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一曲断肠,曲终人散(二)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2523 2011-11-27 17:07:43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宫主吟唱得并不太快,甚至她的舞蹈也是悠然缓慢。

何苦在乐声中缓缓落下,本来紧紧握在他手里的刀终于落了下来,碰在地上的青砖激起一串火星。

一个刀手,在此时此刻怎么可以放弃他的刀?何苦是不是疯了?

看到何苦的刀落下,窗外的木格子不禁吃了一惊,但等他看到何苦的脸时,他更吃惊!

何苦哭了,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哭了,哭得就像个看到独守空房的妻子而备受良心谴责的浪子。

他轻轻走向吟唱中的宫主,就像走向等候他多年的妻子,伸手要去安慰她那张苦楚的脸。他没有摸着,因为她忽然转过脸去,就像一个屈强的女孩在隐瞒她的心思。

何苦的痛苦更堪,像一个回到家却得不到妻子谅解的浪子。

——不是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么?

何苦悲伤的端了下来,看着她离开的身影,泪已模糊他的眼,更模糊了他的意识。

这时,正在离开的身影忽然停下,她回眸对何苦就是一笑,这一回眸的笑给人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或许这就是回眸一笑百媚生的真实写照!

“小樱,我对不起你!”何苦的话充满歉意,更充满悔改,他缓缓走了过去,喃喃道:“我从今以后一定不会再离开你,一定不会!”

一阵风吹来,牵起片片红叶挡在他们中间。等红叶落下,在这偌大的树林里,哪里还有小樱的影子?

何苦绝望的抬起头对苍穹大叫:“我错了,我错了。。。回来吧,小樱,你不要再生我的气了。。。。”叫声悲烈,苍穹却无语。

回应他的只有艳阳,正午的艳阳直射下来让他张不开眼,他低下头,地上的一个物件在阳光的照射下一片白光。他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把刀,他的刀。

他忽然拿起刀,发疯似的大叫道:“小樱,我知道你就躲在这树林里,我知道!我恨这树林,我要全部砍倒它们,这样你就无法躲着我了。。。。”

窗外的木格子惊愕的看着何苦,见他在屋子里跑来跑去,见他痛苦的呼喊着‘小樱’,还拿着刀在乱砍一张椅子的椅脚,他知道现在何苦的意识一定是被弹唱神功的假象迷住了。

何苦的确是被宫主她们的弹唱神功控制住了,他砍了一会树木,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悲哀的重复吟唱:“吾心独付月,明月照坑渠,蛾儿扑火去,伤恨得几回?”

诗词里充满人生的不公充满无奈,对人生的挫折充满无奈,诗词里更充满绝望,对世间的遭遇充满绝望。

何苦也绝望了,他扔掉手里的刀,喃喃道:“对!活着有什么意思?还不是一次次在忍受伤恨的折磨?那我还不如烟飞烟灭算了。。。。”

他忽然运气内功,把所有的真气都集在丹田,真气越集越多,在他的丹田四窜。他脸已涨红,却还是不肯放松丹田那即将要爆炸的真气!

原来这‘一曲断魂,曲终人散’果然是真的!但让人散的并不是弹唱神功,而是被弹唱神功迷住的人想自己了断!

木格子大吃一惊,他知道现在不出手,何苦必定被自己的真气炸得粉身碎骨!

窗户忽然被撞得粉碎,一支玉笛穿过飞溅的木窗碎片,像箭一样向莲花宫主射去。

众女子一惊,回头就看见一个俊男人向他们飞身近前来。她们惊,莲花宫主却不惊,转过身对着木格子继续微笑吟唱道:“吾心独付月,明月照坑渠,蛾儿扑火去,伤恨得几回?”

本来即将近前的玉笛忽然停下,并且立刻反向木格子射过来,更要命的是,她的每一个声音似乎都拥有一股力量,令木格子也感到绝望的力量。

木格子不敢怠慢,连忙回聚元神,并且也用充满真气重复吟唱道:“人生百年短,未却心事长;赐吾五百载,悟透世间尘!”

诗词里充满对人生的无限热爱,对人生的无限探索精神,诗词里更充满激情,对世间的美好充满向往。

玉笛终于停了下来,停在他们中间的半空,竟然响起一股半清明半浑浊的声音,在玉笛的周围隐隐约约中出现了奇妙的幻象,一个光明使者和一个黑暗恶魔正在生死厮杀。

这种真气的较量是那么的惊心动魄,甚至因为受惊而被乘隙而入的女孩子们都被控制住,她们一会哭一会又大笑起来,她们哭得那么惨然,却又笑得那么灿烂。

何苦也没有幸免,他一会和女孩子们忘情的拥抱而哭,一会又和女孩子们欢心得笑着翩翩起舞。

莲花宫主皱眉,她吟唱得更快,本来一个的黑暗恶魔忽然变成千百个。木格子更不敢轻敌,光明使者也变成千百个。

这一下更不得了,何苦和女孩子们不但哭得更悲惨,笑得更陶醉欢心,甚至连地上滚来滚去的花瓣也忽然变成一个美妙的花仙子。

花仙子美,花仙子却不问世间事。她一会静静的看着莲花宫主,一会又静静的看着木格子,就像一个真的仙子一样,莫名其妙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在生死搏斗。

她当然不会懂的,因为她只不过是花瓣结合而成的物体,她又怎么会懂?但恐怕就算她真的是一个传说中下凡来的仙子,她也许也不会懂得为什么人间会这样争斗得你死我活!

这是不是世间的人大多都向往传说中的仙界的原因?既然大多数人都厌倦争斗,为什么不能停止争斗而平等相待?

木格子和莲花宫主这次的争斗总会结束,世间的争斗会不会也有结束的一天?那一天的到来会不会要万年之后?

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

我们只知道此刻的争斗已经结束,因为木格子已经倒下,莲花宫主也倒下,屋里的所有人都倒下,疲惫的倒下。

倒下的人都在缓慢爬动,木格子也在爬动,向何苦爬去。但何苦却和女孩子们向莲花宫主爬去!

木格子皱眉,无力的对何苦道:“何前辈,你干什么。。。。”

何苦停下,道:“宫主好香!宫主的汗好香。。。。”

木格子当然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他当然也闻着了,要不是他离得远点,恐怕连他也经不住这种奇妙的女人体香!

木格子一把抓住何苦的脚,道:“我知道她很香!你快跟我出到屋外去,等一下我放一个屁给你闻闻,我的屁更香!”

“真的?”何苦疑惑道。

“当然是真的!”木格子苦笑,无力的用手摸了摸鼻梁,道:“连黄老板都说我的屁香得很,你就算不相信我这个混蛋,你总应该相信黄老板,是不是?”

何苦愕然了一下,道:“我也相信你。”

被人相信的感觉真好,木格子笑了,笑得很欢心。因为何苦已经跟着他向门外爬去,更因为他看见莲花宫主被女孩子们团团围住闻着她的汗香!现在莲花宫主就算想阻止他们,也挣脱不了这些神智还不太清醒的女孩子们!

门口就在眼前,虽然门外的灯光并没有屋里的明亮,但在木格子看来,那实在是光明得像传说的天堂。

-----------------------

因为宫主的女人体香,让我忽然想起了你——不用东张西望,我要说的就是你——XX波,女人虽很令人向往,但咱们也要注意身体啊,先休息一段时间吧,身体伤不起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