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救美

幻世双生 幸西南 1210 2013-09-08 14:58:44

  村子的西南方向,两片茂密的红术树林之间,有一片宽广的河滩,这儿是安萝最喜欢的地方。

此处河水与启河主干相通,周围并无人家居住,水质清澈纯净,四季风景如画。春日红术盛开,满树绯红、灿若云霞,盛夏时节,得了雨水助益,碧波荡漾、满目苍翠,疏朗秋季,红术结出金色果实,硕果累累、尽显芳华,到了冬天,白雪纷飞、草木凋零、四面空寂,透过红术树萧索的枝条望去,天空湛蓝高远、引人遐思。

安萝常常一个人跑到这里画画,既画春日暖阳中花期正盛的红术,也画萧萧落木时远方清寂的小船。

这天,安萝又带着画笔来到河滩上。春光正好,红术盛开,绯色花瓣随风轻舞,款款落到水面上,与鱼儿嬉戏着盘旋而去,好不自在。刚画了一会儿,安萝就觉得心里痒痒的,便放下画笔,在岸边坐定,将双脚伸进清澈的河水里玩耍。她用脚趾捕捉随水流过的花瓣、撩起水花逗弄贪吃的小鱼,玩得浑然忘我、花样百出。

安萝兀自玩得开心,却并未发觉,身后的一棵红术树上,有位少年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安萝有些累了,她随意挽起长发,轻盈地站起身来,却不料脚下一滑,眼看就要跌入河中。树上的孔念吓了一跳,他再也顾不得许多,急忙张开翅膀飞到她的身边,安萝此时却已攀住河边的岩石站稳,倒是孔念收势不及,结结实实地跌进了水里。

安萝诧异地看着仰面躺在水中的少年,他黑衣乌发,模样邪佞而俊美,由于浸了水的缘故,身后原本华丽的玄色双翅此时显得有些凌乱,样子甚是狼狈。

孔念又急又气,他一跃而起,转身就走,却被安萝一把拉住:“等等!你的衣服破啦……”孔念闻言低头,果然,他的衣服被岩石边角划出了一个长长的口子,呲牙咧嘴地,像在大肆嘲讽一般。看着自己裸露的肚皮,孔念的脸瞬间红透,窘得几乎要哭出来,安萝忍不住失笑道:“你这人真有意思,刚才还是舍身救人的大英雄,现在怎么就变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孔念不服气地反驳:“谁像小孩子了,我,我只是觉得有点冷……”安萝“啊”了一声,急忙拉着他在阳光最盛处坐下:“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回家找件衣服给你穿,喂,你可千万别到处乱跑啊。”

安萝带着衣服和针线回来的时候,孔念正抱着双臂乖乖地坐在河滩上等待,不知怎么,她忽然觉得,他的身影看起来落寞而忧伤。见到她回来,那轻愁却在瞬间散尽,少年满面喜悦,翘起唇角看着她,紫眸中都盈满了笑意。安萝的心跳不禁慢了半拍,她还是第一次遇到有着这样杂糅气质的人,开朗而孤寂、霸道而单纯、快乐中却蕴含着隐隐的忧愁……安罗忍不住在心中暗叹,若说蛊惑,这个少年实在有着太好的本钱。

换上安萝拿来的蓝色衣衫,孔念在俊美之外又平添了几分英武之气,他在专心缝补衣服的安萝身旁坐下,犹豫了一阵,还是忍不住问道:“这是谁的衣服?你父亲的?你兄弟的?你……你丈夫的?”安萝“扑哧”一声笑了:“哪儿来的丈夫啊,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她的声音随后低沉了下来:“这件衣服是我父亲留下来的…”孔念还要再问,安萝却抖抖补好的衣衫:“给,快拿到那边的石头上晒晒去,再晚太阳就该下山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