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寻找舞蹈的女人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3547 2011-11-27 17:07:43

  朝阳已经升起,晨雾开始慢慢的散去,木格子远远的就看见尚武酒楼,他静静的看着尚武酒楼的金漆招牌在晨光中闪闪发光,不禁对柳之州叹息道:“看来你说得没错,这个老板看来真的是赚得盆满钵满,单凭这个招牌,恐怕就要值千金了。”

柳之州笑道:“这次你小子说对了,先别说这招牌的装潢,单凭这几个行云流水的字就价值不菲,虽说这不是王羲之的亲笔,但模仿得也有七八分神似,而且,这字也更多些阳刚之气,正好适合这牌匾的名字。”

木格子笑道:“想不到你这个神捕也对字画有这么深的了解,你这个神捕称谓还真不是盖得。”

听到木混蛋的恭维,柳之州丝毫也没有要谦虚的意思,哈哈笑道:“这个当然了,要做一个出色的捕头,不但要对案件有犀利的判断力,还要懂得从别人的喜好分析出他的性格。”

“哦?那你能不能从这个牌匾分析出这酒楼老板的性格?”

对于木混蛋的问题,柳之州连想都不想就道:“这个当然可以!”

“那他的性格是怎样的?”

“从这个牌匾的名字,当然可以看出老板是个尚武的人,但他又要让人用行书来写,而大家都知道,王羲之是行书的创始人,”柳之州没有说下去,他在问木混蛋:“你有知不知道王羲之是个什么样的人?”

木格子点点头,他当然知道,世上又有谁不知道王羲之是个喜欢自由,崇尚和平,厌恶暴力的人呢?

柳之州先生的结论是:“王羲之是个崇尚自由和平,厌恶暴力的人,所以这个老板想必也是这样的人,这就叫做物以类聚。”

对于柳之州的分析,木格子只有深感佩服,道:“分析得果然有道理。”

柳之州笑道:“这个当然了,我说的本来就是道理,有时候我说出的道理,简直比算命先生的还要灵验,你这个混蛋要不要我来帮你算一卦?”

难得看见这个木混蛋对自己这样崇拜,他当然想再炫耀一下自己的本事。但他却没有,因为接下来他看见的场面,就像有人给了他一个耳光,另外还塞上一个用黄连炒熟的臭鸡蛋。

各位看官,你道这是为何故呢?

原来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的那个番茄公子正被几个男人从酒楼扶着走出来。满脸是血的番茄公子还在惊恐大叫:“这还有什么道理!和尚胡乱打人,还讲不讲道理。。。。”

看着马车远去,木格子拍了拍还在愕然的柳之州,边走进酒楼边道:“有时候,道理和现实之间还是会有点差距的,你也不用难过了。”

他的话是在安慰柳之州,但何尝不是在感叹这人间事?何尝不是在为自己感叹?

当他走进酒楼,看见还在地上悲惨哭泣的香菜和尚,他不禁又是一声叹息。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一个和尚,要受到怎样的波折苦难,才可以这样不顾脸面的在众人面前哭泣呢?一个男人如果不是心酸欲绝,又有谁可以哭得出来?

木格子不敢想,也不忍看着这个和尚继续哭下去,他挤进人群也在地上坐了下来,拍着香菜和尚的肩,道:“小师傅,你就不要哭了,你有什么困难不妨说出来,我们大家都是行走江湖的,能帮的我们一定帮你的忙。”

有个老头也附和道:“对!香菜小师傅你有什么困难,就说出来。”

香菜和尚哭丧着脸道:“你们帮不了,你们谁也帮不了!”

“你这样想就错了,”木格子笑道:“你不说出来,又怎么知道我们帮不了你忙?你就这么看不起这么多的英雄好汉?”

金老板本来正在一筹莫展,看见有人来帮忙劝,也跟着端在旁边,可当他看见这个陌生人的笑容,以及看到这个人在笑的时候揉了揉鼻梁,他忽然站起来大叫:“阿才!阿才!快准备最好的酒菜,免费的最好酒菜!”

阿才是尚武酒楼的伙计,他本来一直就呆在老板的旁边,不禁被老板的大叫吓了一跳,他当然知道老板要给谁提供免费的食膳,因为老板现在正在用发光的眼神看着劝话的陌生人。

阿才不解道:“可是。。。。老板,他并没有表演绝技啊。”

金老板大笑道:“他的笑就是绝技,他的笑就是绝技!”

阿才本来是尚武酒楼最精明的伙计,可现在他糊涂了:“笑也是绝技?他是谁啊?”

金老板还在笑,感觉就像忽然捡到一个大大的金元宝:“是的,他的笑就是他独有的绝技,因为他就是木格子大侠,快去准备!”

众人本来就被金老板的兴奋大叫吓了一跳,当听到面前这个陌生人就是木格子木混蛋,不禁又是惊得吓了一跳。誉响江湖的木混蛋谁不曾听说过,甚至连香菜和尚也听说过。

香菜和尚忽然一把抱住木格子,死死的抱住他,那感觉就像一个溺水的人,忽然发现一根稻草:“木大侠,你一定要帮帮我,如果连你也帮不了我,那天下就没有人能帮到我了。。。。”

众人看见香菜和尚的样子,都笑了。

人群中有人在大叫:“对!木大侠一定会帮到你,你就快起来吧。”

“木大侠,听说你的酒量过人,可不可以陪我们喝几杯!”

这样的待遇,这样的场面,我们的木格子先生显然已经司空见惯,他笑盈盈的举起杯,道:“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朋友的照顾,别说几杯,千杯也不算多。”

木格子把一杯酒递给柳之州,道:“这位是我的朋友柳之州,号称京城第一神捕的柳大侠,希望大家以后不要犯事,免得大家刀刃相见,来,一起喝!”

柳之州看着热血沸腾的场面,在木混蛋的耳边笑道:“看来就算你穷得身无分文,凭着你木混蛋三个字也足够你骗吃骗喝,而且你还能让被你骗吃骗喝的人觉得很有面子。”

木混蛋一连又喝了几杯,直到他似乎已经喝够瘾,才笑道:“这或许就是做个混蛋的好处,你这个正经八儿的神捕是不会懂的。”

“或许我真的不懂,但我现在终于懂得你的麻烦怎么会这么多了,”柳之州在叹气:“你什么样的事都管,怎会不多麻烦呢?”

香菜和尚本来一直就坐在他们旁边,听到他们的话,脸早就涨得红红的,忽然道:“柳大侠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带给木大侠麻烦的,因为我只想他帮我找一个人。。。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

木格子皱了皱眉,道:“找人?你就是因为找不到她才这么伤心?”

香菜脸更红了,道:“是的,我已经找了她两个多月了,可连她一点消息也没有。我。。。我都快要崩溃了。”

“哦?她是你的什么人?亲人还是仇人?为什么你要这么急着找她?”

香菜忽然抬起头,似乎鼓足了勇气,道:“不是亲人更不是仇人,我这么急着找她,只不过。。。只不过想再看一看她,让我见见她的容貌。”

木格子盯着香菜和尚许久,才叹气道:“你连她长相都不知道,看来你更是不可能知道她的姓名了。”

“是的,我什么也不知道,但如果让我再遇见她,我一定会认出她!因为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优雅,那么美,就好像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在舞蹈,我相信如果你见过她,也一定会这样认为的。”

看着香菜和尚坚信的表情,木格子不说话了。因为他忽然想起莲花宫主,那个美得让人心痛,美得让人看见就觉得幸福的莲花宫主,她就是像香菜和尚说的那样,每个动作都优雅得像舞蹈。她是不是香菜和尚说的那个女人?

柳之州本来一开始就想大笑,却一直忍着,可现在实在忍不住了,他大笑道:“如果你找到了,又如何?难道你想还俗娶她?”

香菜和尚当然听得出柳之州的笑语中有嘲愚的意思,但他并不生气,反而愧疚道:“柳大侠说笑了,香菜如何配得上她?但愿能再见她一次就知足心死了,但如果找不到她,香菜恐怕这辈子都无法静心念经面佛了。”

听到香菜和尚的话,柳之州笑不出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嘴又干又苦,连忙拿起杯酒把自己的嘴塞上,好像已下定决心不再说话。

说话的是木混蛋,他在问香菜和尚:“你曾在什么地方见过她?”

“两个月前,在落雁寺。”

“落雁寺?”木格子忽然站起来大叫道:“是不是祁连山的落雁寺?”

香菜和尚被木格子的大叫吓了一跳,他实在想不到木格子会反应这么激动,愕然道:“是的。”

木格子慢慢坐了下来,黯然道:“你师父是不是洗心大师?他是不是在那个女人出现的时候,就服毒自杀了?”事情无疑是这样的。

香菜和尚看着木格子,惊道:“木大侠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事应该没人会知道的啊。”

木格子叹了口气,悠悠道:“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我和你师父是朋友,记得七年前,那时你还没在落雁寺,我有一次去落雁寺看他,见他心事重重,就问是何事在困扰他,可他却不愿说,只是喃喃说什么要来的始终会来。”

木格子苦笑接着道:“他最后告诉我,如果真的来了,他就会服毒,他绝不会泄露他心底的唯一秘密。还叫我不要伤心,更不要为他报仇,因为那是他欠这个女人的。”

听完木格子的解释,香菜和尚也黯然道:“是的,师父曾经也跟我说过这样的话,他也从来没有说过原因。”

“好了,你说的这个女人,我一定会帮你留意,如果找到,我一定有法子通知你的。”木格子见柳之州也吃饱了,就站起来对香菜和尚道:“我们还要赶路,你是不是还要继续去找她?”

“是的,这是我现在唯一要做的事。”

目送香菜和尚骑着马远去,木格子回头对金老板露出感激的笑容,道:“金老板果然好客周到,不但提供膳食,还准备好快马,真的感激不尽。”

金老板满脸不高兴了,道:“木大侠这样客气,就是看不起我这个老头,不把我这个老头当朋友了。”

木格子一跃上马,笑道:“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后会有期。”

金老板静静的看着木格子和柳之州远去的身影,喃喃道:“后会有期,木大侠木混蛋,你一定要好好活着,你一定要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