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雨夜

幻世双生 幸西南 1264 2013-09-08 14:58:44

  历时半月,莫雷的制纸工作到了瓶颈期,制好的纸张虽已变为纯净的微黄颜色,质地却非常粗糙,多番尝试仍不见改善,莫雷不由有些焦躁起来。

心急的莫雷没日没夜地忙了数日,终于病倒,发起了高烧。昏沉中,每当燥热难耐,额头便会覆上一片清凉,每次干渴难忍,就有甘甜的清水送到嘴边,偶尔睁眼,他只能看到无数朦胧的光影,而那熟悉亲切的咖色宝石,却分外明晰和耀眼……

莫雷的热度终于退去,安心正忙着帮他擦汗,忽见两行泪水沿着莫雷的侧脸滑落下来,她不由怔住,随即一阵心痛,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抚过他明显消瘦了的脸颊。初见时那样意气风发的男子,如今却困守异乡、一病颓唐,他可是梦见了自己的亲人,才会这般难过,这般牵挂……

莫雷在风雨声中醒来,只见窗外漆黑一片,大雨滂沱。转头看到伏在床边睡着的安心,她只穿着单薄的衣衫,因为怕冷而蜷起身体,睡得很不安稳。莫雷急忙坐起来,将自己的棉被盖在她的身上。安心随之醒转,她眨动几下迷离的双眼,随即惊喜地叫道:“你醒啦!太好了……”一笑展颜,羽睫弯弯,莫雷忽觉心跳如鼓,急忙低下头去。

安心将被子重新盖回莫雷身上,刚要起身,却被莫雷握住手腕,只得侧身坐到床边。十指相扣,安心忽然想起什么,轻声问道:“方才见你流泪,可是想起了家乡?能跟我说说吗?”莫雷望着那双关切的咖色眼眸,心里一暖,点头说道:“其实……我是想起了我的母亲……”

莫雷很小的时候,便已明白自己与其他孩子不同。每次分发粮果衣物,他们总是最后领到的一家,而且数量品质皆属下等,往往仅够温饱而已。莫雷长到六岁,获准入修灵学邸读书,母亲欢天喜地,特意为他缝制了一个结实的背包,他用那背包装了学邸发放的修学卷轴回家,父母好奇地围拢过来,听他大声诵读当天讲授的内容,喜得眼中泪光盈盈。

由于天资聪颖且刻苦勤奋,莫雷很快在众多年幼修灵中脱颖而出,尽管如此,“出身卑微,恐难成大器”仍是他得到最多的评价。而那与身份不符的优秀,反而让他遭受了更多打击和欺侮,孤立无援。

莫雷因此更加发奋,他知道,只要能够脱下身上这件普通的白袍,哪怕只是受封初阶,父母和自己的命运都会从此改变。

然而,莫雷八岁那年,修灵界遭遇了罕有的大旱,许多田地颗粒无收。父母领到的粮食越来越少,吃饭的时候,母亲总是让莫雷父子先吃,自己却好几次饿晕在织机前。后来,外面贴出了去西陆沼泽造田的征集令,母亲听说造田人的家属会在生活上得到特别优待,便和父亲一起报了名。

父母走后,莫雷果然领到了比平常更多的粮食和物品,半年后,他又顺利晋升为初阶工修灵。

莫雷日盼夜盼,盼着能早些告诉母亲这个好消息,谁知等来的却只是病弱的父亲和一块咖色宝石……

说到这里,莫雷已是泪流满面,安心痛心地将他揽入怀中,莫雷抱紧安心,哽咽着说:“依照修灵界的律法,女性修灵之中,只有身份高贵者才能留存尸骨,其余的人只能留下额上的宝石供后人祭拜……安心,你知道么,我真的好恨,好不甘心……”安心没有回答,只是一遍遍抚摸着莫雷的脸颊,眼泪簌簌落入他的发中。

莫雷慢慢平静下来,他抬起头,看着安心哭得红肿的双眼,心中划过一种别样的痛楚,忍不住靠得更近,吻上她的眼睛、脸庞、嘴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