,张大着嘴却说不出话。

那个青衣的女子连看也不再看他一眼,转身对逍遥子他们道:“武林大会暂时延后,具体时间以后通知。”她说完这句话,也不理逍遥子他们有何反应,就与同来的五个黄衣女子跃上祈福殿的屋顶,瞬间就消失在黑夜中。

众人追过去,大叫:“宫主她在哪里,为什么不来?。。。。”

听到众人叫宫主,颜变忽然大哭大笑起来:“宫主。。。宫主,她不是小翠,那她是谁?我又是谁。。。。我是谁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