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柳香姑娘(二)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3233 2011-11-27 17:07:43

  上回说到木格子来到‘翠翠红’门口,他并没有任何犹豫就大踏步走了进去。姑娘们立刻热情的围着他,就好像一群蜜蜂,看见花朵的蜜蜂。对于这样的情景,木格子当然不会有丝毫难为情,因为他是一个浪子,这样的情景早已司空见惯了。

木格子大大咧咧的左拥右抱,甚至还在一个小姑娘的脸上捏了一下,道:“你的皮肤真是又嫩又滑,大爷我真是爱死你了!”

“真的?”小姑娘笑了

“当然是真的!”木格子满脸肯定。

小姑娘笑的更开怀了:“那么大爷今晚就让小蝶陪你如何?”

“这个。。。。”木格子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抱歉道:“下次吧,今晚我是来找柳香姑娘的,实在抱歉得很!”这的确是抱歉的很,木格子本来还想再说些好话,谁知姑娘们‘咣’的一下子全散了。

姑娘们白了他一眼,就大声嚷道:“情姨!这里又有一个是找柳香姐的。。。”她们悻悻的散去,嘴里还不忘碎个不停:“怎么总是找柳香姐的,排期都要排到明年了。。。”

“放心,他们都是些色鬼,不会排期等的,等别拒绝后就会回来找我们的了。。。。”

“等他们再来找我们,就折腾死他们,让他们脚软的走不了路!”

“对!让他们走路都变成这样。。。。”小蝶边说边做出脚软的样子。她学得实在是惟妙惟肖极了!看着她的样子,姑娘们立刻就笑翻了天!

木格子也笑了,就在他笑得有点苦楚的时候,一个三十多岁打扮得很是端庄的女人,悠然笑着来到他面前。木格子当然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姑娘们口中的情姨了。

木格子开始先发制人,笑道:“情姨,姑娘们好可爱啊!”

“是很可爱,”情姨笑道:“只可惜客官不喜欢她们。。。。”

“客官?”木格子装出惊讶道:“你不认识我了?上次你不是叫我老木老木的吗?你竟然忘了我!”这当然是木格子的鬼话,唬人的鬼话。他第一次来到阳朔,当然不可能来过这里。

但他说这样的鬼话,当然是有道理的。因为扮熟客不但会有更多优惠,还会有很多你意想不到的方便和惊喜。即使你不在乎钱财,生客和熟客得到的绝对会不同。如果你也经常去鬼混,这个道理你一定会懂得,也必须懂得。

------------------------------------------------------------------------

(注:这个注其实与这个故事没有半点关系,本人断断续续写了十三四五六年的小说,也很少写注的,甚至很讨厌写注!因为‘注’往往会打扰读者的思绪,实在是得不偿失!但今天我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要写这个‘注’,因为我想还自己一个清白:‘我并不是一个经常去鬼混的男人!’至于去东莞,去惠州的园州,去广州的机场北,棠下。。。。我都不过是陪朋友们打波,友谊波。我相信大家都知道,友谊是很重要的,大家都会理解我的初衷。好了,还了清白,就不妨碍大家继续看小说了。)

-------------------------------------------------------------------------------

话说情姨听到木格子的话,果然被这个木混蛋唬住了,疑惑道:“老母?我上次就叫过你老母?”

“不是老母亲的老母!是木头的木!”木混蛋装出生气的样子道:“你果然忘了!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木混蛋在火上加油,因为他知道加上油后一定会成功的。

果然,情姨彻底被他唬住了,她一拍自己的脑袋,装出想起来的样子,道:“对!我想起来了,哎呦!看我这记性!对不起了,老木兄弟!我该罚酒,该罚酒!”她嘴这样说,心却嘀咕不停:“难道真是我忘了?怎么没印象啊我?”

木格子笑了,不但人笑了,连心也笑了,大度道:“罚酒就不用了,等下闯关时你给多些提示我就行了。”他把店伙计告诉他要通过柳香姑娘测试的话说出,情姨果然更相信是自己忘记他了。

“好!老木兄弟放心!情姨懂得做的。”情姨笑着接着道:“不过,前面的关我帮你忙,当是我对你的赔罪,至于你见着她后要闯的关,情姨我也爱莫能助了。”

木格子笑道:“这个规矩我当然懂!我又不是第一次闯关!”

“那就好,我们从这边过去,不必排队过前面的测试。”情姨在前面领路,木格子偷偷看了一眼那十多个等着测试的男人,不禁笑得更是开怀,脚步也更是轻快。

来到后堂,情姨让他坐会,又让下人给他倒了杯茶,悠悠道:“我只能领你到这里了,如果他们四个都没有通过测试,就轮到你了。”

木格子看了一眼其他座子的四个男人,偷偷问情姨:“能不能先安排我,要是他们有人通过,我岂不是今晚又落空?”

情姨摇头道:“当然不能!他们的纸条都传了进去了,只能等着里面的姑娘传话。你又不是不知道!”

木格子点点头,真诚抱歉道:“也是,实在谢谢情姨你了。”他当然要感谢的,要不是情姨带路,单是等前堂的十多个男人的轮流测试,也够他呛的了。

情姨已转身告辞,去忙前堂的测试。木格子喝了不到三口茶,就看到一个公子哥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很是清纯可爱的女孩子走了出来。

这个女孩子看起来清纯可爱,说的话却一点也不可爱:“姓潘的,进来!”她的话一说完,转身就返回房里,连半眼也没瞧谁是姓潘的,头仰得高高的,也不怕踢着门监跌破鼻子!

一个侠士装扮的年轻人笑盈盈的连忙站了起来,似乎是信心十足。他当然就是那个‘姓潘的’,对于那个小姑娘的无礼,他并不在乎,因为他的目的并不是那个小姑娘。

只可惜,他也很快就出来了,但他并不是走出来的,而是被人扔出来的,他在地上滚了几圈才爬得起来,也垂头丧气的走了。刚才那个小姑娘又出现了,语气还是那么冰冷:“翠翠红不是撒野的地方,柳香姑娘的闺房更不是!下一个,姓王的,进来!”

木格子在喝到第二杯茶的时候,最后的一个也出来了,神情几乎和刚才几个一模一样的咀丧。木格子还没来得及为他们叹息,就听到那个姑娘冷冷道:“姓木的,进来!”

木格子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话,依然在慢慢喝着他的茶。那感情就像他是来喝茶的。

过了半响,那个去而复返的冷冷声音又传来:“姓木的,你是不是聋子,我叫你进来!”

木格子终于抬起头,看着那个小姑娘,竟然发现她的头不再像之前抬得那么高了,他悠悠道:“我现在不想进去了,我只想喝完这杯茶,然后拍拍屁股走人。”这当然不是他的心里话,他只不过想挫挫这个小姑娘的锐气。

没想到小姑娘冷冷道:“不行!你必须进去!”

木格子愕然了,道:“为什么?”

“因为从这门走出去的人,只能有两种表情!”小姑娘冷冷道:“一种是满足的表情,一种是刚才你看见的表情!”

“这也是规矩?”木格子道。

小姑娘冷冷道:“是的,这也是规矩,这里的规矩!”

“既然是规矩,那么当然得遵守的了,正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我懂的。”木格子笑呵呵的走了过去,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他在走到小姑娘旁边的时候,装出惊讶的表情道:“原来姑娘还会说这么多话,我还以为姑娘只会说‘姓木的,进来’,搞得我差点误会了姑娘,罪过罪过啊。”

“你。。。。”小姑娘终于知道自己上了这个姓木的混蛋设下的道了,气得满脸通红,却说不出话来。正想一掌劈向这个混蛋,却被屋里一个摄人心弦的女子声拦下。

那是个让人听着就心酥的女子声音:“智子,不要跟客人争执,不要坏了这里的规矩,知道吗?”

“知道了,小姐,智子知道错了。”她嘴里这样说,领着木格子进去的时候还不停的伸出手掌恐吓木混蛋。木格子却一点也不在乎,依然笑呵呵的跟着她走。

原来这门进去后,并不就是柳香姑娘的房间,而是一条通往房间的走廊,直到走到一个门前,这个叫智子的小姑娘才站定,推开门让木格子进去,然后她就在外面把门关上,静静在门边候着。

木格子一走进去就看见一个女孩子,寂寞的女孩子。她静静的坐在房中的酒桌旁,手里拿着个酒杯,失神的把玩着,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见木格子的进来,也似乎这世间的一切与她都没有半点关系。

她看起来很年轻也很美,本就是该享受美好人生的时候,为什么她会如此寂寞?人之所以会感到寂寞,是因为有过太多的感悟,得与失的感悟,爱与恨的感悟。是不是她也经历过这些,所以她才会如此寂寞?

-----------------------------------------------------

喜欢看异能的朋友不妨去看看彭少炽大侠的《中国龙祖之战神传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