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比镜中像还虚幻的谜团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2257 2011-11-27 17:07:43

  黄老板他们这几个像疯子般狂笑狂叫,自然也引起许多人的困惑,但却丝毫引不起老板娘的在意。她依然在杨起帆的大厅照着镜子,扭着身子看哪个表情更迷人!

看见他们回来,老板娘妩媚的回头一笑,道:“谁打赢了?”本来还在大笑的的人,忽然被她的妩媚惊呆了。那感觉就像站在他们面前的人不是老板娘,而是一个妩媚迷人的妖精!

伍佰五愕然的推了推黄老板:“这个人是谁啊?她真的是老板娘么?”伍佰五当然知道面前的正是老板娘,但他何时见过如此妩媚的老板娘?其实不但他没见过,所有人都没见过!

黄老板看着朋友们的眼神,呵呵笑道:“要知道她是不是老板娘,看看她做饭的手艺就知道了。”只可惜,老板娘却不再理会他们,接着照她的镜子,没有半点要去煮饭的意思。

黄老板叹了口气,只好拉着杨起帆一起去做饭,临走的时候,悠悠说了句:“想不到镜子也会害人啊,杨混蛋,我劝你还是不要再进货了,这样会害得多少人没饭吃啊。”他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至少现在眼前就有一个这样的人。

老板娘也不知有没有听见,依然在镜子前摆弄着,有时喜有时悲。甚至等到开饭的时候,她依然还不罢休。黄老板似乎有点不高兴了,用筷子敲着碗道:“老板娘!开饭了,你到底吃不吃饭?照镜子是不是可以照饱啊?”

老板娘轻盈的转过身,走到黄老板的身后,伏在夫君的身上道:“黄老板这次你又说对了,我为什么总觉得你说的话总是那么有道理呢?嫁给你真是幸福!”话一说完,她在黄老板的脸上亲了亲,接着道:“黄老板你要乖乖哦,不要再和他们几个混蛋拼酒了,知道吗?”

这一次,他们又惊愕了,看着又去照镜子的老板娘,他们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却又说不出来。这种感觉恐怕连黄老板也有,他在叹气道:“别理她,我们喝酒,来!干杯!今天我们要再次喝个三百二十七碗酒!不醉不归!醉了也不归!”

几碗烈酒下肚,混蛋们的豪气又回来了。豪气的男人,在喝酒的时候总难免会谈些话题的。今天他们的话题是莲花宫主!

黄老板道:“自从上次后,宫主不再来过百花庄,现在庄里人也都稳定了人心,收入还是挺可观的。还有,木混蛋你那份花红也存进你的名头。”黄老板呵呵笑了笑,接着对木格子道:“但你这个大混蛋,花钱也要省点啊,我查了查,你在这个月就在外面提了三千两银子!”

木格子笑道:“钱本来就是用来花的,留着干嘛?况且宫主现在一直在找机会杀我,万一我死了,钱可不就全进了你们这几个混蛋的口袋里?不妥啊不妥啊。”

杨起帆疑惑道:“你去柳州真的又遇上宫主?你们有没有交上手?”木格子苦笑着将遇到宫主的两次交手都说了出来,然后道:“不知什么原因,莲花宫主好像跟我有很大仇恨似的,看来她真的很想要我的命!”

伍佰五道:“你这个混蛋是不是在什么时候得罪过她啊?她总不能这么无缘无故的要这样恨你。”木格子摇头道:“以前我连见都没见过她,何来得罪?如果说她怕我管她的闲事,那也有点说不通了,特别是她把我引去柳州后。”

黄老板点点头道:“也是,那天如果她去了华山,她无疑一定会当上武林盟主的,但她却没有出现,反而去柳州暗杀你,这个说不通,她大可当上盟主后,再慢慢对付你的,可她却没有!为什么呢?”

“或许她认为神秘杀了木混蛋后,再去做盟主会更稳妥些。”伍佰五想了想,却又推翻自己的说法:“但这个也说不通,因为莲花宫主并不笨,她应该也知道当上盟主后,她的力量会更大,甚至都不需要再暗杀,她总会有理由让武林人士孤立甚至追杀木混蛋的。”

黄老板点点头:“看来这个还真是令人头疼的谜团。”

本来一直在照镜子的老板娘忽然大笑起来,跳到黄老板身后,道:“这不是谜团,我知道原因!因为我也是女人。”

宫主的谜团与是不是女人会有什么关系呢?没人想得出来。

老板娘解释道:“我看宫主是因为喜欢木混蛋,所以才如此,女人的爱与恨往往都很荒唐的,她显然是对木混蛋又爱又恨,而且她知道自己是得不到木混蛋,所以就想杀了他,亲自杀了他。”

这是什么女人的理论?众人大笑,连木格子也忍不住放下酒杯,跟着大笑起来。黄老板笑着挥了挥手道:“你还是继续照你的镜子去吧,照够了就回去听听帆永对庄里的情况汇报,我今晚就不回去了。”

老板娘临走时恨恨的瞪了木格子一眼,道:“木混蛋在的时候你总是这样,所以连我都有点恨他了,更别说莲花宫主了。”众人愕然了会,又大笑起来。

“黄老板啊黄老板,我看你今晚就不要在这里了。”杨起帆笑道:“要不然,木混蛋就真的成了老板娘的醋瓶子,看着就酸酸的。”

何苦笑着附声道:“对,黄老板你今晚真不该逗留的,放心,你的酒我们一定会帮你喝完的。”

黄老板装出生气的样子,道:“看来连何老前辈也变成混蛋了,竟然也学会挖苦人,看来还是颜色那小子好啊,他不会偏袒木混蛋,做人还算公道。”

说起颜色,大家都黯然了许多。木格子叹气道:“我也听说了他们那边的遭遇,他们现在情况怎样?”

“他们没事,罚了点钱,前天就重新回去了。”黄老板也叹气道:“只是颜变受不了打击,整天疯疯癫癫的,可苦了颜色。”

木格子道:“找过大夫没有?难道就没办法让他恢复正常?”

黄老板摇了摇头,道:“我已经叫人去把颜色他们叫过来,他们现在应该也快到了。今晚我们要商量一下有没有法子。”

木格子想了想,道:“我倒认识一个朋友,或许她能有办法,只是她很多年不见客了,如果还有其他办法,我真不想麻烦她。”

黄老板叹了口气,道:“我找他们来就是因为知道你认识的江湖人士比我多,虽然我也知道你不想麻烦朋友,但这次恐怕还真的要麻烦一下你的那个朋友了。”

酒,喝得很慢也很闷。因为现在每个人都心事重重的。特别是当大家看到颜色疲惫的样子,以及看到颜变疯疯癫癫的样子时,他们连酒杯也抬不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