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好友

幻世双生 幸西南 1341 2013-09-08 14:58:44

  孔图是新晋高阶修灵中最为突出的一位。他出身贵胄,头发生来就是华贵的银色,父亲位居现任高阶医修灵之首,母亲额上的宝石是罕见的烁金颜色,与修灵王后同宗。

孔图自小踏实刻苦,十岁熟读典籍、十二岁识遍百草、十三岁独自炼药,到了十五岁这年,已经获准换上了深蓝色长袍,与前辈们一同外出巡诊。他性情温和、心思缜密,偶尔被人误解训斥,也只是平静接受,从不多言。

这日炼药中途,孔图发现缺了一味火舌草。此草为丹祥森林所独有,且只在尚未开花之时方有药效,看看众人皆在忙碌,孔图便决定独自前去采药。

阳光正好,花香阵阵,水声潺潺,孔图沿着已然盛开的火舌草一路寻去,不知不觉走入森林腹地,光线昏暗、路径窄仄、四下静寂无声。孔图渐渐觉得有些心惊,正打算转身返回,忽听得一阵沙沙声由远及近,眨眼之间,一条粗大的蟒蛇已经来到身前。定睛一看,孔图心中更加惊惧,这分明是条罕有的巨型瑰蟒,自己随身佩戴的驱虫药袋对它根本无效!

孔图正在慌乱,忽见一道银光闪过,正仰头吐信的瑰蟒骤然张开血口,狠命挣扎几下,便重重地跌在了地上。瑰蟒没有了动静,孔图迟疑着走上前去,只见一把匕首几乎齐根刺入蟒蛇要害,身下一滩黑血,甚是骇人。

这时,耳边响起一个清朗男声:“你一个人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怎么连防身的武器都不带?”

孔图闻声抬头,看到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密林蔽日,四下腥臭,他却像是带着阳光清风一般,将四周的污浊晦暗统统驱散开来。男子微笑着走向孔图:“我叫莫雷。你怎么称呼?”孔图家教甚严,父母虽然外表亲切,内心却对外人颇多避忌,但不知为何,他对莫雷有种油然而生的好感,便也微笑道:“多谢你出手相救。我叫孔图。”

莫雷上前用力拔出瑰蟒身上的匕首,刀刃轻薄锋利,不沾半分血色。孔图仔细看去,才发现匕首的顶端还镶嵌着一枚翠色宝石,不禁惊叹起来:“这把匕首既精美又锐利,真是好手艺!”莫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吗?这是我自己随便做的……你要是喜欢,干脆送给你!”但他随即将手收回:“哦,不行,这匕首毕竟是旧的,又杀过生,你们医者应该会嫌弃吧,我再帮你做一把新的好了。嗯……三日后的这个时候,我去医馆找你。”

莫雷没有食言,三天之后,他果然给孔图送来了一把崭新的匕首,木柄上镶嵌的宝石是象征着医修灵的湛蓝颜色,通体雪亮,削铁如泥。孔图如获至宝,对着莫雷谢了又谢,两人倾谈半日,几乎不忍分离。

莫雷走后,孔图的同门师弟都蒙走了过来,低声劝道:“师兄,莫雷这人颇多古怪,你还是不要和他走得太近为好……”

从都蒙口中,孔图第一次知道了莫雷的独特经历。

莫雷是修灵学邸历史上进阶最快的学生之一,十六岁这年,他已经身披深蓝色长袍,成了一位出类拔萃的高阶工修灵。

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修灵的天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父母的等级,而莫雷的父亲至死都穿着白色长袍,他母亲额前的宝石则是毫无光彩的咖色,代表着愚鲁和卑微。

与非凡的天赋相伴而生的,是莫雷率真乐天的性情,除了完成各种建造任务和用心修习之外,他喜欢四处游历,经常花掉大量的时间,只为给某个小修灵制作一架能轻快转动的小小风车,或者为那些品级不高的新嫁娘烧制一对能折射出七色光彩的美丽花瓶。

听了都蒙的话,孔图的心中,反而生出了由衷的敬意与一种奇特的亲切感,从那之后,他时常与莫雷见面,两人结伴游历,渐渐形影不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