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什么状况这是?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3079 2011-11-27 17:07:43

  黄老板是在八月十三的早晨看到这两朵浮云的,当时他正在‘幻镜工场’,和帆永监督排水渠的第三个引水平台开挖。

第一和第二引水平台已经完成,并且已经架好水车,只要完成这第三个平台,不但能轻松把湖里的水引过山坡到他的‘幻镜工场’,而且还将是百花庄园里又一道美妙的风景线。

黄老板对工程的进度显然很满意,想到不久的将来,他的‘黄氏’幻境畅销海内外,他笑了。

忽然,帆永惊呼声把他吓了一跳,他顺着帆永的手向山坡下看去,就明白帆永为何惊呼,因为山坡下竟然有两朵浮云,直向他们冲来。

只见那朵七彩缤纷的飘在前面,白色的紧跟在后面,速度惊人的快。

黄老板眉头紧皱,因为他很快就发现这不是真的云彩,而是两个人在用轻功在飞掠而来。百花庄园虽然归隐着不少的武林前辈,但他们从来都不会轻易显露武功,那么这两个人是谁?

‘仓’的一声,帆永的剑已出鞘,然后又是一阵拔剑声,本来正在施工的庄园护卫都扔开挖掘工具,个个刀剑出鞘,严阵以待。

可就在这时,黄老板却笑了,然后帆永,以及那些护卫们也笑了,他们不得不笑,因为他们发现来人竟然是颜色和颜变!

事实上,他们笑得实在是开心极了,特别是当他们看到颜变酷酷的甩了甩头,然后用手理了理额前的发丝的时候,他们笑得连腰都弯了下去。

但颜变似乎还觉得不够,他居然还‘呀呼’的尖叫一声,然后嘿嘿笑道:“我是不是帅呆了?我是不是变得更帅了,各位?”

他在问帆永和那些护卫们,可没有任何人能回答他,因为每个人都被他逗得笑个不停,貌似连呼吸都忘了,每张涨红的脸上都在求饶,免得笑死在自己刚刚挖开的坑里。

黄老板强忍着笑,把颜变转过来,带着他和颜色向不远处的一棵榕树走去,一路上他上上下下看了颜变几遍,终于还是忍不住笑道:“你这小子总算变回来了,这还真是奇迹!”他没有说错,这的确是人间奇迹。

颜变当然懂黄老板的话,对于自己之前的病,他并不觉得需要忌讳,他笑道:“我知道,这事的确很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但不管你信不信,它就是发生了。”

这样既调皮又自负的话,一向就是颜变独特风格,所以黄老板更确信他已经完全康复了,笑道:“看来木混蛋没有说错,钟心晴姑娘的医术果然是个神话!”

“钟心晴姑娘?她的名字叫钟心晴?”颜变愕然,转过脸看着他的大哥。

颜色却别过脸,看着对面小山坡下的小楼,那是木格子的小楼,许久才叹气道:“我答应过木混蛋,关于钟姑娘的事都保密。”对于这一点,黄老板当然理解。但他实在不相信颜变连她的名字也不知道!

“难道你连问她名字的机会都没有?”

颜变点头:“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台桌上,而那个台边整齐的放着许多医术刀,却没有看见人,找遍整个屋子也没有看见任何人。”

“然后呢?”黄老板问。

“然后我就走出去,想到街上走走,看看我是在什么地方。”

“街上?你是不是记错了?”颜色吃了一惊:“你们不是在山洞的吗?”

“什么山洞?我醒过来看见的是房子,房子外面就是街道。”颜变解释道:“因为我听出门外有车马声。”

颜色沉默了,颜变回来了几天,他一直不提,也不问,只因为他在遵守承诺,保守秘密。此刻听了弟弟的讲述,他实在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黄老板皱起眉头:“你不用说了,这个地方是在哪里,希望你要保守,不要辜负钟心晴和木混蛋的一番好意。”

这本是很严肃的问题,颜变却笑了。

黄老板道:“你小子笑是什么意思?”

“笑的意思就是轻松的意思。”颜变现在的表情的确很轻松。

“轻松?”

“是的,轻松!”颜变笑道:“我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不用保密,你说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哦?你没有走出去?”

“没有,因为那时我刚走到前院,就看见一个穿着粉红衣服的女孩子从外面回来。”颜变解释道:“我想,她应该就是你们说的钟心晴姑娘。”

颜色道:“如果她是钟心晴,看见你清醒过来,想必脸上会变得冷冷冰冰,就像这事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是的,的确是这样子。”颜变点头。

“在那个时候,你也没有问她是谁?”黄老板不解。

“我本想问的。”颜变道:“但却来不及了。”

“为什么?”

“因为她忽然对我笑了笑,”颜变慢慢闭上眼,悠悠接着道:“那是一种很自信,很纯洁的笑。”

“然后呢?”

“然后?”颜变张开眼,疑惑道:“然后我忽然发现她消失了,等我感觉背后有人的时候,我已被人点了昏睡穴。”是谁点了他的昏睡穴?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那个笑容很美很妙。

或许正因为他已被迷住,所以才没留意钟心晴通过机关绕到了他的背后。

黄老板想了想,道:“我听说你回到千色庄时还在马车上昏睡,而钟心晴姑娘早已不知去向,是不是真的?”

“是的。”颜变道:“当时我被大哥摇醒,我还以为是在做梦,因为我一点也记不得自己什么时候上了马车。”

这不但对于颜变像作了一场梦,即使在颜色看来,直到今天他还是觉得近来发生的事,简直比梦更神奇。

颜色道:“不管怎样,回来就好。”

榕树下的石桌上摆着几壶酒,有女儿红,也有竹叶青,甚至还有一瓶杨起帆从海外带回来的葡萄酒。

黄老板看着坐在对面的颜变,又看看石桌上的酒,紧锁眉头,神色居然像是在担心的样子。颜变居然也看出来了。

“不用担心,你应该知道,自从认识了莲花宫主后,我就开始喜欢喝酒。”颜变在笑,甚至提到宫主的时候也笑容满面。

“我知道,”黄老板道:“可是。。。。”

“可是什么?”颜变问。

颜色笑道:“可是他担心你会不会也喜欢这种西洋酒,要是你也不喜欢,那他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了。”

“西洋酒?是不是杨起帆那个小混蛋带回来的?”颜变道:“那倒要试试看!”他的话音刚落,黄老板的眉头已展开,他立刻屁颠屁颠的给颜变倒了一杯,边摇着水晶杯边介绍自己对这西洋酒的心得。

“这西洋酒据说叫葡萄酒,不过我认为叫红酒更确切,是不是?”

“这种酒要摇上一会,喝起来才更顺口!”

“懂得欣赏这种酒的人并不多,但我相信你会喜欢的。”

看着他的样子,颜色几乎将口里的竹叶青喷了出来。因为他自从认识黄老板,就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子。

颜变嘿嘿笑道:“黄老板,你不用紧张。。。。”

“我没有紧张。”黄老板道:“我干嘛要紧张?我不可能紧张的,是吧?”他说不紧张,可他的样子现在看起来实在是紧张极了,特别是当颜变轻轻把酒往嘴里送的时候,他的两眼早变成钉子般盯住颜变的脸。如果一定要说他不紧张,那时因为他紧张得忘了紧张了。

看着黄老板的样子,颜色居然也紧张起来,两眼在颜变和黄老板的脸上徘徊。

忽然——

颜变一声尖叫,啪的一声拍在石桌上。黄老板和颜色不禁被吓了一跳,差点没把石桌撞翻。

颜变却入神的盯着杯中酒,痴痴道:“好酒,实在妙极了,酒体甘醇厚实易入口,而且不呛人,妙!妙!妙。”

颜色摇头苦笑,伸手去拿石桌上的竹叶青,想喝杯酒压压惊,可他不但没有压住惊,反而又被吓了一跳。

因为忽然间,石桌竟然被黄老板撞了个粉碎,连同桌上的那些酒一起被撞了个粉碎!

黄老板一把抱住颜变,欢叫:“千金易得,知己难求啊,走!我们回去再喝个痛快!”他们说走就走,留下颜色像个木鸡似的呆在那里。

颜变嘿嘿笑道:“对于黄老板来说,千金的确易得,但知己似乎也并不难求。”

“哦,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黄老板之前就有一个好知己。”

“你说的当然就是木混蛋那个家伙,是不是?”

“我要说的本就是木混蛋。。。。”

“你跟他不同。”

“哦?”

“我和他彼此都了解对方,也尊敬对方,但爱好就。。。。”

“对,木混蛋喜欢烈酒,而且越烈越喜欢。”

听着他们的谈笑,看着他们慢慢走远,颜色用手轻轻的拍着紧锁的眉头,悠悠道:“这。。。到底什么状况?”

颜色的确搞不清这是怎么一回事,事实上,他也搞不清为什么今天的每一个人都这样一惊一乍的。

他回过头,就看见帆永和那些护卫们在惊呼,表情竟然也不比刚才颜变和黄老板逊色。

他们到底又怎么了?难到他们挖到金子?或者挖到千年前埋在那里的热腾腾火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