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你是不是也很喜欢木混蛋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2300 2011-11-27 17:07:43

  听到宫主叫休息一会,女孩子们都兴奋的散开,但她们并没有离开-房间,而是大部分都继续去照镜子。

如果现在一定要用一种动物来比喻她们的话,她们就像一群鸟,一群在早晨叽叽喳喳的闹个不停的小鸟。当然了,普天之下,没有哪只鸟能像她们这么兴奋,这么美!

桂子和秋子看起来也很兴奋,但她们并没有在照镜子,她们静静的坐在宫主旁边,静静的等待宫主的特别节目。

宫主笑盈盈的看着她们,道:“你们不用陪我,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你们不妨也去补补妆。”她的笑忽然变得有点神秘,补充道:“这样更容易迷死那些臭男人,呵呵。”

“臭男人?”桂子疑惑道:“等下的节目与臭男人有关?”

“是的,等下的节目就是要迷死臭男人!”莲花宫主哈哈笑了一会,忽然悠悠道:“他不但是个臭男人,还是个很自负,很不知死活的男人。”

“自负又不知死活的男人?”秋子笑道:“宫主你的意思是不是在告诉我们,这个臭男人竟然敢来闯我们莲花宫?!”

“是的,这个臭男人今晚竟然想偷偷闯进宫。”莲花宫淡淡道:“只可惜,他的刀虽然快,却没有我们的机关快,更没有我们的天蚕丝网快。”

“看来他真的是个不知死活的臭男人。”秋子道:“宫主你认不认得这个臭男人?”

“认得,我当然认得他。”宫主悠悠接着道:“况且他是那个天下大的混蛋是朋友,我又怎么会不认得他呢?”

桂子惊讶道:“天下最大的混蛋?他是不是木大混蛋?”

窗外的木格子也很惊讶,但他不是为桂子她们的谈到他,而是为今晚被莲花宫抓住的人。因为他现在不用想,都已猜出宫主她们抓到到的人是八刀断水!

他的猜测没有错,被抓住的人的确是何苦!

只见莲花宫主轻轻的拍了拍手,木格子就看见何苦被两个老麽麽打扮的女人拖了进来,连同一张网一起拖了进来。

网中的何苦看来没有受重伤,甚至意志还很高仰。他大叫道:“靠些左门右道困住老夫算什么真本事,有种就和老夫真刀真枪来个决斗!”

“不用急,何苦先生。”莲花宫主不急不慢道:“带你来这里,就是在给你一个机会。”

何苦愕然了一下,道:“你知道我的真名?”

“我怎么会不知道?”宫主微笑道:“你别忘了我曾经在千色庄住过段日子。”

何苦明白了,他的事当然是颜变告诉她的了。想起千色庄,想起颜变,何苦不禁怒火中烧,道:“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还好意思说千色庄!你知不知道你把颜变害得有多惨?”

“错了,错了,这个真的不能怪我。”莲花宫主笑得还是那么惬意,好像这件事真的与她没有半点关系。

她说:“要怪,就怪他们也是木混蛋的朋友,我只不过想通过这个方式告诉你们,朋友不能乱交,特别是木混蛋这种好管闲事的朋友。”她的话直截了当,现在她当然用不着对何苦有所顾忌,但她没想到何苦竟然在这时候笑了,而且笑得很是开心。

莲花宫主虽然不解,但还是很有耐心的静静看着何苦。她在等何苦笑完,因为她知道何苦一定会自己说出他笑的理由。但她没想到何苦笑完后,竟然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你是不是也很喜欢木混蛋?

这个问题的确很奇怪,特别是此时此地,但现在没有人在意这个问题是否奇怪,因为所有的人都在期待莲花宫主的答案,甚至连窗外的木格子也不例外。

莲花宫主看着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她,忽然也笑了,笑得就像一朵在风中摇曳的蔷薇,过了好一会她才压低声音神秘道:“何先生,你是不是有什么理由觉得我喜欢他?”

“当然有的!”何苦说道:“自从领教过你们的弹唱神功以及看到你们门前的警告语后,我忽然发觉你想要做的绝不是做武林盟主那么简单,而是更重要的事!”

莲花宫主笑了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她悠悠道:“可是这又和喜不喜欢木混蛋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的。”何苦解释道:“你要做的既然远比做武林盟主还重要,你又明知道他喜欢管人闲事,如果你不是喜欢他,你为什么不在杭州埋伏时杀了他?为什么只是陷害他?你的目的不就是让他逃亡吗?”

莲花宫主呵呵笑道:“这个说法未免有点牵强,你为什么不认为是我还没把握?况且我也不笨,我那时不想这么急着在正面与他冲突,因为他在江湖中的地位和威望一向很高。”

她的话无疑很有道理,没想到何苦却叹气道:“但后来你还是有机会神秘杀他的,你却没有。”

“哦?什么时候?”莲花宫主想了想,问道:“是不是在庄弱送他去你的孤岛的时候?”

“我要说的机会当然就是那个时候。”何苦叹气道:“以庄弱对宫主的仰慕,他当然也会把我要他送木混蛋去孤岛的消息告诉你的。”

莲花宫主轻轻走过去,坐在何苦的旁边,道:“你没有猜错,庄弱的确是一早就告诉了我。”她想了想,又说道:“其实,庄弱去孤岛告诉你,江湖中出了个武功了得的木混蛋,也是我的安排,因为我懂你们这种男人,我知道你一定会上当的。”

何苦点点头,道:“这个后来我也猜到了,因为庄弱他并不笨,如果他不是受你指示,恐怕他恨不得我在孤岛过一辈子,这样我就不会知道他在冒充我的名义成立作恶多端的八刀教。”

说起庄弱,莲花宫主神色黯然,说道:“在这件事上,我真的对不起他,如果不是我,他就不会告诉你关于木混蛋这个人,那么他就不会被你废掉武功,更不会这样死了。”

“他的死是因为他的冲动,也是意外。”

“哦?为什么?”莲花宫主眼睛一亮,对面前这个喜欢孤独的老头忽然觉得很有兴趣。

何苦解释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他本来就是受你指示偷偷躲在船里,他本应在我和木格子决斗的时候开船离开的,这样我们就会被困在孤岛上,但因为他的冲动,想报复我才没有及时离开。”

“我知道,他是死于那场暴风雨。”莲花宫主有点哀伤道:“我的人从那些船员口中已经打探了出来。”

何苦道:“我本以为你会恨他的。”

莲花宫主不解:“我为什么要恨庄弱?”

“因为他自作主张把丁丁姑娘也留了下来。”何苦笑道:“你也是女人,难道你不会吃醋?”何苦的意思,宫主当然明白。现在看来何苦无疑还在坚持认为她喜欢木格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