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木格子传奇

安财客栈

木格子传奇 徐木格子 2548 2011-11-27 17:07:43

  七月二十八,黄昏,安财客栈。

安财客栈是进长白山前的最后一个客栈,客栈很大却十分简陋的。老板姓陈,是个十分精明的小老头,他特意把客栈建得很大,因为他知道客栈的目标客人是采参客,而采参客们往往都是十几甚至几十人一拨的,在谷雨至白露期间,每天都会有好几拨人进出长白山。

尽管生意兴隆,但他从来没有想过把客栈装修一番,因为他知道,对于那些不管是进山还是下山的采参客来说,没有人会在此刻介意住得是否简陋。

陈老板不但头脑精明,眼睛也十分锐利,尽管他的眼睛很小,他眯着眼时更小。甚至许多人都笑话他,说他眯着眼时,很像老鼠。他不要像老鼠,因为他这一生最讨厌的就是老鼠。

但现在他的眼睛却眯得像只老鼠,坐在柜台前看着这些住店的采参客,甚至连声音也像老鼠般有尖又小,他对身边的店小二道:“这些都不是采参的,你通知下去,叫大家小心点,别激怒他们。”

这个店小二哪里见过老板这般神情?不禁问道:“老板,这么多年来,住咱们店的都是采参的,如果他们不是采参客,为什么要扮成采参客的模样?”

“干什么的我不知道。”陈老板道:“但我看得出其中有两伙人不是采参客。”

“哦?哪两伙人?”

“一伙是那几个妇人,一伙是她们旁座的那几个中年男人,如果我没看错,他们的包里装的必定是刀剑之类的兵器。”陈老板说得很是肯定。

店小二却不解:“他们为什么要乔装成采参客?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陈老板站了起来,悠悠道:“况且他们干什么与我何干?”在他看来,这事的确和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所以他向楼梯走去,准备回房和新娶的妻子共进晚餐。

可他刚走了几步,就被人叫住:“老板,麻烦你过来一下。”

叫他的是一个老妇人,坐在她旁边的还有七八个中年妇女,但看样子似乎都是跟着老妇人。

陈老板虽然也看出她们不是采参的,但还是笑眯眯的走了过去,客气道:“客官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们客栈虽然简陋,但一切食宿还是很齐全的。”

老妇人笑了笑表示感激,然后叹息道:“我们这几个都是些寡妇,为了生活只好也进山去采参,这里已经是进山的最好一站,进山后就是苦闷的日子,所以我想,你能不能帮我们安排演出一场歌剧?”

陈老板愕然了一下,笑道:“不好意思客官,这个真没有!”

“那我们自己弹唱可以吗?”

“当然可以。”陈老板笑道:“我相信大家都不会介意的。”

没有人介意,相反很多人都帮忙把前面的桌子和椅子搬到两边,并且争着靠前。但奇怪的是,刚才她们邻座的那几个中年男人却在向后退。

陈老板不是笨蛋,他当然发现这不太正常,但他还是退得迟了点,因为这个时候,乐声已经响起。

乐声就像是一首催眠的曲子,乐声更像是迷幻药。

迷幻中,陈老板似乎感觉有一个声音在问:“老板,你在这里这么久,知不知道山里有个叫做‘孤魂野鹤’的人?”

“我当然知道。”陈老板本来像一只呆立的木鸡,忽然嘴角露出了骄傲神情:“因为我们是朋友,他平常的基本生活用品都是通过我帮忙采购的。”

“哦?那你知不知道他住在哪里?”

“我当然知道的。但我不会说的,在任何时候我都不会说的。”陈老板:“因为。。。朋友!”

“我知道,做朋友就一定要为朋友保守秘密。”那声音在叹息:“我现在不是问你他住在哪里。你知道,我是个很笨的人,如果你不说,我又怎么知道他住在哪里?”

“你的确很笨!而且笨得离谱。”陈老板竟然笑了:“他当然就住在野鹤河旁边,要不然他怎么会起名‘孤魂野鹤’?他又不是姓孤!笨。。。真笨!”他终于倒下,并且很快就昏睡过去,但他依然还梦呓般直呼‘笨’!

“笨你个大头鬼!给老娘起来!”一个咆哮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陈老板像条弹簧般跳了起来,但真正让他跳起来的并不是声音,而是有人在拉着他的耳朵。

拉他耳朵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妻子。

陈老板白了她一眼,愕然:“干嘛啊你,干嘛又踢我下床?”

“我踢你下床?”老板娘叫道:“你发什么晕!你看看你现在是在哪里?”

陈老板的头又涨又痛,因为他发现不但自己是躺在酒厅的地上,几十个采参客和伙计也是躺在地上。

“这是怎么一回事?”陈老板实在不明白。

老板娘问:“刚才是谁在弹琴唱歌?你们为什么忽然又睡在地上?”

“唱歌?”陈老板似乎想起什么,跳起来冲出客栈。门外传来他的大叫:“孤独大哥,我错了,小弟中了圈套了。”

老板娘几时见过自己的丈夫这样惊慌?她走过去边安抚边问:“谁是孤独大哥?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陈老板没有回答她的话,看着黄昏的天空,悠悠道:“我陈某人一生碌碌无为,能遇到你已经是三生积下的福分,但孤独大哥是我的救命恩人,我。。。。”

“你去吧。”老板娘当然懂他的意思:“我不希望我的夫君一辈子活在歉疚中。只是。。。你一定要平安回来,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回来。”

“放心,我保证陈老板一定会平安。”不知什么时候,门边站着一个老头,满头白发的老头。他笑道:“因为他不会离开你。”

陈老板当然记得这个老头,自从他一进客栈,就找了个最偏僻的角落,低着头喝酒,甚至连有歌剧表演也依然不为所动。

陈老板看着他,慢慢恢复平静,淡淡道:“老前辈醒得还真快。”

“老前辈这个称谓实在不敢当。”老头叹息道:“刚才实在是抱歉,连累了你们。”

“抱歉?连累?”陈老板皱起眉头,激动说道:“你难道是。。。。”

“是的,我是!”老头的声音忽然变了,原来他竟然是木格子木混蛋:“你当然也听说我这个混蛋要去找孤魂野鹤。”

陈老板当然听说过,他看着木格子揭开面具,忽然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是不是为什么我要找孤魂野鹤前辈?”

“是的。”陈老板:“你的事我也听说过,但我真的不明白。”

“如果我告诉你,因为我发现莲花宫主也会蝴蝶掌,而孤魂野鹤刚刚好就是蝴蝶掌的创始人,所以我来找他。”木格子道:“你信不信?”

“我不信!”陈老板摇头:“因为这未免太牵强了。”

“所以我此行必定是另有目的。”木格子笑道:“事实也的确是这样子。”

“哦,那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木格子没回答,反而笑道:“陈老板你会不会做人参炖鸡?”

陈老板不明白,但还是点了点头。

木格子道:“那你在做人参炖鸡的时候,会不会在鸡还不熟的时就打开锅盖?”答案当然是不会,因为这个时候开盖就走味了。

“看来你炖的人参鸡现在还没熟透。”陈老板笑道:“那你还需要炖多久?”

“快了,因为他们现在都赶过去,就等着我去揭开锅盖。”木格子笑道:“但他们一定会很失望的。”

“哦?为什么?”

“因为我锅里炖的不是人参鸡,而是白开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