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玄界

云起8

玄界 半城沙 918 2013-06-12 11:03:17

  突然一小侍童匆匆跑来,“殿下!夫人梦魇住了!”殷莫离立即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小侍童也跟着他跑走了,诺大个花厅霎时只剩下殷莫湮和溪篱两人,气氛微僵。殷莫湮走近溪篱,将他紧紧环在了怀里。张了张口,却最终没发出什么声音。

“姐姐是不是还在怪我?”声音沉重而缓慢,像一把锉刀挫在殷莫湮心上,又狠又慢,却又挣脱不开.....

“我很后悔”溪篱低着头轻轻抽噎“为甚莫、为甚莫是姐姐....”一滴温热的水珠落在殷莫湮手背、滑下。留下一道长长的湿痕,像是谁脸上眼泪划过的痕迹.....

殷莫湮使劲勒紧溪篱的腰身,头深埋在他的脑后,听着他轻轻却又带着鼻音的倾诉,心中阵痛。

“为甚莫是姐姐、做错事的人是我.....为甚莫是姐姐......”

溪篱...我的溪篱...明明倔强又坚强......

“我好讨厌我自己...”

头埋的更深,殷莫湮闭着眼睛,沉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溪篱...

溪篱静静盯着脚尖,心中汹涌的情绪渐渐归于平静。

挣开殷莫湮,溪篱转身向花厅外走去,顿了顿道“莫湮,你还欠我一个解释。你不想说我也就不问了。但是,姐姐我一定要去找到!”说完就走出去,唤来一个侍仆去了客房。

殷莫湮静静的站在原地垂眸呆了一会儿,转头看着溪篱看了许久的琉璃盏,伸出手去,顺着他拂过的痕迹细细摩擦.......

*******

这边殷莫离早早赶到卧房,推开门就看到被几个丫鬟死死压在床上还不住闭着眼睛不停挣扎的筠细。随之而来的是她伴着哭泣的呼唤“......莫...离.....莫...离......”

“这里、我在这里!”殷莫离两步跨到床边拨开丫鬟,将筠细按住双手压在怀里。试了几次都没法把她叫醒,殷莫离只好曲起手指点在筠细紧紧皱着的眉间,为她注入一丝神识。

意识回归,睁了几次眼睛,筠细才看清靠在床头紧紧搂着自己的人。

“莫离.....”

挤出一个微笑,殷莫离紧了紧裹在筠细身上的锦被,接过画意递上来的清水喂了她几口。

“好点了吗?”

“嗯......”

“没事了......”殷莫离轻声安慰,隔着被子在她背上轻拍。

筠细挣扎着要坐起,又被殷莫离压回怀里。扭了扭身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细细的喘着气。

“三殿下....”

“你们下去吧。”殷莫离看向画意等人。她们便识趣的静静福身告安退了出去。

俯身亲了亲筠细的额头,殷莫离浅笑道“知道浅衣上君留给溪篱的是什莫吗?”

三殿下与溪篱上君的事情,四界中除了人界几乎其他三界尽知。所以,筠细也没太注意殷莫离对溪篱称呼的改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