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世双生

赐婚

幻世双生 幸西南 2483 2013-09-08 14:58:44

  见陆衡动气,两名侍卫对视了一眼,其中年纪稍长者急忙上前一步,躬身行礼:“老师莫要动怒,我等并非存心要令您难堪,只是王命难违,一旦责罚下来,小人实在承受不起……还请老师替我们想想,不要再为难我们兄弟二人了吧。”

陆衡听了仍觉愤懑,但那侍卫言辞恳切,又不好再发作,他在原地站了良久,终于慨叹一声,拂袖而去。

莫迪一直低头沉思,此时看到陆衡离开,又见侍卫们立即横眉冷对起来,他望了望紧闭的殿门,心知今日再难探得究竟,便也转身离去。

莫迪心事重重地飞下恩宁塔,却没有回自己的家,而是径直向孔念家飞去。进门见到正蹲在院中逗弄爬虫的孔念,他不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在廊下找把椅子坐下,微微苦笑道:“你还真是好兴致,就算外面天塌地陷也浑然不知。”

孔念站起身来,也苦笑着说道:“我已经听说王子忽然病倒一事了,我哪里是在玩乐,实在是心烦意乱,不知如何才好。”

莫迪思忖片刻,不禁皱起眉头:“记得你上次说王子颇多古怪,现在看来,也许竟是真的,否则情况那般紧急,如何偏不肯让其他医者进去诊治?”孔念听了欲言又止,忽然一把拉起莫迪:“不说这些烦心事了,走吧,咱们到丹祥森林散散心去。”

两人正要出门,忽听外面一阵喧哗之声,未几,几名侍卫簇拥着一位紫衣长者走进门来,孔念定睛一看,却是自己的父亲孔图。

莫迪孔念正在惊诧,孔图已在院中站定,他神色复杂地看了孔念一眼,声音微颤:“今日大王找我商议,要提前为你赐婚,我已经答应下来了。大王特准我回来帮你收拾打点……”

孔念闻言大惊,几步奔到父亲身前,高声问道:“赐婚?跟谁?!”孔图望着儿子,心中五味杂陈,几乎要落下泪来,却仍坚持着说道:“是位百里挑一的好女子——前朝公主,苏离。”

这话真如晴天霹雳一般,孔念顿时愣在了那里,莫迪更是惊怒攻心,兼之焦灼万分,一时回不过神来。

孔念沉默半晌,忽然一跃而起:“我要去找苏策,不如早早将这老头杀了,再留他下去,只怕要毁我一生!”说完,他一把挥开过来阻拦的父亲和侍卫,兀自冲天飞起,直奔恩宁塔顶而去。

明德殿前,一名白衣女子迎风伫立,额上的玫瑰金色宝石光芒流转,却面色无华,嘴唇青白。看到孔念赶来,女子上前一步,将一把锐利的匕首横在自己颈上:“旨意已下,你若违抗,不但你和你父亲要遭殃,于我更是奇耻大辱,苏离不愿苟活,只求名节无损!”孔念硬生生地停下脚步,瞠目望着苏离:“苏离姐姐,你是不是气糊涂了?你的心上人不是莫迪哥哥吗?”听到莫迪二字,苏离眼中泪光闪现,紧咬下唇,却仍倔强摇头:“我没有心上人,一切但凭叔父安排,叔父帮我选了谁,谁便是我的夫君。”孔念心中焦躁,刚要硬闯,苏离微闭双目,手腕一颤,颈上顿现血痕,孔念见状连忙止步:“好,好,你千万别乱动,我,我不去找苏策理论就是了。”

孔念苦思半晌,决定还是先回去跟莫迪商量。苏离望着他飞速离去,眼中清泪终于簌簌而下,哽咽唤道:“莫迪哥哥……”在她身后,换回侍女装束的苏若隐身在宫墙的阴影之下,见姐姐心痛欲绝,下颏微扬,唇角扯出一个冷冷的笑容:“我的好姐姐,暂且留着你的眼泪吧,好戏才刚刚开始呢。”

第五十九章背叛

孔念走后,侍卫们互相使了一个眼色,留下两名侍卫,其他人飞起去追孔念。

孔图看了那两名侍卫一眼,沉声吩咐道:“这里不需要侍从,你们二位到院中去候着吧。”侍卫们名义上是护送,实则是为了监视孔图父子而来,又恰好赶上另一位重点监控对象莫迪也在,心中自然极不情愿,但孔图自重新出山开诊之后颇有名望,搬入清屏堂后,更是深得几位王室成员的青睐,因此二人不敢造次,只得悻悻而去。

将房门关好,孔图转向莫迪,这才发觉他神色有异,竟像是心如死灰一般,不由大惊,急忙问道:“迪儿,你这是怎么了?”莫迪的思维此时渐渐清明,听到孔图询问,还未说话,便已哭了出来,接着便泪落如雨,哽咽难言。孔图见了心中焦急,上前扶住莫迪肩膀,轻声安慰:“孩子,别急,慢慢说。”莫迪哭了一阵,抽泣着说道:“孔图叔叔,我,我和苏离……我们……”他虽然说得断续含混,孔图却已听了个清楚明白,真如一个焦雷打在头顶,不由倒退几步,跌坐在木椅之上。

良久,孔图颤声说道:“你父亲可知晓此事?”莫迪摇头解释道:“苏离虽是公主,但毕竟身份特殊,何况依照从前的惯例,前朝公主、王子婚配之后,都要远离王室所在,择偏远之地而居,我本来以为,寻常男子怕是极少有人敢于接受,因此只要我加倍努力、勤习手艺,争取早日晋升为高阶修灵,获得迎娶苏离的资格,等她到了可以婚嫁的年纪,就能求得苏策为我赐婚,之后就可以带着苏离远远离开这里,重获自由……”说到这里,他心中痛悔不已,不由又落下泪来。

孔图此时也一筹莫展,只得拉着莫迪在自己身旁坐下,轻抚着他的肩膀聊以安慰。这时,忽听外面一阵风声吹过,门也应声而开,却是匆匆返回的孔念。

看到莫迪脸上的泪水,本来一肚子怒气的孔念顿时蔫了下来,他低下头,磨蹭着走到莫迪身边,拉住他的双手,低声安慰道:“莫迪哥哥,你莫要着急难过,在正式成婚之前,咱们还有时间修正补救,总会有办法的……”莫迪回握住孔念的手,满怀希冀地问道:“你见到苏策了么?他怎样说?”孔念心中酸涩,实在不忍告诉他实情,只得支支吾吾地回答:“我没见到他,他……他不肯见我。”莫迪缓缓点头:“他忽然这样安排,想来必有缘由,只是我刚才思前想后,也想不出究竟是哪里出了状况,难道是我和苏离的事情走漏了风声?”说到这里,他的语气越发低沉:“也不知她那边情形怎样,会不会思虑太过,伤了身体……”

孔念听了,更加不知如何应对才好,正在发愁,门外忽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奴婢涂佳奉公主之命前来探望,不知可否进去说话?”莫迪闻言大喜,随即又觉奇怪,苏离怎会知道自己正在孔念家中?

孔图上前开了房门,一位轻纱遮面的侍女翩然走入,她先是施了一礼,然后将手中的锦盒放在桌上,落落大方地开口说道:“这是公主特意准备的几样点心,吩咐奴婢拿来给驸马吃。公主说,婚期将近,事务繁忙,还请驸马爷小心身体,切勿太过劳累,令她挂心……”

莫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看向孔念,却见对方连忙低下头去,不肯与自己对视。莫迪骤然明白过来,心中惊痛万分,再也无法留在此处面对这个可怕的事实,他踉跄后退几步,挣扎着跑出门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