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巧合引来的猜测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2524 2011-11-27 17:07:43

  人生本来就是由许许多多的巧合演绎而成,这些巧合有的让你看到希望,甚至一夜成名;有的却让你堕进地狱般的困境,永远也休想翻身。这样的巧合自古以来就有,以后亦会继续下去。流浪天涯的浪子们,你们可读懂了这人生的奥妙?流浪天涯的浪子们,你们可曾为这人生的种种巧合,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躲在被窝里或喜或悲得痛哭?

木格子看着华夫人,继续感慨道:“人生的许多巧合,有时实在令人感慨,就好像如果我不是碰巧听说,夫人你的蝴蝶掌以柔克刚,那么我也不会因为宫主那一招柔掌而找来。”

“懂得蝴蝶掌的人没几个,见过蝴蝶掌的人也并不多,但听说过蝴蝶掌以柔克刚的,倒是不少。”华夫人叹道:“你不但听说了,见过了,还在短短时间就学会了,你实在是一个不简单的人,我很想知道你到底会多少绝技。”

听到华夫人的称赞,木格子苦笑道:“其实我懂得的很多绝技,都只不过是略懂皮毛,更不正统。但我看得出,莲花宫主的蝴蝶掌才是正宗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你的蝴蝶掌到底与莲花宫主有没有关联,你是否知道她的身世?”

华夫人皱眉不解道:“你要知道她的身世干什么?她陷害你,你直接去莲花宫找她算账不就行了吗?要查出莲花宫在哪里也不是难事。你既然能躲避她几次暗杀,功夫应该不会在她之下。”

华夫人的话无疑很有道理,没想木格子却在摇头。

看到木格子摇头,华夫人想了想,道:“我也听说过莲花宫的弹唱神功很是厉害,你是不是怕她用弹唱神功配合起来,你不是她的对手?”

木格子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华夫人看着他的表情,忽然笑了道:“你又摇头又点头的,到底什么意思?”

木格子叹息道:“点头的意思是,我的确怕她的弹唱神功配合她,因为我知道那将会是一个很难破解的神功。”

华夫人:“哦,你已经试过?”

“没有,但我见识过她们的舞蹈演示。”木格子语气充满感叹:“那时她们还没有加上太多弹功,就已经摄人心弦,让人感动得流泪,要是加上她们传说的神秘弹功,更是不敢想象。”

华夫人点点头,道:“那你摇头又是什么意思?”

“摇头的意思是,我现在还不想。”木格子想了想,继续解释道:“因为我总觉得背后有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在暗中挑拨我与宫主的矛盾,如果我和宫主两败俱伤,那么这个人或组织就会坐收渔翁之利,到时候后果更严重。”

华夫人‘哦’了一声,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是不是你发现什么不妥?”

“是的,我之所以这样说,的确是因为我发现不妥。”木格子道:“你应该也听说了柳州胡同的命案,但你永远无法想象那场景有多惨烈,你也无法想象杀人者的刀到底有多快!这个杀人者很有可能就是那渔翁。”

华夫人的确听说了那个命案,叹息道:“那么你认为,武林中人能有这样霸道刀法的有几人?”

木格子苦笑,这个问题他实在不知如何回答,华夫人本也不该问的。因为武林中人不知有多少是藏龙卧虎的一流高手,不为世人所知,他又如何得知呢?

华夫人似乎也发觉自己的话不妥,改口道:“我的意思是,你知道的人中,有几个能使得出这样的刀法?”

“不多,最多只有五个。”木格子叹息道:“其中以‘南海断魂刀’著称的霍云天老前辈,和‘昆仑问刀客’许问刀老前辈,就在这五人当中,但绝不可能是他们,因为他们两人早几年就病死了,。”无论他们的刀在年轻时有多快多霸道,最后也是逃不过岁月的苍老和病痛的。

华夫人叹息道:“那么还有三个是谁?”

“八刀断水老前辈当然也是其中之一。”木格子毫不犹豫就说出何苦,他相信对于八刀断水的传说,华夫人一定也会耳熟详闻的。

“还有岳将军也算一个。”木格子继续解释道:“听说当年他带兵征战北方匈奴,凭借他的‘错落刀’过三关砍六将,匈奴只要听说岳将军带兵前来,无不闻风丧胆的。”

听到木格子说起岳将军,华夫人也动容道:“他的确也算得上的,当年用刀的人里,他的风头是排名在第一位的。只是二十多年前,不知什么原因,他匆匆离开军营,从此就销声匿迹,不知所踪。”

木格子点了点头,这个传闻他的确也曾听说过。

华夫人道:“那么还有一个是谁?”

木格子苦笑,指着自己的鼻子,悠悠道:“还有一个应该就是我这个混蛋了。”

“你的确也算的,以前你也是一个用刀的人,而且刀法的快和霸道也是江湖传闻的一大佳话。”华夫人明白他为什么苦笑了,接着道:“所以你也是命案嫌疑之一。”

木格子叹息道:“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幕后黑手,似乎对宫主恨之入骨,他的本意并不仅仅是让我成为官府追查嫌疑,最重要的是把我和宫主对立起来,让我去与宫主纠缠。只可惜。。。。”

华夫人不解道:“可惜什么?”

木格子道:“可惜他算不到我会在一个朋友的结婚酒呆了那么长时间,也算不到莲花宫主会易容后出现在婚酒现场,直至婚酒散场她才离开。所以我相信宫主也会知道,我这个混蛋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

木格子的话无疑很是令她吃惊,也疑惑:“她当时也在那里?既然她易了容,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木格子也不知她是不是在回忆当时的婚礼酒,他沉默了许久,才道:“她当时就在我对面的酒桌,化装成一个老太婆,甚至连正眼也没看过我,但我还是认出了她。她虽然一直像一个真的老太婆那样,一举一动都装得那么缓慢无力,但还是掩盖不了她的独特优雅,像舞蹈般的优雅。”木格子停了一下,又道:“引用我一个朋友的话来说,她的每一个动作都简直像在舞蹈。”

他说的朋友,当然是香菜和尚。既然他也认为香菜和尚要找的,很有可能就是莲花宫主,那为什么他当时不告诉香菜和尚呢?木格子当时不说,因为他担心香菜和尚,怕他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对宫主的争议,一直就是江湖中人近来最热的话题。他看得出香菜和尚对那个神秘的女人是多么倾倒,如果那个神秘的女人是宫主,他又如何能接受得了呢?

华夫人看着沉默了许久的木格子,悠悠道:“看来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如果真的有幕后黑手的话,那么这黑手现在一定在为这样的巧合后悔不已。”

“这个很有可能,但我相信这个黑手一定不会轻易放弃,一定会继续挑起我和宫主之间的矛盾。”木格子苦道:“或许根本就不用这黑手再次用诡计,宫主也会继续寻找杀我的机会。”

华夫人笑了,道:“谁叫你经常管闲事呢?谁叫你是木混蛋呢?

听了她的话,木格子也笑了,笑得有点自豪,又有点无奈。

“那么你能不能帮帮我这个混蛋,告诉我刚才的问题?”木格子道还在笑。

“是不是蝴蝶掌与宫主的关系,还有宫主的身世?”华夫人肯定道“这个当然可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