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礼物

幻世双生 幸西南 1409 2013-09-08 14:58:44

  安心回过神来,急忙擦去泪水,向女儿微笑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从前的事……”说完,她起身将桌上的烛火挑亮,从怀中掏出一只小小的锦盒,郑重地递给安萝:“打开看看吧,这是你父亲当年留下的,是他亲手为你做的礼物……”

从小到大,对于安萝来说,“父亲”这个称呼,只代表着一种刻意的折辱,或者那些旁观的幸福。她没见过自己的父亲,母亲也很少提起跟父亲有关的事情,村里的孩子们却经常跟在安萝身后,讥笑她是没有爸爸的小孩。有几次实在被他们欺负得厉害,闻讯赶来的妈妈也只是将她护在怀里,微仰着头,一言不发地走回家去。

她们也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只有村里的屠户鲁文叔叔常来串门,带来一些猪肉猪骨之类,让小安萝打打牙祭。

母亲独自经营着一家小小的磨坊,虽然她只收很少的银钱作为工费,还会主动帮客人清理干净磨盘中残留的面粉,磨坊的生意却依旧清淡,村里的人们都在传说,妈妈是侍奉过妖怪的女人,有着一头奇特金发的安萝就是她和妖怪生下的女儿。

每到启河封冻的时节,磨坊更是来客寥寥,妈妈只得精打细算,她积攒下每一颗鸡蛋,并坐在织机前整夜忙碌,将整篮的鸡蛋和织好的布匹带到集市上去换钱。大雪纷飞的日子,妈妈会将鲁文叔叔送来的猪骨放在炉火上慢慢熬煮,骨汤袅袅的香气中,她把安萝揽在怀里,一边烤火,一边轻轻吟唱一首古老的歌谣。歌谣里说,幸福与快乐,皆在那遥远的云端之上……

从安萝记事时起,妈妈的左手无名指上就一直戴着一枚奇怪的戒指。银色指环精巧秀丽,上面却突兀地镶嵌了一块不起眼的咖色石头,而且它的形状并不规则,颜色也不够均匀,看上去乌突突的,毫无光彩。但妈妈总会把指环和石头擦得干干净净,干活时还会小心摘下,爱惜地收进围裙口袋。

在这样清苦却安稳的生活中,安萝渐渐长大了,与沉静温婉的母亲不同,她性情开朗,爱唱爱跳,非常喜欢画画。而妈妈也在慢慢老去,磨面粉的时候,织布的时候,煮汤的时候,她开始不时地发呆,常常会对着手上的戒指看上许久,直至夜幕低垂。

妈妈越来越喜欢帮安萝梳头,她总是梳得很慢、很仔细,手指不时怜惜地划过女儿光亮的金色长发,眼眸中闪动着安萝无法参透的复杂情绪。

安萝渐渐感到了某种恐慌,但她不敢去问妈妈,只好时常一个人跑到启河岸边去散心,令妈妈如此牵挂的人,应该就是素未谋面的父亲吧,他到底去了哪里?又该怎样做,才能让妈妈开心起来呢?

而现在,竟然能得到爸爸留下的生日礼物,安萝不免因此雀跃不已。她倚在妈妈腿边,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将锦盒打开。

盒盖开启的瞬间,点点流光争相溢出,一旁的灯影也不禁随着摇曳起来,那是一条精巧的银色项链,无数个细小的切面映着灯火和月光,仿佛凝聚了满天星华,美得令人惊叹。

安萝不禁开心地叫了起来:“好美啊!这真的是爸爸做的吗?”妈妈微笑着帮她戴上项链,语气中满是骄傲:“当然了,你爸爸可是非常有名的工匠哦,为了这份礼物,他每晚都在星光下忙到深夜,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完成……”

从那天开始,在安萝心中,“爸爸”终于成为了一个有血有肉的实体,而且是一个技艺精湛、令人尊敬、深爱着她和妈妈的男人。

那天之后,鲁文叔叔来串门的次数也渐渐多了起来,还常常避开安萝,和妈妈谈上很久。

一个偶然的机会,安萝听到了鲁文叔叔低声的叹息:“已经整整十三年了,你还是放不下吗?他们一去就没了音讯,只怕已经……唉,安萝已经长大了,总有嫁人的一天,你也要多为自己打算才是……”

安萝从未想到,外表憨直的鲁文叔叔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而他口中的“他们”,指的又会是谁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