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套中人(三)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2846 2011-11-27 17:07:43

  何苦的意思他当然明白,现在显然是该他说说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了。

木格子苦笑:“我没有故事可讲。如果你早告诉我这事,我就一定不会自己放出来长白山的消息。”

“哦,原来放出消息的人是你自己。”何苦恍然大悟:“你这混蛋在百花庄的表情还装得挺像的,连我们都被你骗了。”

木格子叹气:“我不是成心要骗你们,只是我不得不这样做。”

“哦?”

“其实在柳州的时候,我就听说了颜变疯了的消息,想把他送到钟心晴那里医治,所以在阳朔听了华夫人的话后,我就放出要来长白山的消息。”

“哦?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何苦不明白。

“钟心晴的医术传说,我相信你也曾听过。”木格子道:“她是一个心地非常善良的人,也是我的朋友,我不能不小心。”

何苦不懂:“那你为什么不亲自送颜变去?有你护送不是更安全吗?”

木格子摇头:“不行,因为我这个混蛋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被人关注的对象,况且我很不习惯易容,带着颜变的话很难躲开跟踪。”

何苦叹息道:“我也知道有不少人在找钟心晴姑娘,你这样做当然也很有道理,但是我还是有点担心。”

“为什么?”

“如果还是有人跟踪了颜色他们,那此不是更危险?”

“不会有危险。”木格子并没有解释,看样子对这个问题他还是有所顾虑。何苦不是笨蛋,他当然也应该看出来的,只可惜他偏偏还在质问:“为什么不会有危险?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木格子看着他许久,终于还是说出他的理由:“因为我让颜色在进山前,先绕小镇转上三天,一般人都会以为颜色是在求医,况且,只要他们一旦进了山洞,就会很安全。”

“天下没有攻不陷的地方。”

“是的,但他们只需要半个时辰,就可以通过石室的地下河离开山洞,离开大山。”木格子笑道:“如果我估计没错,颜色他们到达山洞时应该也快黄昏了,钟心晴姑娘当然也不会留颜色在那过夜,所以颜色还没走出大山,钟心晴和颜变就已经到达山外的小镇上。”

虽然木混蛋说得很是肯定,但何苦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是不是在告诉我,其实钟姑娘并没有一直住在山洞?”

“是的,我的意思就是这样子。”

何苦这回不但不明白,而且还头很疼。他捂住脑袋,不解道:“那你怎么能确定颜色他们上山时,她刚好就在山洞里?”

“因为颜色在小镇绕三天,都是从她的房子面前经过,更因为钟姑娘本来就认识他们,更知道他们是我的朋友。她不是笨蛋,她当然会知道是我的意思。”

何苦重重吐了口气,又连喝了几杯茶,才叹气道:“看来你比我还要懂得保护人,我就是听也觉得头大如斗。但你花费这么多心机,他们回到小镇的时候,还是有可能被人看到的。”

“不会,因为地下河出山后就形成一条小溪,而小溪刚好就从她的后花园旁经过。”木格子笑道:“这小溪就算白天也是人迹罕见,更别说是在晚上。”

木格子顿了顿,又淡淡道:“我这样做,除了想引开别人找到钟姑娘,其实还想证明一件事。“

“什么事?”

“证明除了宫主外,是不是还有另外的人想对我下手。”

“结果呢?”

“结果的确证明了至少还有另一拨人想对我下手。”木格子笑道:“而且是想来到这里才下手。”

“刚才那些女的当然是莲花宫的人,但那些中年人难道不是莲花宫的?”何苦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来到这里才想动手?”

“他们不是莲花宫的人。”木格子解释道:“虽然他们是一起跟在我后面,但我发现,他们其实一直在提防莲花宫的人,并且在监视莲花宫人的一举一动。”

何苦道:“这样看来,宫主背后的确还有人在操纵,那他们为什么要一直尾随你?他们又不是笨蛋,在途中设伏当然比来到这里更容易得手。”

何苦的疑问无疑是正确的,没想到木格子却笑了。

他笑道:“或许他们想来这里找我的一个朋友。”

“哦?你的那位朋友是谁?”

“她就是钟心晴。”木格子悠悠道:“宫主用计逼我离开杭州,还闯进百花庄,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让我受伤或逃亡,逼我引他们到钟心晴那里去,加上你这个断衣袖,就更加表明他们有这个意思。”

何苦摇头,道:“这个不合理,他们又不是笨蛋,你来长白山的消息是公开的,他们怎么会笨到认为钟心晴会在这里?”

“他们就因为不笨,所以才更相信钟姑娘会在这附近,所以他们才会花费半天时间来搜查。”木格子笑道:“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他们相信越是不可能的,往往越是有可能。”

何苦服了,笑道:“你果然是个混蛋,彻头彻尾的混蛋。”

他忽然站了起来,到酒柜拿了坛酒,正是木格子最喜欢喝的陈酿竹叶青,‘啵’的一声拍开封泥,和木格子连干了七八碗才肯放下碗。

“我很少服人,但对你我不能不服。”他说:“我已经戒酒差不多一个月了,喜欢喝的也并不是竹叶青,但今天我决定要和你这混蛋喝个痛快,小樱如果还活着,想必也会赞成的。”

“尊夫人她。。。。”

“她也像你一样,最喜欢竹叶青。”何苦淡淡一笑,道:“我找到这里的时候,她就是在喝这种酒。当时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又自顾自的继续喝酒,过了半响,她才淡淡的对我说了一句话。”说到后半句,何苦忽然哽咽起来,他转过头去,早已满脸老泪。

——你回来了?

那时她坐的就是他现在坐的位置,如果他们的命运互换,他能不能也像她那样淡定的说出这一句呢?

——是的,我回来了。

——那就去把锅里的人参炖鸡端来,太阳就快下山了,是时候吃晚饭了。

人参炖鸡是他最喜欢的,这二十多年来,是不是她每天都炖好人参鸡等他找来?她等了二十多年都可以,为什么他一回来她就病倒?为什么她一倒下就再也起不来?这是不是天意弄人?

“她在我回来第二天就病倒,不到三天就去了。”何苦转过头来,满脸悲伤,他问木格子:“这是不是天意弄人?”

木格子听完他的讲述,眼里早已有泪,心里也有千言万语的话想要安慰他,可话未出口,泪已流。他连忙低下头喝酒,却发现原本很纯的竹叶青,此刻变得很苦很涩又很酸。

是因为落进酒里的泪,还是因为酒魂已被这氛围感染?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一句很奇怪的话,何苦的话。

“木混蛋,请你亲自把我埋在她旁边。”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木格子不明白,他抬头,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只见何苦脸色碧绿,嘴角正在慢慢溢出血,碧绿色的血,显然是已中了剧毒。

他挣扎着从怀里拿出本书,道:“这是绵掌经书,里面还有我的心得,我知道你不在乎,但你一定要学会,因为。。。因为。。。必要时,你就是我。”

木格子没有接书,一把扶住何苦,一连点了他几处穴位,防止毒性蔓延,没想到何苦却惨笑道:“毒是我自己服用的,我知道它的毒性,所以你一定要答应我三件事。”

木格子点头:“我答应你,你说。”

此时何苦呼吸已经很微弱,说话更是断断续续,含糊不清,但木格子还是听明白了他的话,也明白他为什么要让自己这样做的目的。况且何苦的要求本就很简单,也很合情理。

——第一,学会绵掌,代替他查找想害岳将军的人。

——第二,岳将军多年前已死,但还是要继续保密下去。

对于这两个要求,对于木格子来说,其实并不困难,他博学多才聪明过人,要学会这绵掌也是小菜一碟,况且他对岳将军一向十分敬佩,代替何苦查找想害岳将军的人,以及保密岳将军的死讯,他更是乐意之极。

——第三,把他埋在他妻子的坟边。

这样的要求更是合情合理,即使何苦不提出,他还是会这样做的,生时常别离,死后长相伴,看着他们的墓,木格子只希望他们来生再做一对同命鸳鸯,长相厮守,不分不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