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隐患

幻世双生 幸西南 1256 2013-09-08 14:58:44

  在老人家中借宿了一晚,天亮之后,莫雷辞别了这位好心的船家,大步走向启河上游。

白天再看,寒苍山却似乎并无古怪,远远望去,峰峦起伏、满山苍翠,雄伟而又不失秀丽,倒更像是个散心的好去处。莫雷选中了一棵整个河滩上最高大的树木,利落地攀爬而上。他在树顶观察了一会儿,确定四周并无异样,随即展开双翼,径直向寒苍山飞去。

莫雷一路盘旋而上,他绕着寒苍山飞了数圈,发现山中的林木虽然茂密,然而仔细看去,却只有区区三种,而且截断树枝来看,皆与图中所画的采桐截面相去甚远,不禁有些失望。正在这时,莫雷忽然听到了隐隐的水声,凝神细听,声音似乎是从山顶之上传来,便继续向上,直奔山顶。

四周的温度不断下降,待他在峰顶站稳,更是不由打了一个冷战,只觉寒意阵阵、冷冽入骨。

莫雷四下望去,原来那水声是源自一处极大的瀑布,瀑下还有一泓清幽的深潭,潭边草木繁茂、鲜花盛开,间有奇秀顽石点缀,景色甚是宜人。

莫雷渐渐适应了山顶的温度,他已多日不曾好好洗浴,此时见那潭水清澈纯净,这里又是禁地,想来应该不会有人涉足,顿觉周身发痒,不由起了沐浴的念头。

想到此处,莫雷走到潭边,放下行囊,脱掉衣袍,背对潭水而坐,打算先将双翼好好洗濯一番。正在这时,右翼处忽然传来一阵锐痛,他受惊转身,却见一条模样古怪的大鱼正咬在自己的翅膀之上!莫雷急忙挥手去打,还没碰到鱼身,那鱼便已松了口,“扑通”一声落入潭中。被咬伤的地方疼痛不止,莫雷顾不得其他,连忙几步奔到一块岩石处坐下,扯住右侧翅膀仔细查看伤势。

伤处却似乎并无大碍,只是断了数根羽毛,裸露的皮肉处留下了两个浅浅的齿痕。此时疼痛渐消,莫雷心下稍安,想起刚才那条怪鱼,心中纳罕,便起身来到潭边,俯身细看。

一看之下,莫雷不由大吃一惊。原来这潭里还潜藏着数条幽暗水道,其中不时有方才那种怪鱼出入,只是它们的皮色与潭底青石颜色相近,不易分辨。这些怪鱼模样阴森,而且都生有牙齿,大概是因为发现了合适的攻击对象,它们此刻正慢慢聚到一处,一个个摇头摆尾、跃跃欲试,强健一些的大鱼更不时跃出水面,好不嚣张。

见此情景,莫雷不敢贸然出手,他返身捡起行囊,取出孔图制作的驱虫药袋,摸出一枚药丸拿在手上。趁其中一条怪鱼摆尾张口,莫雷将那药丸疾射而出,刚好被它一口吞下。据孔图说,这驱虫药丸药性甚强,只要嗅到它的气味,寻常蛇虫毒物便会纷纷退避,若是不慎吃下,不消片刻,便会暴毙当场。然而他远远望了许久,那鱼却仍自在畅游,似乎并无任何异样,莫雷不由暗暗心惊。

一试不成,莫雷略想一想,拿起自己的短剑,再次靠近潭边。他定了定神,看准身型最大的那条怪鱼肚腹,挥剑便刺。那鱼反应甚快,一惊之下急忙闪避,却还是被剑尖划伤,莫雷正觉兴奋,忽然听到阵阵崩裂之声,低头看去,却见手中的短剑已有大半被寒冰层层冻住,剑身正如星芒般点点破碎开来。

莫雷心中惊骇,脱手将短剑甩出,只见它落入潭中,不过片刻功夫便已消失无踪,仿佛被潭水溶掉了一般。

莫雷此时也不免乱了方寸,这潭水阴寒无比,莫非寒苍山之禁指的就是这寒潭?看来此处不宜久留,想到这里,他拿起衣袍行囊,展翅疾速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