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陌家花已开

那年兵荒马乱,你横空而来(11)

陌家花已开 苏一暖 961 2013-07-25 09:51:40

  向晚死死的咬着唇,直到身子慢慢的哆嗦起来。她不知道用力多大的力气才没有跑过去,从来他慕敬之说向晚你要怎样,她就怎样。只要他给她一点点甜,她就开心好久,后来岁月沉寂,在她骨子里沁入了奴性。只要他说的她就去执行,就连最后他说阿晚我们分开吧,她依旧不反抗的接受了。

她从来不知道,那个时候可以为他卑微到如此。她以为只要她乖乖的不吵不闹,他就会把她放在心底某个角落。直到最后,她爱他爱到丢弃了所有的时候,才知道眼前的男人有多么狠心,而她只是他可有可无的一个人。

慕敬之想要伸手靠近她,却被她抗拒的神情呵的立在原地。他看着她的神色由感动到愤怒,然后转成悲痛,他真的不明白。

“阿晚,我们不闹了。”他满眼宠溺,眉梢仰着春情。

向晚淡淡的一笑,继续往后退。这就是他慕敬之的世界,他不要了,就丢弃,想起来了,就做出如斯情深,哄她回来。

凭什么一切都是他做主。就连她的反抗,在他眼里也是闹疼。

向晚慢慢退至玻璃墙边,把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倚在上面,冰凉的触感刺激着她所谓神经,她摇摇头说:“敬之,我没有在闹。”下一瞬间,她就拿起手边的木椅狠狠的往身后砸了下去。

玻璃没有按她想象的破碎,只裂了一道口子,她拿着椅子继续砸了下去。

慕敬之在她动作后一瞬,愣住了。随后而来的,就是狂风似卷的愤怒。他快步走到她身边,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椅子,劈头盖脸的就甩了一巴掌出去,“陌向晚,你又他.妈的发什么疯?”

慕敬之这一巴掌打的狠了,让她的脸上顿时红肿了,嘴角还带着血迹。向晚倨傲的抬着头,舔过嘴角的咸腥,用舌尖抵住口腔内痛的发麻的地方笑的妩媚妖娆,“我发什么疯,是你把我放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还问我?”

“怎样,我说了今晚你就住在这儿,你撒什么泼,就拿着椅子去砸?”

“那慕少不知道这叫非法拘禁?”

好一个非法拘禁,慕敬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什么时候她变得这样牙尖嘴利?他挑起了眉,捏着她的下颚将她的脸拉近到面前,冷笑道:“好,阿晚,你说我对你非法拘禁,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非法拘禁。”

他倏然手上力气,一手扣着她的腰,下一秒,就狂暴的吻了下去,他几乎是在在咬她,而扣住腰上的手似铁圈,仍她动弹不得。向晚痛的一直拍打,拼了命的想要挣脱。

可她越挣扎,他越兴奋,眼里的暴虐更深。他腾出一只手来箍住她的手在身后,压着她的身子到旁边的墙上,在她呼痛的瞬间,舌就侵入口腔,肆意的攫取她的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