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陌家花已开

那年兵荒马乱,你横空而来(20)

陌家花已开 苏一暖 1042 2013-07-25 09:51:40

  向晚听到慕敬之的话,更是冷笑连连,她瞪着慕敬之,明显的带着恨,“当年你自己做过的事情忘了么?还是在你心里更本不值一提。”

“阿晚,你什么意思,什么孩子?”慕敬之箍住向晚由于激动而颤抖的双肩,急迫的问道。

向晚一把拍开握着她肩的手,与他保持距离,她狠狠是用袖子擦着脸颊的泪水,不过三年,他就忘得干干净净的,当真她的事是上不了慕敬之的心,“既然你已经忘了,我多说也无益。”

话落,泪也跟着落了下来。

原本为了不在与慕敬之再有牵扯,她扯出心底最痛的地方放于阳光下。可此刻才发现原来自己就是跳梁小丑,在三年里时光里苦苦纠缠,念念不敢忘,而他从来没放在心上。

向晚这时拼命的忍住,才没有一巴掌扇在他脸上,而握着被子的拳慢慢倏紧。

向晚的欢凉的笑刺痛了他的眼,她在说什么,他一个字都没听懂。

只是阿晚口中的孩子从何而来?那个时候他在暗地压下一切的时候,就当做给她分手做的最后一件事。慕敬之不顾她的厌恶,捏着她的下颚,逼迫她看向自己,“那个时候流言漫天的时候,我给你压下的时候见都没有见过你,何谈拿你孩子来换?”

“也对,你保我不被开除,我拿掉你的孩子让你安心。这是交易,不是交换。”向晚直视慕敬之的眼,说的悲切。

那个时候她仓皇无助,发现有这个孩子的时候,她以为看在这个孩子的面上,他可以帮她一把。自此她带着孩子天涯海角,再不与他相见。

总归是她太傻,怎么也想不到的在她告诉慕敬之她有他的孩子的时候,他会让她拿掉孩子,甚至让他母亲亲自看着她上了手术台。

她至今还记得,那个高贵的妇人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她,用优雅的语气告诉她,你这样的女人是进不了慕家的,不要在妄想用孩子来做筹谋。

慕敬之知道,和这个女人说再多也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他松开禁锢她的手,看着此刻苦的悲切的向晚,他伸手想要安抚,可手就这么僵直在空中迟迟不落下。

他苦笑了一下,还是算了吧。

今天她说的消息太过震撼,让他一时缓不过来。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当年的事情一定有猫腻,他们曾失去过一个孩子。

这件事应该就是症结吧。想着,慕敬之加快了脚步向门口迈去。到了门口的时候,他转身定定的看着向晚,“我不知道我们有孩子。”

话刚落,迎面就砸来了一个杯子,接着苹果,碗…向晚把手边一切可以砸的东西都扔了过去。

“滚。”

慕敬之仍由她发泄,他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关上/门。

直到门合上的那一瞬间,向晚那紧绷的神经就断了,她仿佛回到了在手术后出来的那一天,也是这样,她也是被一个人扔在医院。

她挣扎的想要起来,可是腿被吊着。她一把扯过架子,可慌乱间的一通乱扯,她连人带被子就滚到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