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混蛋的朋友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4085 2011-11-27 17:07:43

  长白山不会走,它当然还是在那里。

但长白山并不是一座山,而是一片山岭的概称,要在这里找到一个人,这无疑像大海捞针般困难。但困难并不能阻碍有信心的人,当然,要做一个成功的人,单有信心还是不够的,还要有好奇心,探索未知的好奇心。

在这一点上,黄老板无疑做得非常出色,甚至连经常跑船到海外,见多识广的杨起帆都不得不佩服。他慢慢给黄老板倒上酒,一种桃红色的西洋酒,悠悠说道:“黄老板,你我朋友多年,为什么你做的事总是能让我感叹让我佩服呢?”

黄老板笑了,笑得很惬意,在他看来,成功后的喜悦本就不需要掩藏,更不需要谦虚,因为有时候掩藏和谦虚本就是虚伪。

黄老板不是虚伪的人,虚伪的人也不可能做得像黄老板这样多物业。他不但在房地产方面做得风生水起,更涉足开矿冶炼铁,现在他又开始学着生产西洋玻璃!

像黄老板这样的人,谁不会对他佩服得很?

杨起帆又给伍佰五和颜色倒上酒,才舒服的半躺再他的太师椅上,轻轻摇晃玻璃杯里的西洋酒,又叹息道:“黄老板,你真的已经研究出生产西洋镜的秘诀?你真的有把握?”

“当然有把握!”黄老板微笑道:“你知道我的为人,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是不会轻易动工的。”

“你已经开始动工?”伍佰五道:“刚才我和颜色进庄门的时候,看见许多忙碌的工人,他们就是在为了这个事?”

“是的,他们的确是。”黄老板道:“我把作坊的地址选在观月湖背后的后山坡,现在要开条水沟引水过去,因为作坊要大量的水。”

伍佰五不解,道:“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把作坊地址选在湖边?为何要这样麻烦?”听到他的话,黄老板笑了,学着杨起帆的样子,轻轻摇晃水晶杯里的酒,却不说话。

这回说话的是杨起帆,他微笑道:“因为生产这种西洋镜,会产生大量的污水,如果在湖边,观月湖就完了。”

颜色忽然大笑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杨起帆白了一眼,道:“我说得这么明白,颜混蛋你又不是傻子,就算明白也是正常的事,你用得着如此兴奋?”

颜色依然兴奋,反过来白了一眼杨起帆,悠悠道:“我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你这小混蛋却不明白我到底明白些什么,可惜啊!”

听了这话,黄老板和杨起帆面面相视,伍佰五却忙问道:“你到底明白了什么?”

颜色悠悠道:“如果我没猜错,杨混蛋你在海外的时候,一定到过生产西洋镜的作坊,是不是?”

杨起帆点了点头,等他继续说下去。

颜色果然继续道:“我敢肯定,黄老板的研究过程,一定问过你一些你了解的基本工序,要不然黄老板你也不可能在这半个多月就研究出来。”黄老板承认,他的确问过,要不是杨起帆的帮助,他的确不知从哪里入手。

“所以这次作坊的生意,杨混蛋你一定也有份的。”颜色道:“黄老板会分你几成?”

“三成。”杨起帆笑道:“而且我负责海外市场。”

颜色摇头,看着黄老板呵呵笑了起来,看见他的笑,谁到知道他是在笑黄老板黑心。黄老板当然也明白他的笑,却并不在乎。

他笑道:“其实我这个做老板的,也是只占三成。”

伍佰五本来一直在研究水晶杯的西洋酒,听到黄老板也只占三成,抬起头愕然道:“那还有四成是谁的?”

黄老板笑道:“这就是找你们来的原因。”他停顿了一下,才把心中的计划说了出来。

“这四成是你和颜色,以及木混蛋三个平分,老伍你们家族的镖局分布大江南北,就利用他们来负责海内市场,而颜色你的特点是做事认真,也喜欢研究,就负责监工,保证质量。如果大家合心合力,我相信不用太久我们就可以拿回成本以及盈利。”

伍佰五和颜色点点头表示赞许,但忽然想起什么,异口同声问道:“还有呢?”

“还有?”黄老板愕然道:“还有什么?”

伍佰五道:“你忘了木混蛋,他负责些什么?”

“我没忘记他。”黄老板道:“你们也是知道的,他这个人整天吊儿郎当,游手好闲专管闲事,哪里会做这些事?”

杨起帆呵呵笑道:“他的确是这样的人。”

黄老板忽然诡异的一笑,接着道:“你们别以为这样他沾了我们便宜,其实是我们沾了他的光,你们想想,如果我们告诉人家,这西洋镜木混蛋也有份,那么必定会有更多的人愿意花银子买上几个,甚至连八十岁的老太婆都会买上一个,以便回家照照会不会奇迹般生出几个新牙。”

杨起帆笑了,在座的每个人都笑了。

颜色笑道:“那这次的成本是多少?木混蛋现在恐怕已经到了长白山,他的那份本钱是不是我们先帮他垫上?”

“材料,建设,人工等等的成本,大概要五六十万两银子,。”黄老板道:“木混蛋那份不用大家垫,因为他还有钱在我这里。”

伍佰五道:“对于木混蛋,黄老板当然更比我们熟悉,因为我们都是通过黄老板你认识他的,所以你能不能告诉我们,木混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钱?我们听说六年前百花庄扩充需要钱,当时木混蛋竟然拿出差不多一百万两来,现在他占百花庄三分一,是不是这样的?”

“是的,的确是这样。”黄老板放下酒杯,来到窗边,看着人来人往,一片莹然的景色,悠悠道:“当年为了打出名堂,我需要大量的钱来买地扩充百花庄,他就在那时出现了,虽然那时他在江湖中已有较高名声,但我也是在那时才真正认识他。”

黄老板缓缓转过身,缓缓走回来坐下,才笑道:“我认识他第三天,就全给你们介绍了,所以我和他成为朋友,只不过比你们早三天而已。”

“你有没有问过他祖籍哪里,家里都有些什么人?”

“我当然有问过,我相信你们每一个都问过他。”黄老板叹了口气,道:“我相信你们问的结果都和我一样,问他这类问题,他总是只字不提。我有时觉得他就像一只受过伤的野鹤,他可以在任何地方流浪,却永远不愿意回去。”

黄老板见话题沉重,有意回避继续说下去,他摇晃着水晶杯里桃红的液体,看着杨起帆,道:“西洋人就是喝这样的酒?闻起来挺芳香的,这叫什么名堂?”

杨起帆笑道:“是的,这是葡萄酿成的酒,所以叫做葡萄酒。”

“葡萄酒?红红的挺好看的,我看不如叫它作红酒算了,方便区别我们的酒。”黄老板笑道:“你让我们摇晃了这么长时间,是不是有什么道理?”

“当然是有道理的。”杨起帆忽然来了兴趣,清了清嗓子,像个说教先生般认真道:“据说这葡萄酒,好吧,我们就叫他红酒,喝前要摇上一会,好让里面的酒精充分散发并且与空气结合,那样喝起来就更美妙。”

“这么麻烦?”伍佰五嘟嚷道:“有这样的时间和兴趣的,恐怕都是些老板,我们粗人一个,实在是不适合。”

“就是就是!”颜色附和着,忽然又道:“咦,黄老板,我们都有分工跟进西洋镜作坊,那你做些什么?”

“我?”黄老板笑了,轻轻的品尝了一下杯中的酒,悠悠道:“我是老板,当然是管理账目的收支,然后有时间就喝喝红酒,呵呵。”

颜色也尝了一下杯中酒,皱眉苦笑,摇头道:“我相信木混蛋也不会喜欢这酒的味道,淡淡的还有一股苦涩味,小心他回来把这些酒都扔了。”

“他不会的,因为我从来不干涉他的事,他也不会干涉我的。”他说:“况且现在至少有一个喜欢喝这酒,我并不孤单。”他说的这个人,当然就是杨起帆,因为这酒就是杨起帆带回来的,况且现在杨起帆喝得实在是陶醉得很。

伍佰五嘿嘿笑道:“黄老板你不要忘了,你志同道合的小混蛋很快就要出海了。到那时你可别强拉我们陪你喝这闷酒!”

黄老板愕然了一下,忽然又笑道:“或许还有一个人会愿意喝这美妙的酒。”伍佰五问:“这个人是谁?”

黄老板轻轻放下酒杯,道:“颜变。”

“他的确可能喜欢,因为他总是那么与众不同。”伍佰五道:“但你能确定他一定会复原?”黄老板只笑,不语,他又开始品尝属于他们老板喝的葡萄酒,红酒。

“我相信,这个鈡心晴姑娘给我的感觉的确是很高明。”颜色抢过话头,道:“而且,我也相信木混蛋,他不是那种乱给你指方向的人。”

“我也相信木混蛋,但我更愿意相信这个鈡心晴姑娘。”黄老板悠悠道:“你们出道迟了十年,要不然,你们也一定听说过她的。”

“哦?十年前她就很出名?”颜色愕然道:“可我看她也只不过二十多少。。。。”

“是的,她的确是。”黄老板似乎在寻找他脑海深处的记忆,缓缓道:“十年前,有一个朝廷高官在一场大火中被烧得面目全非,所有江湖医术人才,甚至皇宫的太医也无能为力。”

“哦?这个鈡心晴姑娘做到了?”

“是的,她的确做到了,据说她是用蛇皮来为这个官员当皮肤植入。”黄老板道:“经过六天的手术,她不但让这个官员复原,据说看起来还年轻好几岁。”

“这么多人都愿意去尝试,是不是酬劳很高?”

“是的,的确是有很高的酬劳。”黄老板叹气道:“足足一百万两。”

“十年前的一百万两?”伍佰五苦笑:“拿得出这钱的,怕且这个官也不是什么好官。”

“的确不是好官。”黄老板道:“他就是作恶多端才被人放火烧的。”

“那鈡心晴姑娘不就成了助纣为虐?”何苦道:“她不像是那种追求享受的女人,她为何要挣这钱?况且凭她的医术,绝不会等钱用的。”

黄老板叹了口气,道:“她这样做是为了救人,因为这个人抓到了害他的人,他要向皇上下旨灭这些人的九族。”

“这么狠?”

“所以当时鈡心晴姑娘,不对,应该是鈡心晴小丫头,就要求他不能再追究这件事。”黄老板道:“从此之后,就没有人见过她在江湖中露过脸。”

每个人都听得入了神,仿佛都亲眼目睹这神奇的医术。但听得鈡心晴从此匿迹江湖,不禁都觉得可惜极了。

杨起帆叹息道:“她为什么要匿迹江湖?这实在可惜极了。”

“的确可惜。”黄老板叹息道:“但她不得不这样做。”

“为什么?”没有人明白。

“因为她用蛇皮来充当皮肤,据说这个官员现在还每天再服用她开出的药,如果断用,那就全身奇痒无比。据说鈡心晴每半年就往这个官员家送一次药,当然是经过几个人转手才送到的,而且每次都在不同的城市送。”黄老板道:“鈡心晴姑娘这样做,当然是怕这个官再追究伤害过他的人,也防止这官再作恶,当然也不能让人追查到她。”

“这个官员是谁?”伍佰五问:“你还记得吗?”

“他不是谁。”黄老板叹气道:“他就是维安部的左丞相。”

维安部的消息灵通,是每个江湖中人都知道的。而且左丞相的权力,也是足令人胆寒的。

颜色叹息道:“我现在终于明白木混蛋为什么要这样保护她了,我相信木混蛋一定也知道鈡心晴的事迹。他让我和颜变去找她的时候,足足用了三天时间来走回头路,避免被人跟踪。”

说起木混蛋,每个人脸上又充满敬意。

黄老板放下酒杯,悠悠道:“下次木混蛋回来,我一定要和他喝个痛快,无论他要喝什么酒我都奉陪。”

“对,我们也一样。”

“因为我们是朋友!”

朋友,多么美妙的称呼;朋友,多么温馨的称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