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身世

幻世双生 幸西南 1355 2013-09-08 14:58:44

  孔图此时觉得自己如在云端,伊诺的声音好似天籁一般,不由神思恍惚地答道:“我叫孔图……”伊诺满意地笑了:“孔图啊……这个名字我喜欢……”她边说边将红唇凑近孔图颈边,正在这时,孔图忽觉腰间一凉,是那把匕首上的宝石!他打了个冷战,瞬间清醒过来,急忙将伊诺一把推开。这一下力道甚猛,伊诺猝不及防,只来得及“哎呀”了一声,便直直飞将出去,正撞上岩壁,然后重重地落在地上。

伊诺趴伏在地,许久没有动静,孔图又惊又悔,疾步上前,俯身去看她的伤势。此时,鲜血已经浸透了伊诺的红衣,在她背上缓缓洇染开来。孔图顾不得许多,连忙拔出匕首将她的衣衫割开,随即倒吸一口冷气,愣在当场。

伊诺背上伤痕累累,新旧伤口纵横交错,有些像是利器造成的切割伤,有些则是暴力鞭打所致,还有一些创面参差凌乱,仿佛曾被人拖着从碎石之地经过一般……孔图正在惊骇,伊诺却已悠悠醒转,她先是睁着迷蒙的双眼四下张望,旋即一跃而起,用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肩膀,满面惊恐地连连后退:“你,你要做什么?”

孔图回过神来,他一边抬手表明自己并无恶意,一边小心上前,捡起从伊诺身上掉落的药袋,找出三颗药丸递给她:“伊诺姑娘,你伤得不轻,先吃下这药止止血吧!”听到孔图叫自己的名字,伊诺先是略带迷茫地望着他,随后迟疑着接过药丸,又看了孔图一眼,才放心地仰头服下。

血渐渐止住,孔图先为伊诺清理好脸上的擦伤,然后示意伊诺坐好,取出药粉和洁净的白布,准备帮她包扎。伊诺顺从地背对着孔图坐下,将自己长长的发辫盘起,露出修长的粉颈和满背狰狞的伤口。孔图利落地处理着伤处,他的手不经意间触到伊诺裸露的皮肤,她立刻怕冷似的哆嗦了一下,然后又默默坐直,让孔图继续为自己包扎。

伊诺突如其来的乖巧让孔图颇感意外,同时也不免生出丝丝怜惜。不得不承认,伊诺虽是幻妖,却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子,她是有着怎样的境遇,才会落下这样一身可怖的伤痕,她多变的性格背后,又隐藏着一个怎样悲苦的灵魂呢。

包扎完毕,伊诺回转身来,低低地道了声谢,她向孔图伸出右手,捏在她指端的,赫然就是刚才那朵凌霜花。伊诺微低着头不再作声,几缕柔顺的发丝散落腮旁,更加显得楚楚可怜。孔图接过凌霜花放入怀中,犹豫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叮嘱道:“这次的伤口虽然不算深,但是伤处不小,你自己要多加小心。”说到这里他面色一红:“还有……你受了伤,衣服又破了,在外行走恐有不便,可要我送你回去?”

伊诺闻言全身一震,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再抬起头来,已是泪眼朦胧。

望着那双泪光盈盈的紫眸,一时间,孔图竟觉得无法错开视线,它们完全褪去了方才的妖媚蛊惑,变得清澈、灵秀而凄婉。踌躇良久,孔图终于还是狠不下心,他柔声问道:“伊诺姑娘,能不能告诉我,你身上那些伤痕是怎么回事?你,你可是被什么人欺负了么?”伊诺听了,长长的羽睫扇动了两下,忽然泪落如雨:“求求你,救救我和妈妈吧,我再也不想回去了……”

从伊诺断断续续的讲述中,孔图渐渐知道了她的身世。伊诺自幼丧父,母亲柔弱无依,只得委身于亡夫的胞弟。但她叔父生性暴虐,嗜酒如命,每次醉酒,便对她们拳脚相加。后来伊诺的母亲年长色衰、体弱多病,他又转而欺凌伊诺,稍不如意,便对她大打出手。如今伊诺年岁渐长,为了防止她们母女逃走,他更将伊诺的母亲软禁了起来,伊诺此前曾多次成功出逃,却终是放不下母亲,而每次回去,等待她的,都是更加不堪的折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