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玄界

云都雾城10

玄界 半城沙 854 2013-06-12 11:03:17

  身后的人轻声笑了笑,抽手起身,任她捂着腹部苍白着脸色歪歪斜斜的倚倒在檀木雕花床柱上。

“过奖了,论手段谁比得上你?”素色的云锦长袍松松垮垮的搭在身上,男子站在床前俯身,及腰的青丝“跐溜”的滑下大把,落在浅衣胸前留下大片水渍......

修长的手指慢慢抚上那张再也熟悉不过的脸颊,一模一样的细腻触感......一模一样的眉眼.......

“啪!”拍掉在鬓角细细厮磨的长指,浅衣挑起眼角轻笑。

“怎么,想起尊夫人了?咳...咳咳......不过,我倒是不知道殿下何时娶了夫人?”按住胸口翻腾不息的甜意,浅衣紧紧盯着浮渊。

看了眼被拍红的手背,男子慢慢收起眼中的倦缱。“纵使再相像,你终不是她!”

“你还没告诉我!赤凰上君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夫人!!!”拽住他的衣袖,浅衣红着眼眶高声倔强道。

“既然不是她,那你又有什么资格问我?”

冷汗一丝丝的渗出额头,浅衣冷眼望向缓缓步入屏风后的男子。

褪下虚搭在身上的外袍,浮渊隔着描墨点染的屏风不紧不慢的细细穿起了衣裳。

清骨修长的身影落在素锦上,与水墨的江山共融成明暗交接的山水画。

浅衣眼神暗了暗,默默捏指成决,猛然发力!

“唔————”喉头一阵甜腥。

“你以为我的花是谁都可以收的吗?”男子的声音清冷的不带一丝波澜。

抬头便看到那人站在屏风旁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扬起微笑,浅衣眨去眼中的湿意,“所以,你的浅衣死了。而你,只能抱个死人自欺欺人!”

“啪!”抬手挡开凌空甩来的厉掌,豆大的泪珠也禁不住笑颤,颗颗滴落,晕开成渍......

甩甩衣袖,浮渊垂下眼眸冷声道:“奈何桥畔,区区花妖。莫要以为多饮了几口忘川水,便可以忘了自己是谁!”

打开门,楼下的熙熙嚷嚷便丝丝缕缕的透了进来。双手搭在半掩不开的门扉,男子的背影清冷如画。长长的衣袖近乎垂地,在从门而入的习习夜风微微拂动......

“我不知道溪篱允了你什么,但不动你不代表认同你。而且,四界上仙——赤凰,的生死还轮不到你来讨论!”

“吱呀————”一声,门开了又关。

浅衣慢慢起身,抬手抹去嘴角的一丝猩红。浅衣收起了孱弱。

呵呵......

九天已归一,深情给谁看!

浮渊!九天早已如愿归一,现在你这副深情是做来给谁看!死去的浅衣?活着的溪篱?还是重生的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