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套中人(一)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2150 2011-11-27 17:07:43

  人的一生,无论是谁都会有所追求,各种各样的追求,甚至因为这种种不同的追求而衍生出属于自己的人生格言。

孤魂野鹤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有人知道,因为江湖中几乎没有关于这个人的任何传说,但现在看来他的人生格言无疑是‘生如夏花般灿烂,死若秋叶般静美’。

因为他甚至把这一句当作了门前的对联,而奇怪的是,对联的横幅竟然是套中人!

茅舍简陋,看样子只有一厅一房一厨。但房子的柱子都是用极其名贵的铁桦树木作为支撑。而对联是直接被人用快刀刻在门边的铁桦木柱子上,而刻字的人无疑是用刀的天才,而且功力已经达到惊人的地步。

因为据说铁桦树是世上最为坚硬的树木,它甚至比纯钢板还要坚硬。但刻这字联的人,为什么要用‘套中人’来作为横幅呢?当一个人可以轻而易举在铁桦树木上留字,困住他的套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套子?

情欲、金钱和权力无疑也是一张看不见的套子,世上不知有多少人被套牢其中,甚至连英雄好汉也不例外,但孤魂野鹤显然不会是在这种套子里的人,因为如果一个人选择过孤魂和野鹤般的生活,对于情欲和权力就会看得很淡。

那么世上会有什么样的套子能困住他?以致于连他自己也不禁概叹自己是‘套中人’呢?

木格子看着这三个字许久,重重的叹了口气,才慢慢走了进去,也不知他是为题字人叹息,还是想提醒屋里的人。

屋里当然有人,而且很多人,这些人当然就是扮成采参客的妇人和中年人。此刻他们都很静,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看着木格子。木格子却连看也不看他们一眼,他本就是一路尾随他们来的,他当然知道他们的存在。

厨房里有一个老头在冲茶,背对着门口,好像根本就没留意到又有新客人到来。他看来实在是太老了,动作不但缓慢,嘴里还一直在重复呢喃些什么。

木格子轻轻的走过去,在厨房门口停下,抱歉道:“孤魂野鹤老前辈,晚辈实在是抱歉,因为我的一句话就打扰了你的清静。”

“这句话你不用对我说,你应该对她说!”老头透过窗户指着外面花园的新坟:“别人不知道她是个女人,但你至少应该知道,因为华夫人早就告诉过你。”新坟前面当然有墓碑,碑铭赫然写着‘爱妻小樱之墓’。

木格子叹了一声,现在他当然听得出面前的老头就是何苦了,甚至他也已经开始明白何苦要这样反对他来这里了。

木格子没有猜错,这老头当然就是何苦。但当何苦转过身面对他时,他还是吃了一惊,半个月不见,何苦竟然像是苍老了十年。

何苦当然知道木格子为何吃惊,苦笑道:“你应该知道,人总是会老的,特别是当这个人找到自己的归宿时候,他的斗志就会慢慢消磨掉,人也会老得更快些。”

“归宿?”木格子道:“这里就是何前辈你的归宿?”何苦不语,微笑着走出厨房。

客厅的中间有一张桌子,桌子旁边当然有椅子,他们相对而坐,却从始至终没看厅中那些来客一眼。

何苦道:“你一来我就感觉到了,你是不是在门前看了很久?是不是对‘套中人’这三个字很不解?”

木格子点头承认。

“生如夏花般灿烂,死若秋叶般静美,无论是谁都会觉得豪气万千,无论是谁都会觉得心旷神怡。”木格子道:“所以横幅‘套中人’实在是不太适合,因为这三个字未免太压抑了。”

“的确是这样子,但却很适合我的人生。”何苦正色道:“你想不想听听我这老头讲个故事?”

“来这里的路程虽远,但正常一个赶路的人最多需要十天八天,但我却走了一个多月。”木格子道:“所以。。。。”

“所以你有的是时间。”何苦笑了:“既然这样,我们不妨先喝杯茶,再慢慢说这个故事也不迟。”

他倒茶的手抬得很高,茶水落到杯里却静若止水,不但没有半滴溅起,甚至也看不到杯里茶水有丝毫震动。

倒完茶,他又是淡淡一笑,对木格子作了个‘请’的手势。

木格子笑了笑,却没有动,他甚至闭上眼。

他当然明白何苦这样做的意思,他当然知道此刻何苦露上这一手,并不是在向他示威,而是向那些不速之客。所以他相信等他再张开眼时,客厅的那些人一定会走得无影无踪。

这些人不远千里的尾随木格子来到这里,当然是有其目的。

一路上木格子几乎没有掩藏身份,大大咧咧的在前面优哉游哉领路一个多月,为什么他们都没有对木格子下手?

如果说他们想对付的是孤魂野鹤,那么在接近安财客栈失去木格子影踪后,他们还是很快就找到了孤魂野鹤的小屋,但为什么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去,而是对附近几里范围进行大半天的搜查?而木格子追到他们后,为什么一直就静静看着他们?

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呢?

但不管怎么样,这些人都绝不是省油的灯,况且他们敢来这里,说明他们已经对木格子和孤魂野鹤都作过较详细的了解,他们断然不会这么容易退却的。

但他们还是走了,走得比来时更轻也更快。

因为他们不是先天的聋子瞎子,更不是不自量力的笨蛋。

既然他们不是先天的聋子瞎子,他们当然听说,甚至看过‘杯茶退敌三百里’的典故。据说二十多年前,岳将军的朋友何百里在停战议和桌上,用一杯茶就让匈奴后退三百里,并且使得匈奴发誓只要岳将军活着一天,他们就永远不来犯。

既然他们不是不自量力的笨蛋,他们当然已经猜到何苦就是当年的‘何百里’,那么他们当然明白一件事:在何百里和木格子面前,他们连半点赢的机会也没有。

但他们走的时候,并没有像丧家之犬般狼狈,反而脸上充满兴奋,因为他们听到一句更令他们确信何苦就是何百里的话。

“自从安妥岳将军后,为了不泄露将军,唐兄弟就匿藏到落雁寺,而我也一直不敢以真姓名露脸,甚至还躲到孤岛过了十多年,你说,我大半生都见不到光,不就是‘套中人’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