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伊诺

幻世双生 幸西南 1236 2013-09-08 14:58:44

  孔图原想与儿子彻谈一番,打开心结,谁知营中军医是前朝老人,听闻他来,大喜过望,连忙将几位疑难伤患带到孔念帐中请他帮忙诊治。军医言辞恳切,伤患满面病容,孔图不忍推辞,逐个悉心诊察、开药斟酌,一直忙到深夜才歇。

夜阑人静,孔图独自走出营帐,这里地处修灵、幻妖、人类三界相交地带,可以清楚望见幻妖界的怪石火烛,以及人界的灯影房屋。

灯火明灭,光芒流转,像极了记忆中她盈盈的眼波,那双神秘的紫眸,时而清澈灵动、时而苦楚悲戚、时而绮丽魅惑,让他痛到今日、恨到今日,却也念到今日,孔图有些心神恍惚,不觉轻轻唤道:“伊诺……”

十五年前,为救好友莫雷,孔图舍身犯险,孤身前往幻妖界采摘珍稀药草。

幻妖界瘴气缭绕、毒云密布,对修灵的翅膀损伤极大。这里的一切都似幻似真,遍布畸草毒花,不但有顽猴戾鸟作祟,还常有猛兽毒蛇偷袭,而且地势险恶,稍不留神,便可能陷入湿滑泥沼,或者跌落无底深渊。孔图手持匕首,边走边试探抵挡,仅仅走了一个时辰,便已心跳如鼓,汗湿重衣。

走到一面峭壁的尽头,疲惫不堪的孔图停下来休息,这时,一阵隐隐的香气随风飘来,孔图顿觉精神一振,凌霜花!他循香抬头,果然看到一朵洁白的凌霜花正从峭壁中央的石缝中探出身体,迎风摇曳,好不婀娜。

孔图不由得喜出望外,凌霜花在修灵界极为罕见,它味苦性寒,是清肃热毒的良药,却对修灵的灵力有着很强的压制作用。莫雷若是吃了它,虽然对翅膀的修复不利,但至少可以令他暂时少受些苦楚,若是仔细权衡,与其他药材搭配使用,也许亦能调和药性,不至伤了身体根基。

这样想着,孔图将匕首插进腰间,准备攀上峭壁。这时,眼前红影一闪而过,错愕抬头,一位红衣少女已经稳稳地端坐在了峭壁之上,正拿着那朵凌霜花凑近鼻端轻嗅,一双纤纤赤足晶莹洁白,俏皮地上下拍打,得意洋洋。

见他抬头,少女咯咯地笑出声音:“喂,这位医修灵,你不老老实实待在修灵界当书虫,跑到我们的地盘来干嘛?”孔图更觉愕然,为免事端,他特意换下了医修灵标志性的蓝色衣袍,改穿一身宽大白衣,将双翅和药袋、器具都小心地隐藏了起来,她如何能看破自己的身份?

见状,少女笑得愈加开心,她甩甩乌蓝的发辫,拎起一只紫色的采药袋给孔图看:“我跟了你半天,除了一直被你拿在手里的匕首,其他东西差不多全被我偷过来了,你居然一点都没察觉?”不等孔图回答,她又漫不经心地撕下一片凌霜花瓣,随手抛去:“你想要这朵花,是不是?可是没办法啊,谁让你身手那么差,既然我先摘到,自然就是我的喽。”

惊怒之余,孔图又羞又急:“快住手!别毁了我的花!你偷偷摸摸地算什么本事,快把东西还给我!”少女闻言扬眉一笑,忽然从峭壁上一跃而下,孔图下意识地伸手去接,竟然抱了个满怀,少女顺势圈住他的脖子,雪肤皓齿,笑意盈盈。

暗香萦绕,触手柔滑,四目相对,望进对方那双魅惑的紫眸,孔图心中大惊,有心推开她,身体却全然不听使唤,只觉脸上热烫,脑中一片混乱。少女却似乎不以为意,她将手臂圈得更紧,在他耳边轻轻吐气:“我叫伊诺,你叫什么名字?哪,乖乖告诉我,我就把这朵花还给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