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套中人(二)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1848 2011-11-27 17:07:43

  听了何苦的话,木格子忽然张开眼,吃惊道:“落雁寺的住持就是你的兄弟?你知不知道他已经服毒自杀了?”

“我知道。”何苦淡淡道:“并且我相信他一定会保守的秘密,不会告诉找他的人,我也是知道将军在哪里的人。”

“那你刚才为何要表露你的身份?”木格子不明白。

“因为从今天开始,我不在是套中人。”何苦笑了,倚在椅背上,像一个放下重担的人,此刻全身放松。

木格子道:“你应该知道,这些年来一直有人在寻找你们的下落,据说还有人出高价寻找你们,所以你。。。。”

何苦笑着道:“我当然知道,其中有一条消息就是我自己放出去的。”木格子哑然,吃惊的看着悠然的何苦。但他很快就又笑了,因为他已经明白何苦的意思了。

“你的确是个很小心的人。”木格子叹息道:“看来连庄弱也不知道,你其实并没有躲在那个孤岛十多年。”

何苦并不否定:“是的,因为我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你应该也知道,人都会有疏忽出错的时候,我当然也不例外!但是。。。。。”他停顿了一下,忽然盯着木格子,一字一顿道:“在这件事上,我绝对不能出错,绝对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木格子叹息道:“看来这些年来,你必定用了不少的化名,清除了不少追查你们的人。”

“是的。”何苦抬起头,露出抱歉的眼神:“其实你本来也是我要清除的目标之一。”

“我?”木格子这回又不明白了:“为什么?”

“因为当时庄弱不但告诉我你是江湖中难得一遇的奇才,他还交给我一个撕下来的衣袖。”

木格子没有问是什么衣袖,因为现在他已经看见这个衣袖了。何苦摊开这的一个被撕开的衣袖,衣袖上有字,金黄色的仿宋字。

——欲解君困扰,重伤木混蛋。擒获赛华佗,困扰即可解。

“我并不认识赛华佗,他更不可能因为我受伤而来救我。”木格子叹息道:“你有没有问庄弱,这是谁交给他的?”

“他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因为他被惊醒后,并没有看见人,只有这衣袖。”何苦道:“我也查了很久,却还是一无所获。”

“我知道你要绝对确保你们的行踪秘密。”木格子道:“但这人不留声息,更没有贪图报酬,难道你不觉得很奇怪?”

何苦道:“不奇怪!是因为他提到了赛华佗。”

“哦?赛华佗?”

“是的,因为当年赛华佗的确与我们相识。”何苦慢慢闭上眼,好像在想往事,许久才接着说道:“你应该也听说过,我们和岳将军都是结拜的兄弟,当年我们兄弟三人一起带兵杀得匈奴鬼哭狼嚎,但有一次,我们遭到埋伏,在冲出包围时,岳大哥受了伤,很重的箭伤。”

“人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木格子叹息道:“况且军旅生活,本来就是一条最艰苦最凶险的江湖路。”

“是的,大哥之前也受过不少伤,但都没有这次严重。”何苦道:“因为这次他受的伤是被穿云箭射穿心脏。”

“但将军并没有死。”木格子道:“因为我记得将军和匈奴签了停战协议后,就离开军营,从此再无消息,也没有出现过战事。”

“你说得不错,他的那次受伤当然是在签约前。”

木格子想了想,道:“而当时救了将军一命的人,就是赛华佗?”

“不错,他就是赛华佗老前辈!”何苦道:“除了他,普天之下,谁还能治得了那样严重的箭伤?”

何苦的话虽然有点言之过甚,但木格子并没有要争论的意思,他问何苦:“何前辈,你们花费了这么多心机把岳将军藏了起来,当然不会笨到把这秘密告诉赛华佗,是不是?”

“是的,我们当然不会告诉他,事实上,我们连岳大哥的妻女也隐瞒了。”何苦叹息道:“但当时岳大哥为了感谢赛华佗前辈的救命之恩,就送了一面令牌给他,以后他或者他的后人遇到任何危险,只要拿出令牌,我们三人只要还有人活着,就一定会前去赴约,绝不含糊。”

“知恩图报,本该如此。”木格子道:“但为什么要抛弃妻儿呢?你有没有找到岳将军的妻女?”

“这虽然是岳大哥的意思,但我们都理解他。”何苦道:“因为要刺杀岳大哥的人实在太多,后来我也曾去找过大哥的妻女,但失散多年,早已是人去楼空。我能追查到这里找回妻子,也是两个多月前。”

这的确是一件痛心的事,也是一件让人感动的事。在家与国间,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做出感人肺腑的抉择。

木格子感动道:“知道这事的有几个人?”

“原来只有四个人。”何苦叹息,悠悠道:“现在看来,至少也有六个了。”

“六个?”

“是的,至少六个。”何苦道:“因为留这断袖的人,显然也是知道的。”(本书发自红袖添香,完全免费,无毒无广告困扰,请支持原版。)

木格子点头,道:“还有一个是谁?”

何苦摇头,大笑:“还有一个混蛋,假装糊涂的混蛋!”

看到何苦的眼神,木格子也笑了,因为何苦说的这个人并不是谁,而是他这个混蛋。他笑得很坦荡,何苦却忽然不笑了,甚至语气也变得很冷。

“我的故事已经讲完了,是不是该说说你的故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