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差异

幻世双生 幸西南 1374 2013-09-08 14:58:44

  离开偏殿,莫迪径直向恩宁塔飞去。

王子每日的功课应在学邸散学之前结束,但莫迪在塔前等了足足两个时辰,学邸的小修灵们早已散去,太阳渐渐西斜,才见孔念慢慢走出门来。

莫迪急忙迎上前去,焦急地拉住孔念的手:“念儿,你怎么这么晚才出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孔念眉头紧皱,一双紫眸中满是沮丧之色,极不情愿地讷讷答道:“别提了,今天我可吃了大亏啦……”莫迪闻言一惊:“怎么了?王子他刁难你了么?你受了责罚?莫非,莫非你挨打了不成?”说到最后,他不觉提高了嗓音,在塔外把守的几名兵士纷纷向这边看来,孔念急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说道:“你疯啦,竟然在这儿大呼小叫的,走,先回家再说。”

孔念带着莫迪回到自己家中,刚一进门,不等莫迪询问,他便猛然扑倒在床榻之上,高声喊道:“受不了啦,疼死我啦!”莫迪连忙上前扶住他的身体:“念儿,念儿,你别吓我,你是哪里痛,到底怎么回事?”

孔念却哈哈大笑起来:“我肚子痛啊,一整天都在强忍着不笑出来,当然会肚子痛啦。”看他的样子不像有假,莫迪不由哭笑不得,将手撂开坐到一旁:“你就折腾吧,迟早把我折腾出病来,看看到时谁来管你。”

孔念笑够了,从床上爬起,坐到莫迪身边:“我告诉你啊,那个王子根本不像传说的那样强硬跋扈,他一直坐在一幅鬼气森森的帘子后面,老师说一句就点一下头,我有时忍不住问几个问题,他居然也一边听一边点头,我忍笑忍得难受死啦。莫迪哥哥,你说那家伙会不会是个傻子啊?”莫迪奇道:“今日你去伴读,上的竟然不是武学么?”孔念轻哼一声:“今天来的是个高阶医修灵,年纪老得连说话都吃力,课倒是讲得极好,但我又不是医修灵,听了也是白费功夫。我就说么,那个苏策哪有这么好心,肯让你我跟着他儿子深造受益呢,等着看吧,看明日你去时他们如何安排就是。”

果然,第二日莫迪去时,楚蓝的父亲楚风正站在殿外听命,见到他来,唇上的胡须轻颤了几下,冷冷地将头转到一旁,视若不见。莫迪客气施礼,随即不卑不亢地走入殿门,殿内光线极暗,正中和右侧分别摆着一张案台,台上各有一盏油灯照明。一道细密的纱帘将左侧空间隔离开来,只能隐约看到一张宽大的桌案和周边的点点灯火。莫迪想起孔念说的“鬼气森森”,觉得甚是贴切,不觉忍俊不禁。这时,帘内忽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语气颇为不满:“莫迪,你笑什么,本王子何处如此可笑?”莫迪吃了一惊,急忙躬身行礼:“莫迪不敢,方才冒犯了王子,还请王子原谅。”王子却冷哼一声,提高音量吩咐道:“来人,把他给我轰出去!”

莫迪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赶了出来,路过楚风身边,只听他冷笑了一声,脸上的表情更加轻蔑。回到工坊,刚好与今日当值的师兄迎面遇上,师兄见他这么早回来,先是诧异地“咦”了一声,随即敛手噤声,匆匆而过。莫迪心中郁闷,默默走到打制兵器的院子当中,在炉前大力锤炼起来。

傍晚,孔念去恩宁塔前接莫迪,听说他一早便被王子赶出,急忙来到工坊寻找。莫迪此时已是热汗淋漓,脸上也沾上了污垢,样子颇为狼狈,见到孔念,他停下手里的活计,闷声说道:“你昨日是忍笑忍到肚子痛,我今日是忍气忍到胸痛,偏偏今天来上课的还是楚蓝的父亲楚风,真是窝囊透了。”

听莫迪讲完事情的经过,孔念不由失笑道:“看来王子比较喜欢我,真是难得。但他只是赶你出来,并未下令责罚,你应该乐得清闲才对啊。好啦,听说你们前些日子新建的檀瑞堂甚是奇秀,我现在想去那里转转,你去不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